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皇擒凤言情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聿皇擒凤》是苏浣儿创作的网络小说,这篇《聿皇擒凤》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玉兔书库】提

     《聿皇擒凤》是苏浣儿创作的网络小说,这篇《聿皇擒凤》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

    第3章

    独孤瀚冷冷道:“咎由自取?怨不得人?”

     

    “没错!如果你不兴兵来犯,你的一万三千一百六十二个兵勇、五名主将和十七名副将都还会好好的在家里,或承欢膝下,或娶妻生子,或含饴弄孙,又怎么会死在西凉城下?再说,你死伤这么多人,难道西凉城的死伤会比你的少吗?你可知道有多少无辜的军士、百姓,为了保卫这座西凉城而牺牲生命?你可知道又有多少孤儿寡妇夜夜啼哭,只为寻找已经在战场上壮烈牺牲的父亲或丈夫?因此说来说去,这一切都要怪你,怪你这好战好杀的无道昏君!”

     

    独孤瀚闻言纵声大笑,“我是无道昏君?我好战好杀?”

     

    “岂止无道?你残暴不仁,刚愎自用,以杀戮为乐,以劫掠为趣,你根本就不能算是个人,你是禽兽、是畜生!”

    5ba5d8ce351f3945.jpg!600x600.jpg

    独孤瀚又是一阵狂笑,“我听过不少人骂我残暴不仁、嗜杀好战,却从没听过有人骂我禽兽、畜生,胆敢如此骂我的,你是第一个!”

     

    “那又如何?我既已成败军之将,早已不将生死放在心上,要杀要剐也都随你,所以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你可以不怕死,但是那些人呢?那些你口中无辜的西凉百姓,他们也能不怕死吗?”

     

    提起西凉百姓,这简直就像掐住了楚仪的喉咙,让他登时没了气势,“你……你想怎么处置他们?”

     

    独孤瀚一笑,毫不在乎的说道:“如果我说要屠城三日,如何?”

     

    楚仪顿时跳了起来,“不行,不能屠城,他们都是安安分分、规规矩矩的老百姓,你绝对不能屠城,如果你屠城的话,那我……”

     

    “你如何?败军之将,还能跟我谈条件吗?”

     

    楚仪一句话都接不上,是啊!败军之将,还能谈条件吗?

     

    独孤瀚走到楚仪面前,一手托起他的脸,让他面对着自己;两人声息相闻,距离不到一寸。“要我不屠城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留下来。”

     

    这等相近的距离,让楚仪不觉浑身发颤,他慌忙别开脸,“我说过我没兴趣当你的男宠,我只想娶妻生子,只想平平凡凡的过日子。”

     

    “我有说要你当我的男宠吗?”

     

    这下轮到楚仪摸不着头绪了,“你……”

     

    “能让堂堂聿皇花了整整一年又两个月,折损一万三千多名手下,我怎能再让你回去?这岂不是纵虎归山?但是要我杀了你,我可舍不得。”

     

    楚仪推开独孤瀚紧张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只要你肯投降,从此归入我夏国,我可以答应你不屠城,而且……还可以帮你完成心愿,让你平平凡凡过日子,如何?”

     

    楚仪瞪着独孤瀚,“什么?投降?”

     

    “对,我喜欢你,更欣赏你的才华、勇气,我希望你能跟着我,成为我的臣民,和我一起西进敦煌、北打天下,你愿意吗?”

     

    独孤瀚又上前一步,伸手轻抚着楚仪雪白俊秀的好看脸庞,“我还可以把我最心爱的梦妃嫁给你,完成你想娶妻生子的心愿,你说好不好?”

     

    楚仪连想都不想就要拒绝。

     

    可独孤瀚却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低下头,滚烫的唇轻轻啄了啄楚仪的嘴,指尖微微捏了下他小巧的耳垂,“就这么说定了,你先跟大军班师回朝,回朝后,我马上让人准备你和梦妃的婚事,嗯?来人,带楚仪到后帐休息,顺便去叫梦妃过来。”

     

    楚仪让独孤瀚突如其来的举动给吓得僵在当场,根本没听到他后面讲的那几句话。他吻他……这男人,居然吻了他?

     

    看着楚仪呆若木鸡的模样,独孤瀚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浅笑,他意味深远地看了楚仪一眼,若有意、似无心地说:“回京后我送你一副耳环,那是我在南征时得到的,我想你戴了一定很好看。”

     

    楚仪就这么一脸愕然地来到后帐,心里不断想着,耳环?他为什么要送自己耳环?

     

    他不禁伸手摸着那被独孤瀚轻抚过的耳垂,他早已不戴耳环了。男人哪有戴耳环的?只有姑娘家戴耳环哪!可他现在的身分是楚仪,是西凉城主楚仪,可不是姑娘……

     

    突地,楚仪整个人活像被雷打到似的怔愣在当场。

     

    他说要送自己耳环,又说要自己留下来陪他,甚至还吻了自己,难不成……难不成他早看穿自己是个姑娘?

     

    这么一想,楚仪双脚一软,几乎坐倒在地。

     

    错不了,他……他八成第一眼就瞧出自己是个女子了,所以才说要自己留下来陪他,所以才会恬不知耻地吻了自己,临走前还说要送自己耳环,原来……原来他早知道自己是女的?

