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APP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001章 夏日的夜晚 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在线阅读<<<<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

    3r8zjvqpoe130y8ahoijlghtr.jpg

    第001章 夏日的夜晚

    这是在我的女上司柳月家里.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在线阅读<<<<

    北方夏日的夜晚,微热的空气中弥漫着令人心驰荡漾的爱昧。爱昧的夜,和心目中的女神单独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入非非。

    酒后的我心中充满了弥乱而懵懂的感觉。

    柳月喝醉了,一进家门就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扶着额头,表情显得很痛苦。我急忙给她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柳月修长的腿在我面前一晃一晃,我不停心跳加速。

    柳月勉强张开眼,怪怪地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直跳,熊性荷尔蒙分泌速度加快。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不由就很尴尬,柳月一定是看到这个了。

    柳月接着低头喝水,没做声,身体一摇一晃。

    我吞咽了一下喉咙,口是心非地对她说:“柳主任,你休息一会吧。”

    柳月两眼直勾勾地看着地面,默不作声,一会站起来,摇摇晃晃往卧室走。刚走了几步,突然噗通一声歪倒在了地板上。

    我急忙架起柳月,扶到沙发上,自己也觉得头重脚轻,于是顺势在柳月身边坐了下来。柳月的身体挨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到她的身体很热,比自己的还热,不知道为什么,我搀扶着她肩膀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柳月突然无声地开始哭泣,当眼泪滴到自己手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哭得很厉害,可以说是热泪滚滚,好似心中隐藏着巨大的的痛苦和忧郁。我有些不知所措,自己的美女上司,一个文雅娴静高贵端庄的漂亮女人,怎么突然哭了,哭得叫人心疼,令人心痛。

    柳月好像处在迷幻和迷离之中,突然顺势趴在我腿上,仿佛把我当做自己的亲人,发出压抑的哭声,肩膀剧烈抽搐,浑身抖动。

    我全身的血液突然开始迅速奔流,心快要跳出来,不由浑身战栗,不由自主抚摸起柳月的肩膀,隔着薄薄一层丝缎,我觉得自己的身体反应地厉害,像要爆炸。

    柳月显然是醉得厉害,哭个不停,听了叫人撕心裂肺、心痛不已。

    我突然胆子大起来,突然就抬起她的头,搂住她的身体。

    柳月显然还处于大醉眩晕之中,或许还以为是在梦中,眼睛都没有睁开,任凭我的动作。

    我脑子一片混沌,手忙脚乱……

    可是,接下来我却显得很狼狈。

    我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这在现在是无法想象的,但在那个年代,是很正常的事。晴儿是我的初恋,也是从初中到高中的同班同学,又一起考入江海大学,只不过她在外语系,我和晴儿从没有突破那个界限。虽然我多次想,但晴儿坚持要留到结婚的那一天。

    我不由很着急,很尴尬。

    就在我手脚忙乱、满头大汗的时候,一只芊芊玉手伸了过来……

    命运仿佛造化,很会捉弄人,就这样,我的第一次没有给青梅竹马的晴儿,却给了刚认识不到一周的美女上司柳月。

    那一年,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江海日报社工作。第一天到报社上班见到新闻部主任柳月的那一刻,我惊呆了。

    这是一个如此惊人美貌的女人。

    见过不少女人,但从没有见过如此漂亮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世上还有如此惊艳美丽的女人。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岁月的痕迹,如果不是因为成熟儒雅的气质和娴静而略带忧郁的眼神,怎么也不会相信她是一个30多岁的已婚女人,她的美丽甚至让我一直引以为自豪的晴儿也黯然失色。

    不由为自己感到幸运,一来幸运自己大学毕业后能直接分配到江海市委机关报工作,能分到这样的市委直属事业单位,对于寒门弟子没有任何社会关系和背景的我来说,是祖上烧了高香。二来,幸运自己能被报社分配到新闻部工作,不然,自己哪里有机会见到这位超级美女呢?

    想到这些,我就由衷地感到高兴,甚至还有些兴奋。

    而随之发生的事情让我更为兴奋:报社多年来有以老带新的优良传统,我在新闻部的第一个月由柳月亲自带。闻此消息,我岂止是兴奋,简直就是欣喜若狂。

    上班第二天,我提前30分钟来到办公室,提水、拖地、擦桌子,大家上班后,一致夸我勤快、有眼头,柳月凝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带我出去采访一个活动。第三天,我将自己写的一篇新闻稿交给柳月审阅,柳月看完稿子,看了我一眼,说,到底是新闻本科毕业的,基本功扎实,文采不错。第四天,柳月带我去山区采访,之间爬一座山,大家气喘吁吁,我一路轻轻松松,并在最后100米搀扶柳月爬上山顶,并第一次带着激动和喜悦的心情触摸到自己心中女神的手和胳膊。柳月看了我几眼,带着赞赏的语气说:“到底是在大学里踢过足球、当过军体部长的,精神劲儿足,身体倍儿棒。”

