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柠萌)《余生不过我爱你》最新章节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余生不过我爱你》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余生不过我爱你》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5章 没意义了

    尴尬持续了几秒,另一名男生主动拉开椅子让秦世昇坐下,开了句玩笑,“大家还记得吗?以前咱们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秦世昇,现在可是誉兴房地产在美国加州分公司的执行总裁。”

     

    “我之前还看见他上了电视,世昇,你这混的可以啊,改明我们都要敬称你一声秦总了。”

     

    男人微微一笑,“都是一个学校的,叫秦总不是膈应我呢吗?”

     

    气氛很快活散开来,敬酒的敬酒,聊天的聊天,只有梁笙由始至终都在闷头吃饭,偶尔接何初娴一两句话,然后继续夹菜来吃。

     

    整一个过程,一直有一股炙热的视线徘徊着,她努力装作无视,奈何吃的太急,胃里开始难受起来,女人凑过闺蜜的耳朵招呼一声便匆忙离开,去往洗手间的方向。

    5ba5d8e0b4999513.jpg!600x600.jpg

    何初娴忧心忡忡的看着她的背影,又想到这些年发生的事,心里又心疼又气愤。

     

    夜里的空气很新鲜,可能是周围植被比较多的缘故。

     

    沁凉的水有一下没一下的拍在脸上,燥热的感觉终于有所缓解,就这样持续了一多分钟,梁笙关掉水龙头,对着镜子看里面狼狈的自己。

     

    眼睛通红,被水打湿的头发凌乱的贴着脸颊,像是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

     

    几分钟后,她轻叹一声,抽出纸巾随意擦了擦然后出了洗手间。

     

    走廊上,最害怕的事还是发生了。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女人故意往侧边走,眼底扬着厌恶之色。

     

    秦世昇并没有忽略她的表情和动作,只是没想到两年过去,她对这件事还是那么耿耿于怀。

     

    许是被她的嫌恶刺激到了,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抵至墙边,眼看着吻要覆下,梁笙抬腿踹上他的膝盖,男人吃痛敛眉,放轻了扳着她肩膀的力道。

     

    女人用力推拒,被他温温的薄唇擦过脸颊。

     

    梁笙气郁,抬起手狠狠的甩给他一耳光。

     

    过道很静,那声音回荡在两人耳侧,经久不散。

     

    这巴掌打的她手心发烫,但女人始终紧锁眉心,不曾松动半分。

     

    耳光在男人的意料之中,不过他并未因她动手打自己而觉得恼恨,反倒是长吁一口气,看着她的脸,轻轻浅浅的问,“消气了吗?”

     

    “没有。”

     

    “那你再打。”说着,秦世昇举起她的手作势往自己脸上扇去。

     

    梁笙挣扎着把手抽回,眉目寡淡,“没意义了。”

     

    女人的冷漠叫一向自信的男人方寸大乱,想到她可能不会再爱自己,秦世昇慌张无措的拉过她的手,低声下气的哀求着,“阿笙,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两年前,她在酒店房间,亲眼看着他与继妹痴缠在一起,而后他给出的解释是,他跟梁景玉都被人设计了。

     

    她心怀怨恨上前掴了女人两巴掌,他不关心难过的自己反而去护着别人。

     

    后来他们大吵一架,他说: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让各自都冷静冷静吧。

     

    她心死,不哭不闹,平静而决绝的离开。

     

    分手后的一个月,秦世昇主动来找她解释酒店的事,但所有的言语听下来,梁笙没有找出半分是他检讨自己不对的地方。

     

    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虚伪又恶心的一个人?

     

    一想到他还抓着自己的手,女人就忍不住作呕,欲伸手拂落腕上的桎梏,但男人并不想错过这个与她重归于好的机会,一时没注意太过用力攥的梁笙吃痛皱眉。

     

    “你放手!”女人的疾言厉色并没有叫他退缩,用力挣扎也没能脱开这层束缚,他越抓越紧,梁笙那娇嫩的肌肤衍起细细碎碎的红痕。

     

    “阿笙,你可以不可以听我解释完再抗拒我的碰触?”

