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进【天地奇工】小说完整版全文无删减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精品热文《天地奇工》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人们需要历史,人们没有历史,苏进,是为改变这个世界而来的。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今天小编

    精品热文《天地奇工》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人们需要历史,人们没有历史,苏进,是为改变这个世界而来的。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目前全文已出,欢迎点击(天地奇工)全文免费阅读。

    =================================================
    《天地奇工》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华的古玩街上一片安静,过了好一会儿,才一阵哗然,所有人吵嚷了起来。
     
    一幅破画,被修复成了这样?
     
    会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懂行的,有人已经开始计算起来了:“这幅画按先前那样,的确只有三品。这样修复过后,大概可以断为七品。再修补一下蛀洞,装裱完善的话,至少也能上八品!”
     
    就这短短半天时间,一幅名人佳作,就从三品被修复成了七品……不,八品?!
     
    这画被虫蛀出的洞都不在画心上,很好修复。至于装裱,那更是一级修复师就能完成的工作。
     
    也就是说,这幅画上八品,已经是毫无疑义的事情了。
     
    八品的潇湘竹石图,能值多少钱?
     
    更多人关心的是这个,一个比较老道的画商估算了一下,道:“如果是私下交易,一般应该在两百万左右。放到拍卖行,宣传搞得好,至少能拍到三百五十万到五百万。”
     
    就算私下交易也有两百万?!
     
    刚才金富典当行要用多少钱买来着?
     
    一千块?!
     
    一千块买人家两百万的东西,这是穷疯了还是精透了?
     
    不管是哪一样,小姑娘之前说得一点都没错!这家典当行简直不要脸,一点信誉也不讲!
     
    还有一些比苏进来得更早的人,更清楚当时的情况一点。他们把事情经过讲给旁边的人听,说:“小姑娘聪明得很,一眼就看出合同上的照片不对,马上就闹起来了。”
     
    “那当然得改合同啊!两百万的画用一千块钱买,这根本就是违法的。到时候小姑娘就算签了合同,也未必打不赢官司!”
     
    典当行的人面红耳赤,一早就缩到门里面不敢出来了。那个二段文物修复师也想走,听见后面的对话,又有点不服气,转身辩解道:“一开始这画只有三品,根本值不到两百万!”
     
    他马上就被人嘲笑了:“三品的画不能修吗?你还好意思说?你看人家年轻小伙子,轻轻松松就修成了七品!”

    “对啊,这小伙子手生得很,明显是个新人。新人都能修好的东西,你修不好?不要说了,明明就是想骗人!”
     
    二段修复师咬牙切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为自己辩护。
     
    苏进刚才的修复的确不怎么熟练,但是他那套修复手段,自己从来都没听说过。他敢打保票,就算是自己那个五段的老师在这里,也未必能修得这么好。
     
    但苏进是个生手也是很明显的事情,要他当众说这个二段修复师不如生手?那也是自砸招牌的事情。
     
    他咬了半天的牙,最后只能一甩手,进了典当行,躲着不敢出来了。
     
    他这一来,更坐实了金富典当行骗子的名声,同行耻笑不说,有些顾客想起以前自己曾经在他们这里当过东西的,顿时觉得自己被骗了。
     
    立刻有人叫道:“骗子拍卖行!滚出故宫古玩街!”
     
    “砰”的一声,一块石头飞出去,立刻就砸烂了典当行的玻璃。
     
    接着,更多的人叫了起来,片刻后,金富典当行“刷”的一声拉下了铁闸门,暂时关门了!
     
    苏进瞥了那边一眼,对小姑娘道:“幼灵,你把这画卖出去,你爸爸治病的钱就有了。”
     
    小姑娘现在对他是满心敬仰,连连点头道:“嗯嗯!咦,大哥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苏进道:“我不但知道你的名字,还有你的照片呢。”
     
    他翻出那张照片,递到小姑娘面前,她看着上面俩父女熟悉的面孔,顿时惊呆了。
     
    “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啊,我知道了,你是小苏哥哥!”
     
    苏进笑了起来,道:“对!”
     
