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式微小说【绝色毒妃倾天下】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最新穿越《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斗嫡母,治嫡姐,惩渣男,再布一局天下棋。风云会聚,乱世将起,且看她纤纤素手,染指这万

    最新穿越《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在线阅读全文由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斗嫡母,治嫡姐,惩渣男,再布一局天下棋。风云会聚,乱世将起,且看她纤纤素手,染指这万里江山皇图霸业! 什么,这俩皇叔都要娶她?选谁好呢?内容精彩不要错过哦..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绝色毒妃倾天下)全文免费阅读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那时她对于文清这个父亲是多么的感激,以为他终于想起自己这个女儿,终于要给她十五年都不曾有过的父爱。如今想来,自己多么愚蠢,他这个人自私凉薄,唯利是图,在乎的只有自己的仕途前程,又怎会在乎她一个区区庶女。
     
      她自始至终都不过是于文清拉拢权势的棋子,是于荣华凤临天下的踏脚石,一颗利用完就随手扔了的踏脚石。
     
      淹没在汤药中的手缓缓拢起,于式微眼底蔓延着无尽的恨意:前世,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今生,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欠我的,我定会百倍千倍的讨回来。
     
      这个时候,点翠匆匆来报:“二小姐,五姨娘来了。”
     
      于式微眼睛一眯,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笑意,没有半分意外。
     
     未曾褪去的冷笑刚好就落在了疾步闯进来的五姨娘王氏眼里,王氏穿着一身妃色弹花暗纹绵服,挽着葫芦髻,别着一对八宝翡翠菊钗,身形微微发福,面容松弛,一双眼睛红肿如核桃,像是哭过。
     
       “拜见五姨娘。”点翠见王氏已经来到,慌忙福了福身子。
     
      王氏却看都没看点翠一眼,那双带着恨意的眼睛从进来便落在了于式微的身上,一副恨不得将于式微凌迟模样。
     
      点翠看见这样的目光,顿时心底一颤,脑海中又浮现了昨夜里给于式微洗浴时的一身伤疤画面,听说便是这王氏授意那周妈妈打得。点翠不由胆战心惊,下意识的挡在了于式微的面前,像是防备着什么。
     
      于式微见她这般,不由轻笑了一声,这丫头还是如前世一般对她忠心耿耿,于是淡淡说道:“点翠,下去看看含烟为什么还没回来。”
     
      “二小姐,奴婢……”点翠还想说什么,却被于式微打断:“下去。”
     
      于式微当过皇后,统领六宫,自然是有威严的,虽然重活一世,但威严尚存,这一句震慑的点翠不敢再多言,便快速离去了。
     
      院落里只剩下于式微和王氏了,王氏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道:“你这个贱人,是你陷害周妈妈是不是?”

      贱人?
     
      于式微眼底闪过一丝隐晦不明的光芒,最热热不过人心,最凉也凉不过人心,这个人是她的生身之母,却叫了她两世的贱人。
     
      都说虎毒不食子,可她一生却遇到两个,一个是害死她一双儿女的上官晔,另外一个就是她的生母王氏。
     
      王氏本名叫王碧雪,出身卑微,脾气却是很暴戾。
     
      从她记事起,便从未见过王氏对她笑过,每每看她的眼神都很可怕,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她很怕她,很怕很怕。
     
      也是从她记事起,便被王氏和周妈妈指派干各种各样的杂活儿,她不像其他姐妹那样可以穿着美美的衣裳和美美的鞋子,她永远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直到穿烂,衣不蔽体,王氏才会允许她换一件打着补丁的衣服。
     
      她从未享受过来自生母的关心和疼爱,更不要说母女之间的亲切和拥抱,她的生母只会日日的诅咒她去死。
     
      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她主动拥抱了王氏,却遭到了王氏好一顿毒打,当时小小的她几乎被打死,还是六姨娘罗氏好心救了她,才保住了一条小命。
     
      于式微始终不明白,一个母亲,怎会对自己的亲生子如此地泯灭人性?
     