     

    “秦先生,我们已经分手了,你还有什么是需要跟我解释的吗?”梁笙冷着一张脸,被秦世昇这样缠着简直叫她暴走,她多想自己长有六只手,一只打他一巴掌。

     

    僵持不下间,走廊快到拐角的地方传来一声异响,女人下意识的望去,发现陆淮不知道什么时候背靠着墙壁,点燃了一根香烟,烟雾朦胧,看不清他的表情。

     

    要是没猜错的话,刚才那一声,应该是打开打火机点火的声音。

     

    男人的视线这个时候也被转移,他敛起眉正要骂这人怎如此不识趣儿,梁笙趁着这个空档,挣脱他的手,跑到陆淮跟前。

     

    好巧不巧,她被男子吐出来的烟雾呛得小脸通红而后猛咳两声,女人瞪了眼他,后者则摊摊手做一脸无辜状。

     

    男人看了眼右边步步紧逼的秦世昇,薄唇扬起携一抹极轻极浅的笑意,“是遇到麻烦了吗?”

     

    梁笙没有回答,但她略微惊恐的眼神说明了一切。

     

    “需要帮忙吗?”陆淮的语气很淡,仿佛她一个摇头,他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去一样。

     

    “怎么帮?”

     

    女人的问属于一种变相的允诺,她知道秦世昇是那种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人,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根本想不出还有什么方法是可以摆脱他的纠缠。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重,陆淮不紧不慢的捻灭烟丢进了垃圾桶,随后侧头,喑哑的声音灌入她的耳朵,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唐突了。”

     

    梁笙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便勾起她的下巴,准确无误的贴上她两瓣柔软的唇。

     

    他身上的烟草味和薄荷味窜入她的鼻腔,女人蓦地睁大双眸,紧紧盯着放大在瞳孔里那张惊为天人的颜,脑子里像是有颗定时炸弹炸开了一样。

     

    两个人的亲密像是在秦世昇的眼里扎了根针,他顿住脚下的步子,惊愕的看着眼前一幕。

     

    他并不认识与梁笙接吻的男人,但是想来女人没有推开他就代表着二人关系匪浅,男子强压着要冲上去打人的怒火,他知道,如果他上去把人打了,那就真的挽不回她了。

     

    这个吻只是浅尝辄止,只是因为角度取得好,所以在第三者的眼里,他们就像是一对爱的难舍难分的无间恋人。

     

    陆淮很快松开了她,见梁笙还睁着一双星眸发怔,不由的浅笑出声,他伸手拢去她被水打湿的头发,拍了拍她的脸,眉目淡然的说……

    第6章 我叫秦世昇,是她的前男友

    “走,我送你回家。”

     

    车子驶在公路上飘忽不定,等女人反应过来时,人已经离开了饭店,并且身处男人的车里,还是在副驾驶的位置。

     

    但她对前面发生的一切,好像丧失了记忆一般,完全记不得了。

     

    远方高架上闪过一道白光,陆淮系好安全带,侧头看了眼梁笙,眉间一蹙,“安全带。”

     

    “啊?喔。”听着他低沉的嗓音在耳蜗盘旋,女人又是一阵抑制不住的心头狂跳,突然觉得大脑回路已经倒转的跟不上他的步调了。

     

    见梁笙还呆讷着,男人无奈扶额,只得倾身过去帮她系好安全带。

     

    陆淮熟悉的气味再次把她裹缠的密不透风,女人收紧呼吸,盯着他刚硬的脸部线条,再回想刚才的那个吻,登时耳根一烧,胸腔里的心脏似要跳出来的样子。

     

    对比她怀揣小鹿般的忐忑,男人倒显得平静许多,似乎并没有因为刚才那事而受到什么影响。

     

    也对,左右来说她才是那个受害者。

     

    你有见过加害者在杀完人的那一瞬间愧疚难当的吗?

     

    可能在他心里,刚才那一吻不过是为了帮她赶跑秦世昇而做的不得已的举动罢了。

     

    梁笙刚准备推开他,却发现他已经起身,连安全带都帮她系好了。

     

    男人抽回去的手停在半空微微一滞,只消几秒,他又坐直了身子,两只手搭在了方向盘上,淡淡的吐出一个字,“家。”

     

    察觉出他的音色与刚才有所不同,女人耷着脑袋,几不可闻的报出一串住址,“市政居民楼。”

     

    陆淮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开着车。

     

    口袋里手机铃声的响起,在低气压沉重的车厢里,稍微让人觉得好受了一点,她扫了眼屏幕上跳动的字眼,贴到耳侧接听,“喂?”