    事情实在太巧了,苏进的那个资助者名叫谢进宇,他之前跟苏进通信的时候,曾经把自己跟女儿的照片寄给他看。
     
    现在的苏进继承了原身的记忆,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被欺负的小姑娘就是资助者的女儿谢幼灵。
     
    就算是个不认识的小姑娘,像那样被欺负,苏进也是要出头的,更何况两人还有渊源?
     
    谢幼灵知道这是爸爸嘴里的“小苏哥哥”之后,对苏进更亲热了。她兴高采烈地说:“小苏哥哥,爸爸一直念叨着你呢,我带你去医院见他!”
     
    现在旁边的人还没全散开,苏进拍拍她的小脑袋,道:“好,不过我们得先把这幅画卖掉。”
     
    东坡竹石图,八品名家古画。苏进一流露出要出手的意思,旁边的人马上就吵开了。
     
    刚才那个画商已经定了两百万的标准,现在立刻有人叫道:“两百二十万!”
     
    “两百五十万!”
     
    最后一直开到了三百万。
     
    这时,人群外传来一个声音,带着笑意道:“如果你能把这幅画修完裱完,我就出五百万买下……如何?”
     
    这声音不算太高,但音质清朗,极具穿透力,轻而易举地压下了周围的杂音,传到苏进耳中。
     
    苏进抬头一看,只见人群自然而然地分出一条道路,让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进来。
     
    这男子长得非常俊美,一身休闲服,气度闲雅,带着一丝贵气。他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保镖,默然警惕地看着周围。
     
    苏进打量了一下他,道:“好的装裱需要费一番工夫,不是现在能完成的。而且……场地也不对。”
     
    年轻男子微微一笑,指指前方:“我在那里有一个工作间,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到那里去做。”
     
    苏进思索片刻,爽快地说:“行,我可以做。”
     
    年轻男子道:“这画你一个人拿着不方便,需要我帮忙吗?”
     
    苏进扬了扬眉:“行啊。”
     
    年轻男子示意了一下,两个保镖上前,一人一边抬起漆板,向前走去。
     
    苏进牵着谢幼灵跟在后面,旁边有个人小声提醒:“小哥,你要小心啊,这画可是价值两百……不,三百万的!”
     
    苏进的目光扫过那个年轻人,尤其在他拇指上的玉扳指上停顿了一下,摇头道:“不要紧,没事的。”
     
    两个保镖抬着漆板,苏进牵着谢幼灵,跟年轻男子并肩走着。
     
    一路上,两边各自自我介绍了一下,年轻男子的名字叫谈修之,自称是一个古玩商人。之前他正好在旁边的茶楼,看完了苏进修复的全过程。
     
    苏进也讲了自己要去京师大学上学,谈修之“哦”了一声,问道:“我在京师大学也有几位叔伯,不然……”
     
    苏进笑着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我是去上学的,又不是去打架的,用不着拉帮结派。”
     
    谈修之哈哈笑了起来,一指前方道:“工作室就在前面,马上就到。”
     
    苏进有点意外,他原以为对方会打听一下他是怎么学会文物修复的,结果从头到尾就没提过这事。
     
    谈修之的工作室就在隔壁区,位于一间古玩行的二楼。
     
    这里的二楼全部打通成了一间,大扇玻璃窗显得宽敞明亮,空调温度开得非常低,一进门就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很快转成了寒意。
     
    谢幼灵打了个寒噤,谈修之看她一眼,微笑着吩咐道:“去给小妹妹拿条毯子来。”接着又问苏进,“你呢?需要加件衣服吗?”
     
    苏进摇头:“不,这样很好。”
     
    很多文物的保存环境都需要低温干燥,他早就习惯了。
     
    谈修之点点头,伸手道:“这里的东西都可以随意使用,请便吧。”
     
    这间屋子装修得不错,里面的东西基本齐全。不过这个世界的文物修复水平毕竟很一般,对苏进来说,这里的一切只算“够用”,他的目光扫过四周,表情非常平静。
     
    谈修之留意到了,目光微闪,问道:“介意我在旁边看吗?”
     
    苏进摇头:“你随意吧。幼灵,你在这里再坐一会儿吧?”
     
