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末日末缘》小说完整版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最新热文《末日末缘》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破晓之战后,地球进入高级战争时代。不同星球的文明碰撞,侵略与征伐成为唯一的主题。远征的号角已经吹响

    最新热文《末日末缘》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破晓之战后,地球进入高级战争时代。不同星球的文明碰撞,侵略与征伐成为唯一的主题。远征的号角已经吹响,野心与欲望再不受拘束。本文是一部巅峰神作,故事曲折婉转,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末日末缘)全文免费阅读。

    =================================================
    《末日末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5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6月第一个星期天,黑黄相间的大地一片死寂。
     
    在这片大地的一个角落,有石块动了动,首尾长及近米的岩蝎拱开了石块爬了出来。破晓之战后,原先地球上的物种已经有50%彻底消失。然而那剩下来的大多数则早已进化成充满危险性的生物。
     
    幸存的人类,管这些生物称为“危险种”。
     
    岩蝎正在寻找食物,一道森然庞大的气息突然由远方升起。这股气息是如此之巨大,便像是一座山峦横空而来。岩蝎抬头,就见一片阴影匍匐蔓延而来。
     
    这片阴影是如此辽阔,几乎横亘了整个地平线。它以缓慢却恒定的速度前进着,投射下阴影的,是一座堪比得克萨斯州面积的浮空岛,那是破晓之战后,人类最伟大的造物之一。巴比伦浮空岛以魔方能源驱动,按照设定好的轨道,如同近地卫星般不断绕着星球运行。
     
    直到傍晚,巴比伦浮空岛才成为了远天的一抹剪影。这个时候,戈壁又重新热闹了起来。其中一些像岩蝎这样的危险种逐渐朝戈壁西侧的边缘移动,那里有个小镇,镇上的人们靠挖矿为生。而人类,在危险种的眼中则是再好不过的食物。
     
    小镇不大,住着几百号人。屋舍简陋,其中能够挡风遮雨的铁棚屋便已经是豪宅。更多的,是用木板和生锈的铁皮胡乱搭起来的平房。
     
    在小镇的外围,是一圈铁丝网,以及一端削尖的木栅栏。它们能够有效地防止一些低级的危险种闯进小镇,而到了晚上,则会有三五名猎人充当护卫,拿着火把守在小镇的出口。
     
    夜晚并不见得完全黑暗,在小镇外的荒野上。蓝的绿的红的,点点奇异的荧光在游动着。突然从镇口处响起一声粗糙的枪声,来自火药.枪械的声音在夜晚的旷野上回荡着,于是黑夜下游荡的荧光便少了许多。
     
    一个戴着牛仔帽,穿着打满补丁的格仔衬衫。穿着条多处磨.花的牛仔裤,双腿套在油渍斑斑的长筒靴里的男人正收起枪口还散发着青烟的双管散弹枪。他正值壮年,有着灰蓝色的眼珠,线条分明的脸上那圈青色的胡须就像钢刺般坚硬。
     
    “妈的,危险种越来越多了。”男人低声骂了句。
     
    “得了吧,乌兹。你是我们镇上最好的猎人,危险种越多,你不是赚得也越多?我看你是偷着乐吧。”一个光头的黑人打趣道,他左眼别着眼罩,右腿下关节则装着机械义肢。黑人背着一挺冲锋枪,那是把二手货,但就威力而言要胜过牛仔手上那把散弹枪。
     
    “闭嘴,彼格。我是认真的。”牛仔有点气恼地说。
     
    “行了彼格,你就别招惹乌兹了,他现在心情可不太好。”最后一个猎人,头上戴着顶矿工帽,身上穿着皮夹克,显得有点不伦不类。他手上玩着一把匕首,匕首像是有灵性般轻在他五指间旋动着,在黑夜里映照着火光拉出圈圈橘黄色的虹光。
     
    黑人拍头,大笑道:“对了,我差点忘记今晚兰妮好像要生了。”
     
    “这不是最糟糕的,彼格。最大的问题是,我们的乌兹老大似乎连兰妮的小嘴都没有亲上,人家却要分娩了。”

    于是嚣张中带着些许挖苦味道的笑声在镇口响起,接着乌兹愤怒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着:“上帝在上,如果你们再不闭嘴,我就用这把枪捅烂你们的屁.眼!”
     
