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光辉】言情小说《成功的光辉》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成功的光辉》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成功的光辉》已上线。这篇《成功的光辉》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本

    《成功的光辉》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成功的光辉》已上线。

    这篇《成功的光辉》小说内容横扫千军 惊天动地 见缝插针、朴实无华、文从字顺、层次清晰!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0001 果园丰收

    深秋的太阳摆弄着慵懒的身姿终于跳到山的那一头,留下一抹凄凉而又韵味的余晖与黑底白边的云朵斗彩,满山遍野的映山红犹如一望无际的麦田,随风逐浪争先抖落着色彩斑斓的曼妙身躯,山脚波光涟滟的东瓦河宛如少女挥舞的水袖缠绕在绵延不绝的观音山腰间,山与水的灵动,光与色的交辉,如墨染琉璃,妩媚动人。

     

    山脚下的东瓦村已在此繁衍千年,放了40多年羊的许三少晃晃悠悠地哼着小曲,赶着羊群,顺着观音山下来了,时不时还要甩动鞭子吆喝两声。人们一听到鞭声,就知道该吃晚饭了。这已经东瓦村民多年不变的习惯,那声音就像观音庙里的钟声一样,空灵而悠长。

     

    这一天村民一反往日常态,老老少少聚集在村西口眼巴巴地看着工人师傅们把一筐一筐的苹果装上车,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你说说这李铁蛋,前些年还是吊儿郎当地在村里晃来晃去,一转眼都成了‘万元户’了,啧啧,这人哪,还真不能以貌取人。”

     

    又一年长的村民道:“这李铁蛋别看爹妈死得早,心里可有主意哩!小时候我就给他算过一卦,此人非池中之物,必将乘风而起,飞黄腾达,你看看我算的没错吧?”

    5bb15944f27f2229.JPG!600x600.jpg

    一妇女投来鄙夷之光,嗤嗤道:“得了吧,就你个‘许半仙’,你咋不说他爹妈是怎么死的,还不是你……”妇女说了半截又把后半句咽回肚子里。

     

    “扯那么远作甚?要我说并不是他李铁蛋有本事,他有今天的成就全靠人家陆镇长,要不是陆镇长指点他,估计这会还是吃了上顿儿没下顿,整天晃着个脑袋混在赌场上呢。”又一村民道。这一说法得到村民们普遍认同,大家纷纷点头表示肯定。

     

    “哎!你说这陆镇长也怪可怜的,老婆带着孩子跟别人跑了,镇里的领导似乎又不待见他,把他扔到这荒山野岭的,当什么狗屁包村干部,要我说,陆镇长这种实实在在为咱老百姓干事的这股劲道,当镇党委书记都绰绰有余,狗日的一群贪官。”一个戴眼镜的男子道。

     

    “都装好了没?”陆一伟站在一块土圭上,对着在后面装车的李海东喊道。

     

    听到陆一伟问询,李海东与一个工人把一筐苹果费劲搬上了车,擦了下汗,跑过来道:“马上就好,还有最后十几筐,你就放心吧。”

     

    陆一伟看了看围观的村民,心里很不是滋味,对李海东道:“剩下的不要装车了,给村民们分了吧。”

     

    陆一伟如是说,李海东忸怩挠头,心疼地道:“陆哥,那可是上千斤的东西,给他们分了是不是有些可惜……”

     

    “可惜什么,没有村里人的支持,那有你李铁蛋的今天,快去。”陆一伟眉头一蹙,仔细叮嘱着李海东。

     

    李海东比陆一伟小三四岁,在陆一伟面前他始终放低姿态,谦恭地叫着“陆哥”。李海东虽心存不愉,但对陆一伟的话向来言听计从,于是他跑到车队的尽头,向装车的工人一摆手,把剩下的苹果抬到围观群众的前面。

     

     

    0002 冷眼相待

    只见李海东装模作样,学着村干部道:“乡亲们,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今年我们的果园大丰收,除了感谢老天以外,还要感谢大家给予我们的支持。刚才,陆镇长发话了,为了表示感谢,他决定拿出一千斤苹果分给大家……”

