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一重小说全文章节,鲜妻在上:独家甜宠完整版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实力推荐《鲜妻在上:独家甜宠》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她拜名师,开度假村,自己做自己的豪门,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讨债也讨的不亦乐乎,却不

    实力推荐

    =
    “不是的!不……啊……”夏初一尖叫着从床上坐起来,身上的病号服都被冷汗湿透了,她气息紊乱,苍白的小脸上满是愤怒与不甘。
     
      “夏初一,你有病啊!鬼叫什么!”站在床边的夏若瞳被吓了一大跳,心虚的呵斥着。
     
      夏初一听到声音后倏地转头,在看到床边的夏若瞳之后突然发了疯似的朝夏若瞳扑了过去,把夏若瞳扑在地上,狠狠的掐着夏若瞳的脖子,“夏若瞳,我掐死你!我掐死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咳咳!咳……夏初一……你……你……”夏若瞳被夏初一这幅目眦欲裂的样子吓傻了,这一刻,她丝毫不怀疑夏初一真的是想要掐死她的,因为她明显的感受到了夏初一的决心以及死亡的威胁。
     
      “救……命……咳咳……”夏若瞳呼救,可是病房里原本的护工被她支开了,现在病房里只有她跟夏初一两个人。
     
      不过也算夏若瞳走运,没多会,她妈妈乔慧珊就推门进来了,看到两人滚到地上的情景吓得尖叫一声,一边喊人帮忙一边上来想将夏初一从夏若瞳身上拉开。
     
      没一会,值班的医生护士跑了进来,帮着乔慧珊把两人分开。
     
      好在夏初一大病初醒,在医院里躺了好几天才刚清醒,身上没什么力气,夏若瞳没有受多大的伤只是被扑倒的时候磕了一下胳膊,脖子上有掐痕,其余的多半是被夏初一刚才疯狂的模样给吓着了,半天没回过神来。
     
      乔慧珊一看夏若瞳这幅模样,顿时心疼的抹开了眼泪,“初一,我知道你一直喜欢陈扬,看不惯若瞳,可是陈扬他不喜欢你啊,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想不开把怨气都发泄到若瞳身上来啊,她怎么说也是你妹妹,你怎么能下这样的毒手……”
    唯美意境女生图片
      陈扬?!不是霍廷皓吗?
     
      夏初一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乔慧珊,她是被夏若瞳跟霍廷皓联手害死的,陈扬早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乔慧珊怎么会提起陈扬?
     
      这一看,她忽然发现乔慧珊竟然变得年轻了不少,她记得自己最后一次见到乔慧珊是一年前,那时候乔慧珊虽然保养的好,比实际年龄看起来年轻好几岁,但是脸上还是明显看得清皱纹的,只不过淡些,绝不是现在这样看起来像个三十出头的少妇。
     
      再看夏若瞳,她今天竟然穿了一身米白色的连衣裙,脸上也没有了浓烈的彩妆,眼角也没开的那么夸张,下巴好似也没整,跟后来的蛇精脸完全不沾边。虽然有点姿色但是还没完全长开,清清爽爽的,她记得这种小白花的装扮是夏若瞳上高中时候的最爱……
     
      高中!!!
     
      夏初一被自己脑中闪过的念头吓了一跳!
     
      她连忙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虽然肤色带着点病中的苍白,但是手指白嫩细长,手掌纹路清晰,那些粗糙的茧子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左手的手腕上缠着白色的绷带,可能因为刚才扑过去掐着夏若瞳的脖子扯动了伤口,绷带上有渗出的血色,伤口传来的清晰痛感让她脑中那个念头疯狂的不受控制的滋长了起来……
     
      “给我镜子!”夏初一粗暴的打断乔慧珊的絮叨,见周围的人都没反应她又急切的大声重复了一遍:“给我镜子!”
     
      一个小护士拿了一面小化妆镜递给夏初一。
     
      夏初一接过镜子,迫不及待的照了起来,在看到镜子里自己同样透着青春气息的面容的时候,激动的用手用力的掐了掐,疼痛的感觉让她确定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于是她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夏若瞳被夏初一的样子惊起一身鸡皮疙瘩,她刚从劫后余生的恐惧里回过神来,害怕的紧紧抓着乔慧珊的胳膊问:“妈,你说,你说夏初一她是不是……疯了?”
     
