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契约夫妻:老公在上我在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小说简介:洛落猛的一把甩开他,“回去?去哪?去看你和我亲爱的妹妹是如何相爱,如何背叛我的吗?” 她几乎失控的控诉道,“唐莫川,我放手了,我成全你们
    小说简介:洛落猛的一把甩开他,“回去?去哪?去看你和我亲爱的妹妹是如何相爱,如何背叛我的吗?”
     
    她几乎失控的控诉道,“唐莫川,我放手了,我成全你们,难道这都有错?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居然要这样对我!你说啊!”
     
    她的父母因为病重,至今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高昂的医药费已经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如今他又雪上加霜,一把火烧了自己唯一栖身的地方。
     
    “落落,只要你能忘记今天早晨的事情,我早就说过你父母的医药费可以由我来出,你也不用每天这么辛苦的打几份工……毕竟我还是爱你的。”
    001往事随风
    “嗯……莫川……讨厌……不要………”听着室内女子欲拒还迎的娇喘,洛落此时握着门把的手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不要?我看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巴诚实多了,宝贝,你真棒。”男人粗重的喘息犹如一把尖刀深深刺在了她的胸口处,让她痛不欲生。
     
    “嗯……你慢点啦……”
     
    “你一会要慢点,一会要快点,你到底要怎么样?”
     
    “讨厌……啊……”
     
    洛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懵懂少女,自然明白此时他们在做什么。
     
    “莫川,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我觉得我好对不起姐姐。”不知过了多了,洛落终于鼓起勇气悄悄打开半掩的大门,入眼的便是女子半裸的身子此时正趴在男人健壮的身躯上,洛落顿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洛小姐,您怎么在这,总经理他……”秘书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马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摇了摇头,“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姐姐!”
     
    “落落!”
     
    在听到外面的声音之后,里面的人顿时大惊失色,只见唐莫川立马将身上的女人推了开来,几个大步向她走了过去。
     
    “你不要碰我!”洛落愤怒而又惊恐的看着他身上深浅不一的抓痕,她嫌脏。
     
    “你听我解释。”
     
    “解释?解释怎么和我亲爱的妹妹搞在一起,解释怎么在大婚前夕背叛了我,还是解释怎么明明在国外出差的你为什么现在会在办公室里?”洛落强忍住眼角的泪水,几乎失控的咆哮。
     
    “姐姐,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爱上莫川,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和莫川没有关系。”不知何时,谢依婷已经走到了门边,死死的拽着洛落的胳膊,半跪在地上,泪如雨下,“我们真的是第一次,姐姐,是我对不起你。”
     
    第一次?目光落在谢依婷身上深浅不一的吻痕时,还真是讽刺。
     
    “放手!”
     
    “姐姐,你若是不原谅我,我便长跪不起。”
     
    啪!
     
    洛落毫不留情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脸上,顿时一张精致的俏脸上多了一道猩红的巴掌。
     
    “够了,落落!”唐莫川条件反射的将谢依婷护在身后,原本充满愧疚的脸也因为自己这一巴掌而变得铁青,“我们在一起整整七年,你除了给我牵手和亲吻,碰都不让我碰一下,更何况,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也会有需求,即使不是依婷,还会有别人。”
     
    啪,几乎未经犹豫,洛落反手重重打在了他的脸上,又是一巴掌。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理由?”洛落哭着哭着突然笑了,“唐莫川,这就是你们在一起的原因,是我不解风情,是我古板,是我这么多年对不起你了,还真是讽刺。”
     
    “你居然敢打我!”
     
    唐莫川作为风氏的大少爷,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一张俊脸顿时变得狰狞起来,狠狠握住洛落的手腕,“落落,你不要太过分!”
     
    啪,又是一巴掌,洛落抬起头挑衅的看着他,神色中满是不屑,“怎么样,唐莫川,我打的就是你,这是作为你背叛我们这七年感情的代价。”
     
    男人此时似乎真的动了怒,一双眸中几乎可以喷出火来,高高举起的手还未落下,便被一旁的谢依婷抱住了胳膊,“莫川,不要,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
     
    洛落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意看着他未挥下的大手,从未觉得如此痛心过,她丝毫不怀疑刚刚他是真的想打她,深吸口气,“唐莫川,下个月的婚礼……取消。”
     
    “你敢!”请帖都发了,若是这时候悔婚,那他唐莫川岂不是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
     
    犹如听到最好笑的笑话一般,洛落用力挣脱他钳制住自己的大手,一脸决绝,“我宁愿嫁一个我不爱的人,也不会嫁给曾经背叛我的人。”
     
