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宦妃当道》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宦妃当道小说简介:爹,是蜜儿错了;我刚刚只是做了噩梦,一时还未清醒过来,乍然见到九皇子,我还以为是梦中要杀我之人,所以我才拼死反抗,我……”。眼

    宦妃当道小说简介:爹,是蜜儿错了;我刚刚只是做了噩梦,一时还未清醒过来,乍然见到九皇子,我还以为是梦中要杀我之人,所以我才拼死反抗,我……”。眼圈微微泛红,看上去实在是委屈……

     
    凌墨萧马上说道:“秦大人,这件事不怪蜜儿,你就不要责难她了,她落水受到惊吓,本就应该多多静养才是!”
     

     第一章:凤凰涅槃

    耳边响起阵阵野兽的嘶吼,恍恍然睁开了双眸,眼前的一幕让她撕心裂肺,那粉嫩的肉团子正懵懂的向自己爬来,可身后却是饥肠辘辘的透着盈绿之光的饿虎,正探寻的盯着嘴下的幼儿。想要冲过去,却发现如今自己已是身陷囹圄,四周沙沙作响的铁锁让她寸步难移,大声吼道:“来人,来人,快将大皇子抱走啊,来人,救命……”
     
    嗤嗤的两声尖笑让秦羽蜜抬起头,眼见着一个身着自己正宫娘娘华服的女子一步步从台阶上走下来,讥诮的俯视着她,而后又看了看那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低声说道:“秦羽蜜,这场戏好看吗?”
     
    “大姐,你在说什么?快去救救智儿,快去啊!”睨眸看了她几眼,最后绢帕掩嘴,讥笑着说道:“救他?为什么?”
     
    有些傻眼的看着眼前本该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子,轻声说道:“大姐,你在说什么?那是智儿,是我的孩子啊……”。
     
    眼神忽然转为狠烈,最后指着斗兽场上那肉团子吼道:“对,他是你的儿子,就因为是你的儿子,所以,他才更该死……他娘夺了我的皇后宝座;连那个小贱种也要夺走属于我皇儿的地位,休想,休想……。”
     
    “你……”不敢确信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女子,最后说道:“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哼……看到了吗?看到我现在身上穿的衣衫了吗?这可是东宫皇后才能穿的,这本该是我的,可是你,你仗着自己嫡女的身份,把这一切都抢走了,如今,我要夺回来,我都要夺回来……连同我儿子的,我要一起夺回来!”
     
    眼神阴蛰的盯着眼前的女子,最后平静的问道:“你怀孕了?”
     
    “呵呵,怎么?没想到吧?你以为你可以霸占着皇上?可我告诉你,皇上从一开始爱的就是我,是我秦羽璇,不是你秦羽蜜……”。
     
    声音有些破碎,却仍逞强的说道:“不,你骗人,皇上爱的是我,我与皇上青梅竹马,智儿是他的皇长子……皇上,皇上……贱人,你把皇上骗到哪儿去了?皇上,救命,救救咱们的智儿,皇上,救命啊,来人,快来人!”
     
    “行了,住口吧!朕就在这里……。”看着那黄袍加身,容颜冷峻的男子一步步向台阶下走来,秦羽蜜伸出手喊道:“皇上,皇上,淑妃这个贱人要伤害智儿,皇上,你救救咱们的孩儿……。”
     
    凌墨萧却站到了秦羽璇的身旁,满眼宠爱的拥着她的腰身,柔情蜜意的说道:“爱妃,怎么亲自跑到这儿来了?若是吓到腹中的皇子该如何是好?”
     
    “皇上~~臣妾现在是你的皇后了!”
    第二章 灭绿茶婊
    门口冲进来的人一把推开羽蜜,噙着泪眼,一脸心疼的望着凌墨萧,不顾脏臭,为他擦拭着衣衫上的污渍;咒怨的说道:“妹妹,你这是做什么?墨哥哥只是好心来看你,你竟然如此无礼……。”
     
    羽蜜讥讽的看着眼前一对狗男女,低声询问:“墨哥哥?”
     
    秦羽璇马上红了脸,垂下头说道:“没有,我只是说九皇子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
    19291M0J-2.jpg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秦然也跟着皱眉,说道:“蜜儿,你发什么疯?竟敢这么对待九皇子?若是被皇上知道,还以为秦家对皇室不满,到时候……”
     
    “爹,是蜜儿错了;我刚刚只是做了噩梦,一时还未清醒过来,乍然见到九皇子,我还以为是梦中要杀我之人,所以我才拼死反抗,我……”。眼圈微微泛红,看上去实在是委屈……
     
    凌墨萧马上说道:“秦大人,这件事不怪蜜儿,你就不要责难她了,她落水受到惊吓,本就应该多多静养才是!”
     