    然而怒喝非但没有发生作用,反而让彼格两人的笑声更大了。就在乌兹想付诸行动的时候,一声女人的凄厉叫声从镇子里响了起来。听到这声尖叫,三个猎人都往镇里看去。黑人叹道:“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这么好的运气,能够把上兰妮这辣妞。不过那狗.娘养的竟然把一个女人就这样抛弃,还真他妈不是男人!”
     
    玩刀的猎人看向牛仔,沉声道:“你有什么打算,乌兹?兰妮已经不再是一个女孩,而是一个母亲。”
     
    “不管她是什么人,我都会照顾她!”乌兹的语气不容反驳。
     
    黑夜下,镇口边,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叹随风飘逝。
     
    在镇中心一间还算说得过去的铁皮屋里,几个中年女人在一张床边围着团团转。
     
    “再用点力,兰妮。我已经看见他的小脑袋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再撑开点。”
     
    “对,就是这样。用你腹部的力量,小姐!”
     
    生产是如此艰难,然而这只是新生命所要迈过的第一个难关。所幸这个小生命有个坚强的母亲,随着一记声嘶力竭的叫声,新生命终于顺利诞生。
     
    “看啊,是个男孩。”一个剪着短发的女人用张破破烂烂的毛毯包住了婴儿,并把他放到了母亲的床前。
     
    年轻的母亲疲惫地看向了自己的骨肉,那还带着血污的小脸上,鼻子修长笔挺,一双大大的艳红色眼睛正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他的嘴唇紧抿成一道刀削般的线条,带着一点小小的倔强。和其它的初生儿不一样,他不哭不闹,安静得太过诡异。
     
    旁边几个女人议论纷纷,直到被短发女人一瞪,她们才闭上了嘴。短发女人柔声道:“兰妮,他是你的儿子。你已经想好名字了吗?”
     
    年轻的母亲点点头,看向婴儿,眼神里充斥着复杂的情感,却用轻柔如风的声音吐出一句话:“艾伦,他叫艾伦。”
     
    听到母亲的声音时,婴儿表情微微一凝。接着转过头,看向这个生下自己的女人。终于,那紧抿的嘴唇牵起了一道弧线。
     
    他笑了。
     
    看到这稚嫩的笑容,母亲感觉心中的火焰,仿佛平息了不少。
     
    破晓历423年的6月,这年艾伦出生,他记住的第一个画面,是母亲那绝美又疲惫的脸。而人们记住的,则是没有哭泣的婴儿,却无人知道。才刚出生的艾伦,已经具备了记忆!
     
    世界仍按自己的步伐在前进着,时间的齿轮紧咬转动。巴比伦浮空岛上的贵民依旧在寻欢作乐,刚刚当选为新一任总统的莫比特刚结束了一场欢庆盛宴,而在地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不平凡的生命却就此诞生。
     
    命运,总是喜欢在人们不经意的时候,留下一个小小的惊喜。
     
    破晓历428年,秋末的最后一个周六,咣当咣当的声音在小镇中响起。
     
    那是购买过冬物资的集结号,当一个女人提着大袋食物走进条小巷的时候,坐在街角的几个男人点了点头,然后跟了上去。
     
    天色渐晚,夜幕降临。
     
    巷子里头,女人已经发现了身后的跟踪者。她加快了脚步,几个男人刚想动手,一把双管散弹枪突然从角落的阴影中伸了出来,乌黑枪口立刻让他们安静了下来。
     
    和五年前一样,还是一身牛仔装束的乌兹平举着散弹枪从阴影中走出。他嘴上叨着一根香烟,香烟已经快燃尽。乌兹把烟头往上一吐,沉声道:“都给我滚!”
     
