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小说江爱《情非得已:总裁老公别撩我》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情非得已:总裁老公别撩我小说简介:江爱躺在床上,泪水顺着眼角慢慢往下流,想到白天得知的真相,想到那个男人这些年来的冷漠,想到自己现在所遭遇的一切,忍了四年的泪

      情非得已:总裁老公别撩我小说简介:江爱躺在床上,泪水顺着眼角慢慢往下流,想到白天得知的真相,想到那个男人这些年来的冷漠,想到自己现在所遭遇的一切,忍了四年的泪水,终于流下来了。

     

    四年了,江爱一直以为自己怀孕失败的原因是自己,可是今天做完人流之后,她才知道这一切居然是许君泽从中作梗!

    第一章 我们离婚吧

    许家别墅。

     

    位于三楼的一个房间,暗红色的地毯,精美绝伦的吊顶和墙纸,以及那中央巨大无比的圆床,尽显奢华之风。

     

    江爱躺在床上,泪水顺着眼角慢慢往下流,想到白天得知的真相,想到那个男人这些年来的冷漠,想到自己现在所遭遇的一切,忍了四年的泪水,终于流下来了。

     

    四年了,江爱一直以为自己怀孕失败的原因是自己,可是今天做完人流之后,她才知道这一切居然是许君泽从中作梗!

     

    “江小姐,你的身体里我们查到了微量的米索前列醇,这是市面上常见的堕胎药成分,这才是导致您肚子里的孩子死亡的根本原因,并不是你自身的问题……”

     

    “我们前几次其实也查到了这种物质,当时以为是您故意……您现在问起,我才敢给您说……”

     

    “药物来源的话,应该是食物或者饮料……”

     

    ……

     

    想到医生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江爱的心瞬间就冷了下来,她知道,这些药物都来自许君泽,她没有想到的是,许君泽居然真能下得去手,让自己四个孩子都胎死腹中!

     

    四年前,许家差点破产,因为江家和许家一直是世交的关系,江爱带着江家的投资嫁进了许家,让许家得以东山再起,经过四年的时间,现在已是A市当之无愧的第一企业。

     

    但原本如日中天的江家却因为一系列的事情被压垮,江爱的父亲更是因为江家的破产而气得心脏病复发,直接西去。

     

    江爱并不在意这些,她想得到的不过是许君泽而已,自己是他的合法妻子就可以了,至于许家到底变成什么样,她并不在乎。

     

    但许君泽可不这么想,江爱当初嫁进许家的时候两人并不是两情相悦,许君泽的在意的也不是她江爱,而是林娅。

     

    江爱束缚了他四年,所以这四年来,许君泽对江爱的恨,越来越重。

     

    “罢了……就这样结束吧!”

     

    江爱颓废的靠在床头,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好像轻松了不少。

     

    “吱呀!”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高大修长的身影歪歪扭扭的走了进来,满身的酒气。

     

    江爱靠在床头的脑袋艰难的转了过去,不用猜都知道,这是许君泽。

     

    这四年来,许君泽很少来这里,但每次过来必定是醉醺醺的,翻云覆雨之后就离开,从来不多说一句话。

     

    这次也一样,许君泽进来之后,径直朝床上的江爱走了过来。

     

    江爱皱了皱眉,她很讨厌许君泽身上的酒味,每次许君泽带着这种味道出现的时候,对于她来说都是一种痛苦。

     

    但许君泽却没有丝毫照顾她的意思,他脱掉了自己的西服,一把扯开了江爱身上的被子,朝她身上压了上去。

     

    “不……不行……”

     

    江爱勉强开口,两只手想将许君泽从自己身上推下去,但是因为刚刚做过人流的原因,她全身上下使不出一点力气,根本推不动许君泽。

     

    “不行?”许君泽的动作停了下来,有些诧异,他没想到江爱会说出这两个字,四年来,江爱还从来没有对他说过拒绝的词!

     

    “今晚不行!我……我身体不舒服!”江爱趁机缓了口气,解释道。

     

    “呵呵!”许君泽冷笑一声,再次压了上来,嚓的一声撕掉了江爱身上的丝质睡衣,将她的两条大腿分开,丝毫没有注意到江爱额头上疼出来的冷汗。

     

    “君泽……嘶……”江爱想组织他,但两条腿被他捏得生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许君泽并没有理会她,快速将自己的衣服脱掉之后,直接进入了主题。

     

    “啊……”

     

    随着下身撕裂的痛楚,江爱感觉自己的腹部仿佛正在经历生孩子一般的痛楚!

     

    下午的时候经历了人流手术,回到家中江爱还来不及缓一口气,强烈的痛楚还未消除,现在许君泽又这般强烈的冲撞,江爱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但是许君泽并没有停下来,反而把江爱娇弱的身子翻了过来,更加猛烈的活动起来。

     

    江爱再次疼醒,很快头发就被汗水打湿了,但她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就这么任凭许君泽索取。

     

    江爱看着把自己当成泄欲工具的许君泽,一颗原本已经凉透的心渐渐被他撞得七零八落,下身的痛楚也慢慢麻木起来!