    说完,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
     
    出了办公楼,洛落强忍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
     
    直到深夜,拖着疲倦的身体累了整整一天,洛落看了看手机,整整103个未接电话,冷笑一声,索性直接将他加入黑名单,抬起头,眼前的一幕让她顿时苍白了脸。
     
    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洛落怒不可遏的颤抖着自己的身体,踉跄几步,握紧拳头看了眼不远处,此时正一脸气定神闲站在一旁的男人。
     
    洛落犹如疯了一般扑了过去,“唐莫川……你……你疯了吗……这…这可是我唯一的家啊,你居然让人一把火就这么……”
     
    “落洛,这是你逼我这么做的。”只见唐莫川沉着脸,霸道的拉起她的手,“跟我回去。”
     
    洛落猛的一把甩开他,“回去?去哪?去看你和我亲爱的妹妹是如何相爱,如何背叛我的吗?”
     
    她几乎失控的控诉道,“唐莫川,我放手了,我成全你们,难道这都有错?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居然要这样对我!你说啊!”
     
    她的父母因为病重,至今还躺在医院,昏迷不醒,高昂的医药费已经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如今他又雪上加霜,一把火烧了自己唯一栖身的地方。
     
    “落落,只要你能忘记今天早晨的事情,我早就说过你父母的医药费可以由我来出,你也不用每天这么辛苦的打几份工……毕竟我还是爱你的。”
     
    “你爱我?“只见她嗤笑一声,“爱我你就这么对待我,结婚之前和我最要好的妹妹搞在一起?甚至为了让我和你回去,不惜毁了我的家,唐莫川,竟然没想到你这么卑鄙!”
     
    男人微微眯起眼睛,不悦的看了看一脸盛怒的女人,“我可提醒你,据说再不动手术,你爸最多活不过一个星期……”
     
    “你不要说了。”洛落惊恐着捂住自己的耳朵,“除非我死,否则,我是不会和你结婚的。”
     
    “来人,将她带回去!”唐莫川冷声吩咐着,便见几个黑衣西装的男子眼看就要走了上来……
     
    正在这时,一辆黑色的林肯停在了自己身前,洛落睁开湿润的双眼,看了眼车内的男人,只见他身着一身Kiton 西装,当从每年生产的服装数量来看都是极为有限的,精致的裁剪更是烘托出男人完美的体型和高贵的气质,脚下穿着一穿意大利纯手工皮鞋,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强大的气场。
     
    洛落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单是从外貌上来说几乎无懈可击,本以为唐莫川长的已经足够俊美,可是在和眼前的男人面前却不值一提。
     
    只见他邪肆的勾起唇角,低垂着眼眸,一只手腕慵懒的半撑在玻璃窗户上,明明是柔和俊美的五官却硬是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轻轻勾起的唇角更让他增加了一丝不羁和狂野,多了一份邪魅和性感。
     
    看不出任何情绪,唐寒冷冷的瞥了眼呆愣的韩云菲,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冷冽之中,“上车!”
     
    洛落一愣,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可以足以与唐莫川相抗衡的男人,几乎不假思索,她打开车门,却见他缓缓抬眸,入眼的便是一双几乎结冰的双眸,正一脸嫌弃的看着她,冷声开口,“坐前面去!”因为他不喜欢女人靠他太近。
     
    咬了咬唇,忽略内心的难堪,洛落正准备上车,正在这时,一直在自己身侧的唐莫川正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车冷酷而又邪魅的男人,“小……小叔叔?您什么时候回国的?”
     
    “我来接我的女人,怎么?你有意见?”唐寒好笑的看了看唐莫川一脸惊愕的表情,垂下头慵懒的整理着自己衬衣袖口的位置,“你怎么还不上车!”
     
    洛落一愣,虽然有很多疑问,可是她却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他,因为她此时已经别无选择!
     
    002协议结婚
    当她步入本市最顶级的公寓时,整个人都开始紧张不安起来,从后视镜方向看了眼正在假寐的男人,洛落握了握自己的拳头,“那个……今天谢谢你们,我在这下就可以了,我可以自己回去!”
     
    男人依旧闭着双眼,似乎根本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她尴尬的看了看一直跟在男人身边,正在开车的青宇,犹豫着说道,“我要下车!”
     
    只见青宇一脸不解的看了看洛落,“您下车去哪,您的家不是刚被烧了吗?”
     
    洛落一怔,苦涩一笑,咬了咬唇,默默跟着二人下了车,用眼角余光看了看身后的几名黑衣男子,是唐莫川的人,几乎不假思索迅速上了电梯,随后不安的看了看身前高大邪魅的男人,本想说些什么,在感受到他身上所散发出来冷漠之后,终究将所有的疑惑又咽了下去,直到电梯门再次打开,她才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见那几人终究还是没有再跟上来,她松了口气,刚步入客厅,清一色冷色调倒是很符合眼前男人的风格和品味,洛落微垂着头,站在一边的角落不语。
     
    唐寒淡淡扫了眼呆愣在一边的洛落,冷冷开口,“过来!”
     