    在枪械的威胁下,几个男人渐渐退去,并消失在巷子中。乌兹这才收起枪朝女人走去:“我回来得还算及时。兰妮。”
     
    女人掀下头巾,露出一张秀丽的脸孔,她低叹一声:“我又欠你一个人情。”
     
    “快别这样,我还指望着受伤的时候,能够得到你的免费治疗呢。”乌兹用枪口顶起牛仔帽,露出一脸豁达的笑容。
     
    “来,我帮你拎吧,看上去够沉的。”
     
    牛仔从兰妮手上接过袋子,和她一起走回镇上的家。那是一间铁皮屋,简陋,但总算严实,足以阻挡冬天的冰雪。刚进屋子,一个小小的身影就撞进兰妮的怀里。兰妮蹲下去,把他抱了起来。灯光下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但他长得要比同龄的孩子更壮实些。
     
    有着罕见的苍灰色短发,在灯光的映射下,苍发光辉流逸,犹如千万星萤。
     
    男孩带着稚气的脸孔,已经有着刀刻般的轮廓,可以想像当他长大成年,必定是个英俊的男子。只不过现在这孩子的脸颊上有一片小小的淤青,这让兰妮皱了皱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男孩眼中掠过一丝惊慌,然后求助般看向了乌兹。乌兹微笑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男孩只得咬了咬嘴唇,说:“今天隔壁的莫斯说我是白毛猪,所以我……”
     
    他看了看兰妮,后者一付严厉的表情。男孩只得说下去:“所以我朝着他鼻子给了一拳,然后他把我推倒在地上,就这样不小心磕到的。不过你放心,妈妈,我已经收拾了那家伙,他以后肯定不敢再骂我了。”
     
    乌兹吹了声口哨:“不错啊,艾伦。莫斯那小家伙好像比你大一岁呢。”
     
    “正确地说,他比我大13个月!”男孩纠正道。
     
    兰妮没好气看了乌兹一眼,后者乖乖闭嘴。她才叹了口气,摸着孩子的头发说:“艾伦,不是每件事都可以用拳头来解决。再说,你总会碰上打不赢的家伙,到时你怎么办?”
     
    男孩那双艳红色的大眼睛转了转,脱口而出:“我会逃跑,然后等我长大些、强壮些,再回来让他好看!”
     
    然后又得意洋洋地说:“但是妈妈,到现在还没有我打不赢的家伙。乌兹叔叔教我的那些东西太好用了。”
     
    乌兹一张脸顿时变得尴尬起来,当兰妮回过头的时候,他苦笑道:“我只教给他一些保护自己的东西,真的。”
     
    “那个,我突然想起彼格有事要找我商量,那我就先走了。”
     
    牛仔落荒而逃,看着男人的背影,兰妮摇了摇头:“来吧,我们该吃饭了。”
    =================================================
    《末日末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5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002章 恶魔礼赞
    男孩一声欢呼,没有什么事情比吃饭的时候更让人满足的了。
     
    兰妮将袋子解开,从里面拿出一个普通的圆面包。它没有添加任何特殊的成份,放在巴比伦浮空岛上,它是贵民们不屑一顾的食品。可在地表,它是珍贵无比的食物。因为它没有辐射,且带着一股淡淡的麦香。
     
    麦子,在地表简直和龙一样属于传说中的东西。而就兰妮所知,只有浮空岛的封闭式农业基地,才能够培育出这种完全没有污染的稻麦。
     
    看着用近乎虔诚的表情从她手里接过面包的孩子,然后又很小心一小块一小块撕下面包放进嘴中,甚至连手指上的油花也要仔细地舔个干净。兰妮突然一阵心酸,如果不是她那所谓的坚持,现在这个孩子是不是可以生活得更好些。
     
    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心酸过后,是浓浓的怒火。如果不是因为那个男人,今天就不会是现在这样,想到这里,兰妮紧紧地握住了她那纤细的拳头。
     
    她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匕首套在黑色的皮鞘里。兰妮轻轻拔出匕首,匕首为单刃,刃背上有一圈金色的花纹。它的造型很简单,只有在握柄的末端装饰着一颗红色的宝石。宝石被雕刻成一个恶魔的头像,所以这把匕首有个十分贴切的名字。
     
    恶魔礼赞!
     
