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不要了好涨太深了_总裁轻一点慢点叉好痛|绝世小富农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3章:二丫蛋子错身的时候白秀萍朝向涛说了一句,向涛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心想难怪她从赵二傻子家出来拉长个脸,肯定是赵二傻子他爹说不去。盖个猪圈都请喝酒,还上梁,

    第3章:二丫蛋子

    错身的时候白秀萍朝向涛说了一句,向涛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心想难怪她从赵二傻子家出来拉长个脸,肯定是赵二傻子他爹说不去。

    盖个猪圈都请喝酒,还上梁,玛德猪圈有梁吗。村长家这是摆明了想收礼,这半年来他家都弄出不少这事了。

    今天窜瓦明天盖狗窝的,竟出幺蛾子,其实就是想多搂点钱。村长家摆桌,谁去了不得随个几十大洋。

    虽然向涛心里直骂娘,但嘴上却连连答应。毕竟自己的低保钱是村长帮他申请的,也是村长负责发给他,要是把这娘们给得罪了,那自己的低保肯定就拿不到了。

    “涛子,今晚还要进山吧,明天来的时候再带点野味儿,小莹今天回来,明个给她尝尝鲜。”

    小莹是白秀萍的闺女,在城里念大学。跟她那个势力眼的妈一样,总是拿鼻孔看人。而且仗着她爹是村长,以前没少欺负向涛。

    一听到要白秀萍说还要吃野味儿,向涛心里把她家的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个遍。

    “行,婶子,明天我就给你带去。”

    冲着白秀萍的背影吐了口唾沫,向涛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开始睡大觉。

    向涛爹娘死的早,他爹也没教向涛什么本事,只教了他如何打猎。下河村四周都是山,林子也密,山上有不少的野兽。

    虽然不会种地,不过向涛打猎可是把好手。只需要一把弩弓和几只钢箭,向涛每次上山都能打不少野味儿回来。

    有些野兽是国家保护动物,是命令禁止捕杀的。不过这里山高皇帝远的,乡镇的干部下乡都不来,所以倒是没人管。

    平日里打到的东西向涛要么腌制起来,要么就拿去和人换点别的东西。下河村是个穷地方,一般人家平时都吃不上肉。所以向涛换东西很好换,村里人都愿意跟他交易。

    可能是刚才在田巧云身上用了太多的力气,向涛这觉睡的特别香,一直到天色擦黑了向涛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随便吃了点肉干,就拿着家伙什,带着他的猎犬进山了。

    这只猎犬是他爹留给他的,有七八岁了,算是条老狗。狗的年纪虽然不小,但依旧异常凶猛,长的跟半大牛犊子似的,而且捕猎的经验十足。

    一般的猎物向涛都不用出手,只要放出猎狗就能搞定。而且这狗连狼都不怕,并且还干掉过一头狼。

    每次向涛上山肯定会带着它,捕猎之后也会好好的奖赏它一番。

    捕猎的时候向涛一般都是在外围,山里有熊瞎子,还有狼群,他很少往山里面进。今天他的运气不错,刚钻进林子几百米就看到一头野山羊在休闲的吃草。

    向涛示意大黑慢慢的靠近山羊,随后他扬起手中的弩弓,瞄准山羊。见大黑已经就位,向涛扣动弩箭上的扳机,钢箭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山羊,命中山羊的腿。

    今天的收获十分不错,刚刚进山就抓到了一只野山羊。向涛拿出绳子把山羊捆上,一下扔到肩膀上就向山下走去。

    这羊他打算养着,以后跟谁家的羊配个种还能下小羊羔。小羊羔的价格可不低,一只能卖到七八十,又是比不错的收入。

    美滋滋的回到家里,向涛把羊栓好,告诉大黑不准打它的主意,就跑到外面闲逛。下午的时候觉睡足了,现在根本就睡不着,向涛也只能出去闲逛。

    这阵已经是晚上八点多,经常在村头大树下扯皮的那帮娘们也都撒了。向涛本打算是找那些老娘们说会荤话,但到那一看没人,也只能郁闷的往家走。

    路过村长家的时候向涛听到里面有哗哗的水声,心想莫不是白秀萍那娘们洗澡呢?虽然白秀萍的年纪不小,但皮肤很白,胸脯也不小,一定很都看头。

    越想向涛就感觉心里越刺挠,轻手轻脚的走到村长家墙边,搬了几块砖头踩在脚下,向涛的脑袋向院子里看去。

    白秀萍家里没开灯,不过月亮很大,向涛能清楚的看到井边站着一个人影,踩在一个装满水的大盆里洗澡。

    “我次奥,是二丫蛋子毛莹。”