     

    身体再痛,也不如心中的痛来得强烈。

     

    就在这时,江爱感到许君泽的频率快了起来,双手在她的肩上抓起了好几条血路,加上身上汗液浸进去的原因,火辣辣的疼。

     

    “娅娅……”

     

    许君泽的口中呼出一个人的名字,接着身体猛地颤抖了几下,江爱这才觉得自己得以缓和了一下。

     

    但江爱并没有松一口气,因为她知道,这只是漫长夜晚的前奏罢了!每次过来,许君泽都像是故意报复一般,不把她折磨到只剩最后一口气,就绝不会罢休!

     

    “今晚也许不一样了……”江爱在心中这样想到。

     

    许君泽没有来这里之前,她本就已近快要死了,现在更是连多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瘫软在床上,任由着许君泽的折辱。

     

    她觉得自己十分的可笑,四年前自己带着江家的一切嫁进许家的时候,以为得到了他的身,就可以慢慢得到他的心,现在才知道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四年来,许君泽根本没有把自己当做许家的媳妇看待过,也许在他眼里,林娅才是唯一的人选吧!

     

    就连和自己上床,也都念着她的名字。

     

    “江爱,是你让我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要不是你,林娅早就和我结婚了,这是你罪有应得……”

     

    许君泽的情绪忽然激动了起来,将江爱的身体翻了个身,腰身一挺,两人再次融为一体。

     

    “许君泽,你心中只有林娅,可曾想过我的感受?”江爱的心中收到了刺激,顾不得身体的不适,继续说道:“这四年来我为你做的一切难道比她少吗?我不求你对我百般呵护,只想做你的妻子就好,可是你把我当什么了?”

     

    “妻子?你现在不就是在履行一个妻子的本分吗?”许君泽冷笑,更加用力起来。

     

    本分?

     

    江爱惨然一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没再继续说话,现在说这些确实已经没用了,要怪,就怪自己当初看走了眼吧。

     

    不知道是不是麻木感过去的原因,江爱觉得自己的下身开始剧烈的疼了起来,随着许君泽的每一次冲撞,都像是将自己的肉体活活撕裂一般,钻心的疼!

     

    身下的床单早已被汗水浸湿,江爱的脸上完全没有了一丝血色,嘴唇乌紫,面相十分恐怖。

     

    但许君泽显然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状况,依旧我行我素的冲刺,江爱只能咬着牙承受。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爱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许君泽正在穿衣服,他每次都是这样,做完就走,绝不会过多停留。

     

    江爱看着自己支离破碎的身体,只觉得有一股巨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朝自己压了过来,简直要把自己压到窒息!

     

    她知道,这不是错觉,而是因为自己可能真的要死了。

     

    这一刻,江爱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看到许君泽站了起来,她强行提起最后的意思力气,,说出了自己想了好久的话:

     

    “君泽,我们离婚吧!”

     

    第二章 从此,我们两清了

    许君泽的身体顿了顿,转过了身,脸上十分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江爱。

     

    “你没听错,我放过你了,咱们离婚吧!”

     

    江爱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这四年来,她也尝遍了失败婚姻的苦果,现在不仅是放过许君泽,也是放过自己吧!

     

    “为什么?”许君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怔怔的看着江爱。

     

    “为什么?”江爱惨然一笑,“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么?这样一来,你和林娅也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

     

    许君泽的脸色急剧变化,现在他的酒意已经醒得七七八八,此时脸上恢复了平时冷漠的样子,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江爱,没有回话。

     

    “四年了,我知道,我强行捆了你四年,当初许家的危机并不是必死之局,我知道,凭你的能力,完全可以带领许家重整旗鼓,和我成亲,不过是你爸妈的意思罢了!”

     

    “我累了,我真的撑不下去了,许君泽,当初我带着江家的投资嫁进许家,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我将你捆了四年,现在,我放过你了!”

     

    不知为什么,江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无比的刺痛,明明是放弃一段灰暗到极点的婚姻,但她就是觉得十分难过。

     

    江爱真的不甘心,自己苦苦守了四年,到头来,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

     

    江爱痛苦的闭上眼,心中空落落的,全身像是被抽掉了全部的力气一般。

     

    许君泽依旧只是看着她,两只如寒冰一样的睦子眯了起来,似乎在辨别着江爱这些话的真假,良久之后,这才说道:“你不是想做许家的媳妇吗?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

     

    江爱咬紧了牙关,许君泽的狠出乎了她的预料,原本以为这四年已近足够了解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居然还是没能真正了解这个男人。

    fdecbc5cd0523e45!600x600.jpg

    =

    还不太熟悉的江爱皱了皱眉,她不太喜欢这种大家端着酒走来走去勾心斗角的场合。

     

    “没错,每年我们都收到请柬,以往都是窦经理参加,这次只能拜托您了。”

     

    窦胜德是之前建设分公司的经理,因为工作调动去了S市,所以江爱就被韩右安排到这个职位上。

     

    “那你把参加名单上面重要的人给我整理一份,我这几天准备准备。”

     

    “好的,我明天整理好了打印出来给你

    《先婚后爱:莫少请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