    一个小房间。
     
    几块木板钉成的床,一张打满补丁但还算干净的毛毯就是房间的全部。从床上下来,直接就是门口,与其说是房间,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舱室。
     
    艾伦就坐在床上,靠在床上的角落。屋顶的电灯投下橘黄色的灯光,照在男孩的小脸上。他的手上多了把匕首,刚从兰妮那知道,这把匕首叫恶魔礼赞。以及,关于父亲的事。
     
    父亲,对于艾伦来说是个陌生的名词。从出生到现在,他只知道母亲,却不知道关于父亲哪怕一丁点的信息。兰妮对此绝口不提,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去年和镇上的小孩打架,他们骂艾伦是没有父亲的孩子。艾伦回来后问了兰妮,兰妮没有给他答案,只给了他屁股几巴掌。

    后来艾伦便把父亲和挨打两件事划上了等号。
     
    可今晚,兰妮有些失常。回想起她把这匕首递给自己的时候,平素那温柔的母亲突然变得表情扭曲,并且大声说:“艾伦,这把刀是你父亲送给我的。现在我把它给你,将来用这把匕首,狠狠给我刺进你那该死的父亲胸口里!你能够办得到吗?”
     
    艾伦本能地点点头,可他不知道,为什么母亲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五岁的孩子,还无法理解这种情感叫恨。而很多年之后,艾伦才知道这不单是恨,其中,更包含了深刻到让人无法呼吸的爱。
     
    由爱生恨!
     
    他摸索着匕首的皮鞘,这是他得到的最好礼物。艾伦很早就想要乌兹别在腰间的那把小刀,乌兹说等他十岁的时候就送给他。不过现在,他得到更好的宝贝。艾伦发誓,在镇上他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匕首。那在灯光下流溢着柔和光泽的皮鞘,以及那颗折射着光芒的恶魔宝石。
     
    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只能用一个刚学到的句子:这简直太酷了!
     
    艾伦忍不住把匕首拔了出来,那银白色的刃身,上面那圈暗金色的花纹,都让小小的孩子呼吸为之一滞。艾伦甚至可以在光滑的刃身里看到自己充斥着惊讶、兴奋等表情交织在一起的脸蛋。他舔了舔嘴唇,伸出小手在匕首上轻轻抹过。
     
    手指传来一丝冰凉,接着微微一痛,却是指端被刃锋划出一道小小的口子。
     
    如此锋利!
     
    艾伦非但不害怕,反而很高兴。他迅速收起了匕首,并用嘴吸了吸指尖的血,让那种铁锈的味道在嘴里化开。然后钻进毛毯里,发出一两声低笑。很快,他睡了过去。
     
    男孩并不知道,它残留在刃锋上的小小血迹突然自行游动起来,并不断渗透进刃锋里。于是刀鞘中的匕首又恢复如昔,只是握柄上的恶魔宝石,却悄然在被窝的昏暗中闪出一抹淡淡的虹光。
     
    三周之后,小镇迎来第一场冬雪。银白色的雪花悠悠地从天空落下,宛如上天赐给大地的礼物,它们粉刷了丑陋,遮掩了罪恶,将天地装饰成一片纯洁的白。
     
    世界的生机正在不断复苏。
     
    吃完早餐,艾伦来到屋子外。屋外的地面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积雪,把黑黄色的路面掩盖,留下一条耀眼的银道。艾伦抬起头,发现今年的冬天好像有些不一样。
     