     

    围观的群众早已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生怕自己吃亏,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一筐筐色泽红润且又饱满的红富士大苹果,蠢蠢欲动准备挑一筐好的抢夺过来。李海东的话还没有讲完,已经有人从人群冲了出来,坐到地上死死地抱住苹果筐。村民见状都涌了过来,三下五除二把苹果给瓜分完了,把李海东挤得差点摔倒在地。

    “嗨嗨嗨,狗日的李国柱,老子还没讲完呢。你他妈的就是人精,占便宜你比兔子跑得都快,怪不得你老婆说你不中用,估计晚上爬肚皮就像放炮一样,动静整的蛮大,光听响声了。”李海东戏谑地骂道,一群人哄堂大笑。

     

    陆一伟看到村民们满脸挂着喜悦,把手中的烟蒂往地上一扔狠狠一踩,心里既高兴又惆怅。五年了,被人当做弃子扔到这鬼地方五年了。五年中,饱含了太多的心酸苦楚,无奈绝望,如果不是这片果园,或许自己早已撑不下去,辞职南下了。

     

    苹果全部装上车后,陆一伟对李海东一挥手,走到刚买的标致轿车前,打开车门,优雅地坐了进去。随着李海东一声令下,十多辆载满苹果的拉货车浩浩荡荡地驶出了村子。远远望去,犹如一条长龙盘旋在观音山上,场面尤为壮观。

     

    车上,李海东掩饰不住激动的心情,咧着嘴呲牙笑道:“陆哥,这批苹果运出去后,我们可就大发了啊。我粗略估算了一下,今年亩产值在10000公斤以上,30亩地就是30万公斤,按收购价8毛钱计算,我们整整赚了24万元啊。我的天哪,这在几年前我想都不敢想。”

     

    陆一伟没有接话,镇定自若地握着方向盘盯着前方,嘴角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五年前,陆一伟随着县长的倒台,他这个“县政府一秘”也跟着遭了秧。时任县委书记刘克成因为他拒不配合县里的调查,一怒之下把他贬到这鸟不拉屎的北河镇。而镇党委书记魏国强巴结讨好上层,对陆一伟也是冷眼相待。先是把陆一伟分管的部门划分到其他副镇长名下,到后来直接踢出镇政府,让他到偏远的东瓦村兼任党支部书记。名义上说是东瓦村机构不健全,让陆镇长下到基层实实在在帮助村民致富,实则是在痛打落水狗,以泄私愤。

     

    车辆一字排开从北河镇政府门口呼啸而过,北河镇党委书记魏国强坐着桑塔纳轿车正好往出走,看到这蔚为壮观的场面,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面色阴沉,掏出手机打给陆一伟:“明天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陆一伟挂掉电话,冷笑了一声,将手机往后座一扔,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直接飙到了120迈以上。

     

     

    0003 往事回首

    晚上8点多,车队来到了西江省省城江东市郊区的农贸市场,这里是全省乃至全国都比较有名的蔬菜瓜果农业贸易市场,每天来这里拉货送货的人络绎不绝,热闹非凡。

     

    李海东下车后,指挥着车辆到仓储库去卸货。陆一伟从来不直接参与果园的经营管理,他只负责提供技术和跑销售,其他的一概由李海东负责打理,甚至签订合同、货款结算这类大事都全权托付给李海东。对于他,陆一伟完全信任。

     

    陆一伟坐到车里,摇下车窗,点燃一支烟靠在座椅上观望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对面驶来的车辆灯光打到他那刚毅俊朗的面庞上,两条浓密的倒八字剑眉显得冷峻而富有豪气,一双炯炯有神的明目如群星点缀,充满了笃定和坚韧。鼻如悬胆,玉面朱唇让棱角分明的五官富有质感,稀疏的胡须配上古铜色的肌肤更加有男人魅力。

     