    羽蜜抽泣着吸吸鼻子,扯着衣衫下摆说道:“墨哥哥,都是蜜儿的错,蜜儿跟你赔不是!”说完人已经走了过去,一把从秦羽璇的手中夺过帕子,用力的擦拭着衣衫上的污垢。只是那份狠烈的模样,怎么看都好像是要把衣服撕了才肯罢休……
     
    秦羽璇看着她粗鲁的模样,马上又冲上去,将帕子夺过来,说道:“妹妹现在身子还不舒服,这种事我来做就好了!”
     
    “那怎么可以?大姐,墨哥哥的衣衫是被我弄脏的,理应由我来清理,大姐就不要与我争了!”
     
    “可帕子是我的!”
     
    “来人,漱玉,端盆水来,把我的帕子拿过来,我要好好给墨哥哥去了这污迹!”二人你争我抢之间,秦羽璇隐藏的狠辣逐渐暴露出来,眼见着帕子再次被夺了过去,阴狠的用身子去撞羽蜜……
     
    瞬时间,羽蜜的身子随着秦羽璇的推撞飞了出去,就在众人还未回神的时候,一声惨叫,眼见着羽蜜捂着额头,一点点从桌角滑落在地,滴滴答答的鲜血顺着指尖滴落在地,大夫人差点晕了过去,护妹心切的秦羽锋大吼一声,一把将秦羽璇推倒在地,抱着羽蜜喊道:“蜜儿,你怎么样?蜜儿……”
     
    摇晃着头,轻声说道:“大哥,蜜儿头好痛……。”
     
    一时间房中乱作一团,只看到进进出出的丫鬟婆子,大夫人凄烈的喊道:“秦羽璇,你竟敢伤害蜜儿?”
     
    秦羽璇慌乱之间躲到了秦然的身后,瑟瑟发抖的说道:“爹,我不是有意的,是妹妹跟我争抢,更何况……我刚刚明明没有用力……”
     
    “住口,住……口,你,你先退下!”这次连秦然也有些惊恐不安,若是秦羽蜜真的伤到了脸,恐怕不止大夫人,晋国公也不能饶了他……
     
    “来人,给我把大小姐拿下!老爷,她伤了蜜儿,你还想让她去哪儿?”大夫人卓秀文怒吼着;秦然马上挡在秦羽璇身前,轻声哀求道:“夫人,璇儿她不是有意的!我看……”
     
    “老爷,蜜儿也是你的骨肉!”
     
    “哎……”幽幽的一声叹息,床上的人低声说道:“娘,我头疼,让他们都出去好不好?”大夫人慌忙转身,最后恨恨的说道:“你们都给我滚!九皇子,今日让你笑话了,只是如今蜜儿又再次受伤,您还是暂且回宫吧!”
     
    待到房内无人的时候,大夫人默默垂泪,床上的女子却冷然起身,秦羽锋喊道:“蜜儿,你不要动!”
     
    嗤嗤的讥笑了几声,慢慢将捂着头的手缓缓放下,刺目的一片血红,但额头却没有半点伤痕,无聊的甩甩掌心的血渍,低声说道:“大哥,我没事;不过就是要跟她好好玩玩罢了!”
     
    踟蹰的僵在原地,看着妹妹那绯色的瞳孔,秦羽锋不确定的说道:“蜜儿,你还好吧?”
     
    “怎么?大哥觉得我是疯了?”
     
    “不是,只是以前你跟西跨院的关系一直不错,就连母亲平日责难那对母女,你也多有阻拦,怎么如今?”
     
    斜挑着眉眼,看着母亲错愕的眼神,抱歉的低下头说道:“娘,以前都是蜜儿无知,被那对披着狼皮的母女玩弄于股掌之中,对娘亲多有冲撞,是蜜儿的错!”
     
    大夫人哽咽着嗓音,用帕子将眼角的泪珠擦掉,急切的走过来,低声说道:“蜜儿,你知道为娘的忧心就好了;生在国公府,深宅大院中的腌臜事情娘亲见得多了;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西跨院的人并不若表面那般恬静无争,她们的心机……。”
     
    羽蜜安抚的拍拍母亲的手背,低声说道:“娘,我都知道,你放心,今日的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开头;以后,我会让她们知道,我们是主,而她们,永远是地位低下的寄人篱下的奴……而已!”
     