    随着雪花飘下的,在天地间悠悠飘荡的还有一些异样的荧光。红的绿的、蓝的紫的,五颜六色的光芒夹在雪花之间漫天飘零。这是艾伦看到过最美的景象,他兴冲冲地从屋子里搬出来一张高椅,爬上去,并试图伸手去抓住那些荧光。
     
    荧光似有灵性,任凭艾伦的小手在半空一阵胡抓,却没有一颗落到小男孩的手里。男孩也不沮丧,反而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终于,一颗萤光落到了艾伦的手中。它冰冰凉凉的,并一下子钻进男孩的手中去,于是艾伦看到自己的手掌上,有蒙蒙的光在手上掠过,形成如同回路般的图案。
     
    光的图案一闪而逝。
     
    “艾伦!天啊,你在这里干什么!”
     
    母亲的声音突然响起,把小艾伦吓了一跳。男孩连忙跳了下来,兰妮没好气地一把挟起他钻进屋子里:“妈妈不是说过,呆在雪地里会生病的!”
     
    艾伦的小脸冻得有些红粉,他呼出一口热气说:“看,我一点事也没有。”
     
    他就是这么倔强,兰妮只能白了他一眼。艾伦又拉着母亲来到门边,指着天上说:“妈妈,那些是什么?”
     
    “雪啊。”
     
    “不不,我是说雪里的东西。它们有很多颜色,还会发光!”
     
    兰妮用手指弹了下他的大头:“别胡说,哪有什么发光的东西。”
     
    艾伦摸着额头,好奇地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外头的天空。那些荧光仍在,可兰妮,以及街道上来往的居民似乎没人发现今天的冬雪有些异常。
     
    这时候的艾伦还不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
     
    那是源力,宇宙本源的能量。能够以肉眼看到源力的人类,万中无一!
     
    某些东西正在苏醒着。
     
    不得不说,世界很多时候都是重复的、单调的。就像小镇的生活,几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距离初雪之日过去了三天。
     
    这天晚上,艾伦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额头凉凉的。像是有人用冰冷的手指正触摸着他的额头,他努力睁开眼睛。昏暗的房间里,有一道蒙胧的身影。艾伦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妈妈?”
     
    那人“嗯”了声,也不说话。那微冷的手指轻灵地在男孩的脸上、身上跳动着,带有韵律的动作让艾伦受到催眠似的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男孩已经忘记昨晚的事。
     
    不过今天,艾伦总感到一阵无来由的紧张。
     
    到了晚上,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强烈到艾伦无法入睡,一颗心呯呯直跳,肾上激素分泌出多于平常倍余的份量,使得艾伦看向窗外的瞳孔不自觉地扩张了少许。在那双艳红色的眼睛里,今晚的月亮特别的圆、特别的大。甚至可以看到月球上那些宏伟的山峦,就在男孩注视着月亮的时候,一声忽然而至的爆炸声由远及近地传来!
     
    男孩吓了一跳,茫然地从床上站了起来。跟着窗外响起了粗糙的枪声还有男人怒骂的声音,间距还夹杂着一两声不知道是女人还是小孩的尖叫。
     
    兰妮几乎是撞进屋子里,她麻利地爬上床并将艾伦床边的小窗户关上。
     
    “怎么了,妈妈?”
     
    母亲抱紧了孩子,勉强笑道:“不知道,可能是危险种闯进镇子里了吧。没关系,乌兹他们会处理的。”
     
    话音刚落,外间又是几声爆炸响起,而且声浪显得比刚才那阵要大得多。
     
    危险种不是没有闯进过镇子,可在以往,战斗会很快结束,且声音远在镇外。但今晚,爆炸和枪声似乎已经蔓延到镇里,而且还在向着中心推进!
     
    那不是危险种!男孩的心里,有个冰冷的声音如是道。
     
    咚咚咚——
     
    急如骤雨般的敲门声响了起来,那敲击的频率,似乎要把那扇单薄的铁皮门给砸倒。
     
    “呆在这别出来,亲爱的。”
     
    兰妮跳下床,拍了拍艾伦的脑袋说。她转身钻出了房间,打开门,门外是乌兹。乌兹全身是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其它什么东西的。兰妮只看到他脸上有道狭长的伤口,伤口长且深,几可见骨!
     