    那时,我才知道柳月已经看过我的档案,了解我的底细了。

    平时在我面前,柳月始终保持着那份娴静和幽雅,那种高贵而教养的气质让我从不敢有半点越雷池的想法。

    转眼到了周五,柳月带我采访市委的一个重要会议。开到下午5点会议结束,秘书长邀请柳月一起参加晚上的会餐,在市委招待所——江海宾馆一个豪华的小餐厅里。我和柳月挨在一起坐,这是我最喜欢的时刻,因为从柳月身上可以闻到一种淡淡的茉莉花香的味道。

    同桌吃饭的是市委办公室的秘书们,大家对柳月都很客气热情,对我也很好,我知道这是因为柳月的缘故,否则,我一个刚从学校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哪里会放在他们眼里。

    席间,大家喝多了,包括柳月和我。柳月好像心情有些压抑,大家只要敬她酒她就干掉,也不推辞,也不多说话,顶多嘴角露出半丝笑意。我怕柳月喝多,站起来,决定主动出击,给在座的各位每人敬了一杯酒。

    柳月看出了我的用意,用感激地眼神看着我,我对视了一眼,感觉那眼神里似乎又带着几分寂寥和迷惘。然后柳月对在座的各位说:“江峰是江海大学新闻系毕业的高材生,学生干部,党员,今年刚毕业,跟我熟悉工作,各位领导多关照。”

    柳月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温暖,一阵冲动。大家听了柳月的这话,立刻对我热情了不少,喝酒的焦点暂时转移到了我身上,我一股劲儿地喝多了。但这并没有阻碍柳月多喝酒,她又去隔壁的酒桌,给市委的几位领导敬酒。我没去,不敢去,山沟里出来的我从没和那么大的官一起喝酒吃饭过。

    散场的时候,柳月明显喝多了,我也很有醉意,但头脑还算清醒。我搀扶着柳月的胳膊问她家在哪里。那会,酒后的柳月显得很妩媚,脸色红晕,两眼迷离,很动人,我很想叫她一声“姐”。

    可是,我终究没有敢。

    我搀扶着歪歪斜斜的柳月,送她回家。

    进了门才知道柳月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于是就发生了开始的一幕……

    那一夜,揭开了我生命中崭新的一页,在这个比我大12岁的成熟少妇身上,我从一个懵懂青年变成了一个男人。

    那一夜,我几乎没有休息,第一次品尝到女人的巨大幸福感,让我不知疲倦,这才知道,原来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妙不可言的事情,我陶醉,我不能自拔……直到天快亮时才一头栽倒在柳月身旁,呼呼睡去。

    第二天,当我终于醒过来,发现床上只有我自己,拉得很紧的窗帘透进一丝光亮,天亮了。

    今天是周六,不用上班。

    柳月正坐在床边的单人小沙发上,穿得很整齐,看样子早就起了,已经洗刷完毕,神色恬静而淡漠,正凝神怔怔地看着床头的一幅画。

    看到柳月冷峻的眼神,我突然感觉自己很局促很荒唐,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突然觉得自己很狼狈。

    我急忙穿衣起床。

    柳月在这过程中一直没有说话,等我穿好衣服,她才看着我,神色平静,仿佛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是第一次?”她终于说话了。

    “是的。”我有些羞愧地回答,仿佛被人嘲笑了一般。

    “唉……”柳月微微叹了口气,牙根咬得紧紧的,好一会才缓缓说道:“对不起……你回去吧,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怔怔地看着柳月,这个带我趟过女人河的美丽少妇,这个在我生命中注定刻骨铭心的美女上司,昨夜的一幕一幕在脑海里模糊地涌出片段,我不禁心潮澎湃,心绪难平,冲动的叫了一声:“月儿姐!”

    我的心中突然涌出对柳月的无限柔情,对这个迷人的少妇充满了无限眷恋,那一刻,我忘记了她是我的上司,那一刻,我甚至没有想起晴儿,我青梅竹马的女友。

    柳月皱皱眉头,看着我,咬了咬嘴唇:“江峰,不要多想,昨晚,我们都喝多了……你回去吧……”

    “我……”我心里突然很痛,我虽然醉酒,但是我的大脑并没有全部麻醉,我知道自己昨夜做了什么,我知道昨夜的那一幕幕柔情万段和激晴火热都是真实的,我没有做梦,我突然想对柳月说:“我爱你!”

