看黄不要钱那种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张晓燕看着白芷的表情,立刻把话咽回去,因为新闻上还有很多负面消息。

   “好了,母亲去的早,看黄不要钱那种我这个做阿姨的,希望能幸福,别多想。”

   白芷听着张阿姨温柔的嗓音,点头说道:“我知道。”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张晓燕把包里的东西翻出来,递给白芷。“这些都是我和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打开看看。”

   白芷接过照片,顿时有些恍惚,就好像在看另一个时空的自己。

   因为年轻时期的白舒琳和她现在的模样真的很像。

   尤其是那张穿着淡蓝色的百褶裙,站在柳树下的照片,春风拂过母亲的头发,露出她姣好的脸庞。

   摄影师按下快门,将少女的美貌永远定格。

   还有一张照片,母亲怀里抱着一个襁褓中的自己,她的眼神充满慈爱,笑容也很温暖。

   白芷的眼泪当即不受控制地滚落下来。

   张晓燕递给白芷一张纸,叹息一声,“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的父……就是叶振华和舒琳正在闹离婚。

   自己定义美丽瞬间

   刚刚那位陆先生说过的一些情况,确实不是叶振华的亲生女儿。可是我想着,他受过母亲那么多恩惠,但凡还有一点良心,也不该对这么残忍。”

   张晓燕说着,也哭了起来。

   “张阿姨,您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白芷盯着张晓燕,忽然内心生出一种强烈的情绪,她想知道自己的生父是谁,这个念头比任何时候都来的强烈。

   张晓燕遗憾地摇头,眼中充满无奈,“当年,我不止一次问过的母亲,但是她一直没说过,后来我也不好再问。可是后来有一天,她忽然叶振华和好如初,再也没提过的生父。们一家人的日子还算和乐,这件事就被我们默契地埋在心里。

   谁曾想,几年时间,那个叶振华居然在外面偷偷有了小三,还生了孩子。那个女人登堂入室。再后来,我出国,我们两个就像断了联系。五年前,我无意间听说外婆也去世了。我特地回来找,可是也失踪了。”

   说着,张晓燕从包里翻出来一个红色的丝绒盒子。

   打开之后,里面却是一把普通的铜钥匙。

   白芷惊讶不已,这不是正是她找了许久的钥匙!

   母亲曾经告诉她,这把钥匙放在家里,为什么出现在张晓燕的手里。

   “张阿姨,从哪拿到这把钥匙?”

   “心白,这是我在出国前,母亲交给我保管的快递包裹。那时候她和叶振华的感情就出现问题,有一天,她突然给我打电话,说要寄给我东西,当时她还告诉我几个数字,她说是密码,但遗憾的是,她并没有告诉我这把钥匙是哪里的,锁着什么。”

   说着,张晓燕把那张写有数字的字条交给白芷。

   “625630。”

   白芷皱眉,回想起母亲缠绵病榻的那段时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出了问题。

   而且,她在临终前的情绪很不稳定,记忆力也出现问题。

   她可能是忘记钥匙放在张阿姨这里,坚持让她去家里找。

   只是,这把钥匙能开启什么锁?这串数字有什么意义?

   白芷脑子里有无数个疑问,却找不到突破口。

   “说来舒琳她也是命苦,唉……”

   张晓燕说着又是一声叹息,哭了起来。

   “咳咳……”张晓燕忽然咳嗽起来。

   白芷立刻回神,倒了一杯水递给张晓燕,“张阿姨,您别哭了。”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白芷看张晓燕有些疲惫,便主动提出送她回酒店。

   两个人出门,正好看见大厅里坐着的陆爵云。

   看到白芷和张晓燕两个人都顶着红眼圈,他无奈地耸了下肩。

   女人们回忆往事,果然两眼泪汪汪。

   幸好他刚刚明智,没留在里面。

   把张晓燕送回酒店之后,陆爵云和白芷回到车里。

   白芷拿出小钥匙,又仔细端详一遍,和普通的门锁钥匙相差无几。

   至于625630这几个数字,她想着可能是银行卡的密码。

   难道母亲给她留了一笔钱?可是银行卡在哪里?

   “给我看看。”

   白芷把钥匙递给陆爵云。

   他捏着小钥匙仔仔细细地研究一遍,微微摇头,“这钥匙太普通了。不是说给六个数字。有可能是母亲给存了一笔钱,然后把银行卡都放在一个箱子里,埋在哪个角落里。这把小钥匙就是小箱子得钥匙。”

   陆爵云习惯性地刮了刮下巴,“当然了,东西也可能存放在某个保险公司。不过这要是太没特色,所以根本无从查起。”

   白芷接过陆爵云还回来的钥匙,眉头微蹙着。

   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她知道张晓燕是自己的母亲的闺蜜,便潜意识地认定她知道自己父母的全部事情。

   至于这把钥匙,她找了这么久,今天得来全不费工夫,可是她却不知道有什么用。

   母亲临终前,一度精神恍惚,她说的很多话都前后矛盾。

   白芷甚至怀疑,这把钥匙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

   可是钥匙普通,那么那串数字又是什么意思?

   她仔细回想自己家里人的生日,没有人在六月份。

   从小到大她能记起来的特殊日子,都和六月没有什么关系。

   陆爵云发动车子,瞥见白芷愁眉不展的样子,忽然想起,“小白,我记得以前听我大哥说过,有个人专门收藏钥匙,鲁班锁,千机钥匙,还有米国古老的情报局钥匙,那个人都了解,听起来挺玄乎的。不过这个人我也没见过,具体情况可以问问我大哥。”

   “谢谢,爵云。”

   白芷心里颇为激动,有一个线索总比什么都没有强。

   “甭客气。我现在送哪?”

   陆爵云看到白芷脸上总算有点笑模样,眼中笑意渐浓。

   “去陆氏。”

   “得嘞!”

   陆爵云像是想到了什么,又暗搓搓地说道:“那个,一会儿我把车停在公司街角,就不往里拐了。自己进去行不?”

   白芷看着陆爵云小心翼翼的模样,“该不会是不想见到陆爵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