    “天啊,你受伤了。快进来,我给你处理下。”兰妮下意识地说。
     
    可手给乌兹捉住,牛仔摇头道:“没时间了。听着兰妮,我要你带着艾伦离开这。”
     
    “这……”兰妮朝屋外看了眼,小镇到处都是火光:“是危险种吗?它们……”
     
    “不,兰妮。这次不是危险种,是掠食族!”乌兹急急道:“现在镇上的男子都堵在镇口,可我们支持不了多久,你们要趁这个时候撤走。离开这,去高卢城或是其它什么地方。”
     
    他又从身上拿下两样东西:“这是手枪,知道怎么用吧?还有这是手雷,把安全栓拔掉,扔出去,炸死所有对你不怀好意的东西,好吗?”
     
    将它们放到兰妮手中,乌兹突然笑了,笑容一如五年前初次见面时那般灿烂。在这个血与火的夜晚,犹如洒下一地阳光:“我爱你,兰妮。”
     
    兰妮全身一震,然后才咬牙道:“我知道。”
     
    他哈哈一笑,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小屋。那往镇口扑去的身影,义无反顾!
    =================================================
    《末日末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5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003章 惊变(求收藏)
    兰妮回过头时,艾伦已经站在卧室的门口。五岁的男孩镇定得出奇,艾伦轻轻问:“妈妈,掠食族是什么?”
     
    “魔鬼。”兰妮简单道,又补充了句:“可悲的魔鬼。”
     
    许多年后,艾伦才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但现在,兰妮没空让他体会这些:“艾伦,我们得离开这。把你的匕首带上,其它的不用收拾了!”
     
    母子俩带上简单的行李,刚跑出门口。从镇口那边掠来一道火光,接着爆炸就在他们不远处的一片平房中出现。烈焰从平房的窗口、门扉中喷出。掀开了房子的屋顶,冲上十米的高空!
     
    伴随着迸裂的火光,一圈强劲的冲击波扩散开来,将兰妮母子重重地掀回屋子里去。两人摔成一团,过了几秒后,兰妮才从晕眩中恢复过来。她摇了摇艾伦,男孩挣扎着爬起来,表示自己没事。再转身要离开屋子,兰妮却看到几米外的火光里,有几道身影从里面冒了出来。
     
    那是几个男人,却不是镇上的男人。他们身上涂着油彩或纹身,手上拿着电锯或冲锋枪,正对着附近几个居民大开杀戒。其中一个男人朝屋子看了过来,视线在半空和兰妮交汇。
     
    兰妮咬牙,冲上去把门关住。然后拖过来一张桌子死死地挡在门后,接着跑了回来,在屋子角落里掀开一条打着补丁的毛毯,那下面是个地窖。平时用来藏些食物用的,兰妮打开地窖,招手让艾伦过来。
     
    艾伦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他身体轻轻颤抖着,却没有说一句话。他走了过去,兰妮亲了亲他的额头道:“躲在这里面别出来,艾伦。你要活下去!然后那把匕首杀了你爸爸。他叫阿基米德,没有他,就没有今日我们被诅咒般的命运!”
     
    艾伦全身一震,他只是本能地记住一个名字:阿基米德。他在地窖里,空间并不完全是黑暗的,从上头透来隐约的光线,以及一些声音。
     
    门被用力敲击的声音。
     
    接着是一声大响,似是重物堕地。然后兰妮的大叫以及手枪的声音同时响起,艾伦默默地团身而坐。突然,头顶上响起一声剧烈的爆炸声,灼热的火焰在地窖上席卷而过。炽烈的火光,透过那扇并不怎么结实的木门照在男孩的脸上。
     
