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进【天地奇工】小说完整版全文无删减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热文《天地奇工》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人们需要历史,人们没有历史,苏进,是为改变这个世界而来的。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今天小编

    精品热文

    =
    华的古玩街上一片安静,过了好一会儿,才一阵哗然,所有人吵嚷了起来。
     
    一幅破画,被修复成了这样?
     
    会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懂行的,有人已经开始计算起来了:“这幅画按先前那样,的确只有三品。这样修复过后,大概可以断为七品。再修补一下蛀洞,装裱完善的话,至少也能上八品!”
     
    就这短短半天时间,一幅名人佳作,就从三品被修复成了七品……不,八品?!
     
    这画被虫蛀出的洞都不在画心上,很好修复。至于装裱,那更是一级修复师就能完成的工作。
     
    也就是说,这幅画上八品,已经是毫无疑义的事情了。
     
    八品的潇湘竹石图,能值多少钱?
     
    更多人关心的是这个,一个比较老道的画商估算了一下,道:“如果是私下交易,一般应该在两百万左右。放到拍卖行,宣传搞得好,至少能拍到三百五十万到五百万。”
     
    就算私下交易也有两百万?!
     
    刚才金富典当行要用多少钱买来着?
     
    一千块?!
     
    一千块买人家两百万的东西,这是穷疯了还是精透了?
     
    不管是哪一样,小姑娘之前说得一点都没错!这家典当行简直不要脸,一点信誉也不讲!
     
    还有一些比苏进来得更早的人,更清楚当时的情况一点。他们把事情经过讲给旁边的人听,说:“小姑娘聪明得很,一眼就看出合同上的照片不对,马上就闹起来了。”
     
    “那当然得改合同啊!两百万的画用一千块钱买,这根本就是违法的。到时候小姑娘就算签了合同,也未必打不赢官司!”
     
    典当行的人面红耳赤,一早就缩到门里面不敢出来了。那个二段文物修复师也想走,听见后面的对话,又有点不服气,转身辩解道:“一开始这画只有三品,根本值不到两百万!”
     
    他马上就被人嘲笑了:“三品的画不能修吗?你还好意思说?你看人家年轻小伙子,轻轻松松就修成了七品!”

    “对啊,这小伙子手生得很,明显是个新人。新人都能修好的东西,你修不好?不要说了,明明就是想骗人!”
     
    二段修复师咬牙切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护。
     
    苏进刚才的修复的确不怎么熟练,但是他那套修复手段,自己从来都没听说过。他敢打保票,就算是自己那个五段的老师在这里,也未必能修得这么好。
     
    但苏进是个生手也是很明显的事情,要他当众说这个二段修复师不如生手?那也是自砸招牌的事情。
     
    他咬了半天的牙,最后只能一甩手,进了典当行,躲着不敢出来了。
     
    他这一来,更坐实了金富典当行骗子的名声,同行耻笑不说,有些顾客想起以前自己曾经在他们这里当过东西的,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
     
    立刻有人叫道:“骗子拍卖行!滚出故宫古玩街!”
     
    “砰”的一声,一块石头飞出去,立刻就砸烂了典当行的玻璃。
     
    接着,更多的人叫了起来,片刻后,金富典当行“刷”的一声拉下了铁闸门,暂时关门了!
     
    苏进瞥了那边一眼,对小姑娘道:“幼灵,你把这画卖出去,你爸爸治病的钱就有了。”
     
    小姑娘现在对他是满心敬仰,连连点头道:“嗯嗯!咦,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苏进道:“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有你的照片呢。”
     
    他翻出那张照片,递到小姑娘面前,她看着上面俩父女熟悉的面孔,顿时惊呆了。
     
    “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啊,我知道了,你是小苏哥哥!”
     
    苏进笑了起来,道:“对!”
     
    事情实在太巧了,苏进的那个资助者名叫谢进宇,他之前跟苏进通信的时候,曾经把自己跟女儿的照片寄给他看。
     
    现在的苏进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被欺负的小姑娘就是资助者的女儿谢幼灵。
     
    就算是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像那样被欺负,苏进也是要出头的,更何况两人还有渊源?
     
    谢幼灵知道这是爸爸嘴里的“小苏哥哥”之后,对苏进更亲热了。她兴高采烈地说:“小苏哥哥,爸爸一直念叨着你呢,我带你去医院见他!”
     
    现在旁边的人还没全散开,苏进拍拍她的小脑袋,道:“好,不过我们得先把这幅画卖掉。”
     
    东坡竹石图,八品名家古画。苏进一流露出要出手的意思,旁边的人马上就吵开了。
     
    刚才那个画商已经定了两百万的标准,现在立刻有人叫道:“两百二十万!”
     
    “两百五十万!”
     
    最后一直开到了三百万。
     
    这时,人群外传来一个声音,带着笑意道:“如果你能把这幅画修完裱完,我就出五百万买下……如何?”
     