    男人的爱就是来得这么快,我不知道自己心中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我觉得自己很无耻和荒唐,可是,又无法遏制内心的想法,和晴儿一起这么久,我从没有内心里产生过如此冲动的爱意和感情,从没有这种刻骨的发自心底的痛。

    难道,这真的是爱?

    可是,我终究没有说,因为我看到柳月的眼神里充满了不容置疑和果断,那是只有在工作时才看到的神色。

    我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多说什么,我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带着第一次湿身后的迷惘冲动和激烈情怀,乖乖从柳月身边走过,低头从柳月家走出来。

    从柳月家出来,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柳月家里没有男人,只有她自己。

    为什么?

    第002章 那个周末

    那个周末,我没有去江海大学找留校工作的晴儿,推说工作忙,没时间。

    这是很久以来,我们第一次没有周末在一起,以前每个周末我都要去陪晴儿逛街散步或者打羽毛球。

    我不知道经历了这酒后唐突的一夜会改变我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在宿舍里躺了2天,却并没有睡好。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不可遏制地爱上了柳月,这个比我大12岁的迷 人少妇,这个带我进入生命之源的妩 媚少妇,这个让我迷醉在温柔乡里的成 熟少妇。

    和晴儿这许久的感情,竟然会让我在和柳月的一夜柔情后突然觉得很淡,觉得好像是喝了许久的白开水。

    我从没有经历过这种性和爱,这种突然涌出来的性,我不知道这随之而来的感觉是不是爱,但是我心里头的一种感觉特别浓烈,仿佛过去从未感觉!

    我觉得这就是爱,虽然来得是这么突然而又荒诞!

    可是,我觉得自己荒唐之极,柳月是已婚女人,我都不知道她老公是干嘛的,有没有孩子,就这么突如其来地爱上一个少妇,太荒诞。

    我躺在床上,忽喜忽忧,忽而兴奋,忽而痛苦,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自己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人,我有坚强的意志和坚定的信念,可是,为什么会在这个女人面前分崩离析,灰飞烟灭。

    我知道这一切很不可能,太不现实,可是我无法去说服自己,柳月的影子在我脑海里徘徊了整整两天,挥之不去。

    如果这是爱,那么,我和晴儿之间是什么呢?

    我很矛盾,我很痛苦,我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周一上班,我不敢看柳月的眼神,仿佛自己做了伤天害理、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心里特别渴望和她在一起。

    毕竟,我才来单位上班4天,我不了解我的领导,柳月呢,对我的了解也仅限于有限的档案资料和这4天的接触。

    柳月看着我的眼神依然是那么平静和淡然,那么娴静和舒雅,仿佛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开完部室例会,安排完一周的工作,柳月当着同事的面对我说:“江峰,今天你跟我去南江县出差,我要了车,一会办公室的驾驶员在楼下等我们。”

    我的心里一阵激动,能和柳月在一起工作,是我最大的渴望,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去哪里都好!

    20分钟后,我和柳月坐在了去南江县的车上。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柳月坐在后排。

    我靠着后座,从车观后镜里看到了柳月,看到了柳月那张白皙俊美的脸,心中阵阵起伏!

    我突然觉得自己在柳月面前很龌龊很渺小很微不足道。

    我坐在前排,胡思乱想着。

    “柳主任,我们要去南江采访几天?”驾驶员小王问柳月。

    “3天,”柳月简洁地回答道,又问我:“江峰,你家是南江,是不是?”

    “是的,”我连忙回答,柳月对我家在哪里都能记得这么清楚:“我家在南江的乡下,山沟里。”

    “嗯……”柳月答应了一声,然后没再说话。

    小王打开车内的音乐,王杰那沧桑忧郁的歌声弥漫在车里:”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

    在南江的采访的3天,我跟着柳月学到了不少工作技巧,从选题到拟定采访提纲,从如何切入提问到引导被采访者回答问题。

    我学东西很快,第二天就能独立去采访一个企业家,柳月坐在旁边听,不插言。采访完毕,柳月对我说,你的悟性很强,接受新事物很快,天生做记者的料。

    我很高兴,因为这是柳月在夸奖我,我看着柳月的眼神都在发光,我仍然不时在回味那一夜,可是柳月却不看我的眼睛。

    我很想找机会单独和柳月呆在一起,可是很讨厌,那驾驶员小王总是形影不离地跟找我们,晚上住宿还和我一个房间。

    我觉得柳月身上有一种东西让我着魔,而这种东西是晴儿所没有的,具体是什么东西,我却说不明白。

    和柳月一起出差的3天,我的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幸福感,还有心中的不知所措和兴奋,不时又有几分忐忑。

