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_【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欢乔盛霆小说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是一本正在热门连载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傲娇喵,该书讲述了迟欢乔盛霆的曲折爱情故事,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是一本正在热门连载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傲娇喵,该书讲述了迟欢乔盛霆的曲折爱情故事,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大*海*文*学】提供!

    第1章 这就害怕了,那接下来如何承受

    初夏,江城的天气微凉。

     

    迟欢下班后,一路哼歌走到地下车库第二层,今天是她男朋友的生日,一想到乔昇,心情就变得十分愉悦。

     

    刚打开车门,背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迟欢还没来得及坐进去,就被男人拽住。粗粝的指腹透过轻薄的衣料灼烫她的皮肤,那力道竟像是要将她捏碎。

     

    顿时,她脑海里想起了前段时间的车库摧花案,惊恐得要尖叫。

     

    那个男人从后面禁锢住挣扎的迟欢,迅速捂住了她的唇,“别动!”

     

    粗重又嘶哑的声音让她一震。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迟欢颈项里,冲刺着血腥气息。

     

    臀部碰到一个硬梆梆的东西,她猛地僵住身体不敢动。

     

    一阵脚步声传来,男人控制着迟欢,往一旁黑暗的角落里挪动。

     

    “没看到,大哥,不在这里!”

    5bb15947c08cf585.JPG!600x600.jpg

    “该死,一定要找到他,不然你我都别想活命。”

     

    “卧底也追过来了,他肯定跑不了,追!”

     

    两人又急急忙忙地往另一头跑去。

     

    警报暂时解除,男人才如释重负放开了她。

     

    迟欢害怕得整个人都软坐了下去,回过头去看他,不禁怔住。

     

    男人浑身是血,白色的衬衣被大片血色浸染,脖子上的血更是凝了血痂。

     

    眼底染红,迟欢吓得哆嗦。

     

    她尽可能的保持冷静,但一开口,还是暴露了她紧张的情绪,“你……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乔盛霆低着头,冷冽的嗓音异常沙哑,“滚!”

     

    迟欢害怕,不敢再靠近。但她不能眼看活生生的人死在这里,拿出手机就要拨打电话。

     

    手机的亮光传来,乔盛霆蹙眉,抬起头看着迟欢那张脸。

     

    是她,那个害得他家破人亡的女人!

     

    所有的血液像是瞬间堆积到大脑,有些尘封的记忆顷刻间炸开。

     

    乔盛霆三两步上前,一把抢过迟欢的手机。伴随‘啪’的一声,手机摔得四分五裂。

     

    乔盛霆抓住惊慌失措的迟欢,将她推在墙上,整个身体压了过去。

     

    他捏住迟欢的脖子,深邃的轮廓满是戾气,“唐婉婉,是你!”

     

    突如其来的撞击疼得迟欢蹙眉,因为无法呼吸而脸色绯红,“什么唐婉婉?我不是,你、干什么?放开我!”

     

    “放开我,混蛋!”

     

    乔盛霆钳制住她的双肩,不给她逃跑的机会。

     

    迟欢脸色一白,挣扎没有任何作用,“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你放开。”

     

    “闭嘴!”

     

    那是迟欢听过最可怕的两个字,低沉暴戾,又带着十分的愤怒。

     

    迟欢慌乱中用力咬住乔盛霆的手,乔盛霆吃痛,残暴地将迟欢摔在一个越野车引擎盖上,拉着迟欢双臂反过来扣在腰上。

     

    迟欢的身体撞在车上,发出一声巨响,在空旷的停车场里回荡,显得格外突兀。

     

    “痛……”迟欢下意识开口。

     

    “唐婉婉,你就这点本事?当年爬上我的床,又伤了我二哥的本事哪去了?”

     

    唐婉婉这个名字让迟欢呼吸一顿,只觉得心被什么扎了一下,疼得窒息。

     

    但她又想不起来关于唐婉婉的一切。

     

    是这个男人认错人了。

     

    抬眼,看着他那双漆黑得森寒的目光,所有的感觉全部消失,只剩下恐惧,很恐惧。

     

    “你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唐婉婉!”

