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六零小甜媳》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六零小甜媳 小说简介:一时间,她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只是任何一种解释都无法将她说服,因为在2017年的沪市,根本没有这样落后的地方。 尤其是当她看到不远处路口的红旗

    六零小甜媳 小说简介:一时间,她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只是任何一种解释都无法将她说服,因为在2017年的沪市,根本没有这样落后的地方。

     
    尤其是当她看到不远处路口的红旗下竖着的那块大木牌,明晃晃的“红旗公社”四个大字让她脑子里瞬间炸了锅!
     

     第一章 我叫宋红旗

    大片已经收割过的田地呈现出一种落败枯黄的景象,其中零星的坐落着几间土坯泥房,红色标语刷满墙体,坑洼的泥路因为不久前的大雨积了大滩大滩的脏水,泞得厉害,唯一远处的青山与眼前才刚抽芽的嫩绿还带着几分压抑的生气。
     
    宋恩礼跟灵魂出窍了似的站在路边,半天也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就到了这么个地方。
    16345K060-5.jpg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不久前她正在陪父亲视察自家仓储公司基地,其中一个危险品仓库发生爆炸,她情急之下把父亲推出了仓库,然后就没了知觉。
     
    再睁开眼,就是眼下这番景象。
     
    一时间,她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只是任何一种解释都无法将她说服,因为在2017年的沪市,根本没有这样落后的地方。
     
    尤其是当她看到不远处路口的红旗下竖着的那块大木牌,明晃晃的“红旗公社”四个大字让她脑子里瞬间炸了锅!
     
    不会吧……
     
    就在宋恩礼愣神之际,一辆白牌俄式嘎斯69型吉普车打她身边疾驰而过,车轮碾过满是积水的路面,溅起大片泥浆。
     
    饶是她躲得再快,身上的白狐披肩还是被不小心溅到。
     
    “没公德心!”她懊恼的朝吉普车驶去的方向竖了个中指,低头掏出手帕去揩那些泥渍。
     
    冷风吹过,黑色锦缎旗袍摆被拂开,露出一双莹白如玉的纤细脚踝,在银闪闪的吉米周高跟鞋和肩上搭着的那件白狐皮草的衬托下,全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贵气。
     
    “你是什么人?”已经开过去的吉普车又倒了回来,后座的人放下车窗。
     
    宋恩礼抬头去看,就见吉普车后座上那穿着军装的年轻男人正皱着眉头盯着她,五官冷硬,眼神深刻,周身散发着惯于发号施令的威慑力。
     
    宋恩礼注意到他那身五八式军服。
     
    虽然宋父近来与时俱进搞了个什么大型仓储公司,但实际上宋家是靠经营古董生意发的家,而作为家中独女的宋恩礼打小就被宋爷爷和宋父当成接班人来培养,所以在古董鉴定方面造诣已是不俗。
     
    只一眼,她便确定了当下年代。
     
    1958到1965之间,这个时候虽还没进入华夏最动荡敏感的那十年,但苗头已经初现,并不太平。
     
    五八式军服是五五式的改良版,最大的区别就是五五式军衔肩章改成了五八式军衔领章,而后面又出了个六五式,爷爷的收藏室里就保留着一系列完整的军官服。
     
    知道确切时间,再加上眼前看到的这一切,宋恩礼基本可以肯定自己穿越了,而且还别具一格的穿到了这么个吃饭老大难,买东西凭票,出门得靠介绍信的困难时期!
     
    她被自己最终得到的结果吓了一跳!
     
    难怪这男人看她的眼神这么古怪,如果她现在真在这么个年代,就凭她这身打扮,分分钟能让人当可疑分子逮起来!
     
    “我……”她支支吾吾,硬着头皮回道:“找人。”
     
    “你的名字,找谁?”那男人一直盯着她,大有种她今天要是交代不清楚就别想离开的意思。
     
    她的名字?
     
    她这个名字很没有年代特色,容易闯祸啊!
     