    这时候的谢幼灵乖乖的,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的气势。她老老实实地坐在椅子上,没一会儿,一个身材窈窕纤细的年轻女孩给她端来了一杯果汁和几块点头,谢幼灵很有礼貌地道了谢,却没有动。
     
    这时,苏进已经开始工作了。
     
    装裱对于书画来说是基础中的基础,他随口就能说出十几种不同的装裱方法来。但这时他又遇到了刚才当众修复时的情况。
     
    他的大脑和手有些不太协调。
     
    也就是说,他知道全部的步骤,知道先做什么后做什么,连细节也无所不知。但知道归知道,实际做起来的时候,手经常不能照着脑子想的那么去做。
     
    刚一发现这种情况,苏进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具身体终归不是他的。
     
    以前的他,干了二十多年的文物修复工作,身体早就被训练出来了。很多基础工作,他就算脑子走神,也能自然而然地完成。
     
    但现在就不行。
     
    这个苏进之前完全没接触过文物修复,身体和神经都没被训练过,没办法跟他的大脑达成一致。
     
    譬如,以前他的触觉非常灵敏,很多东西只要一碰就知道是什么材料。
     
    但现在这个身体完全做不到,他必须配合手眼,仔细观察才能做出判断。
     
    这大大拖慢了他的进度,也让旁边的人看起来,觉得他很不熟练,就是个新手。
     
    不过就算慢,他脑子里的东西也是完整的。他很快就根据竹石图的具体情况与这里现成的材料,选出了最合适的一种装裱方法,动起手来。
    =================================================
    《天地奇工》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0005 资助者
    苏进先用两种不同的方法修补好了画轴边缘的蛀洞,接着开始装裱。
     
    之前在街上,他已经把画轴原有的托绫和镶料取下来了,现在只剩最原始的绢画。
     
    现在,他重新准备了一段托绫,刷上清水,抻平拉直,再次用清水浸透。
     
    接着,他用毛巾吸干多余水份,开始刷浆。
     
    虽然装裱是再基础不过的工作,但苏进仍然做得很认真,目光极为专注。
     
    坐在这里,谢幼灵比之前在人群中显得轻松多了,她托着腮,紧紧地盯着苏进。
     
    谈修之安静地坐在一边,片刻后,他身后来了一个人。他没有回头,只是向着苏进的方向示意了一下。那人先是随意地看了一眼,很快表情就变得认真起来。
     
    装裱不难,但是个细致活,得耗上一段时间。谢幼灵早上就出来了,来这间工作室的时候就已经快中午了,没过一会,她的小肚子就咕咕地叫了两声。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点心,又看了看苏进,还是没伸手去拿。谈修之留意到了,向后招手,叫来一个人,小声吩咐了几句。
     
    片刻后,苏进把画糊贴上了纸墙,暂时有了歇口气的时间。
     
    他一转身,就看见谢幼灵正在吃饭,谈修之示意了一下:“粗茶淡饭,暂时果腹吧。”
     
    对方想得倒挺周到……

    苏进也不客气,他的确有点饿了,点头道谢之后,三两口把饭菜吃完,转发就去检查画幅,往上喷水。
     
    下午三四点钟左右,竹石图全部装裱完毕。画轴向左右拉开,清晰平整,没有一丝皱褶,没有一点污迹,简直就像博物馆珍藏的精品!
     
    谈修之站在画幅面前,凝视好久,终于吐出一口气,赞道:“好!”
     
    苏进微微一笑:“这画看上去污损比较严重,其实没什么大问题,所以修复后的成品质量也会比较好。”
     
    谈修之问道:“那什么样的问题才算大问题呢?”
     
    苏进一边收拾桌面上的东西一边说:“画心严重损毁,部分缺失的,那就比较难修了。”
     
    谈修之立刻听出了其中关键:“只是难修,不是没法修?”
     
    苏进笑道:“想想办法,还是可以的。”他说得很随意,完全没留意到谈修之脸上震惊又深思的表情。
     
    苏进的手脚很麻利,没一会儿就把桌面收拾得干干净净,显示出了极其良好的习惯。
     
    谈修之挺爽快,苏进把桌面收拾好的时候,五百万的支票也送到了他的面前,一分不少。
     
    苏进接过支票,随手递给了谢幼灵。小姑娘愣住了,道:“苏小哥哥,这钱……”
     
    苏进不在意地道:“怎么?你的画卖出去了,这就是卖画钱啊。”
     
    这话倒是没错,但要不是苏进把画修好了,怎么可能卖这么多钱?
     