     

    乔盛霆冷眯着眼,身下的女人巴掌大的小脸苍白,六年前左眼上的胎记不知道被什么方法弄没了,但她的挣扎竟与当年如此同步。

     

    这更能激发起他体内的药力,某个地方胀得发痛,滚烫瞬间升到顶点,兽性瞬间爆发。

    砰——

     

    乔盛霆一拳打破了车窗,狂躁地打开了车门,猛地将吓得发软的迟欢推了进去。

     

    “你,你要做什么?”迟欢害怕看着这个近乎疯狂的男人。

     

    男人的眸光炙热又冷嘲,不由分说,欺身而上,直接压了下来。

     

    陌生的男人,情绪失控的男人,愤怒的男人,就这样不由分说地卷起她的衣服,一寸一寸地侵占她的皮肤……

     

    两具身体紧密接触的那一瞬间,迟欢恐惧,不由的失声尖叫。

     

    “这就害怕了?那接下来如何承受,嗯?”

     

    迟欢脸色苍白,摇头,“不!唔……”

     

    刚出声就被乔盛霆狠狠堵住了唇,他体内那一团火走遍全身,烧得更加旺盛。

     

    第2章 滚开,你……无耻

    乔盛霆发了狠地吻,像是撕咬一般。

     

    被侵犯的一瞬间,迟欢发疯般剧烈挣扎。

     

    脑海里莫名跳出一个片段,似乎,曾经的某个时间也被这样对待过。但那影像一闪而过,快到她抓不住。

     

    像是有着一段被她忘记的记忆。

     

    那段记忆只要稍微露个冰山一角,就能让她痛苦得像要溺亡。

     

    迟欢只觉得恐惧,乱踢着。

     

    “嘶。”伤口被碰到,乔盛霆蹙眉放开了迟欢。

     

    迟欢趁机想跑,这彻底惹怒了乔盛霆,他钳制住她的肩重重将她甩回座位。

     

    乔盛霆性感的轮廓上渲染的全是怒气和冷冽,他扯出皮带,直接将迟欢的双手绑了起来。

     

    屈辱,痛苦,却逃无可逃。

     

    她只能用脚去踢他,怒吼:“你这个疯子,疯子!”

     

    迟欢双眸都是水雾,楚楚可怜又十分倔强,两个人因为身体的接触,迟欢的白色衣裳也染上了鲜血,看起来非常残破,却有诡异的美感。

     

    “喜欢暴力,嗯?”乔盛霆握住迟欢乱踢的腿,一口咬住她的耳垂。

     

    “滚开,你……无耻!”

     

    “唐婉婉,老爷子没教过你别在我面前装清纯?”拇指划过她的脚踝,却又流连,打转。

     

    老爷子是谁?

     

    她根本就不认识……

     

    “你弄错了,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不是唐婉婉,我是迟欢,啊——”

     

    乔盛霆盛怒中,大力撕碎了迟欢的白裙子。

     

    车里的温度瞬间火热起来,迟欢以一种屈辱的姿势在乔盛霆的身下。而且她双手被绑,在这种狭小的空间里,完全没办法挣脱,只能痛苦地哭着。

     

    乔盛霆胀痛无比,暴躁地扯开染着鲜血的白衬衣,眸子里早已被火焰吞噬。

     

    骨骼分明的大手掐住迟欢的脖子,抬起双腿,分身猛的挺进——

     

    因为药力的作用,乔盛霆的神智已经开始涣散了。没有预想的阻碍,扣住迟欢喉咙的五指不断收紧,逼迫迟欢正视着他。

     

    “爽吗?”

     

    羞辱的声音让迟欢难堪,全身像是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迟欢恨啊,用尽全力沙哑开口,“我要告你。”

     

    回应迟欢的是乔盛霆猛烈的撞击,没有丝毫疼惜。

     

    迟欢承受不住那么大的冲击力,咬着唇控制那羞耻又屈辱的声音溢出,只是瞪大眼睛看着这个将她当成玩具肆意蹂躏的男人。

     

    她要记住他的样子,有朝一日,要他加倍还回来!

     

    “不会叫床?”乔盛霆呼吸粗重,拇指摩擦她的下巴。

     

    迟欢的唇皮都咬破了,即使身体早已被一种莫名的感觉代替,也不吐出一个呻吟声。

     

    乔盛霆忍受不了她的眼睛——带着绝望,却又十分清澈。

     

    大掌覆盖在了她的眼眸上,他更加发了狠的撞击,恨不得将迟欢干死过去。

     

    狂风暴雨之后,迟欢只觉得自己像是死了一般,不能动弹,哪儿哪儿都痛。

     

    乔盛霆整了整衣着,五官深邃,气息冷漠矜贵,仿佛方才的火热情事与他无关。他从容得甚至理所当然,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外套,不由分说地丢在了迟欢的脸上。

     

    “你还想怎么样?”