    她一个激灵,立马走上前,看着办公桌上的一份文件,疑惑的看了眼唐寒,“这是?”
     
    “结婚协议!”唐寒言简意赅的说道,“你不用如此拘束,坐下!”
     
    “谢……谢谢……“洛落此时大脑一片空白,居然是结婚协议,他是想和自己结婚,和一个刚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人结婚?
     
    似乎看出她心里的疑惑和犹豫,青宇立马将手中的另一份协议递至洛落的手中,“洛小姐……这是所有协议的内容,请您过目!”
     
    “谢…谢谢……”礼貌的站起身,接过手中的协议,却并没有打开,而是定定的看了眼对面的唐寒,一脸困惑。
     
    “当然,我尊重你的决定,你可以选择放弃,不过……”突抬起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双眸子深不见底,“如果这样,我想唐莫川不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毕竟现在外面,还有他的人。
     
    “这是酬劳,如果你还不满意,可以再加,而且……我能帮你摆脱唐莫川!”男人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她,似乎看出她的心动,眸底满是蔑视的神色,女人不过如是,虚荣而又虚伪。
     
    洛落微微闭上眼睛,紧咬住嘴唇,微微颤抖起来,是的,不仅如此,她的父母现在还躺在ICU。
     
    她需要钱,非常需要,突然扬起一抹没心没肺笑意,“我这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你让我考虑考虑。”
     
    洛落看着支票上的巨额数字,出手还真是大方。
     
    “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会给你时间考虑。”似乎看出她心中的所想,唐寒缓缓站起身,“一个星期。”
     
    “什么?”
     
    “给你一个星期时间考虑,你暂时可以住在这里,那里是客房。”
     
    洛落颔首点了点头,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正视他的眼睛,一脸纯善的看着他,笑了笑,“为什么帮我?”
     
    男人似乎并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径直穿过她,眼角淡淡扫了她一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可否认,她长的不算绝色,却也不差。
     
    白皙的肌肤,小巧的鼻子,清澈的眼睛,最主要是她那份难能可贵干净的气质,在现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像她这样的女孩几乎已经没有了。
     
    更何况在经历了刚刚的事情,没想到她此时居然还能笑的出来,真不知道该说她坚强还是愚蠢。
     
    就在他即将离去的一瞬间,洛落鼓起勇气牵起他的一个衣角,“无论如何,今天谢谢你。”
     
    唐寒一愣,冷冷的扫了眼她拽着自己衣角的小手,带着几分警告,“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抱歉!”难堪的放开手,洛落装作不经意的摸了摸鼻子,偷偷看了眼此时面色不善的男人,内心大大翻了个白眼。
     
    回到客房的洛落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洛落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眼窗外皎洁的月光,将头埋在膝盖中,喃喃开口,“我该怎么办?”
     
    一夜无眠
     
    “三少,您真的要让她做你的妻子吗?”
     
    男人邪肆的勾起唇角,笑了笑,“我讨厌女人,可我身边只有两种人,有用的人和没用的人,你认为她是哪一种?”
     
    出乎青宇意料之外的是,没想到她第二天居然就把签好字的合约交给了他,挑了挑眉,唐寒接过她手中的合同契约,似乎早在意料之中,“你很聪明。”
     
    “支票呢?”
     
    唐寒示意了青宇,后者立马恭敬的将支票奉上,洛落顾不得含蓄,立马焦急的接过,然后头也不回的飞奔出去。
     
    “师傅,麻烦快点!”坐在出租车内的洛落不时的催促着,医院刚刚打来电话,若是今天上午再不将所欠的医药费补上,就会停止一切的医药治疗,并且强制退房。
     
    只见出租车司机一脸无奈的通过后视镜看了眼洛落,“这位小姑娘,这路况就这样,你看,这不前面又堵车了。”
     
    正在这时,洛落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医院那头的电话,“喂,我……我马上,什么?刚刚有人事先垫付了?请问对方留下姓名了吗?”
     