    之前那个画商也说过了,三品的竹石图就算不止一千块,也不可能卖出太多钱!
     
    谢幼灵咬住嘴唇,把支票推到苏进手上:“小哥哥,你该给我多少,就给我多少,我不能拿这么多!”
     
    苏进想了想,道:“你一个小姑娘拿这么多钱的确不安全,我先拿着也行。”
     
    他收起支票,向谈修之告辞,很快就跟谢幼灵一起离开了这间工作室。
     
    一大一小一离开,工作室里就变得安静下来。谈修之走到桌边,轻抚着画轴,问道:“怎么样?”
     
    之前站他身后的那个人走上前来,道:“这种装裱手法我从来没见过,一定是哪家的秘传手法。这年轻人手法生涩,工作习惯良好,拿着五百万的支票都轻描淡写……应该是哪位名师带出来的高徒。”
     
    谈修之一时间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高徒吗……未必见得。不过这年轻人很有意思,可以再看一看。”
     
    苏进领着谢幼灵下了楼,又回头看了一眼。
     
    在他眼里,这间工作间虽然算不上多出色,但他也看得出来,里面每一件东西的品质都非常好,要置办这样一套,非得花大价钱不可。
     
    这样一间工作室,只为了看他装裱,就被清空了大半天,可见谈修之的财力。
     
    他又想起了对方手上的那个扳指,翠如碧潭,种水色都是优中之优。上面的旧色古银明显是清朝宫廷样式。这样一枚扳指,就算在他以前的世界也能价值千万,更别提现在。这个叫谈修之的,一定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古董商。
     
    不过,这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苏进轻轻笑了一声,牵着谢幼灵的手就走了。
     
    谢幼灵的画卖出了一大笔钱,整个人都轻松多了。她蹦蹦跳跳地跟在苏进身边,道:“他们家的点心真好吃!菜也好吃!”
     
    毕竟是个小姑娘,相对五百万来说,她更在意的是好吃的食物。
     
    苏进问道:“幼灵,谢叔是生了什么病,要紧吗?”
     
    提到爸爸,谢幼灵的笑容立刻消失了。她低声说:“爸爸是累病的!”
     
    苏进皱起了眉。时间过得越久,他跟原身的记忆融合得越多,感情也有了一些交汇的迹象。现在以前的苏进跟现在的苏进,已经有些像是一个人了。
     
    他记得,原身,也就是另一个他,从七岁开始接受谢进宇的资助,至今已经有十一年了。
     
    这十一年来,谢进宇的钱到得总是很及时,数额虽然不大,但是非常稳定。每到要交学费的时候,他总还会另外多给一点。
     
    在苏进的概念里,这样的人不是大富大贵,也是薄有余财,怎么会到累病的程度?
     
    谢幼灵年纪虽然小,但对苏进的事情知道得很清楚,很快就给他讲明了事情的经过。
     
    谢幼灵是难产,出生的时候母亲就过世了,当时小姑娘自己的身体也很弱,要活下来可能都比较困难。
     
    谢进宇当时工作不错,有一些积蓄,为了给女儿祈福积德,他想找一个孩子长期资助,就找到了名字跟他有一个字一样,学习成绩又很不错的苏进。
     
    所以,从谢幼灵小时候开始,谢进宇就不断给她讲“小苏哥哥”的事情,好像他真的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孩子一样。
     
    久而久之,父女俩对苏进的感情越来越深。以至于后来谢进宇突然失业,工作一落千丈,他也决定宁可辛苦一点,也要继续资助苏进。
     
    谁会因为家庭困难,就放弃其中一个孩子呢?
     