     

    “你光着身体会让我想到刚才做的事,我恶心。”

     

    迟欢脸色苍白,撑坐起身,想尽快的逃离这个男人的魔掌。车窗的碎玻璃渣没入她的后背,迟欢硬是忍着疼,伸手扯掉了好几块。短短几秒钟,冷汗就布满了她的额头。

     

    只要一想起六年前的事,就恨不得扭断她的脖子,乔盛霆冷笑,“到底是老爷子的人,还知道忍痛?”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弄错人了,弄错人了!”迟欢歇斯底里地怒吼。

     

    一辆黑色帕加尼在越野车的前面停了下来,乔盛霆的下属苏寒连忙走了过来,颔首:“乔先生,是我的疏忽,让老爷子有机可乘。”

     

    乔先生?

     

    那一瞬间,迟欢整个人都懵了,江城能被称为乔先生的,只有一个人,乔盛霆!

     

    而这三个字同样代表着权利!

     

    “回山庄,把这个女人带上。”

     

    “是!”

     

    迟欢被苏寒押了下来,身体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她看着自己被砸碎了的车,里面一片狼藉,似乎能看到乔昇找过来时的表情。

     

    终于承受不住昏了过去……

     

    第3章 玩命

    阳光爬上窗户落在床上,迟欢动了动,腿心火辣辣的痛,几乎是痛着醒了过来。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而她,未着寸缕。

     

    “你醒了。”一旁的女佣很客气地说道。

     

    看着女佣,迟欢的记忆铺天盖地的袭来,昨天晚上,她逛完商场去地下车库开车,结果,被乔盛霆,给强了。

     

    “这是哪里?”

     

    “乔家。”

     

    “那个混蛋把我带回来做什么?”

     

    迟欢恨,恨不得现在就把乔盛霆杀了。

     

    她宝贵的第一次,为什么会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了?

     

    而且,还是在乔昇的新车上!

     

    那件被乔盛霆撕碎的连衣裙,还是乔昇买的……乔昇看到了吗?

     

    唐婉婉是谁?

     

    为什么要把她当成唐婉婉就那样对她?

     

    为什么……

     

    这个名字,明明很陌生,可她总觉得哪里听说过,很不舒服。

     

    女佣递了一套衣服给迟欢,“三爷让你换上这件衣服。”

     

    女佣直接转身离开了,迟欢忍着痛坐了起来,好半天才舒缓过来。

     

    打开黑色的衣服,那根本就是一件情趣女仆装,迟欢愤怒的捏在手里,恨不得给撕碎了。

     

    禽兽!

     

    迟欢忍着痛下床,翻遍了所有的柜子,没有一件衣服。所以,她要想逃出这里,就只能穿那件女仆装。

     

    客厅。

     

    “宫三少来了没?”乔盛霆坐在真皮沙发上,双腿惬意的交叠在一起,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无端让人心惊。

     

    “在来的路上。”三爷是准备将老爷子送来的女人给宫三少玩?如果宫三少看上了迟欢,那真的就是玩命!

     

    “下去吧。”乔盛霆挑眉。

     

    “是。”

     

    交代完,乔盛霆就离开往审讯室去。

     

    审讯室里,乔盛霆见苏寒拧着眉。

     

    昨晚宫三少帮忙抓住了追他的兄弟俩,看情况,苏寒似乎没问出什么来,乔盛霆问:“没有结果?”

     

    苏寒恭敬地点头,“这两人命硬,就是不说出老爷子在哪里。”

     

    “我支持正版

    乔盛霆走了过去,将迟欢的照片甩在桌子上,冷声质问:“这个女人,认识吗?”

     

    “不认识。”看了一眼照片,两人一口咬定,摇头。

     

    乔盛霆声音冷了几分,“不认识?”

     

    “长得倒是很漂亮,只可惜我们兄弟俩艳福薄,不认识。”弟弟王皓半调侃的说着,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乔盛霆一把掏出枪,快速对准王皓的头,扣动机板,冷狠开口:“再给你一次机会,说!”

     

    “大哥,大哥!我还不想死啊。”那机械的声音让两人脸色顿时苍白,王皓吓得一脸惧意地喊旁边的王宇。

     

    “我说,我说,我认识她,你别开枪!”王宇见此,激动得连忙求饶,但心里想着,哥俩死的时候拉个美丽娘们儿来垫背,还能混淆乔盛霆的思绪,也算是值了!

