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痞夫小说《混世小痞夫》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混世小痞夫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混世小痞夫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1章 下面给你吃 张青山在镇上卖完蜂蜜,回到了清河村,路过乔寡妇家门前,正好撞见乔寡妇被村长儿子刘辉欺负,他赶紧上去,帮忙打跑了刘辉。 乔寡妇心存感激,邀他进

     

     

     

    第1章 下面给你吃

     

     

    张青山在镇上卖完蜂蜜,回到了清河村,路过乔寡妇家门前,正好撞见乔寡妇被村长儿子刘辉欺负,他赶紧上去,帮忙打跑了刘辉。

     

    乔寡妇心存感激,邀他进屋里坐坐。

     

    张青山不忍拒绝。>>>>《混世小痞夫》在线阅读<<<<

     

    进屋后,他才刚坐下,乔寡妇又招呼道:“你吃了吗?要不我下面给你吃吧。”

     

    张青山赶紧站起来,开口道:“太麻烦了吧,我,我还是回去吃吧。”

     

    “那怎么行,刚刚要不是因为你,我指不定已经被刘辉那混蛋玷污了,今天你必须吃了我这碗面。”

     

    说完,乔寡妇也不管张青山的意见,穿着她那件印着粉色小熊图案的碎花睡衣睡裤,扭着腰便过去打开煤气架锅烧水,将面条拿了出来。

     

    见此,张青山叹了口气。

     

    这乔寡妇也是个可怜的美人儿呀。

     

    张青山从小在这清河村长大,父母去世后,他便靠养蜜蜂卖蜂蜜过活。

     

    乔寡妇嫁到清河村的时候,张青山不过十六七岁。

     

    她的丈夫是村子里有名的酒鬼,可怜的酒鬼在新婚那天喝酒,给活活给喝死了。

     

    过了两年,乔寡妇好不容易又找到了一户人家,可是两人刚刚订婚不久,这个新郎也出车祸死了。

     

    于是乔寡妇克夫的流言,便在村子里传开了。

     

    村子里的大人都教导自己的孩子远离乔寡妇,久而久之,就没人和乔寡妇联系了。

     

    俗话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刚刚撞见刘辉对乔寡妇图谋不轨,张青山原本也不想多管闲事,但想到乔寡妇对他还算不错,自己前几年在她家吃了不少饭,抱着一颗知恩图报的心,张青山还是冲上去打了刘辉一顿,赶走了那混蛋。

     

    回忆让张青山感叹万千。

     

    回过神来,他闲着无事,便打量起了乔寡妇的屋子。

     

    屋里只放着一张床,床的对面放着一台老旧电视,整个房间布置虽然简单,但被收拾的干干净净,看着挺舒服。

     

    床的角落,还叠放着几件衣服,其中一件粉色文胸搭在最上面,很是突兀。

     

    看到这一幕,张青山不禁想起了几年前,无意间偷看到乔寡妇洗澡时的情景。

     

    乔寡妇不仅人长的好看,身材更是不知比村里这些女人好了多少,让村里男人垂涎不已。

     

    或许是因为在她家吃了不少饭的原因,有一次村里有人聊天聊到乔寡妇,言语中有些轻薄,张青山看不惯便出言维护,他的行为顿时遭到了村民的讥讽。

     

    从那以后,他便不敢再说什么,也因为这件事,即使乔寡妇叫他吃饭,他也没有再去。

     

    想到这里,他不禁露出一抹苦笑。

     

    这时,乔寡妇正好端着热腾腾的面条走过来。

     

    见张青山盯着自己床角的文胸,她的笑容变得有些奇怪,脸上也升起了红霞。

     

    这个家已经有五六年没有来过男人了,她一个人生活,这些私密的东西也就没有规整起来。

     

    不过这会,她也只能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

     

    把家里的折叠桌拿出来,放在两人中央摆开后,乔寡妇将面条放在张青山面前,笑着说道:“吃吧。”

     