    谢进宇后来重新找了个工作,工资比以前少一点,但是辛苦多了。他拼命工作,宁可自己省吃俭用,给苏进的资助也从来没断过。
     
    每次看见苏进寄回来的成绩单,谢进宇总是特别欣慰。
     
    但是,当苏进参加高考的时候,他终于撑不住了,一病不起,去医院检查时,父女俩简直天崩地裂。
     
    急性肾衰,必须马上持续透析,等待肾/源更换。
     
    换肾手术且不说,光是前面的透析,每周都得花掉一大笔钱。
     
    为了这个病,谢进宇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点积蓄瞬间花光了,未来的手术还需要更多钱。
     
    说到这里,谢幼灵的声音里带了些哭腔。要不是这样,小小年纪的她也不会急成这样,在家里翻出一点东西就到典当行来卖。
     
    刚刚在工作间吃东西,已经是她最近难得轻松的时光了。
     
    苏进眉头紧皱,道:“走,赶紧带我去看看谢叔!”
     
    …………
     
    两人一起到了医院,走进了一间四人病房。
     
    谢进宇正半坐在病床上,跟着床边一个人说话。他脸色苍白,精神看着还好,脸上却是一片焦急。
     
    谢幼灵一看见他,就叫着爸爸扑了过去。
     
    谢进宇一转头,又惊又喜又怒:“你上哪去了?一出去一天,也不打招呼!”
     
    谢幼灵自己也没想到会出去这么长时间,她有点愧疚,又有点委屈地转头,道:“我去故宫那边了,还见到一个人……”
     
    苏进踏进病房,叫道:“谢叔。”
     
    论前一世的年纪,谢进宇其实比他大不了多少,但可能是因为融合了另一个苏进,这个称呼他自然而然地叫了出来。
     
    谢进宇迷惑地看着苏进,没一会儿眼睛就亮了:“小苏!你是小苏对吧,长这么大了!”
     
    他急忙就想下床,苏进连忙上前扶住他:“您歇着,不要动……谢叔,你的事怎么不跟我说?要不是碰到幼灵,我还不知道呢。”
     
    谢进宇摇头叹气:“我这病来得太突然了,就是麻烦,你也帮不上忙……”
     
    谢幼灵道:“谁说小苏哥哥帮不上忙?他可厉害了!”
     
    一天下来,谢幼灵早就变成了苏进的小脑残粉,就算爸爸这样说也不行,她马上就反驳了起来。
     
    谢进宇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你自己一个人跑出去,一去一天,我快急死了,还没找你算帐呢。”他又向旁边那个人道谢,“胡哥,幼灵回来了,谢谢你了。”
     
    胡哥是他的一个同事,谢进宇找不到女儿,心里着急,又没法行动,只好找他来帮忙。现在谢幼灵回来了,倒是件好事。
     
    胡哥连忙说不要紧,又帮着说:“小灵,以后不能这样了,刚才你爸急得要命,就差报警了。”
     
    谢幼灵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软软地嗯了一声,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既然没事,胡哥就先走了,苏进在病床旁边拖了张椅子坐下,问道:“谢叔,现在医生那边怎么说?”
     
    谢进宇摇头叹气:“急性肾衰就是那样了,换肾呗。现在肾/源还没联系上,只能定时透析等着。”他叹了口气,苦笑道,“就算找到也没办法,一个肾要六十万,我哪来的六十万……”
     
    苏进沉吟道:“钱倒好办,主要是肾/源……”
     
    病房里人有点多,苏进避开别人的视线,从口袋里掏出那张支票,递给谢进宇道,“今天幼灵去故宫,把那张东坡竹石图卖了,这是卖画的钱。”
    =================================================
    《天地奇工》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0006 那么美
    谢进宇一怔:“竹石图?那张是真品,但品相不好,卖不上价格……”他低下头,看见支票上的数字,眼珠子都要突出来了。他下意识地叫道,“怎么可能?!”
     
    谢幼灵趴在旁边,小小声地说:“小苏哥哥可厉害了,帮我们把画修好了……”
     
    她口齿伶俐,很快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跟爸爸说了一遍,越说越兴奋。小姑娘非常机灵,就算是最兴奋的时候,也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不用人提醒也知道什么叫“怀璧其罪”。
     
    谢进宇越听越不可思议,道:“小苏,你从哪里学的……”他声音一顿,摇头道,“嗯,当我没说,我不该问的。不过这支票还是你拿着,该给我们多少钱,就给多少,要不是你修好了这幅画,它根本卖不出价!”
     
    这父女俩倒是一样的口径,苏进笑了起来:“谢叔,你不用跟我客气。要不是你,我不可能能参加得了高考,更别提考上京师大学了。”
     
    谢进宇连连摇头:“那是你学习努力,是你自己的本事!”
     