      直到多年后她才终于明白,王氏恨她生在七月半,恨她不是男儿,恨她不能为她换来荣宠,更是在她出嫁的那日悬梁自尽,要她出嫁都要背上不孝之名。
     
      漫无边际的痛恨使于式微最终释然笑了笑,亲母又如何?一个恨不得自己亲生子去死的人,根本不配为母,她为什么又要尊她敬她?
     
      于式微不疾不徐的走到了王氏的面前,脸上换了一个无辜的表情,声音亦是无辜,“五姨娘,周妈妈明明是因为要烧死我而被父亲送到刑部的,姨娘怎能污蔑女儿呢?”
     
      王氏一听,瞬间变得暴怒,习惯性的抬手便要给于式微一耳光,却被于式微眼疾手快的接住了手腕,目光如妖,“姨娘这就要动手打人么?女儿说错了什么吗?”
     
      “于式微,你不要装蒜,我知道是你。”王氏恶狠狠道,脸上已经变得狰狞,她使劲挣扎了一下,却未能挣开于式微的手,不由心惊,这贱人力气何时变得这么大?竟不再能被她掌控。
     
      于式微幽黑如无底洞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好笑,然后一把狠狠推开了王氏的手,将王氏推到在了地上。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王氏,一张微微发白的小脸上写满嘲讽,“姨娘你知道又如何呢?去向父亲告状么?别忘了,我再不得父亲喜爱,却也流淌着父亲的血,孰亲孰远,姨娘想必比我清楚。”
     
      顿了顿,于式微突然往前逼近了一步,变了冷脸,目光如毒蛇般盯着王氏的眼睛,漫不经心道:“还是说,姨娘以为父亲还会怜惜你这样人老珠黄的老脸?”
     
      “你……”
     
      王氏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于式微会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在她的记忆里,这个贱人看她的眼神都是惊恐畏惧的,何曾敢这般直视过她的眼睛?何曾这般伶牙俐齿过?
     
      还用那种充满恨意的眼神看着她,像是骤然出鞘的宝剑,锋芒乍现,几乎要一剑刺穿她的心脏,刺穿她的身体,将她砍成无数段。
     
      王氏回过神来,才蓦然惊觉自己后背一边冰凉湿意,心也跳的奇快,好像刚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遭一样。
     
      该死!
     
      这个贱人竟然生生将她吓得出了一身冷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般厉害?仅仅一个眼神便可以让人觉得九死一生了?
     
      于式微看着王氏不可置信的惊惧神色,讥讽一笑,终究只是个欺善怕恶的东西罢了。
     
      王氏慌乱的收回目光,不敢再对上于式微厉鬼般的眸子,才发觉自己现在是有多狼狈多难堪,快速起身恶狠狠说道:“于式微,不要以为你耍点小聪明,便可以翻身了,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是么?”于式微伸手拈了一朵新开的梅花,始终挂着一抹不达眼底的嘲讽笑意,云淡风轻道:“姨娘与其在我这里撒泼,不如去送送周妈妈最后一程,听说今日午时三刻便会问斩呢。”
     
      “什么?”王氏瞪大眼睛,如遭雷击般后退了一步,“问斩?”
     
      她身子晃了晃,便转身狂奔出了院子,撂下一句威胁的话,“于式微,走着瞧。”
     
      偏巧点翠和含烟也走了进来,看见王氏的背影,两个丫头纷纷流露出嫌恶的神色,点翠更是低低啐了一声,“畜生,不配为母的畜生。”早就听说了五姨娘对二小姐百般折磨,都以为只是传言,方才见她那般语气,再想到二小姐一身伤口疤痕,便知传言不假了,哼!
     
      于式微看着点翠那张愤愤不平的俏脸,不由笑了笑,笑着笑着,笑意却在风中渐渐僵住。
     
      因为她忽然就想到了点翠和含烟为护她一双儿女,而被大卸八块的一幕,一颗心心不由紧紧揪住,那样血雨腥风的画面足以让她再次置身于刀山火海之中。
     
      良久,她平复了一下心绪,心底多了一抹坚定,既然重新开始,便不会再重蹈覆辙了,也绝不会再让点翠含烟受到任何伤害。
     
      “含烟,我让你给六姨娘送的东西可送到了?”
     