    张青山也不客气,他确实有些饿了,端起面就大口吞咽起来。

     

    因为家里没有好食材,这面里只放了一些土豆疙瘩和西红柿汤,但张青山吃起来却觉得异常好吃。

     

    或许是从小就没人关心过他的原因,他特别享受这种被人关怀的感觉,再加上这还是他熟悉的味道,他更加喜欢的不得了。

     

    很快,一碗面在他的狼吞虎咽下,被消灭的一干二净。

     

    吃完后,他抬起头,见乔寡妇正出神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一时有些尴尬。

     

    张青山狼吞虎咽的模样,让乔寡妇心中泛起异样情怀。

     

    虽然她是个已婚女子,但却从未有过家庭,更没别人疼爱的经历,原本她之前已经认了这样的命运,可是今天张青山的出现,却使得她平静已久的心境,泛起了层层涟漪。

     

    如果有这样一个男人守护着自己,该有多好。

     

    她看张青山看的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张青山已经吃完了。

     

    四目相对的瞬间,张青山忍不住向下看去。

     

    这一看,他差点把自己的眼睛看进去。

     

    乔寡妇此刻双手撑着自己的脑袋,睡衣那宽大的领口,正对着张青山。

     

    张青山的视线,此时正好可以看到睡衣下无比诱人的风景。

     

    他狠狠吸了吸鼻子,忍不住抬头继续看向里面。

     

    入眼便是一片雪白。

     

    眼神再往下,在看到一处有些不同的地方后,张青山整个人都呆立在了原地。

     

     

     

    第2章 表白

     

     

    乔寡妇竟然没有穿内衣?

     

    张青山两眼发直,感觉自己的鼻腔有些热,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流出来。

     

    这时,乔寡妇才注意到张青山的样子,赶忙把自己的睡意领口捂住,微怒道:“你看什么呢?”

     

    “额,什么都没看见。”张青山出神答道。

     

    “你还想看见什么?”乔寡妇满脸羞红,自己走个神,居然被他给看光了。

     

    张青山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

     

    乔寡妇站起身将碗筷收好,很快就洗完重新放好。

     

    之后,她站在张青山身后,突然道:“脱衣服!”

     

    “啊?”张青山一怔。

     

    乔寡妇语气有些不太好:“啊什么啊,我看看你伤的地方怎么样,给你擦点药酒!”

     

    听着这话,张青山才明白过来。

     

    刚刚自己和刘辉动手的时候,也被对方给弄伤了,于是他将上身的T恤脱了下来。

     

    刚才的一幕,让他感觉仿佛回到了四五年前,那时候乔寡妇也像个大姐姐一样训斥自己。

     

    这时,乔寡妇又淡淡道:“趴到床上去。”

     

    “这……”

     

    张青山有些迟疑,自己现在已经二十三了,这样爬上女人的床,不太好吧。

     

    “啊什么啊,小屁孩一个。”却见乔寡妇佯怒道:“还不快上床。”

     

    张青山闻言,只好站起身爬到床上。

     

    随后,乔寡妇拿来药酒,看着张青山肩膀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她不由有些心疼,家里没有棉签,她只好把药酒倒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在他背上擦拭起来。

     

    她手才碰上去,张青山便忍不住叫道:“嘶,疼!”

     

    乔寡妇教训道:“知道疼你还和人家动手。”

     

    张青山下意识便说道:“我还不是为了你。”

     

    一听这话,乔寡妇按在张青山背上的手顿时一停。

     

    过了片刻,她才又继续轻轻的擦拭起他的伤口。

     

    张青山全然没注意到这些,他只感觉伤口在最开始酒精碰上去痛了一下之后,现在非但已经不疼了,甚至因为酒精挥发带来的凉意,加上乔寡妇轻轻的抚摸,开始有了舒爽的感觉,舒服得让他恨不得粗喘出声。

     

    可惜好景不长,还没舒爽太久,乔寡妇便将张青山上身的淤青全部处理完了。

     