    推让了一会儿,苏进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现在没有急用钱的地方。肾衰就是个花钱的病,你先紧着这钱用,到时候等你病好了,再挣钱还我怎么样?”
     
    谢进宇知道这只是一个说法,心里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的确,他一直资助苏进,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但这可是五百万!有几个人能在这样一笔巨款面前,还这样坚决?
     
    他心里突然有点骄傲,他资助长大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谢进宇没再推让,把支票收了下来。不过这时候他心里对苏进是怎么想的,那也不用再多说了。
     
    有了钱,透析可以正常进行,等到找到肾/源,马上就可以做手术。
     
    谢进宇只是看上去精神好,其实一直需要看护。这段时间都是小姑娘趁着暑假,在医院里陪着爸爸。苏进又给谢进宇请了个看护。

    专业人士就是不一样,这是小姑娘再怎么能干也比不了的。
     
    谢幼灵看着护工阿姨的动作,小大人一样感叹道:“有钱真好啊……”
     
    苏进忙出忙进,正好听见这话,立刻被她逗笑了:“是啊,所以幼灵要好好学习,长大了赚大钱,到时候爸爸就要靠你养了。”
     
    谢幼灵很认真地说:“嗯,我要赚大钱,要养爸爸,还要养哥哥!”
     
    这一下,护工也忍不住被她逗笑了。
     
    …………
     
    心里放下一个担子,谢幼灵疲态毕现,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呵欠。
     
    今天她终于可以不用呆在医院了,谢进宇把家里的钥匙给了苏进。
     
    离大学报到还有两三天时间,他让苏进这段时间住在他家,顺便帮忙照顾一下谢幼灵。
     
    苏进答应了,这时候谢幼灵已经困得睡着了,他问了地址,背起小姑娘往回走。
     
    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街上灯火通明,霓虹灯一片流光溢彩。苏进这才意识到,在这个新世界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就这样看上去,这个世界跟他以前那个没什么不同。但其实,他的朋友,他的家人,他的同事,他的事业,都已经……
     
    苏进脚步一顿,突然听见一个轻轻的声音在耳边问道:“哥哥,你觉得,我可以学文物修复吗?”
     
    苏进紧了紧手臂,笑道:“你醒了啊?你想学的话,当然可以。但你为什么要学?因为可以赚大钱吗?”
     
    背后的身体小小软软的,谢幼灵趴在他背上,想了一会儿,很诚实地说:“嗯,有这个原因,但还有别的。”
     
    “嗯?”
     
    “今天我去卖画的时候,其实很紧张。画上黑了那么大一块,丑丑的,真的能卖钱吗?但是后来,看着画在哥哥手上,一点点变得清楚,变得那么美,我心里突然好感动。我想学这个,的确是因为它好像能赚钱啦,但主要还是因为,它能把一个那么丑的东西,变得那么美……不,不对!”谢幼灵在苏进的背上摇了摇头,道,“其实那幅画本来就很美的是吧?我就是想让大家重新看到,它的确是这么的美!对,就是这样!”
     
    小姑娘一句句地说着,每一句都是发自肺腑。听着她的话,苏进的心也慢慢定了下来。
     
    他把谢幼灵往背上托了托,微笑着轻声道:“对,它本来就是那么美……”
     
    竹石图是,故宫何尝不是?乐山大佛何尝不是?敦煌壁画何尝不是?
     
    他也想让所有人重新看到,它们真正的光彩!
     
    …………
     
    三天后,8月31号,是苏进大学报到的日子,也是谢幼灵小学六年级开学的日子。
     
    苏进先把谢幼灵送去了学校,再去京师大学报到。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这段时间谢进宇还不能出院,他不能让小姑娘一个人在家,看来得跟学校打声招呼,暂时外宿一段时间。
     
    京师大学不愧是帝都最大的两所学校之一,报名的时候人山人海,迎新处挤得水泄不通。
     
    不过还好学校很有经验,安排得井井有条。没一会儿,苏进就跟着迎新的学长一起,去系办报了到,又被送到了宿舍安置下来。
     
    苏进到得算是早的,宿舍里还一个人也没有。他略微休息了一会儿,就决定去找系主任申请外宿。
     
    京师大学的历史学校从建校时就存在了,上百年下来,闻名遐迩,不久前还翻新了教学楼。现在,一幢融合了现代与古韵的大楼竖立在学校的东南边,蓝天白云在玻璃幕墙上流动,隔着很远就能一眼看见。
     