    在听了电话那头的答案之后,洛落突然冷笑一声,居然是唐莫川。
     
    “好的,我知道了,至于手术的时间,我现在要求预约,至于费用方面,你们不用担心,我马上过来,嗯……好的,就这样,嗯……”
     
    看着睡在病床上毫无生气的父母,洛落重重吸了吸鼻子,然后一如从前趴在床前,“爸妈,现在我有钱了,马上就可以手术了,很快你们就会康复了,你们不用担心,马上一切都会好的。”
     
    说着说着,早已经泪流满面,随意抹了把脸,洛落站起身,然后留念的看了眼病床上的二人,她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今天还有2份工要打,虽然唐寒给的钱目前已经足够支付爸妈的医药费,可是医院的费用同样却也像个无底洞。
     
    ………
     
    难得的休息, 当洛落一脸不情愿的被她名义上的丈夫唐寒,带到本市最顶级的私人订制礼服店的时候,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晕头转向的状态,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洛落清楚的掌握了唐寒的性子,不必要的时候,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洛小姐……今晚会有一个宴会要参加!”
     
    洛落了然一笑,感激的对他点了点头,却此刻又突然听到那句几乎让她发狂的声音,“换!”
     
    看着慵懒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她咬了咬唇,这已经是自己换的第153套礼服了,再好的脾气也被他磨的消失殆尽了。
     
    她扭了扭身子,对着镜子转了几圈,故意说道,“我觉得挺好,我挺喜欢的!”
     
    唐寒原本低垂着头,把玩着自己腕间手表,诧异的抬起头看着洛落此时正含笑看着他,不知为何有片刻的失神,微微皱了皱眉,只一眼,坚定的再次说道,“换掉!”
     
    握紧自己的拳头,她可不想成为第一个因为换衣服而过度劳累而亡的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也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此时正一脸阴郁盯着自己的男人。
     
    “我累了……”她如实说道,垂下脑袋叹了口气,“唐寒,我真的累了,就休息一会好吗?”带着祈求的语气,他居然有片刻的恍惚,除却自己的长辈,多久没人如此直接而又大胆的唤过自己的名讳了。
     
    对于他的名字,她也是无意间在昨天的协议书上看到的,根本没有多做思考就理所当然的叫了出来,看着男人此时捉摸不定的神色,洛落悲哀的看了眼青宇,而后者也正用一种见鬼的表情看着她。
     
    认命的站起身,正准备换下一套,“十分钟……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洛落大喜过望,开心的点了点头,大大咧咧的躺在了沙发上,一只腿高高的翘了起来,“好舒服啊……”
     
    青宇忍不住轻笑出声,在看到唐寒那冷冽的眼神后,立马忍住笑意,抬头看天!
     
    似乎感受到此时诡异的氛围,洛落尴尬的坐直身子,歉意的笑了笑,真是要死了,丢人丢到外面来了,一时激动居然忘记了。
     
    “嗯……就这件!”终于在经过第158次试穿之后,唐寒才勉强点头,洛落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莫非她真的很差劲还是他的要求太高了?
     
    看着镜子里的人,洛落几乎都快不认识自己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了眼身侧的男人,不可否认,他的眼光确实不错。
     
    …………………
     
    刚下车,洛落便毫不优雅的差点摔了个跟头,一声惊呼,好在及时抓住了唐寒的一支胳膊,这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子,抬头看了一眼,此时正脸色不善,看着自己的男人,洛落瘪了瘪嘴收回自己的手,郁闷的看了眼脚上的鞋子,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窃窃私语的声音。
     
    “这不就是唐氏的那个私生子吗?怎么现在回国了吗?据说当初她连自己的亲妈都不敢认,真是个废物!”
     
    “听说他的妈妈是夜店的舞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唐老也是老来得子,据说对这个小儿子疼爱的很啊!”
     
    “那有什么用,私生子就是私生子,野种就是野种,好听点是出国,不好听的就是流放。”
     
    “嘘……小心被他听到,你们可知现在的唐氏一大半的股份都在他的手里,想弄死你们,轻而易举的事!”
     
    洛落一脸不可置信的听着不远处人群的对话,心里五味杂陈,转眸担忧的看了眼唐寒,依旧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仿佛世间的任何事情都无法走进他的心中,不知为何心里一阵酸涩。
     
    “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感受到她的目光,唐寒冷声问道,“你在同情我?”
    16345H1K-0.jpg
    不知为何,洛落感觉一阵寒意向自己袭来,不是之前的那种冷漠,而且一种真正的恨意,她情不自禁的后退几步。
     
    “没……没有……“她心虚的低下头,突然下巴被人用力的抬起,几乎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警告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否则我会杀了你!”
     
    用力的甩开她,说完便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开,洛落踉跄几步,差点跌坐在地上,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这是招谁惹谁了。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回过头,正对上一张猥琐的脸庞,“美女…怎么这么不小心!”
     
    男人色情将手放在她的腰间,洛落一惊,随后无语的笑了笑,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色狼年年有,今年特别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