      含烟福了福身子,乖顺道:“回二小姐,送到了,这是六姨娘让奴婢代她还给二小姐的东西。”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5章 来生又见
    于式微接过了含烟从袖口里拿出来的一个空酒盏,眼底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如此甚好。”
     
      却这个时候,忽见点翠一拍脑门,咋呼说道:“哎呀,看我这记性,对了二小姐,老爷刚才派人来吩咐,说半月后的龙头节,要二小姐也去参加呢,让小姐好生将养身体。”
     
      龙头节?
     
      于式微心里‘咯噔’一跳。
     
      便是这一天改变了她一生的命运,她若想逆天改命,便也得选择在这一天。
     
      前世的龙头节,她记得自己还在后院里干着杂活,父亲根本不曾想起她,是大夫人唐氏提议让她去的,是怕落得偏颇儿女之名。
     
      而今世,于文清是必然会带她去的。这个人素来不放过任何可以得利的机会,带上她,便可以再次博一次高尚美名儿。唐氏这边也不冲突,就算是所有的庶女都去了,也不会遮挡住她嫡亲女儿的光芒,相反,只会是陪衬而已。
     
       呵~说到底,她还是一颗踏脚石,不过这一次,也要看她乐不乐意了。
     
     二月二龙头节这天一大早,碧空如洗,天气极好。
     
      于式微穿着一身新赶制的大红色盘金彩绣棉衣裙,外头披着一件朝气蓬勃的葱绿色织锦镶毛披风,垂头安静的等在太师府大门侧,等大夫人唐氏和诸位‘姐妹’前来。
     
      看着自己这一身精彩又惹眼的红配绿,于式微不禁笑自己那时节的愚蠢和幼稚,以为这是世界上最美的衣服了,便仅凭这锦衣华服就相信了大夫人是真的对她好。
     
      但其实呢,带她出去不过是为了衬托自己亲生的女儿是如何的玉骨仙姿,如何的倾国倾城。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婉约如百灵鸟的声音从大院内传来,“母亲,快些走吧,二妹妹定然等着急了呢。”
     
      于式微身子一僵,仿佛被当头一棒击中,四肢百骸剧烈的痉挛起来,这声音……她便是化作灰烬也不会忘记,于、荣、华!
     
      前些日子于荣华回了外祖唐国公家小住,未曾与今世的她见过面,三妹于荣若倒是来看过她两三次,四妹于荣美则一次没有。
     
      抬眸间,只见一个面带浅笑的女子被众星捧月般朝这边走来,足如娉婷,一步一莲花。
     
      她眉如远山,齿若瓠犀,端是绝美无双之姿。身着一袭浅紫色的曳地水袖百褶凤尾裙,裙摆处绣着大朵大朵白色的玉兰花,巧夺天工,精美绝伦,微风乍起,吹起裙摆流动,折返出淡淡的光芒,如置身一片流烟紫雾中。青丝绾就飞云髻,在发髻间别了一枚紫玉兰花步摇,一步三摇,更显高雅不俗。余下青丝垂落三尺,乌黑秀丽,恍若九天仙子下凡,掩尽日月之色。
     
      这便是太师府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尊贵的嫡女,大云朝第一美人于荣华。年方十五,便已是玉骨仙姿,引得无数贵胄竞折腰。若非是老夫人过世不满三年,还在孝期,这太师府的门槛只怕是早已换了千百副。
     
      可是,又有谁知道这样一张迷人心魄的美人皮下,却暗藏着一副比蛇蝎还毒的心肠……
     
      失神间,一阵清雅香风袭面,于荣华已经站定在她面前,巧笑倩兮,亲切的拉住了她的手,温声细语道:“二妹妹,你等急了吧。”
     
      碎玉般的声音,那么亲切那么好听,那时便是这一抹摄人心魄的亲切微笑,教她以为这个长姐是喜欢她的,便傻傻的与她剖心置腹了,以至于后来将她毁灭的那么彻底。
     
      于式微的手轻轻一颤,急忙缩了回来,低下头去,声音颤抖的道了声,“没有,谢谢……长姐。”
     