    第4章

    原来这楚仪,正是敦煌九凤中排行第四的幽天楚霞衣。

     

    楚霞衣怎么会成了西凉城主?甚至在西圣欧阳彻和越王欧阳雍容的协助下,领导西凉城军民对抗独孤瀚的大军?

     

    这就得从洞庭湖上,楚霞衣收走玉麒麟说起了。

     

    话说楚霞衣收走玉麒麟后,一时间所有关于玉麒麟的传说便纷纷扰扰、甚嚣尘上。

     

    有人说那玉麒麟中有上古神兽,可以延年益寿,让人青春永驻;有人说四只玉麒麟一旦凑齐,就可以开启黄帝所留下的宝藏;还有人说,只要得到玉麒麟,就可以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得到神秘的力量,否则尊贵如敦煌凤宫,又何必派人去抢夺玉麒麟?

     

    本来对玉麒麟心怀不轨的人就不少,只是四只玉麒麟不知分散何方,纵使有心寻找,也是难如登天,不然以麒麟四帝之力,早抢回来了。

     

    可一旦大家知道玉麒麟就在敦煌凤宫中之后,一切的注意力纷纷移到了敦煌凤宫,加上敦煌九凤所持有的九凤玦亦是天地灵物,两者相加,使得一群群的野心份子就将矛头指向敦煌凤宫,处心积虑想从敦煌凤宫取得玉麒麟或者九凤玦。

     

    对此,凤宫的人丝毫不以为意,毕竟世人只知道凤宫在敦煌,但敦煌何其大、黄沙何其多,要找隐没在黄沙中的敦煌凤宫,那简直比登天还难了。

     

    但如果这个寻找凤宫的人换成了独孤瀚,那么神秘如凤宫、尊贵如九凤也不得不皱起眉头,大感头疼了。

     

    因为独孤瀚不是普通人,也不是庸君俗帝,他雄才大略、能征善战,极富机智谋略,同时御下赏罚分明、很得军心,曾在三个月内连下七十二座城池,歼敌无数,这样一个人一旦冲着敦煌凤宫而来,试想凤宫能不紧张、能不在乎吗?

     

    于是在楚凤衣的受命下,楚霞衣乔装成男子,易名为楚仪,星夜赶往西凉,想在独孤瀚大军攻破西凉、迈进凤宫地界之前先制止他。

     

    楚霞衣自幼学习奇门五行,算数韬略,于兵法一途也算是熟知的了,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她的所学一遇上独孤瀚的大军,竟险些全军覆没。

     

    无法可想下,楚霞衣想到了欧阳彻。

     

    欧阳彻因为玉麒麟,和敦煌九凤成了好友,连弟弟欧阳雍容也娶了小妹楚蝶衣为妻;如果能得到这两人的帮助,或许能打败独孤瀚也说不定。身为麒麟四帝,欧阳彻一定也不希望玉麒麟落入独孤瀚手里吧?毕竟那对麒麟四帝而言,威胁实在太大了。

     

    欧阳彻兄弟果真如同楚霞衣所料的,慷慨出兵援助,使得小小的西凉城,居然和独孤瀚的大军打了个不胜不败,僵持了整整一年有余。直到一个多月前,由于西凉城出了内奸,从秘道引兵入城,才会使得固若金汤的西凉城一夕沦陷。

     

    想到这儿,楚霞衣便觉有恨,她想不透究竟是谁出卖了西凉城。是那被自己取而代之的原西凉城主杨谦,还是独孤瀚原本就派了奸细潜伏在城内?

     

    不可能,如果是奸细,不会知道那条秘道,那条秘道是不知多少年前,朱雀天女亲自领着人挖掘,除了历代城主外,整个西凉城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若论杨谦,他素来正气凛然、崇尚孔孟,不会做出这种背主卖民的事情来。

     

    那么……是他身边的人?

     

    有可能,否则如何解释秘道之事?但这个人是谁?是杨谦的部属,杨谦的子女,抑或是杨谦那个刚娶进门不到一年的小老婆朱媚儿?

     

    想起那个朱媚儿,楚霞衣顿觉鸡皮疙瘩都爬了起来。

     

    她记得那是个卖弄风骚的妖娆女人,有一天甚至装模作样想勾引她呢!唉!杨谦怎么会娶这种女人为妻?若真是这女人出卖了西凉城,那可就只能向老天爷喊冤了。因为那女人根本就是个花痴,只要长相端正点的年轻男人都好,倘若独孤瀚知道这点,还能不拿来用上一用吗?

     

    但事已至此,她又能如何?她只能想法子保全西凉城百姓,尽量不让他们遭受危害。

     

    幸好独孤瀚答应自己不屠城了,只是……他为何那么爽快就答应自己的条件?还说只要归顺于他,臣服于他,他甚至可以将爱妃下嫁。

     

    他为何如此做?他不是已经识破自己的女儿身吗?为何还要故意找个女人来看自己出糗?难道他别有所图?或者他早知道自己是敦煌九凤的幽天?

     

    不会的!他不会知道的!纵使他看穿自己是个姑娘,也绝不会知道自己就是敦煌九凤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