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游戏:娇妻难驯服小说全文阅读_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征服游戏:娇妻难驯服》为作者“采蘑菇的兔子” 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玉兔书库

     《征服游戏:娇妻难驯服》为作者“采蘑菇的兔子” 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

    第5章

    快吓尿了好嘛。

     

    真不知道他哥是怎么受得了陆少的,他好想辞职啊,哪怕高薪也弥补不了他千疮百孔的心灵。

     

    “陆少,再给我两天时间,我保证找到人!”在陆湛开口之前,秦杰忙不迭的立下军令状。

     

    陆湛挑了下眉梢,敛眸吐出一个字,“好。”

     

    他想找的女人,即便是逃的天涯海角,他也有的是办法将她揪出来。

     

    秦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心,乍着胆子问,“陆少,你找这个女人的目的是什么?”

     

    陆湛眸光微闪,脑海里闪过她那双灵动狡黠的黑眸,又想起了那些被他珍藏多年的记忆。

    5ba5d7f92456d968.jpg!600x600.jpg

    “我觉得,她大概是我的真爱。”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甩出一句话。

     

    秦杰:“……”

     

    他偷偷的觑了一眼陆湛晦暗幽深的眼神,打了个寒颤,连忙转移了话题,“陆少,今晚八点和舒董有约,是不是该出发了?”

     

    陆湛看了一眼手上的百达翡丽腕表,站起来拿了搭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走吧。”

     

    夜色是云城最大的声色场所,男人享受的天堂,女人堕落的地狱。

     

    只要有钱,你可以在这儿得到最好的服务,最漂亮的女人,最高级别的服务,可谓奢靡至极。

     

    舒菲一甩长及脚踝的裙摆,对朝这边走来的乔珂微微一笑。

     

    “巧克力,我今天漂亮吗?”

     

    乔珂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穿着一身休闲西装的她比男人还要斯文俊秀。

     

    “九十九分。”

     

    一袭大红色紧身鱼尾裙勾勒出她前凸后翘的曼妙身材,波浪的大卷发垂落胸前,恰好挡住了那若隐若现的春光。

     

    然而她一张素净的小脸却格外的清丽脱俗,柔柔一笑,便能轻而易举的勾起男人的怜惜心疼。

     

    妖精和天使的结合体,清纯的诱惑,最是难以招架。

     

    “真不敢相信,像你这么骚气的人居然还保留着初夜,初吻。”乔珂摇头感慨。

     

    听到初吻两个字,陆湛的脸乍然浮现在脑海,舒菲嘴角一撇,咕哝了一句,“后者已经送出去了。”

     

    “你说什么?”

     

    “没什么,进去吧。”

     

    舒菲挽着乔珂的胳膊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夜色十二层,这里是乔珂负责的楼层。

     

    “你在休息室等会儿,人来了我就让你上场。”乔珂细细的嘱咐,“别乱跑,这里乌烟瘴气的很。”

     

    “放心拉,拜拜。”

     

    目送乔珂离开,舒菲从内衣里拉出一条白色的丝巾,蒙住了半边脸。

     

    男人嘛,都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调调。

     

    大约半个来小时,乔珂领着她出了休息室。

     

    走过铺了水晶砖的走廊,来到门牌号为888的包厢门口。

     

    “这间包厢平日是不开放的,今天来了云城的一位房地产大鳄,听说还有一个神秘男人,从首都过来的,你搞的定就上,不行就闪人,懂了吗?”乔珂认真的道。

     

    “你还不相信我?等着吧,成了的话姐给你分红。”舒菲自信满满的低笑。

     

    “行,我先走了,客人吩咐只让你一个人进去。”乔珂给舒菲的介绍是夜色新来的头牌女宝贝。

     

    乔珂放心的走了,舒菲拉高了一点丝巾,做出一个娇媚的表情,然后推开了门。

     

    昏暗暧昧的灯光,顶级全套的音像设备,高级真皮沙发,一排装满了各国名酒的酒柜,是888号包厢的全景。

     

    舒菲只扫了一眼内部环境就不胜娇羞的垂下头。

     

    “你就是夜色新来的头牌?身材不错,抬起头看看。”

     

    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声钻入舒菲的耳内,声音的熟悉度让她一怔,然后风中凌乱。

     

    卧槽!

     

    心里瞬间空降一万头带着迷之微笑的草泥马奔腾而过,舒菲欲哭无泪。

     

    TMD的乔珂,去他大爷的巧克力!

     

    给她拉皮条都拉到她亲爹身上来了!

     

    钓土豪钓到亲爹,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悲催更巧合的事情吗?

     

    很快,她就发现。

     

    还真有!

     

    舒菲趁着她亲爹舒天成还没认出她的时候就想溜之大吉,这个时候,又一道有些熟悉的似笑非笑的男音说话了。

     

    “这个还不错,舒董的好意我接受了。”

     

    舒天成心里一喜,他好不容易约到这位贵人,然后又是送钱送珍宝想抱上对方的金大腿,可惜对方一概拒绝。

     

    送美人他当然也想过,但他千辛万苦找来的大美女对方却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让人滚了。

     

    夜色不愧是云城最大的销金窟,竟然还有能让陆少看中的尤物。

     

    “那个,既然陆少发话了,你还不赶紧过来伺候?”他立即兴奋的冲舒菲叫嚷。

     

    ×

    第6章

    舒菲木然的抬头,看向坐在沙发正中央的男人,没有半点意外的对上一双邪气的桃花眼。

     

    她此时此刻的心情是崩溃的。

     

    一大群草泥马差点把她的心脏给踏破了!