    之所以忐忑,是因为心中不时想起晴儿,在自己有女朋友的同时,却眷恋着一个比自己大12岁的少妇,这多少让我感觉心里有些惭愧和不安,我试图想让自己将那一夜忘掉,试了几次,不但徒劳,反而越发清晰,反而愈发对柳月不能自拔。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可救药地恋上这个女人,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否喜欢我,我利用一切机会观察柳月对我的言行举止,试图得出某种信号,但是,我什么也看不出来,从柳月哪里,我得到的信号就是我是她的下属和徒弟。

    我不死心,我失望中不肯绝望,我执着而期待。

    采访结束了,晚上,南江县委宣传部为我们践行,明天我们就要回报社了。

    送行宴很热闹,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包括我和柳月。

    我不时看着柳月,柳月装作看不见,和其他人谈笑风生,觥筹交错。

    出于礼节,我逐个给南江县委宣传部的人敬酒。

    “江记者很年轻有为,前途无量!”县委宣传部的韩副部长拍着我的肩膀热情地说。

    “江峰是我们新闻部的新生力量,才来了几天,进步很快,前途不可限量……”柳月转过脸,看着大家,又看看我。

    我很感动和开心柳月这么表扬我,韩部长说一万句比不上柳月一句。

    我喝得有些多,傻乎乎地笑着,并同时说了一句俏皮话:“年轻有……前途无……”

    大家都被逗笑了,哈哈大笑起来,柳月也是,笑得很美丽,很华贵,脸色红扑扑的,眼神瞟了我几眼。

    我有些心跳,酒精的作用开始发挥,浑身燥热起来。

    饭后,回到房间,小王在那里看电视,我醉醺醺地整理采访资料,收拾行李。正在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柳月打过来的,她就住在我隔壁。

    “江峰,你到我房间里来一趟。”柳月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醉意。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急忙答应着放了电话,给小王说我要出去见个朋友,脚步忙乱地去了隔壁柳月的房间。

    柳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冲我笑了一下,很美。

    我的心中一热,反手关上门,,然后进来坐到她对面,心里茫然而又激动,还有些局促。

    柳月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放上茶叶,端给我:“晚上你喝了不少,喝点水,解酒。”

    我接过来,紧张地咽了一下唾沫,然后又看着柳月,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我们聊会天吧。”柳月和气地又冲我笑了一下,很友善,脸色红扑扑的,眼神很水灵。

    “好。”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在线阅读<<<<

    “你觉得我老不老?”

    “不,你不老,你很年轻,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看的女人……”我脱口而出,心砰砰乱跳。。

    柳月沉默了一会,轻轻说:“我比你整整大了12岁,我们是两代人……”

    “可是,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我又是一个惊世骇俗的脱口而出,吓了自己一大跳。

    我太荒唐了,仅仅因为一个酒后的一 夜 情就要和一个大我12岁的少妇谈爱情,而且,对她的个人情况还一无所知。

    可是,当时我的心里没想别的,只有一种不可思议不可遏制的爱意急速上涌,然后通过我的口头表达了出来。

    柳月显然也吓了一大跳,眼神怪怪地看着我:“江峰,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我说的是心里话。”我鼓足勇气,固执地继续说道,此刻,在我眼里,柳月不是我的柳主任,是我的月儿姐,那晚的激烈情怀在我心里又开始汹涌。

    “我说了,你喝多了……”柳月脸色有些慌乱,眼神有些迷离,手有些发抖地端起水杯喝水,语言有些无伦次:“对不起,我误导了你……我伤害了你……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对不起……请不要想多了……”

    柳月边说表情边变得痛苦起来,眼里充满了心痛和愧疚,一会双手捂住脸,埋下头去。

    看到柳月这么痛苦,我的心里突然很难受,涌出一阵悲意,鼻子有些发酸,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是那么脆弱,这么柔弱,这么需要男人的呵护。

    “我没有想多……我想的就是一点……我爱你!”我断断续续地说着,哽咽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柳月大吃一惊,抬起头,边找纸巾给我边说:“你干嘛哭了?你是男人,男人是不能哭的……”

    我被柳月说的很羞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妈的眼泪这么不争气就流了出来,以前踢足球骨折了我都没掉过一滴眼泪。那一刻,我觉得好丢人。

    “你今天真的喝多了,回去休息吧,别胡思乱想,好好工作,努力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党报记者,呵……”柳月显得有些冷静,说起了大话,但是语气对我很温柔,仿佛是一个大姐姐在劝慰小弟弟。

    我急忙擦干眼泪,看着柳月娇美的面容,还有一双白嫩的玉手,想起那晚是这玉手在我迷惘无知的时候带我找到了生命之源。

    我的心里一阵冲动,突然就伸手握住了柳月的手。

    第003章 吃了一惊

    柳月吃了一惊,有些慌乱,急忙想把手抽回去,我握地很紧,没抽动。

    “你——你放开手!”柳月的脸霎时通红。

    “我爱你!”我没放开她的手,直勾勾地看着她。

    “你——胡闹。”柳月小声地叫嚷道:“你放开手,你弄疼我了……”

