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斯南陆纯/出自那部小说?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只想回到那年夏天》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只想回到那年夏天》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3章被误会

     

      我的心碎裂成渣,而我,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望着那穿着妖娆的女人把涂得厚厚的脸枕在冷斯南胸前,整个人就快要挂在他身上般。

     

      冷斯南一脸沉醉的亲吻着这女人,看得我越发心痛,我好想把这女人从冷斯南身上狠狠的扯下来扔出门去,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呢?

     

      呵呵,我只是他包养的一个情妇罢了。

     

      所以,此刻我眼睁睁地望着我爱的男人抱着别的女人亲热。

     

      那妖娆火辣的女人正是现在的当红玉女明星杨诗琴,她挑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故作惊讶地尖叫着:“冷少,她是你家的保姆吗?她好讨厌哦,这样盯着咱们亲热。”

     

      冷斯南皱着眉头掀起眼帘扫了我一眼,冷冷的薄唇勾起,无情地道:“和你一样,她也只是给钱就能上的婊子罢了。”

     

      我的心一下便痛得快窒息,是啊,我只是婊子。

     

      “冷少你好坏哦,人家可是心甘情愿跟你的。”杨诗琴娇媚的嗲声道,小拳一拳拳的落在他结实的胸膛。

    5ba5d86fa0d49205.jpg!600x600.jpg

      “嗯,给你女二的戏份。”

     

      “人家想要女一啦。”

     

      “看你表现。”冷斯南捏了捏她的屁股,然后从阿曼尼的西装里掏出几张百元扔在地上。

     

      “去买两盒安全套回来。”

     

      我弯下腰捡钱时眼泪嗒嗒地滴在钱上,但又不敢抬头望他,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待,大步大步地走了出去。

     

      深夜十二点,在这高级小区附近真的好黑,我一直想着房间里他和杨诗琴云雨翻滚的镜头,所以跌跌撞撞的走着。

     

      突然“啪”的一声脚一歪,狠狠地摔坐在地,忍了好久的我这才捂着脸痛哭起来。

     

      “哟,妹子怎么哭得那么伤心?失恋了?”

     

      “呵呵,妹子,失恋伤心个球,来哥哥带你爽去,包你马上就快乐了。”

     

      接着几个男的便边笑着边围向我来。

     

      身穿着皮衣皮裤,一头杀马特的头发,还叨着烟歪着嘴的望着我。

     

      个个结实的手臂上都露出纹身来,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

     

      我赶紧爬起来拍拍衣服准备走,可前路被他们拦住了。

     

      “嘿,这妹子怎么这样!哥哥们好心关心你,你连理都不理下这不太好吧!”

     

      “马头哥,咱跟她哔哔啥啊,一会我们轮流来干她,爽完再把她送去卖,说不定咱们今晚还能发一笔财呢。”

     

      人越来越多的往我这边围过一,黑压压的,像我这样一个孤单的女人大半夜走在街上,难怪会被盯上。

     

      各种夜归女人横尸街头的新闻浮现眼前,一下子我全身都软了,内心的恐惧迅速充斥全身。

     

      但也硬着头皮故作镇定的说:“你们别乱来啊,你们不过是想要钱罢了,我给你们钱,你们放我走吧。”

     

      说着他们便上来抓我,几个人还得意的大笑着。

     

      我特别无助,大哭着,大声叫喊着,可没人敢惹这些凶神恶煞的人,行人们不是装作没看见便是躲得远远的。

     

      如此冷漠让人很绝望。

     

      此时我多么希望冷斯南能来救我啊,可是,他正在与那女明亲热的难舍难分。

     

      指不定还等着我给他买套回去呢。

     

      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我仰头望着老天,监狱里我没死成,冷斯南虐待我也没死,今天死在这些无名小辈里。

     

      好,我认命。

     

      “放开她!”一把严厉的声音喝令。

     

      我感激地抬头望向来人,看到陈宇轩这副熟悉的脸时却被惊到了。

     

      他怎么来了?!

     

      “嘿,这不怕死的居然想出风头?看老子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一个小流氓把他的拳头掰的啦啦响。

     

      而跟班们见有人坏他们的好事也都人多势众的围上去了。

     

      只是没想到陈宇轩却是个黑带高手,我们上学时他就在学校里打通街了,这些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没几下便被陈宇轩打趴下了,一个个的躺在地上痛苦叫唤着。

     

      陈宇轩过来把我扶起,还检查了下我有没有受伤,这才关心地第4章他说你妈死了

     

      “你们什么?见我带个女人回来以为我今晚不干你所以急不可耐的去找男人?嗯?”愤怒的就要撕扯我的衣服,我退缩着,我想解释,可又闭上嘴。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坐过牢。

     

      他一脸想吃人的样子很可怕,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害怕乞求:“你别生气好吗?我真的是偶然遇到他的,以后我也不见他了。”

     

      我爱他,我不想离开他,我只想他给我个还能留在他身边的机会。

     

      见我如此,他突然死死地把我的衣服扯下来,一言不发的便要进入我,毫无准备,疯狂掠夺,一直的要着,似是要不完了。

     

      他抱着我也没有以往的粗鲁,炽热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双手更像是把我揉进他体内那般。

     

      “陆纯,你到底想我怎么样!”他突然说了一句,声音有种苍凉的哽咽,然后更加温柔更加用力,更加深入。

     

      我抱着他精壮的身体整整一夜,他前所未有的温柔让我感觉很满足,那种和谐感好像回到了我们相爱的那段时间。

     

      他好像要不够的样子,深着我一次又一次的深吻着,一遍又一遍的让我喊出他的名字。

     

      和他做,我感觉很幸福。

     

      第二天醒来我的下面还是疼的,但这种疼,夹带着甜蜜。

     

      我坐在阳台整整的回味了一个上午。

     

      阳台的风吹拂在我身上,都让我想起昨晚冷斯南一直亲我吻我要我的种种。

     

      我承认淫荡,但只对冷斯南。

     

      我爱他。

     

      要是没有几年前的那件事,要是我没坐牢,指不定我和冷斯南会比今天更幸福。

     

      陆西呈太阴险了,总是拿我妈来威胁我。

     

      啊,不知我妈情况怎么样了?