      她的身子微微晃着,云袖下的手紧紧攥着,抑制不住的颤抖,几乎是拼了命的压抑着心底倾巢而出的恨意,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便会扑上去,将于荣华撕个纷纷碎碎。
     
      可是……
     
      这个人将她害的这样惨,她又怎能仅仅是将她撕碎那么简单呢,她也要她尝一尝她前世所有的痛苦,百倍,千倍。
     
      于荣华以为于式微是在害怕,不由再次握住了她的手,美目顾盼:“二妹妹不必害怕,我又不是吃人的野兽,我们可是嫡亲的姐妹啊。”
     
      嫡亲的姐妹?
     
     于式微心中冷冷一笑,亲姐妹又如何呢?终究抵不过一个女人对男人的痴念妄想,转眼就变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她比她只晚出生一天啊,却是天差地别,她是天上风华绝代的仙子,万千宠爱,而她却成了地上的烂泥,人人厌弃!
     
      深吸了口气,再抬起头来,于式微面上已经露出一抹僵硬的微笑,回握住了于荣华的手,甜甜笑道:“长姐,谢谢长姐。”
     
      一旁同来大夫人这才开口说话,面上挂着一个慈祥的微笑,“也别光顾着说话了,待会子式微便与你长姐同坐一辆马车,让你们姐妹好好叙一番。”
     
      于式微的目光这才落在大夫人身上,唐氏一身素色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外头罩着一件薄薄的绛紫色织锦披风,梳着牡丹发髻,只簪着一对纯金玲珑八宝碧玉钗,既不失身份,又不会太过。
     
      她的面上挂着一抹慈爱之色,像是慈面菩萨一样,面面俱到。便是这份不显山不露水的本事,将她心底那份阴暗和狠毒粉饰的干干净净,若不是前世见识过她阴险丑恶的嘴脸,于式微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嫡母竟是个笑面狐狸。
     
      “式微拜见母亲。”于式微乖巧有礼的对着唐氏行了一个礼。
     
      唐氏亲自将她扶了起来,笑道:“在母亲面前不必如此多礼了。”
     
      说完,她面色变得略忧伤,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于荣若,于荣美道:“可怜你不像你三妹四妹那般,有一个会疼人的生母。”
     
      于式微‘亲切’的拉住了唐氏的手道:“式微有母亲疼爱,足矣”,随后又朝着于荣若于荣美微笑点头,打了一声招呼,“三妹四妹好。”
     
      于荣若微微一笑,亲切的回了一声,“二姐姐好。”
     
      于荣美眼底则是流露出一种嫌恶之色,本是不想搭理这个不祥人的,但碍于嫡母在场,只得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二姐姐好。”
     
      于式微笑而不语,于荣若她是知道的,胆小怯懦,生性纯良的性子,不喜惹事,也曾暗暗为她解过围,对她并不坏。
     
      于荣美则是真的讨厌她,与她那个势力生母一样,都是拜高踩低的主儿。
     
      她一直都是太师府中最不起眼最卑微的庶女,骤然引得大夫人和于文清的重视,嫉妒心强的于荣美感到自己本就卑微的庶女地位受到威胁,自然不会喜欢她,所谓贱人,自古就有,多之不多。
     
      唐氏见她们打过照面,伤感的抹了抹眼泪,“可怜的孩子,为母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委屈了”,然后她朝着大家挥了挥手,“你们上马车吧,太师与宏儿早已经先到,我们可不要迟了才好。”
     
      “是,夫人。”
     
      众人盈盈一拜,然后于荣若和于荣美上了一辆较小的马车,于式微则与大夫人和于荣华共乘一辆马车,一路上‘相谈甚欢’。
     
      马车好容易驶到了法华寺,寺外早已是人山人海,因为皇上还未到,所有的官员家眷都只得在外面有序的等待着,倒是于荣华这个大云朝第一美人的出现,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便是未出阁的官家小姐也翘首企盼,想一睹这第一美人的风采。
     