      “别瞎说。”乔慧珊轻轻的呵斥了一句,虽然心里巴不得夏初一像女儿说的那样疯了傻了,但是面上仍旧敬业的挤出一副担忧而又慈爱的模样看着夏初一说:“你姐姐就是受了点刺激,刚醒过来,还没缓过劲儿来。”
     
      她这幅模样已经伪装了几十年,每一个表情都完美的让人挑不出错来,她相信,经过刚才自己的那番哭诉,还有现在的说辞,医院里的这些人肯定会站在她们母女这边,她就是要让夏初一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得人心!
     
      夏初一听了夏若瞳跟乔慧珊的话忽的转过脸来,目光死死的盯着这两朵恶心的白莲花,直到把她们盯得头皮发麻,心虚的眼神躲闪不敢跟她直视,才咬牙切齿的说:“人在做,天在看,你们会遭报应的!”
     
      夏初一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重生了,重生在十年前她十七岁为陈扬闹自杀从医院里醒来的这一天,再见乔慧珊,夏若瞳这两个上辈子把她害惨的女人,她恨不得立刻就将两个人生生撕裂来为自己报仇雪恨。
     
      不过心里虽然有这样疯狂的念头,但是夏初一更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就算她现在能把这两个女人弄死了又怎么样?她自己也逃脱不了杀人犯的罪名!
     
      为这两个人渣搭上自己的命,她才不会这么傻!
     
      要报仇,她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
     
      不过,既然老天开眼,让她重新来过,那么她一定会把握这个机会,为自己讨回公道。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等到时机成熟,她必定要乔慧珊跟夏若瞳这两个女人十倍百倍千倍的偿还!
     
      夏若瞳被夏初一凶狠的目光瞪得心里发憷,抓着乔慧珊胳膊的手不断的发抖。
     
      乔慧珊安抚的握住夏若瞳的手,然后对着夏初一露出一个无奈纵容的表情,“初一,别闹了,我知道你心里有委屈,但是这种诅咒的话不能乱说的,知道吗?”
     
      夏初一眸色深深的看着乔慧珊,没有再说话,只是嘴角露出一个冷笑,一个足以让乔慧珊心里发毛的冷笑。
    =
    =
    第2章:戳穿伪装
      上一世,直到她被赶出夏家两年后,为了生计在一家茶楼打工,碰到乔慧珊跟夏若瞳两个,不小心偷听到她们母女的谈话,才真正的看清楚了乔慧珊的真面目,不然恐怕一直到她死,她都不知道,乔慧珊竟然能伪装的那么深。
     
      这个女人甚至在她刚开始好几次穷困潦倒吃不上饭的时候还偷偷塞钱给她,那个时候,她对乔慧珊真的是感恩戴德,觉得之前自己是误会乔慧珊了,乔慧珊对自己是真的好。
     
      可是现在,她再也不会上当了!
     
      现在回想起来,每次她跟父亲夏江成发生争执,乔慧珊虽然总是在言语上看起来都是护着她的,但是她所说的话起到的效果却是恰恰相反,从来都是让她们父女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
     
      这个女人,心机可是深沉的狠呢!
     
      乔慧珊微微皱眉,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不悦,不知道为什么,她看着夏初一,心里总觉得有种她要跳脱出去自己控制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有点不安。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不然对自己的态度怎么变化如此之大?
    意境夕阳下的女生背影图片
      不过,很快的她自己就否定了。她做的那些事,夏家连刚去世的夏老爷子都不知道,夏初一这个黄毛丫头更不可能知道!
     
      一想到夏初一割腕自杀的原因,乔慧珊心里就踏实了不少,就算控制不了又怎么样?夏初一马上就能滚出夏家了,以后,夏家就只是她们一家三口的了,她忍了这么多年,总算要熬出头了。
     
      不管是乔慧茹还是乔慧茹的女儿,都给她滚得远远地!
     