    那是手雷爆炸的声音。
     
    这一夜,惨叫、怒吼和爆炸的声音响个不停。小小的地窖里,艾伦像雕塑般一动不动。他没有哭闹,一如出世的那个晚上。只是艳红的双眼里,腾上了蒙蒙的水气。

    同时,那幼小的心灵中,某一个角落变得坚硬而冰冷起来。
     
    再冗长的夜,也有过去的时候。当艾伦从屋子里出来,他看到一大片焦地。本来在昨天,街道还被银白色的雪花铺满,可现在却裸露出地面,且呈漆黑的颜色。焦地上,散落着支离破碎的尸体。在其中,艾伦看到一根断指,上面带戴着一个被火熏黑的银戒。
     
    无以名状的悲伤涌上胸口,男孩深深吸了口气,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那是兰妮的戒指。
     
    小镇的街道上、倒塌的房屋里,到处都可以看到尸体。在这些尸体里,很多是镇上的居民,大多是些男人,也有一些是女人和孩子。在不远处的路上,艾伦就看到了隔壁家的莫斯,那个比艾伦大了一岁的小胖子。前不久艾伦才和他打了一架,现在,可怜的小莫斯只剩下一个半身,另外半截尸体已经不知所踪。
     
    艾伦抬起头,显得有些茫然。小镇已经没有半个活人,不管是幸存者还是那些所谓的掠食族,他们早已在天亮之前离开。世界很大,大到似乎没有边际;同时它也很小,小到容纳不下一个男孩。
     
    一时间,艾伦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艾伦茫然地走在街上,身后不知何时吹来一阵轻风,风里,带着某种腥气。他刚回头,就看到身后的屋舍上,一道黑影扑了过来。他脑海里轰的一声响,接着什么也听不到,世界变得安静无声。瞳孔则微微扩张,这让他看清了这道黑影其实是一头狼。
     
    一头有小牛那样大小的狼。
     
    通体长着灰毛,它强劲而有力的大嘴足以咬断几公分粗细的铁条,自然能够轻易咬断艾伦的脖子。
     
    这是雪狼,只有在冬天才会活动并狩猎的一级危险种。一般来说,老练的猎人能够对付这样的危险种,可艾伦只是个五岁的孩子!
     
    在雪狼的眼中,这是个手到擒来的食物。人类的小孩肉量尽管不多,可味道却十分鲜美,雪狼已经等不及想要一饮那稚嫩脖子中的温热鲜血了。可当它看到男孩那如同红色宝石般的双眼,已经瞳孔周围悄然浮起的一圈银灰色的纹路时,雪狼竟然感到了恐惧!
     
    那就像一头撞上自己的天敌,而非一个鲜嫩可口的人类小孩。
     
    接着的一切在转瞬间发生。
     
    雪狼没有咬到男孩的脖子,艾伦在狼扑下来的瞬间,几乎是本能的往前一滚,滚到狼腹下。手上的匕首自然往上捅去,甚至男孩没有其它动作,仅是依靠匕首本身的锋利以及雪狼扑击的惯性,就在狼腹上开出一道长长的伤口。
     
    狼血、肠子和内脏淋了男孩一身。当艾伦从狼尸里钻出来时,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然而还没等他从劫后余生的激动情绪里恢复过来,无数点绿莹在街道的转角、屋舍上或是其它什么地方飘了起来。
     
    雪狼这种危险生物,通常都是集体行动的。它们一共有23头,把艾伦包围在了中间。
     
    艾伦的注意力全给雪狼吸引了去,他没有发觉手上的恶魔礼赞,刃身上的狼血已经全数消失。
     
    残留在刀身上的只有一些暗红色的血迹,那是死人的血。
     
    狼群没有急于进攻,艾伦则看向其中一只。那是只体形最小,可通体长着银色长毫的娇小雪狼,它身上有着其它同类没有的光。
     
    蒙蒙的,银白色的光。孤冷、肃杀,如同秋末吹来的一阵风。
     
    银狼越众而出,来到艾伦的身边绕着他转了圈。还用它那带着些许湿气的鼻子在艾伦身体四周嗅着,整个过程中,男孩僵直不动。尽管只有几秒钟,艾伦却觉犹如过了一个世纪。
     
    银狼退后了少许,狼嘴张合竟吐出人类的语言:“你在害怕我?”
     