     

    钓凯子钓到亲爹!

     

    亲爹又要把她送到一匹狼的怀里!

     

    这不是自投罗网是什么?

     

    陆湛一身范思哲的手工西装,剪裁得体的料子包裹着他精瘦高大的身躯。

     

    他懒懒的翘着腿靠在沙发上,右手端着一杯红酒,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表情玩味又带着一点亦正亦邪的莫测气息。

     

    舒菲只想拔腿就跑。

     

    陆湛一定会像杀了那个男人那样杀了她的!

     

    见她不动,舒天成皱眉,不悦的一摆手,“你们把她押过来。”

     

    他身后的两个保镖立即上前,一左一右的钳制住舒菲的胳膊,然后强硬的逼迫她坐在陆湛的身边。

     

    舒菲一个“操”字梗在喉咙里,她不能开口说话,一开口舒天成就会认出她来。

     

    她和她亲爹算上视频连线也只见过五面,上次还是她十八岁那年,其余的都是电话。

     

    这也是她一瞬间就能通过声音认出他的原因。

     

    陆湛长臂一伸,将坐立不安的舒菲揽在怀里,温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廓,带起一阵过电般的酥麻。

     

    “这次为什么不跑了?”

     

    舒菲苦笑,她不是不想跑,而是怕给乔珂惹上麻烦。

     

    舒天成见陆湛似乎对舒菲极有兴趣的样子,越发的高兴,“你叫什么名字?好好的陪着陆少,陪好了要多少钱都给你。”

     

    舒菲一听这话就特么的恼火。

     

    他是靠女人拉关系拉习惯了吗?

     

    是他女儿时他宁愿打断她的腿也要把她抓回去送给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当第五任老婆!

     

    现在她换了个身份,他还想利用她来得到好处!

     

    渣爹!

     

    舒菲嘴角扬起一抹恶意的笑,压低嗓音,用媚的能滴出水的声音道,“我叫……释妮蝶。”

     

    舒天成一怔,随即大笑,“释妮蝶?不错,挺好听。”

     

    陆湛听到这个名字,嘴角顿时一抽。

     

    释妮蝶?

     

    是你爹?

     

    这个女人,真是越来越对他的胃口了。

     

    “来,陆少,释小姐,我们干一杯。”舒天成倒了一杯酒,走到舒菲的对面,就要抬头将酒杯递给舒菲。

     

    舒菲一惊,也顾不上对陆湛的恐惧了,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头发一甩,面纱往上一掀的同时吻上了他的薄唇。

     

    她闭着眼,内心在哭泣。

     

    亏大了!

     

    土豪没钓到,又被占便宜了!

     

    陆湛凝视着她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暗暗的磨了磨牙。

     

    这个女人是吻他吻上瘾了吗?

     

    还有,吻他,她很吃亏?

     

    想起上次她逃掉的画面,被这个吻勾出了浴火的陆湛猛地扣住她的后脑勺,逐渐的加深这个吻。

     

    舒菲:“……”

     

    混蛋,快把你的舌头从我嘴里拿出去啊!

     

    舒天成看着吻的难舍难分的两人,愣了一下,随即理解的一笑。

     

    “酒等会儿再喝,我去下洗手间!”

     

    他深深的看了舒菲一眼,想用眼神告诉她好好服侍陆湛,却只能看到她亚麻色的长卷发和模糊的侧脸。

     

    舒天成带走了保镖,偌大的豪华包厢只剩下还在深吻的舒菲和陆湛。

     

    耳朵捕捉到那轻微的关门声,舒菲悬在心口的大石一松,立即就想推开陆湛。

     

    陆湛察觉到她的意图,单手紧搂着她的腰,禁锢住她的身体,“把我利用完了就想跑?”

     

    这个女人似乎在躲舒天成,不想被他认出来。

     

    他们是什么关系?

     

    舒菲竭力挣扎,奈何力气不敌,她抬头刚想说话陆湛却一把扯掉了她脸上碍眼的面纱。

     

    “陆少……”感受到他冰冷的注视,舒菲头皮发麻,弱弱的开口,“我可以解释的。”

     

    陆湛一手紧抱着她,一手摇晃着红酒杯,好整以暇又肆意玩味。

     

    “哦?”

     

    舒菲费力的斟酌着言辞,想了老半天也没想好借口。

     

    她的确是过河拆桥了。

     

    “那个,是这样的,我那天是有急事,所以先走了。”机智的舒菲从善如流的道,“我相信我们很有缘分,一定还会再见面,这不今天就见到了嘛?人家这就加倍补偿你。”

     

    陆湛听着她的鬼话连篇,看了一眼她乱转的眼珠子,又是一个‘哦?’他倒要看看,她这一次又打了什么鬼主意。

     

    不过说真的,他们的确缘分不浅。

     

    舒菲在心里给自己抹了一把眼泪,蓦地跨坐在他的大腿上,双手落在他的腰间,一点点的往上抚摸。

     

    陆湛小腹燃起了火,眸色渐深,桃花眼更显勾魂之态,可他的脸部表情依旧是冷淡冰凉的。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