    这时候,乔寡妇站起身来:“好了,穿上吧。”

     

    穿上外套后,张青山正准备站起来,却被乔寡妇拦住了。

     

    她道:“裤子也脱了。”

     

    张青山一脸囧样:“裤子就不要了吧。”

     

    经过刚才的刺激,他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乔寡妇似乎并没有想太多,训斥道:“废什么话,大男人怎么扭扭捏捏的。”

     

    说完,她也不管张青山有什么反应,直接将他的裤子给扯了下来。

     

    随后,她长大了嘴,“啊”的叫出了声。

     

    “你怎么?”>>>>《混世小痞夫》在线阅读<<<<

     

    此时,乔寡妇满脸通红,到了她这个年纪怎么可能不懂男女之事。

     

    眼前的一幕,让她只感觉自己的脸如同熊熊烈火燃烧一般,烫的要死。

     

    这一幕死死的占据着她的脑海,她扭过头努力想要忘记,却怎么也无法忘掉。

     

    张青山尴尬的穿上裤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小声的解释道:“那啥,你也知道,这种事情不是我能控制的。”

     

    在张青山已经穿好裤子后,乔寡妇脸上的红晕才消淡了下来。

     

    不过想到今天如果没有张青山,那么自己的清白之躯也将被刘辉玷污,她鼓起勇气做了一个决定。

     

    只听见她很小声的问:“青山,你会嫌弃我不干净吗?”

     

    张青山一愣,然后笑道:“怎么会呢,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守寡,比外面那些拜金女强太多。”

     

    这倒不是假话,这两年外面快速发展,只有清河村这种小村子一直停在原地踏步,于是乎,村里有的年轻女孩为了挣钱,跑到大城市去给有钱人服务,过年还回来拿着自己赚的钱各种炫耀。

     

    这种事张青山虽然说不上有多讨厌,但乔寡妇比起这些女孩还是强太多。

     

    “那就好。”

     

    说完,乔寡妇轻轻的点着头。

     

    她接下来的动作,却又让张青山倒吸了一口气。

     

    只见乔寡妇缓缓俯下身来,颤抖的手再次放在张青山的裤子上,作势要将张青山的裤子脱下来。

     

    此时,她已经打定主意,自己没什么可以报答张青山的,自己的身体是她唯一可以拿的出手的东西。

     

    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劲,张青山赶忙拉住她的手:“你做什么?”

     

    “青山,姐这些年自己一个人也挺累的,你既然也不嫌姐脏……”

     

    乔寡妇盯着张青山的眼睛,低声说道:“如果你嫌我脏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从未与任何男人有过关系。”

     

     

     

    第3章 祖坟被挖?

     

     

    什么?

     

    听到乔寡妇的话,张青山露出震惊的表情,想起她的两任老公都还没来得及洞房就都死于非命,他相信乔寡妇并没有说谎。

     

    看着乔寡妇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张青山只感觉自己的小腹邪火疯狂燃烧,他的理智彻底被烧了一干二净。

     

    乔寡妇绝对是他所见过最有诱惑力的女人,浑身上下的每一处地方,都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否则自己那时也不会意外撞见她洗澡,就忍不住偷看了好一会儿。

     

    他的内心对于这件事早就期待已久,当乔寡妇说出那句话的时候,他已经彻底丧失了理智。

     

    此刻,张青山满脑子里,都是乔寡妇穿着那睡衣内充满诱惑力的一幕,呼吸也不由得变得粗重起来。

     

    他不过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纵使克制力很强大,此时也禁不住这种诱惑了。

     

    张青山伸出手,作势就要抱住乔寡妇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张青山,你在这里吗?”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张青山顿时被敲醒,他慌忙起身,跑过去打开了门。

     

    看到站在门外的田萌萌,张青山有些尴尬的打起了招呼:“田萌萌,你上大学回来啦,找我……”

     

    他话没说完,却被田萌萌直接打断了:“你个大流氓,你家祖坟都要被挖了,你还在乔寡妇家里做什么呢?”