     

    乔盛霆没有把枪放下来,眸子里的寒冰越发冰冷,“不说实话,这命,就不要了。”

     

    “她叫迟欢,今年二十四岁,刚从国外留学回来,有个高富帅男朋友叫乔昇……”说到后面,故作是有天大的秘密,不敢说了。

     

    乔盛霆不言,浑身的戾气在慢慢上涨。

     

    苏寒怔了怔。

     

    乔昇?

     

    那不是乔先生的亲侄儿吗?

     

    乔昇少爷居然会是迟欢的男朋友,这么说,迟欢先接近乔昇少爷,再接近乔先生,这一切不会那么巧合,他有理由相信迟欢就是老爷子派来的卧底。

     

    乔盛霆冷声,“说下去!”

     

    第4章 送你玩玩如何

    “她的另一个身份……就是,我们老爷子的情人,这事知道的人很少……”说完之后,王宇整个人都颓败了,“完了,老大一定会杀了我……会杀了我的……”

     

    与此同时,国际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少爷,这一段的监控是被人做过手脚了。”乔昇的贴身保镖过来汇报。

     

    听了之后,乔昇愤怒不已,一掌打在车子的引擎盖上,眼里全是阴霾,“给我查,查清楚,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大胆子。”

     

    一旁的迟夏都吓了一跳,姐夫生气的时候,原来这么可怕。

     

    “少爷,还有一件事。”

     

    “说。”

     

    “在这之前的监控上,有看到迟欢小姐来过。”

     

    他打了那么多电话,迟欢一直没接,昨晚他来这里的时候怎么没看到迟欢?

     

    “姐夫,你别发那么大的火,或许就是一些小偷,只是姐姐一个晚上都没回来,会不会……姐夫,不然报警吧?”迟夏见保镖离开了,担忧地问,故意说迟欢一夜未归。

     

    见乔昇似乎是在沉思,迟夏又说:“最近,我知道有个男人一直来纠缠姐姐,不知道是不是……”

     

    “是谁?”乔昇抓重点,语气非常不好。

     

    “……我也不知道。”迟夏故意眸光闪躲,像是自己姐姐做了对不起乔昇的事,“我先清理一下里面的碎玻璃。”

     

    乔昇没有再说话,心乱如麻,已经派人去找迟欢了,他担心迟欢出事了。

     

    “啊——”迟夏忽然的尖叫打断了乔昇,随后扑进乔昇的怀里,一脸惊恐,“姐夫,有……有血,还有一件血衣裳。”

     

    乔昇不动声色地推开迟夏,上车检查,捡起角落里那件满是鲜血的白色裙子,虽然被撕烂了,但乔昇一眼就看出来,那裙子是他上个礼拜给迟欢买的。

     

    手一抖,他险些没抓稳,额头上的青筋直冒:迟欢出事了,而且很严重!

     

    拿出手机拨出号码,“不查车子的事情,先找迟欢,如果找不到,就都给我滚!”

     

    迟夏看着那件被撕碎的血衣,眸色冷狠,心中非常喜悦:姐姐出事了,她才有机会当上乔昇的太太不是?

     

    看来,这订婚仪式是要往后延了。

     

    ……

     

    乔家别墅。

     

    乔盛霆刚把迟欢关起来,宫三少就来了,见乔盛霆冷冽的情绪,玩世不恭地勾唇,“开荤了怎么是这么个表情?这种事情,应该是满面春光啊。”

     

    这件事对乔盛霆来说,他完全是被设计才上了老爷子的女人,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宫闫的消息倒是灵通。

     

    “不过老实说,滋味如何?是不是……”

     

    宫闫笑得很欠揍,还没说完,就收到乔盛霆递过来寒冷的眼神。

     

    “别这么看着我,昨晚我可是替你抓住了伤你的两个人,打算怎么谢我?”宫闫调侃。

     

    “先把你欠我的谢谢还了再说。”睨了一眼楼上,乔盛霆有些不耐烦的点燃一支香烟,“这件事,我不想叶心柔听到半点风声。”

     

    “当然不会让她知道,只是,老爷子派来的人,你留着做什么?”既然不想让叶心柔知道,弄死了不是一了百了?

     

    乔盛霆眸色深了深,撩唇,“入得了老爷子眼的女人,送你玩玩如何?”

     

    宫闫听出来,这女人对乔盛霆还有用,他慵懒地笑了笑,“被用过的女人我一向不感兴趣,不过,我想你的弟兄们,应该不会拒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