    大好的阳光,漱玉叽叽喳喳的说道:“小姐,我看您身子好得差不多了,不如咱们去院子里走走?”
     
    羽蜜抚着额头上缠着的药布,又看着漱玉,轻笑着说道:“怎么?闷坏了?”小丫头羞怯的红了脸,还未说话,门口有人娇滴滴的进门唤道:“蜜儿,姨娘来看你了!”
     
    对着模糊的镜面说道:“二姨娘,我是府中的嫡出小姐,嫡庶有别,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那女子显然一震,而后又缓缓垂下肩头,轻声说道:“是,三小姐……我知道你是在怪罪璇儿一时失手,二姨娘在这里替她向你赔不是……还有,这盒凝脂膏,是姨娘花了重金再保育堂为你买来的,听说去除疤痕的效果特别好,蜜……三小姐,请收下!”
     
    羽蜜挥挥手,漱玉几步上前,将盒子收下,可二姨娘却还站在那里;羽蜜挑出几点脂粉,点缀在青涩的脸庞上,疑惑的问道:“怎么还不走?”
     
    二姨娘嘴角抽了几下,最后低声说道:“三小姐,这药膏可是花了大价钱,而且……”
     
    “怎么?姨娘是想管我要钱?多少钱?漱玉,付给姨娘!”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个药膏要提早擦抹,不然你额头上的疤痕会……”。
     
    “不劳姨娘担心,我自然会保重自己的身子,若没什么事,我要休息了!”
     
    二姨娘宥茵怏怏兴的垂败而去。羽蜜看着掌心的药膏,掂了几下,起身披上披风走了出去,漫步在后院之中,所见的一切恍如隔世,思绪万千……身后干枯的树叶发出吱呀的破碎声音,睨目过去,眼见着一条鬼祟的身影躲在其中,讥讽的敛下眼睑,静观其变。
     
    果不其然,羽蜜慢悠悠的脚步,却等来那人斜下里冲了出来,急急闪身,那人眼瞧着从她身边经过,羽蜜漫不经心的伸出一只脚……
     
    “啊呀!”一声嚎叫,一人直接扑倒在地,被碎石刮破的掌心泛了血丝,还来不及说话,一条黑影遮住了眼光,似乎很是急切的俯身蹲在地上,却又好死不死的一脚踩在她受伤的手上,痛得她倒是一口冷气,吼道:“我的手……。”
     
    再次手忙脚乱的躲闪,却又踩了她另一只手,秦羽璇嚎道:“啊!手,我的手!”羽蜜这才远远的跳开,似乎满是抱歉的看着她,最后说道:“大姐,你藏在假山后面做什么?”
     
    “我没藏,我就是路过,我的手……秦羽蜜,你是不是故意的?”
     
    疑惑的看着她,羽蜜问道:“故意什么?”
     
    “故意踩伤我的手!”
     
    “没有啊,大姐,刚刚明明是你先喊疼的,我才跑过来,我怎么可能伤了你的手?”
     
    秦羽璇尴尬的愣在那里,最后喊道:“虽然是我先跌倒的,但是你却踩在我手上,让我伤上加伤……。”
     
    “这,这实在是抱歉……大姐,你先起来,地上凉,要是被下人看到,还以为你是在向我下跪赔礼呢!”
     
    “你说什么?我凭什么要给你下跪?”
     
    “大姐,别忘了,我额头的伤……”。羽蜜声音变得诡异阴暗,就连眼神也冷的吓人;秦羽璇打了一个哆嗦,慌忙起身,最后又假意说道:“妹妹,大姐那日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你!”
     
    “我知道,不然,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害我的人呢?你说是不是?大姐?”
     
    羽璇再次抖了几下,默默的垂下头……
    19291J3X-1.jpg

    =================================================

     继续阅读全文

    打开微信 → 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搜索

    公众号【yutushuku】或公众号【玉兔书库】

    点关注后回复小说名字,即可阅读全文。

    请认准公众号【玉兔书库】支持正版,谨防假冒。
    =================================================
    羽蜜看着她手上的伤口,眼神转了几下,最后轻轻走过去,握住秦羽璇的手,很是怜惜的说道:“大姐这双纤纤玉手弹得一手好琴,那就是在咱们靖国,也是屈指可数的,若是留了疤痕,恐怕未免太让人惋惜了!”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支盒子,接着说道:“大姐,这般巧手可不能落了疤,不然我看着都心疼,正巧……我这儿有一盒上好的祛疤良药,本来打算自己留着用,如今还是先给大姐抹上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