    毛莹是白秀萍的闺女,跟向涛年纪一样大,二丫蛋子是向涛给她起的外号。这丫头发育的十分不错,跟她老妈都有一拼了。

    那一对一点都不比白秀萍的小。要不是向涛头脑还算清醒,他都想跳进院子里摸上一把。

    毛莹一边用井水冲着身子一边轻轻哼着歌,看样子村长和他婆娘都不在家,要不然这丫头也不会就在院子里冲凉。

    眼睛扫到毛莹,虽然下午的时候已经放了两泡,向涛一看到毛莹的身子还是来了感觉,恨不得直接冲进院子把二丫蛋子推倒给就地正法了。

    看着毛莹那白白的身体,向涛忍不住手了,虽然自己以前也会经常和五姑娘交流,不过看着二丫蛋子动手要比自己想着动手刺激的多。

    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大,向涛开始慢慢的哼哼,也忘了自己还站在砖头上,向涛一个没注意砖头就倒在了一边,向涛也摔了个跟头。

    “谁?”

    听到墙外的声音毛莹立马就喊了一声,这丫头也真有尿,居然连衣服都不穿就往门口走。也是她霸道惯了,在这下河村她还从来都没怕过谁。

    听到毛莹的声音向涛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撒开腿就跑。等毛莹打开大门的时候向涛已经跑出来老远,毛莹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不断的奔跑。

    “背影看着有些眼熟,是谁呢?”

    想了一会儿毛莹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转身又回了院子。没想到自己洗澡会被人偷看,毛莹也没什么心情再洗了,擦了擦身子就进屋了。

    一口气跑到了家里,向涛打开门一屁股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幸好自己跑的快,要是让二丫蛋子发现自己偷看她洗澡,那肯定得跟自己没完,搞不好会抓自己一脸花。

    喘了半天的粗气,向涛才缓过来,一想到毛莹向涛又是一阵兴奋。

    “不知道那小妞会是个啥滋味,真想试试。”

    第4章:常桂香

    在心里暗笑了几声向涛便躺在床上睡觉,虽然不困,不过实在是无事可做,也只能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向涛早早的起了床,先给山羊弄了些草料,又给大黑弄了些吃的,向涛从仓房里拿了两只野山鸡直奔村长家走去。

    村长家今天请客,反正也得去,晚去不如早去,能给村长留个好印象不说,还能先吃点好吃的。

    农村请客一般都是在上午九点左右,向涛到村长家的时候已经有几个老娘们在那忙活饭菜了。

    而且锅台上放了一大盆炸好的鸡块,向涛一见就直流口水,上前就拿了几块塞进嘴里。

    “向愣子你干嘛呢,谁让你吃东西的?”

    鸡块还没嚼几口,向涛就听到了毛莹的声音。向愣子是毛莹给向涛起的外号,小时候向涛是有些发愣。

    半年没见,这丫头长的更水灵了。毛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T恤,把她那本来就高耸的胸部衬托的更加耸立。

    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把她那对修长的大腿紧紧裹住,向涛一看就有了反应,急忙装作咳嗽弯下身子掩饰尴尬,生怕让二丫蛋子看见。

    “哎呀小莹,来者是客,涛子不就是吃点东西吗,你看你。”

    白秀萍一见向涛手里拎着两只野山鸡顿时就笑的合不拢嘴,随份子还送野味儿,这小子可真会做人。

    以后得多在她家那口面前说说向涛的好话,上面要是有啥好政策的话也得可着他先来。

    “婶子,这是给你家二丫拿的野味儿,我昨晚刚打的,尝尝鲜。”

    将野鸡递给白秀萍,向涛看了一眼毛莹,见她只是盯着自己的背影顿时心里就是一惊。别是昨晚的事情她知道了吧,要不用这眼神看我干啥?