      于荣华倒是聪明,早在下马车之前便以紫纱遮了面,示在众人面前,反倒惹得众人雾里看花,更加的好奇,当真赚足了眼球。
     
      终于——
     
      只听到光洁大道的尽头传来一道响亮而空旷的声音,“皇上驾到,皇后驾到~”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6章 晓梦天机
     继而只见到大道的尽头有明晃晃的车马行驶而来,两侧是训练有素穿玄甲的御林军保护在侧。
     
      帝后銮驾后,是皇子公主的马车,远远看去,长长的队伍,一直绵延不见头,光是这浩荡奢华的排场,便非常人所能及。
     
      文帝先行下马,一身九龙明黄色龙袍,头戴冕冠,前后十二玉串在他额前脑后叮咚作响,气度不凡,不言而威,一派天子风范。
     
      皇后娘娘同样一身明黄色曳地凤袍,长长的裙摆绣着大红色的龙凤戏珠图案,大红色与明黄色相得益彰,头上纯金嵌东珠的六尾凤冠高高簪在头顶,末端的两支凤尾衔接着长长的流苏,一直垂落到肩头,高贵端庄。
     
      皇帝伸出手,拉住了走来的皇后之手站定,一起接受臣民朝拜。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拜见诸位皇子公主。”
     
      皇帝抬抬手,声音浑厚,气蕴山河,“诸位平身。”
     
      “谢皇上。”
     
      于式微随之与众大臣内妇一起起身,却在抬头的瞬间,不其然间对上了一双路过的眼睛,随即眸色狠狠一变,掩在云袖下的手倏地紧紧攥在了一起,十粒指甲嵌入掌心,一片血肉模糊。
     
      是他!
     
      上、官、晔!

      狼心狗肺的人渣!
     
      杀子弑女的畜生!
     
      他穿着一身玄色团龙暗纹蟒袍,紫金冠束发,身姿挺拔,在诸位皇子中一枝翘楚,刀削斧刻般的俊脸配以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十分俊美。然而这种俊美却透着一股阴邪之气,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很危险,尤其是那双偶尔透出掠夺光芒的眸子,让人忍不住心中一阵寒栗。
     
      呵……她当初是有多眼瞎,才会爱上一个如此狠心无情的男人?还爱的那样深,那样无悔,那样毫无保留的付出一切。
     
      上官晔,于荣华,你们要活着,好好地活着,尝遍我前世所有受过的痛苦,这样,我才会允许你们死……
     
      许是于式微眼中的恨意太过强烈,强烈的如同黑暗中猝然炸开的烟火,闪烁灼人,难以忽视,令对方稍稍错愕了一下。
     
      上官晔隔着人群,有些迷惑的看了于式微一眼,为何这个女子看他的眼神如此……如此的……
     
      他似乎看不大懂她眼中的情绪,再去看时,那女子已然低下了头去,只看到她齐齐的刘海。上官晔眸色闪过一丝好笑,许是自己看错了,便昂首阔步,向前走去。
     
      于式微直到他走远,才抬起头来,目光如炬的盯着他的后背,恨不得瞪出几个血窟窿来。
     
      随着一声钟响,祈福仪式开始了,光禄勋在神坛前主持着这一场盛大的祈福,先是帝后进香,然后是皇子公主们,最后才是大臣们和内妇们。
     
      熟悉的场景,让于式微一双冷目变得迷离起来,遥想到了前世的种种,一阵出神。也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于荣若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胳膊,小声道:“二姐姐,该我们进香了。”
     