    “月儿姐……”我稍微松了下手,没有放开,动晴地叫了一声,鼻子突然又有些发酸。

    柳月身体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将手慢慢从我手里抽回来,轻轻地揉了一会,紧紧咬着嘴唇,半天说道:“我说了,我们是两代人,面对现实吧……不要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如果你愿意,私下就叫我姐吧,在我眼里,你应该是个小弟弟,别的,是不应该多想的……”

    “月儿姐……”我心中百感交集,又深情地叫了一声。

    “叫我柳姐吧,”柳月轻轻叹息了一声:“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我不,我除了公开场合叫你柳主任,私下我就叫你月儿姐……”我固执地又一连叫了几声。

    “你真倔强……”柳月有些无奈,说了这么半句,算是默认了我的坚持。

    我心里很高兴,毕竟,这前进了一大步。

    我想不清楚这一大步是什么一大步,是要干嘛,是要走向何处的一大步,我只是在冥冥之中下意识地往前走,我不知将走向何处……

    那一刻,我的心中将晴儿忘得一干二净,眼里只有我的月儿姐。

    难道,这是爱情?还是恋母情结?我想不明白,也不想多想,我只是觉得对月儿姐充满无限的向往和眷恋。

    “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还得赶路。”柳月沉默了一会,看着我,微微一笑:“明天即将来临,好好工作,男人,是不能沉湎于儿女情长的,男人,是要做事业的。”

    我站起来,认真地点点头:“月儿姐,我知道了,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柳月欣慰地笑了:“我坚信你是一支绩优股!”

    我用痴痴的目光看着柳月,心里涌起一股别样的情感,暖暖的感觉。

    在跟着柳月锻炼的随后3个星期里,我刻苦学习,勤于观察,多方借鉴,在柳月的谆谆教导下,很快进入角色,掌握了基本的业务能力,一般的新闻稿件都能熟练撰写,而且,在月儿的亲自指导下,还独自写了一篇人物通讯,被报社编委会评为当月最佳新闻稿。

    我的进步让柳月很高兴,经常在部室全体人员会上表扬我,表扬我的学习态度和勤奋执着,惹得几个男同事老是用嫉妒的目光仇视我。

    这短时间,我借口工作忙,一直没去看晴儿,倒是晴儿每个周末来我的单身宿舍帮我洗衣服收拾房间打扫卫生,然后下午再回去。

    晴儿一来,我就埋头看书,不再像以前那样主动和她拥抱,更别说再纠缠着想上床。晴儿没有任何觉察,经常提醒我要多注意休息,别累着脑子。

    有时候我靠在床头,看着青春活泼靓丽的晴儿,心中会突然很愧疚,毕竟,双方父母都认可了我们的事情,毕竟,我父母一直在催促我们结婚……

    可是,我不能欺骗自己,我无法掩盖自己内心的感受,我无法去装作亲热,我心中突然对晴儿产生了一种可怕的陌生。

    我知道我很坏,我对不住晴儿对我的一片真情,我甚至都无法和晴儿去说我心里的想法,去告诉她我心里有了别的女人,一个大我12岁的少妇。

    和晴儿在一起,是我的内心最痛苦的时候,不是因为晴儿不好,而是因为我他妈的是一个混蛋,我觉得自己亵渎了晴儿纯洁的心灵。

    可以,只要一看见柳月,仿佛春风化雨,我的心中就充满了甜蜜和惬意,充满了阳光和舒畅,充满了希望和理想……

    又是一个周末,下班前柳月把我叫到了她的办公室,她的主任办公室是一个单间。

    我进去坐下,柳月微笑着看着我:“江峰,祝贺你,你的锻炼期结束了,这一个月,你表现得很好,可以说是优秀……下周一开始,你就单飞了,小鸟出笼了……”

    我心里涌起巨大的失望,我习惯了每天和月儿姐一起工作的日子,我不想这么快离开月儿姐,我单飞之后就不能天天和月儿姐一起工作,不能天天见不到月儿姐了。

    我的表情一刹间有些失落,甚至很难过,默默地点了点头,没做声,站起来就要出去。

    “等等……”柳月看出我的情绪不好,叫住我:“嗯……这样吧,晚上你有时间吗?如果有时间,我请你到我家来吃饭,我做几个菜,给你祝贺一下……”

    “有,我有时间。”我急忙回答,心情好多了。

    下班后,我急不可待地直奔柳月家。柳月提前1小时下班回家了。

    一口气爬到3楼,喘口气,按门铃,几秒钟之后,柳月开门了。

    柳月穿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挽成一个发髻,身上那种好闻的茉莉香味沁入我的鼻孔。