     

    “什么情况?”

     

    “听我妈说上面要修公路,你家祖坟挡着道了,现在施工队在那边挖坟呢。”

     

    “这些混蛋……”

     

    听了田萌萌的话,张青山骂了一句之后,顾不上和乔寡妇打招呼,直接就冲出了门,往自家祖坟的方向跑了去。

     

    ……

     

    盛夏的太阳将整个清河村染成了橘红色,郁郁葱葱的树林让在阳光的映衬下,如同披上了一件金色战袍,远远看去,一只金色的凤凰正在展翅,凤凰山因此而得名。

     

    张家的祖坟,就在凤凰山的半山腰上。

     

    这会,张青山刚来到祖坟所在的地方,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得只想冒火。

     

    原本立着的墓碑,此刻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地上散落的掉着有些腐朽的棺材板,还有一些白骨碎片,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是张家的祖坟。

     

    径直走到两辆铲车的前面,张青山冷冷的看着它们。

     

    铲车司机一看有人拦在前面,赶忙停了下来。

     

    看到张青山,一个有些发胖的中年男人也走了过来,不客气的说道:“没看到这里正在施工吗,是赶着想要投胎吗?”

     

    张青山两眼发红,紧紧攥着拳头问道:“谁让你们动这里的?”

     

    李一鸣冷笑道:“你们村长刘明生是我兄弟,老子想动哪里就动哪里。”

     

    他带领工程队又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村子都是村长说了算,只要给村长一点好处,这都不是事。

     

    盯着李一鸣,张青山一字一句说道: “这是我们张家的地盘,只有我说了算!”

     

    让他更为愤怒的是,居然是村长刘明生答应的这件事情,自己才刚打走了刘辉,现在他老子就让人来挖自己家祖坟,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猫腻。

     

    李一鸣看到张青山强硬的语气,知道自己说不通,只好打了个电话将刘明生叫了上来。

     

    刘明生本来就在不远的地方劳作,接到电话后,他愤怒的将锄头扔在了地上,大步走了过来。

     

    还没走到呢,刘明生嘴里就喃喃着:“不就是一块坟地吗,怎么这么多事儿?”

     

    看着手中已经快磨成板砖的诺基亚手机,他的内心更加不爽。

     

    本来工程队的李经理答应自己,只有自己摆平了村民,就私底下给自己五万块钱,有了这五万块钱,别说换个手机,就是换个婆娘也不是不可能。

     

    走到两人面前,刘明生露出和事老的微笑:“发生什么事了?”

     

    张青山愤怒的盯着刘明生道:“刘村长,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说法,你有什么资格动我家的祖坟?”。

     

    看到张青山那双如同蛮牛一般的眼睛,刘明生就知道坏事了。

     

    示意李经理离开后,他单独留下来看着张青山说道:“青山啊,你也知道,这修路是国家的大事,我也没有办法啊。”

     

    张青山冷哼一声:“好一顶国家的帽子,你觉得我还是三岁小孩吗?”

     

     

     

    第4章 出事了

     

     

    张青山继续质问道:“这明显是钻采公司的工程队,又和国家有什么关系?”

     

    刘明生赶忙换个方式劝说张青山:“就算不是国家的事情,可修路对咱们清河村也是一件大好事啊,都说要想富,先修路,有了这条路,咱们村子肯定不会这么穷了。”

     

    虽然这十里八乡,清河村穷是出了名的,张青山却仍旧不相信刘明生的话。

     

    看着满目疮痍的祖坟,他心中只有熊熊的怒火。

     

    他开口道:“我看未必吧,钻采公司工程队修路是为了山上的油,修的这条路和我们八竿子打不着。你之所以答应他们,一是因为这条路这样修最省钱,二是因为你拿了他们的钱!”