      于式微幡然回神,对着她点了点头,这才发现帝后进完香,早已带着大臣们浩浩荡荡的先行去了城郊,只留下了诸位公主和内妇们,只等一进完香,便由御林军右统领护送而去。
     
      而上官晔也留下了,自愿请命保护诸位皇妹,这理由过于牵强,甚至有些好笑。
     
      但于式微知道他这是故意给了皇上一个迷雾弹,叫皇上以为他是个懒惰无为之人,让诸位兄弟以为他是个扶不上墙的阿斗,继而对他放低戒备,以后争起皇位才会一举成功。
     
      他今年不过才十五,与她同岁,便已是如此城府,怪不得后来会如此轻易的将她玩弄于股掌之中。
     
      于式微深呼吸了一下,便随着唐氏还有于荣华和两个妹妹一起去进香。
     
      神坛前,不知何时而来的无忧大师,一身红色袈裟,双手合十,坐在蒲团上,闭着眼默念着法华经,一派佛骨菩提心。
     
      进完香后,于式微等人正要离开,却忽然听到身后无忧大师轻喊了一声,“夫人且慢”。
     
      话虽是与唐氏说的,可他的眼睛却一直落在于式微的身上,眉眼之间,渲染着神秘色彩。
     
      于式微心一沉,虽未转过身,却是知道他所说的下一句话:贵小姐面相奇异,贫僧愿为小姐称骨批命,算上一算……
     
      唐氏有些疑惑的转过身来,双手合十,温和的道了声:“阿弥陀佛,不知大师有何指教?”
     
      无忧大师慈悲的笑了笑,然后伸手指了指于式微,“贵小姐面相……”
     
      “大师~”轻若羽毛的声音骤然打断了无忧大师的话,于式微转过身来,面上挂着一抹兴奋之色,快速的来到了无忧大师的面前,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一般天真问道:“大师,小女子有一事不解,还望大师为小女子解答。”
     
      “式微……”大夫人唐氏眉心微皱,欲言又止的样子,似是有些不满于式微这般唐突。但此刻于式微根本顾不得她的情绪,她目光殷切的看着无忧大师,状若很期待的样子,“大师可愿解答?”
     
      无忧大师很谦然的点了一下头,声音里尽是沧桑:“贵小姐但说无妨。”
     
      于式微拜了一拜,眼波轱辘转了转,嬉笑道:“那小女子便妄言了,常听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小女子想知道,若是害人一命,又当如何?若是只因一句话,一句预言,便置一个人为众矢之的,最后悲惨一生,那么这个预言之人又当如何自处?”说起来,她所有的悲惨,皆因为这无忧大师的一句预言,要不是他字字璇玑,言辞神幻,她又怎会被上官晔利用呢?
     
      于式微的话虽是嬉笑着说的,却给了无忧大师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有些毛骨悚然。
     
      无忧大师心中稍稍惊讶了一下,随后抬起眼皮,对上了于式微枯井般的黝黑的眸子,只见那里面是了无边际的黑暗,黑暗中肆意蔓延着滔天的仇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轰隆~”一声,无忧大师只觉得大脑一阵巨响,像是被什么贯穿了一样,身子轻轻晃了一下,静若止水的心也在刹那间起了惊天波澜,她竟……
     
      见他眼底震惊,又许久未曾说话,于式微猜测他可能知道了什么,樱红的唇无所谓的勾了一下,“大师既能晓梦天机,便请大师为小女子解这一题,小女子定当感激不尽。”
     
      无忧大师深呼吸了一下,一张老脸已是惨白,看着于式微在他眼中只影如幻,不由大汗淋漓,拿起手帕快速的擦了擦汗,匆匆说了一句,“贫僧突觉身子不适,怕是无法为贵小姐解忧,先告辞了。”
     
      说罢,他逃也似的离去,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他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使在场所有人都纷纷诧异。
     
      “无忧大师怎么突然走了?”
     
      “是啊,发生了什么?”
     
      “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见鬼了似得。”
     
     所有人最后都将目光投在了于式微的身上,到底他们说了些什么?无忧大师何以变得如此失态?
     
      于荣华对这状况也有些不解,与母亲唐氏对视了一眼后,便温婉的拉住了于式微的手,走至一边,很关心的问道,“二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无忧大师怎么会突然……”
     
      于式微知道此刻不少人都在用探究的目光看着她,越是如此,心中越是平静无波,很无辜道:“我也不知道,大师不是说了他突然身子不适么?”
     
         “是吗?”于荣华有些不信,又问:“那二妹妹刚才所问是谁教你的?为何问的那么奇怪?”
    =================================================
    《绝色毒妃倾天下》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19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