    车载CD里播放着郑智化的《水手》,车门两侧的喇叭传出清脆而富有沧桑的歌声。尤其是唱到“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的时候,陆一伟手肘倚在车窗上,手指间夹着烟戳着额头,眉宇之间拧成了疙瘩,鼻翼微微翕动,迷离的眼睛也渐渐湿润起来。五年间经历的风雨岁月如同昨天发生的一般浮现在脑海。

     

    老领导被人栽赃离开南阳县之前,料到陆一伟会遭到不公正待遇,通过别人之手悄悄留给陆一伟一张存有5万元的存折,并转告他:“没有能给他一个好的归宿,这钱就当是一种补偿吧,或许这笔钱可以让你找到新的出路。另外,不要联系我,时机到了我会联系你的。”陆一伟拿着存折在家里留着眼泪喝的酩酊大醉,跟了老领导三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半个月后,陆一伟背着处分“下放”到北河镇,任副镇长,分管科教文卫。一个月后,北河镇党政联席会通过,陆一伟暂时放下手中工作,到贫穷偏远的东瓦村兼职党支部书记,帮助当地农民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致富道路。

     

    半年后,妻子提出了离婚,并要带孩子走。陆一伟没有任何反抗资格,与妻子的父亲县政协副主席斗法,简直是自不量力,于是他选择了认命,在老丈人的“威胁”下签下了离婚协议书。刚满两岁的孩子带走了,留给他一套空寂而压抑的房子。

     

    同样遭殃的还有原交通局局长马志明,不过他经过层层打点,保住了正局级位置,从交通局挪到旅游局出任局长。马志明在这位置上一待,就是五年。明眼人都能看出,马志明与陆一伟一样,不过是落地的凤凰而已。

     

    这些年来,马志明十分清楚自己的处境,但他对同盟好友陆一伟却不像其他人一样敬而远之,反而经常主动邀约,鼓励他振作起来。正因为马志明的鼎力支持,陆一伟决定动用老领导留下的那笔资金搞实体。条条大路通罗马,上帝关上了一扇门,总留有一扇窗等着自己,官场失意不见得商场也不通,在马志明的指点下,陆一伟承包了东瓦村30亩土地,并在大学教授的引见下,认识了农科院的一位专家。正是这位专家提供的苹果种苗和技术支持,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0004 赚了大钱

    陆一伟一开始搞苹果种植时,镇里的领导嗤之以鼻,还不时地冷言蜚语,暗里讥讽。直到去年苹果园有了收益时,镇党委书记魏国强才有所警觉,并在县委书记刘克成面前狠狠告了一状,但苦于没有把柄,也就不了了之。

     

    而今年的果园又大丰收,在北河镇引起强烈反响,甚至有村民提议让陆一伟来领导北河镇,带领大家一起致富。“谣言”传到魏国强耳朵里,他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决定压一压陆一伟,要不然北河镇快由他陆一伟说了算了。

     

    李海东是东瓦村的一个农民,因爹妈死得早,缺乏教养,养成了好吃懒做的习惯。早年间也外出打过工,没几天就跑回来了,说吃不了那份苦。不仅如此,居然染上了赌博这一恶习,先后把祖上留下来的房产都变卖扔到了赌场上。

     

    陆一伟到东瓦村兼职后,发现李海东本性并不坏。在开始种植果园时,就拉上他一起干。这一决定让村里的人都以为陆一伟疯了,但几年下来,李海东被陆一伟收拾得服服帖帖,而且戒掉了赌瘾。尤其是去年果园见效后,李海东摇身一变,穿上了名牌,买了手机,还重新盖起了房子,让村里人唏嘘不已。

     

    当陆一伟扔掉三支烟头的时候,李海东从仓储库笑呵呵地跑了过来。老远就道:“陆哥,已经交接完毕,合同款明天下午6点前准时打到账户,这钱可是去年的整整两倍啊。”

     

    陆一伟依然面无表情点了点头,道:“海东,你也辛苦一年了,等合同款到账我就给你发工资,今年的工资翻三倍。”

     

    李海东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结结巴巴地说道:“三…三倍!我的妈呀,那可是3万多元啊,陆哥,我可不要那么多,平时你已经照顾我不少了。”

     

    陆一伟淡定地道:“这是你应该得的,以后我还会继续涨,跟着我混,少不了你的。”

     

    李海东频频点头,感恩戴德一大堆说词,陆一伟淡然一笑回应。李海东上车后,陆一伟问:“晚上你到哪?”