     

    一听这话,刘明生顿时慌了。

     

    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要是被上面知道他拿了钱,免不了要进去待几年。

     

    刘明生赶忙道:“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说完他又朝张青山继续道:“青山啊,自从你父母走了之后,你就吃着百家饭长大,我们家的饭你也没少吃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刘明生把自己能用上的方法都用上了,心想自己怎么就遇上这么一头倔驴呢,要是其他村民,他只需要私底下分一些钱给他就可以了,可这个方法对张青山来说,肯定是行不通的。

     

    张青山却丝毫不让步:“你家的饭钱,我这些年帮你家做的农工早就抵消了,至于你是什么样的人,你自己比我更清楚。”

     

    这话怼得刘明生哑口无言。

     

    这两年,张青山确实一直在帮他家里干活。

     

    李一鸣远远看着这边,见刘明生似乎拿张青山没办法,他有些不耐烦。

     

    走过来后,李一鸣冷冷的看着张青山道:“你究竟让不让开?”

     

    张青山坚定的说道:“只要我还活着,你们休想动我家祖坟一丝一毫!”

     

    李一鸣冷笑一声:“好,有骨气!”

     

    这样的村民他见多了,他也处理得多了。

     

    说完,李一鸣直接跳上了张青山前面的那辆铲车,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他就开着铲车缓缓向着张青山驶去。

     

    不就是一块坟地吗?

     

    他不信张青山可以为了这块坟地,搭上自己的性命。

     

    铲车在李一鸣的驾驶下,快速的靠近张青山。

     

    看着面前的铲车,张青山面不改色,依旧站在原地。

     

    “玛德,我就不信你不闪开!”

     

    李一鸣脸上尽是狰狞之色,他一咬牙,开着铲车就猛然向张青山撞去。

     

    嗡……

     

    铲车直接撞上了张青山,他整个人被铲车撞飞了两米远,直接倒在了地上。

     

    坐在铲车上,李一鸣淡笑道:“这下看你还拦不拦?”

     

    有些人之所以胆子大,是因为没死过,死过一回的人就会明白生命有多可贵。

     

    他相信自己的技术,这样的撞击下,张青山最多受一点外伤,给他点钱让他去医院检查就好了。

     

    可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此时张青山仍旧躺在地上,就像是死了一样。

     

    “出大事了!”

     

    刘明生站在一旁,刚才的一幕看得很清楚。

     

    本来张青山被撞飞两米远也没多大事,可巧不巧的是,他落地的时候头正撞在地上的墓碑上,此时他后脑勺流出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墓碑。

     

    刘明生只觉得自己的两腿发软,他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的事故发生。

     

    李一鸣从铲车上跳下来,冷哼一声:“慌什么?”

     

    他走到张青山面前,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发现已经很是微弱。

     

    知道自己可能做了不得了的事情,短暂的失神过后,李一鸣心中一狠。

     

    他从衣兜中掏出一盒芙蓉王,递给刘明生一只,点燃之后猛吸了一口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之前说过,他是个孤儿对吗?”

     

    刘明生颤颤巍巍的抽了一口,微微点头。

     

    “那也就是说,他就算是失踪了也不会有人在乎是吧?”

     

    此刻,李一鸣已经找到了给自己开脱罪责的办法。

     

    刘明生震惊的看着李一鸣:“你的意思是?”

     

    李一鸣微笑着说: “十万块钱封口费,我这边的人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人说出去的。”

     

    刘明生一怔,短暂的思考后,他的眼里出现了贪婪的神色。

     

    冷漠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张青山,刘明生点头道:“好,村民那边我会想办法糊弄过去。”

     

    李一鸣点头,他走到张青山面前踢了他一脚,嘲笑道:“不知所谓的乡巴佬,老子现在就送你和你的祖先团聚去!”

     

    说着,他直接拖着张青山走到张家祖坟面前,将他扔进了祖坟棺材中。

     

    完了之后,他又叫下属钉好棺材盖,将上面用土封上。

     

    将这一切弄好之后,李一鸣才松了一口气。

    >>>>《混世小痞夫》在线阅读<<<<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