     

    “你不是去洗手间了吗?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别告诉我你掉坑里了。”

     

    梁笙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男人,身子紧挨着车门,压低声音道,“我有些不舒服,所以就先打车回来了,忘记跟你说了,抱歉。”

     

    何初娴一听她说不舒服,蹭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忧心忡忡,“哪里不舒服啊?要紧吗?你在哪里,我过去接你吧。”

     

    靳明大概在身旁,听到她的话,也发出了关切的口吻。

     

    女人心头涌进一股热流,人生在世,有两三个交心的朋友已是毫无遗憾了,“我已经在车上就快到家了,你帮我跟靳明讲,回头我请他吃饭。”

     

    “好好好,那你多注意休息啊,实在不行就打电话给我,我陪你去医院。”

     

    “嗯,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车里又是一片沉寂。

     

    梁笙借着头顶的灯打量陆淮,由于光线太暗,她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是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冷漠,女人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她并没有多问,只是满脑子都在想,赶紧回家好好睡一觉,冲淡今晚发生的一切。

     

    很快,车子就开到了市政居民楼下。

     

    梁笙解开安全带,很诚恳跟他说了句,“今天的事,谢谢你。”

     

    虽然这种方式很难被人接受,但不管怎么说,是他帮着赶走了秦世昇,如果她因此而怨怼人家,那就是她的不懂事了。

     

    男人沉默几秒,文不对题的答了句,“考虑考虑。”

     

    女人错愕的盯着他,秀眉勾起,“考虑……什么?”

     

    “那天在咖啡馆的提议。”

     

    她怔忡,瞬间明白他的意思,舔了舔干涩的唇,“陆先生,其实以你的条件,那些好姑娘一抓一大把不是吗?你完全可以从这里面挑一个你认为合适的人选,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我呢?论相貌品性,我不过尔尔。”

     

    陆淮靠着座背,漫不经心的玩着手里的打火机,不时用火机一角敲到方向盘发出一点动静,默了数秒后淡淡的说,“我不否认你说的这些都对,但我还是那句话,你对我没感情而且最合适,我要找的,是懂事乖顺可以帮我持家以及应付家里人硬塞给我的相亲对象,为限两年,两年后你嫁我娶互不干扰,这期间只要你不出轨,一切我都依你,包括你母亲后续的治疗费用以及你弟弟的吃穿用度。”

     

    听完男人的话,梁笙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位陆先生要找的,根本不是什么陆太太,而是一个可以陪他演戏的女人。

     

    果然,像陆淮这种人,所作所为还真是叫人琢磨不透。

     

    女人停顿了一下,平静的阐述,“你开出的条件很诱人,但陆先生,这一次我恐怕还要再拒绝你了,不好意思。”

     

    *

     

    夜色凉淡如水,男人靠着车门,抬头望去,只看见五楼亮着一盏灯,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他看了眼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就到十一点了。

     

    忆起某人温软的唇瓣,他喉间一涩,从裤袋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点燃,莫名的就想到了很多年前的一些零碎记忆——

     

    大雨滂沱的夜晚,废弃的旧工厂,从门下缝隙流淌一路的血迹以及女孩青涩,担忧的眉眼。

     

    那时的他,也不过才十四岁。

     

    身后忽然响起一声突兀的急刹。

     

    陆淮从回忆里转醒,不紧不慢的吐出一个烟圈,半眯眸望着那辆黑色越野车。

     

    秦世昇面色铁青的从车上下来,冷着脸走到男人面前,垂在两侧的手被攥的密不透风,还能很明显的看到他因为用力而导致青筋凸起的手背。

     

    静谧的夜里,他的呼吸尤为沉重,“你跟阿笙什么关系?”

     

    面对这种毫不客气的质问,陆淮无所用心的弹掉烟灰,“你认为的关系。”

     

    “男朋友?”

     

    他弯了弯唇,否认,“不是。”

     

    得到了满意的回答,秦世昇松了口气,从头到脚把男人打量了一遍,不可置否,这个人无论是从外貌还是气质来讲,都能用无与伦比来概括。

     

    不过想到他刚才亲吻梁笙的那一幕,后来者不由的蹙紧眉头,“那也就是阿笙的追求者咯。”

     

    追求者?好像也可以这么称呼吧?

     

    陆淮晕着晦暗的眸色笑道,“你若喜欢,这么认为也无妨。”

     

    男人委实清高的态度令秦世昇不爽,但为了展示自己的绅士风度,他还是忍了下来,从口袋里抽出一张名片,“或许阿笙没有跟你提过,我叫秦世昇,是她的前男友,不知先生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