    我不敢再细看了,心直跳,叫了一声“月儿姐”就进了房间,坐在沙发上。

    柳月已经习惯了我叫她“月儿姐”,这叫我颇为安慰。

    柳月已经做好了4个菜,弄了一瓶红酒,叫我来餐厅就座。餐厅的灯光很温馨,橘黄色的朦胧光线很柔和,我和柳月面对面坐着。

    柳月开酒倒酒,然后看着我,温和的笑了,举起酒杯:“江峰,为你顺利出师,干一杯。”

    “谢谢你,月儿姐。”我看着柳月柔柔的眼睛,笑了笑,举杯喝了。

    几杯红酒下去,柳月的脸色开始红晕,灯光下的柳月好美,像梦中的女神维纳斯。

    我恍然如在梦境,痴痴地看着柳月,心中涌起莫名的感动和温情。

    柳月看着我,随意的笑起来,很轻松,没有了平时在办公室的严谨和素雅,我的心里也轻松了起来。

    “江峰,你怎么还没有找女朋友呢?没有合适的?”柳月托着腮,歪着脑袋看着我。

    那一刻,柳月像一个好奇的女孩,大大的眼睛看着我。

    柳月一定是从我的第一次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想当然以为我没有女朋友。

    我不可置否,吃着东西,想撒谎又不敢,不撒谎又不甘,囫囵地“嗯”了一声,随即反问说:“月儿姐,你家里就你自己一个人?”

    “嗯……是啊,就我一个人。”柳月点点头,看着我:“很奇怪,是不是?”

    “是的,”我老老实实回答,又傻傻地问:“月儿姐,你家里的人呢?”

    柳月又轻笑起来,胸铺微微颤抖:“你这个问题问得好傻,你说呢?”

    “我?”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却看见柳月的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迷雾,眼神变得有几分忧郁和寂寥,然后就突然轻轻叹息了一声。

    我不敢再说话。

    柳月端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就又笑起来:“不说这个了,来,喝酒,你这一个月进步很快,说实在的,你的能力和素质出乎我的意料,当然,或许也可能是最初我低估了你……”

    “其实,月儿姐,这都是你指导和教导的结果,”我动晴地看着柳月,口舌发干:“其实,月儿姐,我……我不想结束锻炼,我……我还想继续跟着你……”

    “傻孩子……”柳月似乎有些开心,笑着说了我一句,我的心一阵暖流,这一声“傻孩子”让我感觉柳月浑身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傻孩子……你总是要独立去工作的,再说,独立工作了,也还是属于我的兵,也还是继续跟着我干哪……”柳月又端起了酒杯,喝完之后,又说:“当然,或许很快我就要……”

    说到这里,柳月突然停止了。

    “就要什么?月儿姐。”我无知地瞪着眼睛,看着柳月。

    “没什么,”柳月摇了摇头,神秘笑笑:“还没定下来,等定下来再说吧……”

    我对官场职场那时基本是一窍不通,对柳月的话自然是无法理解,对柳月在官场打拼的本领,自然更是一无所知。

    又喝了几杯酒,柳月的脸更红了,我的身体也开始发热,红酒有后劲啊。

    “江峰,你会不会跳舞?”柳月突然看着我问,眼神里有几分放肆和野性。

    “会。”我毫不犹豫地回答,那个年代,大学里周末的主要活动就是举办舞会,我不但会,跳得还相当不错,当然主要是和晴儿搭档。

    “那好,我们到客厅跳舞。”柳月说着站起来,来到客厅,打开音乐,随即,一曲舒缓的慢三《恰似你的温柔》流淌在客厅里。

    柳月将客厅的大灯关掉,灯光变得温暖而柔和,然后柳月拉起我的手,将手放到我的肩膀上,平静地注视着我,我的手轻轻搂着柳月的婀娜细腰,我们开始随着音乐在客厅里晴儿地跳舞。

    我的心中洋溢着激动和幸福。

    我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摇摆着,随着邓丽君幽幽的歌声,还有舒缓的音乐。

    搂着柳月的腰,触摸着她肌肤弹性的肌体,我身体有一股暖流往上涌,情不自禁握紧了柳月的手,搂着她腰的手臂也在慢慢收缩。

    柳月抬起头,眼睛肆无忌惮地看着我,突然就笑了,随即摇摇头:“不可以!”