    做贼心虚,向涛被毛莹一盯顿时就开始不自然。而毛莹一见向涛那副不自然的样子,心里顿时冷笑了起来。

    昨晚虽然没看清那人是谁,不过这背影倒是跟向涛很像。毛莹心想好啊你个向愣子,居然敢偷看姑奶奶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

    毛莹在一边咬牙切齿的看着向涛,而向涛则跑到伙房那帮忙去了。他也想通了,自己就来个死不承认,她二丫蛋子再能也不能把自己咋地。

    而这时随礼的人也渐渐都来到了村长家里,村长毛大贵见人已经来了不少,也出来招呼,一边给人发烟一边和几个人摆着桌椅,菜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要人到齐就能开饭了,这是村里的规矩。

    毛大贵家门口摆了张小桌子,他弟弟毛二贵拿着毛笔像模像样的坐在桌子后面记账。来的人都去他那写礼,有随二十的有随三十的。

    下河村是个穷村子,一般家都没啥钱。而且这半年村长家办了好几次事了,谁有那么多钱老随他。

    只有孙大棒槌的老婆常桂香随了一张大团结,她家是村里的第一大户,每次到村长家随礼都属她随的最多,谁让她家老爷们能挣钱呢。

    孙大棒槌在外面包工程,一年不少赚。常桂香这娘们就在家带孩子,钱啥的也不用操心,养的白白胖胖的。

    不过常桂香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的人了,但长的脸嫩,看上去就跟二十三四似的。她最看不上的就是田巧云,说她就是个勾引汉子的骚狐狸。

    有一回他家孙大棒槌在村口跟田巧云调情让她看着了,愣是在田巧云家跟她对骂了一下午,吓的她家孙大棒槌都没敢在家住,直接跑回了城里的工地。

    也不知道这娘们是有意无意,那么多空位不坐,偏偏一屁股坐在了向涛身边。向涛正在嗑瓜子,见常桂香在自己身边坐下向涛就往边上挪了挪,给她让了点地方。

    谁知道好心当成驴肝肺,常桂香非但不领情,还不阴不阳的对向涛说了一句。

    “哟,你是嫌我胖还是咋地?咋见我就躲呢?是不是姓田的那个騒货挨着你你就不躲了?”

    最后一句话常桂香说的声音很轻,也只有向涛能够听清。但向涛一听到那话顿时就吓了一跳,常桂香话里有话,是不是她知道些什么了?

    他和田巧云的事也只能偷着来,万一要是传出去了等刘大嘴回来肯定得和他没完。倒不是向涛怕那个刘大嘴,怎么说也是自己睡了人家老婆,理亏,闹开了对谁都不好。

    “嫂子,看你这话说的,我咋能嫌弃你呢,这不是怕挤着你吗。”

    嘿嘿笑了两声,向涛朝常桂香身边坐了坐。常桂香见向涛又靠了过来,脸上才露出笑容。

    “你昨天跑田巧云家干啥去了?你们在院子里的事我可都看见了。”

    常桂香压低了声音对向涛说了句,而向涛一听这话顿时就冒了一身的冷汗。他没想到这娘们真看着了,这要是传出去向涛也就不用在村里混了。

    “嫂子,你可别乱说,我啥时候去她家了,我昨天在家睡觉来着。”

    向涛说话都有点心虚,常桂香哪能信向涛的话。昨天她路过田巧云家看的清清楚楚,见两个人在院子里乱摸,没一会就进屋子了,傻子都知道他们进屋干啥去了。

    “涛子你别多心,嫂子就是想知道你弄了那个騒货没有。那騒货就是欠弄,你要是把她给弄死了嫂子还得感谢你呢。”

    说完常桂香就咯咯的笑了起来,向涛暗自擦了一把冷汗,常桂香和田巧云的事情他也知道,明白这两个人不对口。

    不过这娘们也够毒的,居然还让自己弄死田巧云。不就是她家老爷们跟田巧云打情骂俏了一次吗,也不至于这样恨人家呀。

    “涛子,听说你很有本钱,是不是真的?那田巧云一定得让你弄的很舒服吧?”

    在向涛耳边说了一句,常桂香的一只手就摸在了向涛的大腿上,随后顺着大腿向上,一下就抓在他的裤裆上。

    也就是他们是靠墙坐,而且桌子上还有块大桌布,要不然常桂香这么摸向涛肯定得让别人看到。

    常桂香家里虽然有钱,不过孙大棒槌也是常年在外面,很少回家,就算是回家和她办事的时候也是草草了事,就跟小学生交功课一样。

    >>>>《绝世小富农》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