     

    李海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这半个多月没开荤腥了,一会你把我送到‘天韵阁’就行了,嘿嘿。”

     

    陆一伟无奈地笑了笑道:“你呀,也老大不小了,发了工资赶紧找个媳妇,别把钱都花到窑姐那儿去。”说归说,陆一伟从身上掏出一千元丢给李海东,又道:“悠着点花,别报废了你那副腰子。”

     

    李海东接过钱,戏谑地道:“我说陆哥,你别光说我呀,你也是不是该找个媳妇了,我看那大学生苏蒙就不错,她对你也挺有意思,别错过了啊。”

     

    陆一伟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道:“给了你钱都堵不上你那张破嘴。”

     

    李海东哈哈大笑,把CD的音量调到最大,一路高歌,往市区驶去。

     

     

    0005 女友苏蒙

    送走李海东,陆一伟就掏出手机打给在《西江日报》上班的苏蒙。苏蒙此时正在家里电脑跟前赶今天外出采访的新闻稿,一听到陆一伟到了江东市,兴奋地把未写完的稿件保存,关掉电脑,跑到卫生间开始打扮起来。与她住在一起的肖一菲看到苏蒙神经兮兮的,跑到卫生间追问:“我说苏蒙啊,是不是你那位陆哥来了啊,看把你兴奋的。”

     

    苏蒙一边扎头发,一边从镜子里瞟了一眼肖一菲,温婉低头,娇媚一笑道:“那有,大学同学找我吃夜宵。”

     

    肖一菲从身后抱住苏蒙在腰间咯吱起来,道:“我看你不说实话,老实交代,到底是不是?”

     

    苏蒙扭动着身姿蹲到了地上,求饶道:“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招还不行嘛。”

     

    肖一菲在苏蒙腰间轻轻掐了一下,撇着嘴道:“这还差不多。”

     

    苏蒙起身,拿起洗手台的粉底液在脸上认真地擦起来,隔着镜子与肖一菲对话:“他刚到江东,还没有吃饭,我出去陪他吃点饭。”

     

    肖一菲头靠在门框上,脸上充满焦虑,一本正经地道:“苏蒙,我说你可要想好了啊,他陆一伟那点比任东方强,人家任东方家里要钱有钱,要背景有背景,人也长得说的过去,再者他已经苦苦追求了你五六年了,你都始终没有松口。再看看陆一伟,都已经离过婚,而且还钻在山沟里,人虽长的帅点,但帅不能当饭吃啊,何况你们不合适,与任东方比起来,简直……”

     

    苏蒙见肖一菲唠叨起来没完,便转过头打断道:“姑奶奶啊,我求求你了,这话你都说了不下百遍了,我知道你关心我,谢谢你啦。至于今后,我知道我该怎么做。”

     

    肖一菲叹了口气退出了卫生间,回到卧室躺到床上拿起一本时尚杂志百无聊赖地翻看起来。

     

    苏蒙整理好行头,从衣柜里取出一件枣红色黑点连衣裙穿上,束上一条带有蝴蝶结的白色腰带,又从鞋柜拿出陆一伟上次来江东时买的棕红色靴子,在衣镜前左看右看,直到自己满意后,才从床上拿了件粉色外套,与肖一菲打了声招呼准备离开。

     

    肖一菲起身走到客厅问道:“晚上你还回来不?不回来我可不给你留门了啊。”

     

    苏蒙在肖一菲额头上亲了一口,笑嘻嘻地道:“晚上就你一个人独守空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