    我不甘心,我从柳月哪里尝过了女人的味道,我一直在怀念这种感觉,我一直还想再有这种感觉,我无比渴望这种感觉,我无法自己地想拥有这种感觉。

    我稍微放松了一下身体,一会又一次进行尝试。

    第004章 把我当姐待

    柳月摇摇头,笑了:“傻孩子,别胡思乱想,把我当姐对待。”

    我毛手毛脚的样子一定让柳月觉得很好玩,因为柳月在我面前表现地很随意,甚至有些肆意,全然没有了白天的舒雅和冷峻。

    “月儿姐……我……”我再一次感到口舌发干。

    柳月松开我的手,拉着我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换了一首优美的钢琴曲,打开客厅的灯光,端给我一杯绿茶,然后在我对面坐下来,从茶几上摸起一盒三五牌香烟,点着一颗烟,晴儿地吐出一口烟雾,然后淡淡地说:“我们聊会天吧,跟我讲讲你的故事,好不好?”

    我看着柳月坐在沙发上抽烟的姿势,很难想象这是我白天见到的柳月,此刻的柳月显得很放松很随意很抒怀,只是眼睛里的忧郁更加浓郁。

    我第一次见到女人抽烟,特别是我心中的女神竟然抽烟,这让我感觉到了极大的刺激和新鲜,心里产生了几分莫名的兴奋。

    然后,我们边听着音乐,边喝茶聊天。

    柳月对我的成长史很感兴趣,听我讲从小到大的各种故事,听我讲大学里的各种趣事,听我表达自己的各种对人生和爱情的观点,听我畅想对理想和事业的各种憧憬……

    我那晚似乎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引经据典、直抒胸臆,谈兴越来越浓,语言幽默风趣,不时逗得柳月开心大笑,又不时让她颔首赞扬……

    我很注意不让晴儿出现在我的故事里,小心翼翼避开所有和晴儿的有关故事和细节,虽然心里不时闪过一丝歉意,然而,很快就被柳月那明亮的眼睛所驱散……

    在我的故事里,只有学习、朋友、生活,还有理想、事业,唯独没有爱情。

    夜深了,柳月看着我的眼睛越来越明亮,很专注地看着我,眼神里充满喜爱和温柔。

    我很兴奋,很激晴,很热烈,我毫无倦意。

    “知道吗,江峰,听了你的经历和思想路程,结合我这一个月对你的印象,我总体感觉你是一个悟性和素质很高的人,你的基本素质和能力在同龄人中属于佼佼者,只要你好好努力,你会很有前途,你的明天会很灿烂……总归,你是一个优秀的男孩子……”在我的嘴巴中场休息的时候,柳月看着我,点点头。

    每一次听到柳月夸我都会让我很开心,这次也不例外,我看着柳月:“月儿姐,好高兴听到你表扬我,我好喜欢你表扬我,这会,我感觉你不是我的领导,我感觉你是我的好姐姐……”

    “呵呵……”柳月笑起来:“我比你大1旬,我们是两代人……不是感觉,我本来就是你的姐姐,其实……其实我现在蛮喜欢这个弟弟……”

    柳月的话让我心里一阵激动,我忍不住抓住了柳月的手:“月儿姐,我……”

    我突然卡壳了。

    我真恨自己,刚才那么能说,这会一到关键时刻,嘴巴却卡住了,只是抓住柳月的胳膊和手臂:“我……”

    “傻孩子,你什么你?”柳月含笑着看着我,胸铺微微起伏。

    “月儿姐……我……”我还是说不出话来,突然就一把把柳月拉到了我的怀里。

    柳月的身体在我的怀里突然变得滚烫和柔软,我把她搂过来的时候,感觉她的心其实跳得很厉害,呼吸也开始急促……

    我知道柳月和我一样,内心充满了渴望和希望。

    柳月很主动,我得到鼓励,想进一步,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解,手伸到后面裙子里面,半天也无法达到目的,我不禁有些着急。

    “扑哧!”柳月笑起来,从我的怀里出来,站起身,充满疼爱地摸了摸我的头发,拉着我的手,轻轻说了一句:“傻孩子,跟我来……”

    柳月领我进了卧室。

    进了卧室,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和上次的懵懂、无知和麻醉不同,这次,我没有醉意,我头脑清醒,柳月也是。

    我不停地叫着“月儿姐”,她闭着眼睛不停地答应着。

    我不停地说着“我爱你”,她的表情舒缓而又紧张,没有答应,只是紧紧搂住我,仿佛怕我忽然消失……

    当最后的时刻来临,柳月突然泪流满面,嘴里叫着:“我要死了……”,浑身剧烈颤抖着,脸上的表情突然很紧张……

    我吓了一跳,我理解柳月为什么泪流满面,那是幸福的泪花,那是激动的情怀,那是享受的舒畅,可是,柳月为什么说她要死了,我那时性窦初开,不懂里面的道道,所以吓了一跳,心里吃了一惊,浑身一顿,惊惧地看着她……

    柳月过了一小会睁开眼,看到我的表情,放肆的笑了:“傻孩子,干嘛?被我吓着了?”