    走进楼里,清凉的空气扑面而来,周围的声音更响亮了。
     
    苏进虽然二十多年没上过学了,但以前经常到大学做演讲,对大学并不陌生。看着眼前拥挤的人流和一张张兴奋的面孔,他有些怀念地笑了起来。
     
    一楼大厅挤满了人,苏进找人打听了,系主任办公室在三楼,他挤过人群,迈上台阶就想上楼。
     
    咦?这里人好像少一点?
     
    他正在疑惑,就被人拦住了。一个中年人有些不耐烦地打量了他一下:“瞎挤个什么呢?这里不许通行!”
     
    旁边正有一个学生走过去,苏进迷惑地问道:“这不是可以走吗?”
     
    中年人不屑地看他:“你是文修专业的学生吗?”
     
    苏进摇摇头:“不,我是中国古代史专业的……”
     
    中年人随便一指,说:“古代史的那边去,这里只能文修专业的学生和老师通行!”
     
    苏进之前在故宫的时候,就听说了文物修复师在这个世界的地位,不过他完全没想到,同样是学校的学生,文修专业还有这样的特权!
     
    这时,他身后有人小声说:“同学,下来吧,我们只能走那边!”
     
    中年人更不耐烦了:“下去下去!”
     
    话声中,有人在后面轻轻拽他的衣服,苏进还有点糊涂,顺着拉势走了下去。
     
    刚才那人小声说:“学校现在很看重文修专业,刚从外面挖了一些学生和老师,要给一些特权把他们留下来。”
     
    苏进不可思议地问道:“也就是说,其他专业的,就算是老师也不能走这条道?”
     
    那人点头。
     
    苏进觉得有些荒谬了:“大家不都是一个学校的吗?”
     
    那人摇头说:“不不,这可是文修专业!”
     
    旁边的人纷纷附和点头,似乎都觉得这事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了。
     
    苏进不说话了,他一边顺着人流慢慢往上走,一边打量着刚才不让他走的那条道。
     
    果然,不时会有一些学生或者老师过来,出示一下自己的证件或者通知书,然后上楼。
     
    不过往往在他们出示身份证明之前,拦路的那个中年人就已经看出他们的身份了,笑得格外和蔼地让路。
     
    苏进留意了一会儿,很快也看了出来。
     
    这些人跟普通学生老师,的确有些不太一样。
     
    他们穿的衣服样式通常都比较老一点,眼睛通常是往上看的,表情又微微有些暮气。
     
    苏进格外留意到他们的手,大部分人的手上都有些痕迹。他的经验何等老道,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些人即使是学生,在入校之前也有过文物修复的经验。
     
    而且他们的气质非常统一,好像是一个地方出来的……
     
    苏进心里有了一些猜测,这时前面的人流松动了一点,他没再理会那边,跟着上了楼。
     
    他事前就在医院开好了证明,这时找系主任把情况一说,系主任倒很通情达理,很快给他开了一个月的外宿许可。
     
    按道理来说,新生入校第一年,是必须住宿舍的。苏进能暂时外宿算是特例。如果一个月他还没把事情搞定,之后学校再酌情看看怎么办。
     
    苏进非常诚恳地道了谢,说笑几句,就把系主任逗得直乐,打包票说如果实在不行,下次外宿也交给他了。
     
    外宿许可要交到宿舍的舍管那里,苏进走出系主任办公室,笑容就淡了下去。
     
    下次外宿?老实说,他也想早点把事情解决,让一切走上正轨啊!
     
    现在谢进宇那边钱是不愁了,但是透析只是磨日子,关键还是要找到匹配的肾/源做手术。
     
    但肾/源哪是那么好找的?能不能成还得看运气了……
     
    苏进眉头紧锁。他接管了以前这个苏进的身体,也就接管了他的人生。谢进宇资助他十几年,这个恩他必报不可!
    =================================================
    《天地奇工》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或数字 241 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