      乔慧珊大度的表现,让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用一种指责的目光看着夏初一,觉得夏初一是名符其实被宠坏了的大小姐!
     
      “妈,我嗓子好疼。”夏若瞳眼眶红红,一脸娇弱的开口。
     
      “你这脖子!唉……”乔慧珊伸手要去摸夏若瞳脖子上被掐出来的红痕,夏若瞳怕疼的缩缩脖子,倒吸一口凉气,眼里的泪花涌了出来,那模样我见犹怜,“疼……”
     
      “医生,能不能麻烦你给我女儿做个检查,这孩子学校教师节晚会上有歌唱表演的,要是伤到嗓子到时候唱不出来……”乔慧珊心疼的看着夏若瞳欲言又止。
     
      “好,跟我来。”医生刘杰立刻接话要带夏若瞳去做检查了。
     
      乔慧珊不放心的跟过去,临走还不忘敬业的对夏初一说:“初一,我带你妹妹去检查,你先休息下,一会我让家里的佣人给你送你最爱吃的八宝翡翠羹来,那汤我每天都给你炖一次,就想着你什么时候醒过来想喝了马上能喝上。”
     
      夏初一翻了个白眼,如果现在手里有一碗八宝翡翠羹,她恨不得泼乔慧珊脸上给她毁容,省的再看到乔慧珊这幅伪善的嘴脸膈应死自己。
     
      乔慧珊可不管夏初一心里怎么想,她的戏份演完了,想要的效果达到了,人也心满意足的想要退场了。
     
      夏初一无视乔慧珊跟夏若瞳,目光在看到地上的一支针管的时候,嘴角勾起一抹冷嘲:“慢着!”
     
      乔慧珊跟夏若瞳停住脚步,她们不知道夏初一还想要做什么,但是不管夏初一想要做什么,结果都只是凸显她的蛮横而已。
     
      “初一,你妹妹的伤要及时去看看,我们看完了马上回来陪你好不好?”乔慧珊温言软语的劝说着。
     
      “妈……姐姐……”夏若瞳嗓音嘶哑的叫了两声,眼里迅速聚集起泪气。
     
      “夏小姐,请你不要任性!”刘杰看不下去了,他从夏初一刚被送进来的时候就对这个病人没有好感,此刻终于沉不住气站出来为乔慧珊跟夏若瞳说话了。
     
      夏初一看了一眼门口的三人,慈祥大度的乔慧珊,可怜无助的夏若瞳,一身正气,路见不平出手相助的刘杰,嘴角的嘲讽更加明显。
     
      上一世也是这样,这母女两个一唱一和的演的一手好双簧,把她挤兑的到哪里都没有容身之地,重来一次她可不想再被这两个贱人这么耍!
     
      就在刘杰不耐烦的想要再次开口带着乔慧珊跟夏若瞳离开的时候,夏初一抬手指着地上的针管,对刘杰说:“刘医生,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药掉到地上了。”
     
      “药掉到地上,让护士捡起来就是……”刘杰语气不好,病房里还有好几个人,难不成这药掉到地上还非得他亲自去捡?这大小姐可真会指使人,他好歹是个主治医师……
     
      只是,当刘杰看清楚地上的那只药之后,脸色突然一下变了!
     
      凭借多年工作经验,他只需要一眼,就看出那只针管不是他们医院的东西,因为型号又细又短,还不到一个手掌的宽度,根本不是他们医院常用的。
     
      跟刘杰一起变脸的还有门口站着的夏若瞳,她此刻身体抖的不像话,手指紧紧的拽着乔慧珊的衣服,紧张的看着乔慧珊求助。
     
      乔慧珊气的瞪了夏若瞳一眼,她不用问也知道那只针管是怎么回事了,心里气夏若瞳沉不住气,但是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什么妥善的办法来,毕竟此刻病房里这么多人。
     
      刘杰没有声张,走上前把地上的药捡起来看了看,放进了口袋里。
     
      “刘医生,出了什么事?”乔慧珊担忧的问。
     
      “姐姐……”夏若瞳嘶哑着嗓子喊了夏初一一声,然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若瞳,若瞳……”乔慧珊没想到夏若瞳会出这种昏招,看着昏倒在她身上的夏若瞳恨不得掐她几把。
     
      这个时候一昏倒,这不是坐实了心虚的罪名了吗?
     