    这声音不算太高,但音质清朗,极具穿透力,轻而易举地压下了周围的杂音,传到苏进耳中。
     
    苏进抬头一看,只见人群自然而然地分出一条道路,让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长得非常俊美,一身休闲服,气度闲雅,带着一丝贵气。他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保镖,默然警惕地看着周围。
     
    苏进打量了一下他,道:“好的装裱需要费一番工夫,不是现在能完成的。而且……场地也不对。”
     
    年轻男子微微一笑,指指前方:“我在那里有一个工作间,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到那里去做。”
     
    苏进思索片刻,爽快地说:“行,我可以做。”
     
    年轻男子道:“这画你一个人拿着不方便,需要我帮忙吗?”
     
    苏进扬了扬眉:“行啊。”
     
    年轻男子示意了一下,两个保镖上前,一人一边抬起漆板,向前走去。
     
    苏进牵着谢幼灵跟在后面,旁边有个人小声提醒:“小哥,你要小心啊,这画可是价值两百……不,三百万的!”
     
    苏进的目光扫过那个年轻人,尤其在他拇指上的玉扳指上停顿了一下,摇头道:“不要紧,没事的。”
     
    两个保镖抬着漆板,苏进牵着谢幼灵,跟年轻男子并肩走着。
     
    一路上,两边各自自我介绍了一下,年轻男子的名字叫谈修之,自称是一个古玩商人。之前他正好在旁边的茶楼,看完了苏进修复的全过程。
     
    苏进也讲了自己要去京师大学上学,谈修之“哦”了一声,问道:“我在京师大学也有几位叔伯,不然……”
     
    苏进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是去上学的,又不是去打架的,用不着拉帮结派。”
     
    谈修之哈哈笑了起来,一指前方道:“工作室就在前面,马上就到。”
     
    苏进有点意外,他原以为对方会打听一下他是怎么学会文物修复的,结果从头到尾就没提过这事。
     
    谈修之的工作室就在隔壁区,位于一间古玩行的二楼。
     
    这里的二楼全部打通成了一间,大扇玻璃窗显得宽敞明亮,空调温度开得非常低,一进门就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很快转成了寒意。
     
    谢幼灵打了个寒噤,谈修之看她一眼,微笑着吩咐道:“去给小妹妹拿条毯子来。”接着又问苏进,“你呢?需要加件衣服吗?”
     
    苏进摇头:“不,这样很好。”
     
    很多文物的保存环境都需要低温干燥,他早就习惯了。
     
    谈修之点点头,伸手道:“这里的东西都可以随意使用,请便吧。”
     
    这间屋子装修得不错,里面的东西基本齐全。不过这个世界的文物修复水平毕竟很一般,对苏进来说,这里的一切只算“够用”,他的目光扫过四周,表情非常平静。
     
    谈修之留意到了,目光微闪,问道:“介意我在旁边看吗?”
     
    苏进摇头:“你随意吧。幼灵,你在这里再坐一会儿吧?”
     
    这时候的谢幼灵乖乖的,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气势。她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没一会儿,一个身材窈窕纤细的年轻女孩给她端来了一杯果汁和几块点头,谢幼灵很有礼貌地道了谢,却没有动。
     
    这时,苏进已经开始工作了。
     
    装裱对于书画来说是基础中的基础,他随口就能说出十几种不同的装裱方法来。但这时他又遇到了刚才当众修复时的情况。
     
    他的大脑和手有些不太协调。
     
    也就是说,他知道全部的步骤,知道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连细节也无所不知。但知道归知道,实际做起来的时候,手经常不能照着脑子想的那么去做。
     
    刚一发现这种情况,苏进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具身体终归不是他的。
     
    以前的他,干了二十多年的文物修复工作,身体早就被训练出来了。很多基础工作,他就算脑子走神,也能自然而然地完成。
     
    但现在就不行。
     
    这个苏进之前完全没接触过文物修复,身体和神经都没被训练过,没办法跟他的大脑达成一致。
     
    譬如,以前他的触觉非常灵敏,很多东西只要一碰就知道是什么材料。
     
    但现在这个身体完全做不到,他必须配合手眼,仔细观察才能做出判断。
     
    这大大拖慢了他的进度,也让旁边的人看起来,觉得他很不熟练,就是个新手。
     
    不过就算慢,他脑子里的东西也是完整的。他很快就根据竹石图的具体情况与这里现成的材料,选出了最合适的一种装裱方法,动起手来。
    =
    =
    0005 资助者
    苏进先用两种不同的方法修补好了画轴边缘的蛀洞,接着开始装裱。
     
    之前在街上,他已经把画轴原有的托绫和镶料取下来了,现在只剩最原始的绢画。
     
    现在,他重新准备了一段托绫,刷上清水,抻平拉直,再次用清水浸透。
     
    接着,他用毛巾吸干多余水份,开始刷浆。
     
    虽然装裱是再基础不过的工作,但苏进仍然做得很认真,目光极为专注。
     
    坐在这里,谢幼灵比之前在人群中显得轻松多了,她托着腮,紧紧地盯着苏进。
     
    谈修之安静地坐在一边,片刻后,他身后来了一个人。他没有回头,只是向着苏进的方向示意了一下。那人先是随意地看了一眼,很快表情就变得认真起来。
     
    装裱不难,但是个细致活,得耗上一段时间。谢幼灵早上就出来了,来这间工作室的时候就已经快中午了,没过一会,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