    无意中再次瞥见“红旗公社”那块木牌,宋恩礼当下灵机一动,“我叫宋红旗,从沪市到这儿投奔我大伯,他叫宋大壮。”
     
    ×
    第二章 跟他回了家
    不管在什么年代,沪市都是时髦的代名词,说是沪市人应该能让她这身突兀的打扮看起来合理些。
     
    男人抿着唇,再次把她深看,“上车,我捎你一程。”
     
    宋恩礼看看他,又看看驾驶座上一脸警惕的勤务兵,再想想那寸步难行的泥泞路,感激的点点头,“谢谢。”
     
    甭管去哪儿,总不能一直在路边站着。
     
    “您怎么称呼?”车内气温有点高,有些淡淡的酒味,她取下披肩抱在怀里,不动声色的坐在男人身边打量这个时期的吉普车。
     
    虽然舒适度比不上后世,但已经是最了不得的稀罕物,根据资料记载当年一个普通地级市市政.府才配一、两辆小轿车或者帆布顶棚的老式北京吉普,所以她这类普通人能坐上大吉普着实不容易。
     
    男人依旧没啥表情,“萧和平。”
     
    宋恩礼怕他会问起介绍信什么的,拿不出来会很麻烦,假借看窗外的景色之际,脑子里已经开始编造各种谎话借口以备不时之需。
     
    好在萧和平从刚才回答了她的问题后就一直没开口,眯着眼睛坐在那儿休息,宋恩礼嗅出来他就是车上这股酒味的来源。
     
    最后还是勤务兵忍不住出声提醒,“萧副团,马上就到青山村了。”
     
    萧和平这才睁开眼,问宋恩礼,“你大伯哪个村的?”
     
    宋恩礼估摸着他就是要去青山村,自己又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哪些具体村名,随口诌道:“青山村。”
     
    萧和平这才低低的笑了声,硬朗的面部轮廓也稍微柔和了些许,不像刚才似的绷着,还挺英俊。
     
    宋恩礼立马变得警觉起来,觉得他可能看穿了什么,只是他不说她也不敢主动把话题挑起,一路闷声不吭的忐忑。
     
    勤务兵将车拐进一条更为狭窄的小路,车窗外的景物也跟着丰富起来,每隔几步就能看到黄土坯墙茅草顶的矮房,用毛嗑杆儿或者高粱杆隔出一个个大大小小的院,时不时传出一两声有气无力的鸡叫,墙上的红色标语成了固定标配。
     
    这个地方现在应该是初春,不过气温要比几十年后同季节的沪市低上许多,春耕才刚开始,田间地头的庄家把式还都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薄棉衣,甭管男女,都忙着下地挣工分。
     
    几个黑瘦黑瘦的小孩拎着藤编篮子蹲在稀疏的草丛里采采弄弄,他们看上去最大的不过十一二,小的估计三四岁,身上的衣物同样也是缀满补丁,甚至有俩还光着腚。
     
    看到有车进村,全都用稀罕而胆怯的目光盯着,然后一哄而上追着跑。
     
    车子在村里唯一的大瓦房院门前停下,约莫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也不知打哪儿蹿出来,抢先一步跑进院,“奶,四叔回来了!”
     
    王秀英正在屋里纳鞋底,一听说自家老儿子回来了,立马跟要分粮了似的从屋里冲出来,连针线箩都没来得及放下,“你个小瘪犊子可算舍得回来了,娘巴巴的盼着你眼睛都快盼直了!”
     
    “萧婶儿,我们副团长也记挂着您呢,这不给您捎了好些稀罕玩意儿。”勤务兵头一个下车,去后备箱取东西。
     
    萧和平也跟着下车,宋恩礼自然不好继续在车上赖着。
     
    她说要来青山村,人已经给她捎来了,这素昧平生的,也算是仁至义尽。
     
    可是……
     
    她低头看看自己穿着的锦缎旗袍,那衩都要快开到大腿根了。
    16345I938-4.jpg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这要是下车,不得让人当破.鞋批.斗?
     
    可除了这身旗袍和那条白狐披肩她再没衣服了啊……
     
    “小婶婶,我叫小栓,小婶婶你是从城里来的吧,我从来没见过像小婶婶这么好看的人。”刚才跑进院喊人那小孩趴在车窗外盯着宋恩礼看,回头又朝王秀英喊道,“奶,四叔给你捎了个老好看的小婶婶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