      不过乔慧珊很快就想好了说辞,“初一,我先带你妹妹去看脖子,你妹妹这些天为了你的事,也没好好休息,刚才又受了惊吓,怕是累坏了撑不住了。”
     
      她特地提到夏若瞳的脖子,又说她是受了惊吓昏迷的,就是想要提醒夏若瞳脖子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转移一下注意力。
     
      “我昏迷这么多天,突然就这么醒来了,的确是“惊吓”到你们了,连我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都要醒不过来了呢!”夏初一笑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说的话也十分耐人寻味。
    =
    =
    第3章:真的是夏初一?
      “你这孩子,还是这么调皮。”乔慧珊脸上的笑容疲惫而又宽容,她转头看向刘杰,“那刘医生,我们……”
     
      “夏小姐刚醒过来,我需要马上给她做个检查,小孙,你带他们去找方医生。”刘杰吩咐身边的一个护士。
     
      “是。”孙护士上前帮忙,扶着夏若瞳离开了。
     
      乔慧珊跟夏若初一离开,刘杰给夏初一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夏初一只是手腕上的伤口裂开没什么大事后,暗暗松了口气,再看夏初一,眼神有点复杂。
     
      他给夏初一手腕的伤口处理了一下,又提醒她这些天该注意的事项,动作语气温和不少,临走的时候,特地吩咐身边的另外一个小护士守在门口不能离开。
     
      自始至终,刘杰没有提那只药的事,夏初一也没有问,仿佛忘了这件事一样。
     
      人都离开了,病房里静悄悄的,夏初一的心绪也渐渐的平静下来。
     
      她仔细打量了一遍病房四周,然后躺倒床上闭目养神起来。
     
      那只药的事,还是她上一世被赶出家门后偶遇夏若瞳,才知道的,夏若瞳原本是想让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医院的,只是上一世,她也恰巧在那个时候醒来,夏若瞳没得手,她模糊的记得当时夏若瞳把手快速的插进口袋里的动作,但是当时她身体虚弱,又加上一醒来就看到最讨厌的夏若瞳,没心情在意这些细节。

      现在,她虽然当众指出了药的事,也知道刘杰大概猜到了些什么,但是却不会天真的以为会单凭这件事改变什么,最多也就是让这些医生少受点乔慧珊夏若瞳的蛊惑,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其他的,还是要她自己一步步来。
     
      这身子真是太弱了,她可得赶快好起来,好多事等着她去做呢!
     
      夏初一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做了个乱七八糟的梦,梦里有前世的也有现在的,还有一些不知道的人和事,她徘徊在梦里不能醒来,直到房门外传来争执,病房的门被人一脚踹开,夏初一才被从梦中一下子惊醒。
     
      她睁开眼睛,首先看了看房间四周,发现还是在医院里的病床上,这才松了一口气,真怕自己这一觉醒来,发现重生的事只不过是自己做的一个美好的梦!
     
      陈扬怒气冲冲的来到夏初一的床前,双拳紧握,要不是夏初一是个女人,他真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个女人!
     
      今天他原本与夏若瞳约了去看电影,但是等到电影开场,夏若瞳也没出现,这还是夏若瞳第一次爽他的约,原本他还有些生气,打电话过去一问,才知道夏若瞳被夏初一差点掐死的事。
     
      一想到夏若瞳此刻嗓子疼的说不出话来,像是只受惊的小鹿一样无助落泪的模样,陈扬就恨不得撕了夏初一这个祸害!
     
      陈扬深吸一口气,右手紧紧的握着左手手腕上的表盘,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
     
      夏初一一点也不意外陈扬会在这个时间出现在医院里,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肯定是夏若瞳在他面前又装小白兔狠狠的告了她一状,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她上一世的时候或许还会觉得心酸心疼,但是现在,只觉得幼稚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