    艾伦惊讶得无以复加。
     
    银狼露出一个人性化的笑容:“我们的身体结构虽然不一样,但利用某些肌肉的震动,还是可以模拟出你们人类的声音。怎么,你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事吗?”
     
    男孩老实摇头。
     
    银狼那双澄静的蓝色瞳孔中闪过一丝讶色,然后又道:“你的味道并不难闻,我喜欢你。你的同类已经死光了,怎么样,要不要跟我走?或是,成为我们的午餐?”
     
    “跟你离开的话,你会杀我吗?”
     
    “当然不会,相反,我会教你捕猎。不过你想要食物,就得和我的其它同胞一样,靠自己去获得。”
     
    “那我跟你走。”艾伦没有一丝犹豫,他没有忘记母亲最后的要求。无论如何,哪怕与雪狼为伍都要活下去。
     
    活下去,才能够实现兰妮的遗愿!
     
    于是这天,一个小小的少年和一头银色的雪狼离开了刚经历过一场屠杀的小镇。
     
    “对了,我叫白芳。”路上,银狼说道。
     
    “我叫艾伦。”
     
    男孩犹豫了一会,问:“为什么放过我?”
     
    “因为你害怕我,更因为,我寂寞……”
     
    世界不会因为谁而停留,时间的齿轮总是以自己的步调滚滚向前。五载寒冬,弹指一瞬。
     
    破晓历433年,夏。
     
    一队士兵在山林间穿梭着,他们是一支狩猎团,专门接受各种委托,有时也会狩猎稀有的危险种以牟取暴利。狩猎团只有三人,他们都是源力者,特别是团长安迪,那是一名九级的源力者!至于士兵其实是从附近的高卢城雇佣而来的。原因无它,只因为这支佣兵熟悉附近的环境。
     
    这时,佣兵队长古特说道:“头,我们已经距离狼窝不远了。”
     
    团长安迪看了他一眼,道:“古特队长,你确定那些该死的雪狼就在附近?”
     
    “上个月我们接受高卢城的官方委托,对这一带的山林进行常规生物调查的时候,确实发现了雪狼的老窝。如果那些家伙还没有挪走的话,就不会错。”古特顿了顿,强调道:“夏天是雪狼早讨厌的季节,在这个季节,它们通常会躲在阴凉的山洞里渡过整整一个夏季,所以转移老巢的机率并不大。”
     
    “很好。”安迪跳了起来,眼神中流露出贪婪的目光:“听说这支雪狼里出现了一头银雪狼,银雪狼的皮毛可是万金难求!看来这次不想发财都难了。”
     
    在狩猎团出现的同时,山林的另一头,一只角鹿在草丛间徘徊着,它有着繁复如同王冠般的犄角,这是它保护自己的武器。它正用自己的犄角拱动着草丛,这是试探草丛中会否潜藏着危险的手段。在确定没有危险之后,它才啃咬着这片青绿的草丛,它可以从草里分解出水份和纤维,以维持自己的生命。
     
    突然,角鹿抬起头,接着强劲有力的后肢一压地面,当即掠起一个优美的弧度。这只角鹿感受到了危险,这是近乎直觉的感知能力,迄今为止已经救了它不少回。可这次却是个例外,从不远处的树萌下突然有银光一闪,角鹿在半空的身体猛然一颤,跟着哀鸣着跌到了地上。
     
    一把锋利的匕首齐根而没,钉进了它的脖子里。角鹿的眼神中写满了惶恐,它可以感受到身体里一些东西正被吸走。它仍末立刻死去,四肢乱蹬却无力爬起,只能绝望地看着捕食者从树荫下出现
    =================================================
    《末日末缘》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53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