    我点点头,上一次我们都在大醉中,都忘却了很多细节和感受,这次我认真感受,却吓了一跳。

    柳月伸手摸着我的脸,开心地笑了:“傻孩子,有时候死是一种幸福,一种享受,一种痛苦的享受,一种极致的境界……”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当天色开始放亮,我们终于偃旗息鼓,沉沉睡去,直到下午3点才醒过来。

    我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月儿姐,我爱你!”

    柳月没有马上说话,只是微笑着看了我半天,然后轻轻地说:“别说爱,爱太神圣,太沉重,太严肃,太累……说喜欢吧……”

    我窘了一下,随即笑了:“好的,月儿姐,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和晴儿在一起的时候,我从不这么这么说,感觉太肉麻太酸,可是,此刻,我竟然自然而然说出了这话,感觉没有一点别扭,感觉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

    柳月点点头:“傻孩子,记住,不要随便对一个女人说爱,爱不是随便就可以说出口的,是要用心灵和灵魂来领悟的……”

    “嗯……”我很乖地答应着,像一个孩子蜷伏在柳月的胸前,不时吮吸着生命的甘甜。

    “我们现在这样了,等到了办公室,我该如何领导你呢?呵呵……”柳月突然轻轻地笑起来,拍着我的肩膀:“我怎么感觉很好玩呢……”

    “到了办公室,我保证还是规规矩矩地叫你‘柳主任’,保证板板正正地服从你的领导……”我认真地说。

    “嗯……那很好,不过我觉得很有趣,很有意思……”柳月抚摸着我的头发,笑得很开心。

    此刻,我很满足,我脑子里只有柳月,我不想想得更多,只想抓住现在,享受这珍贵的一分一秒。

    我想柳月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她也和我一样,没有谈得跟多更深入。

    快晚饭时,柳月家的电话响了,柳月在外面客厅接电话,我在卧室听到了只言片语:“嗯……这个事情你多费心……属于我的……我一定要得到……晚上我没事,我过去找你……好,就在那地方……”

    柳月的声音很低,好像不愿意被我听到,但是我还是听到了一部分。我有些不开心,我觉得那边一定是个男的,柳月好像是要出去和她约会。但是我什么都不能说,更不能干涉她,也无权干涉她,因为我现在和她除了是肉体关系,好像感情还没有升格到可以干涉她个人自由的地步。我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嫉妒。

    我索性装作睡着了,闭上眼,其实心里很难受,因为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种被抛弃被冷落的感觉,那一刻,我又想起了晴儿,想起了对我一往情深的晴儿。但是,一想起和柳月的缠棉,一想起柳月的温存,我心中刚刚升起的一丝歉疚顷刻之间荡然无存。我和晴儿这么多年的感情竟然在柳月面前顷刻瓦解,分崩离析,溃不成军,我感觉自己很迷惘,因为我在柳月身上找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一只虫子爬进了灵魂,深入了脑髓,欲罢不能,无法解脱。

    我边睡边想,心里一会幸福着柳月的万般柔情,一会妒忌着外面长长而爱昧的电话,一会竟真的睡着了。

    柳月好半天才回到卧室,将我摇醒:“起床,我晚上有饭局……”

    我一言不发,一骨碌爬起来穿衣起床,简单洗刷完毕之后开门要走。

    “等等,”柳月过来抱住我,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说道:“辛苦了,乖孩子,回去好好休息……”

    我他妈就是犯贱,柳月一句话就让我又开心起来,我的不快一扫而光,乌云散去,心中充满了阳光,抱着缠棉了一会,在她的一再催促下,才开门离去。

    回到宿舍门口,天色已经黄昏,我一眼看到晴儿正蜷坐在宿舍门口等我。

    “我一大早就来了,在你门口等了你一整天。”晴儿看我回来,急忙站起来,委屈地说。

    看着晴儿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的心中突然一痛。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晴儿,看到晴儿的样子,我突然很惭愧,我急忙打开门让晴儿进屋。

    说实话,晴儿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初中到高中我们一直在一个班,初中是同位,高中是前后位,关系一直很好。高三那年我们情窦初开,相约一起考入江海大学,之后明确了关系,双方父母也都很满意。晴儿比我小一岁,青春靓丽,性格活泼,走到哪里都很惹眼,在学校里也是他们外语系的系花,周围经常一大帮男生暗地写情书、递条子。不过我很得意,也很自信,因为我知道,在晴儿的眼里,只有我,她对别的男孩子的追求从来都是一概不予理睬,她痴迷地爱着我,深情地迷恋我,将自己的心全部交给了我。

    晴儿看着我倦怠的眼神,关切地问:“你是不是昨晚没回来睡,又去打‘够级’了?”

    >>>>《罪爱红颜:我的漂亮女总编》在线阅读<<<<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