     

      思及此我马上拿起手机来,给人打了个电话,那个人是我一直请他给我打听我妈的信息的。

     

      “宏叔,我妈那件事情你帮我打听得怎么样了?”我问。

     

      “是你啊,事情倒是有眉目了,不过……”宏叔的话好像有些为难。

     

      我急急地说:“不过什么?”

     

      “陆西呈早五年前就把你妈的疗养费给停了,他把你妈送去了公众精神病院,那里可以免费养疗。”

     

      宏叔的话简直把我给深深打击到了,陆西呈居然没有履行承诺!人渣人渣!

     

      那我这七年牢算什么?

     

      这就是他所谓的交换条件?

     

      被欺骗的感觉让我热泪满面。

     

      “那我妈呢?她现在还好吗?”我迅速抹了把泪急问。

     

      “她现在,情况有点不好。”宏叔有些吱吱唔唔的。

     

      我立马便急了,“宏叔,告诉我我妈现在在哪家精神病院?她怎么样了?”

     

      宏叔在电话里沉默了一阵,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自己去找,然后便挂机了。

     

      对于宏叔这样的反应我也能理解,毕竟他是陆西呈的司机,他也不想失去工作。

     

      我急急的换上衣服准备出门,便往宏叔说的精神病院赶去。

     

      我妈单纯,陆西呈对她好她就不顾一切的跟着他,还未婚先育的生下我,没想到陆西呈把财产骗到手后就把我们母女赶出去了。

     

      后来陆西呈的那个女人,还派人打我妈,打我,甚至还找一帮人轮奸我妈。

     

      才五岁我就亲眼看到过我妈被十几人强奸的画面。

     

      事后我妈便一直都是半疯半颠的状态。

     

      养我的钱都是我妈的卖肉钱,从小就没有人跟我玩,因为所有人都会耻笑我。

     

      我妈一直逼着我读书,好好上学,她说:“陆纯,你一定要记住,妈妈这辈子已经被毁了,你必须要好好读书才能自救。”

     

      所以有时我真想就这样一走了知,或者我宁愿我是个孤儿,孤儿也活得比我腰板直!

     

      我妈被打得最狠的一次,就是我去坐牢前一周,我妈被打的脑出血内出血,手术需要很多钱,被逼无奈我只好去求助陆西呈,于是才有了我去陪证人睡然后被冷斯南抓着的那茬。

     

      我来到破破烂烂的精神病院时,被通知的是我妈已经死了,是昨天跳楼死的,现在尸体就在太平间里!

     

      我激动的抓着院长的手,一直问他:“为什么,我妈好端端的怎么会跳楼死?告诉我真相!”

     

      我妈死了!

     

      她怎么会死?好端端的,干嘛要跳楼?

     

      不,我不接受!

     

      “我妈为什么要跳楼?她在这里住了五年,为什么偏偏到现在才跳楼?是不是你们推她的?是谁害的她?谁害的,我要他坐牢,我要他偿命!”

     

      “我妈的死身为院长你有责任!”我哭着指责他,我疯了。

     

      “小姐,你别这样,我们这里有监控,我们在监控里看到她好端端的……”

     

      我吼啕大哭,竭撕底里,我紧紧的抓着院长的手臂,哭着求他告诉我真相。

     

      院长可能见惯了我们这种家属,只是安慰我,叫我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

     

      我怎么能想开点,为了救我妈,我坐了七年牢,失去了青春,失去了我爱的冷斯南,然后好不容易出来后以为可以接我妈一起生活,结果我妈死了!

     

      我的心揪着痛,痛得我全身打颤,我跪在地上哭问:“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母女俩?我妈已经够可怜了,为什么,为什么?!”

     

      这长长的七年里,我在狱里每一天都很想她,我在做梦都想着她温柔地拉着我的手,温柔地抚着我的脸,叫着我的名字:“纯纯,我的纯纯。”

     

      我没有妈了,我唯一的亲人,唯一无私地爱我的人,没有了……

     

      大概是见我哭得那么悲惨,院长说:“你妈昨天跳楼前,有个家属来看过他。”

     

      院长则头想了想,又皱着眉头说:“那人中等身材,自称是他老公,聊了几句就走了,半小时后,你妈就跳楼了,当场身亡。”

     

      自称老公?肯定是陆西呈这个人渣!肯定是他!

     

      他说过我替他女儿坐牢他会治好我妈,会让我妈住好的疗养院的!

     

      可现在呢,他不但没有治好我妈,还害死了我妈!

     

      “你妈在这里熬了五年,自从她被送到这里来以后从来就没有人来看过她。陆小姐,我很同情你。”

     

      我倏地浑身僵硬,瞳孔痛苦的紧缩起来,我妈死了,从此以后,我又是一个孤苦无依的人了。

     

      那我在牢里待了七年,是为了什么?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陆西呈就是这样对我妈的?我竟然会相信他会履行承诺照顾我妈!我无力的滑到了地板上,手紧紧捏着衣摆,身体不停的开始抽搐,那是一种心痛到近乎绝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