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穿越之帝妃倾世】小说完整版无删减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穿越之帝妃倾世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所谓的夫君竟然与前任长得一模一样? 并且还非常地渣? 呵呵,没关系,那她就将计就计让他用一内容精彩不要错过

    穿越之帝妃倾世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公众号:好米小说 提供,简述:所谓的夫君竟然与前任长得一模一样? 并且还非常地渣? 呵呵,没关系,那她就将计就计让他用一内容精彩不要错过,欢迎点击

    这个女人,的确引起了他的注意。
     
    只是……正如他对面这个男子所说的,连南宫凛夜都要惧他三分,这个女人,却竟然不怕他。
     
    如果这个女人是喜欢他,就更不可能了。
     
    他之前也听闻,风家的嫡女爱慕南宫凛夜,不顾身份对他示爱。
     
    因此,一时间,帝流夙竟然猜不出,这个风惊落葫芦里究竟是卖的什么药。
     
    “去把二王妃请上来喝杯茶。”帝流夙手拿着茶杯,衣袖一甩,房门瞬间就打开了。
     
    他将茶杯放到了坐上,竟没有丝毫滴茶水飞溅而出。
     
    只听门口传来了女子柔柔的一声是,便响起了走路的轻声。
     
    ……
     
    差不多过了一盏茶的时间,风惊落就坐在原桌上,荷幽见她迟迟不点菜,不禁有些好奇了起来。

    “小姐,你怎么不点菜?”
     
    风惊落缓缓一笑,那双眼眸闪过狐狸般的精光,“急什么,这顿饭,待会儿会有人请,你尽量往贵的点。”
     
    她的目光望向了正在朝着她缓缓走来的一名女眷。
     
    女人走到了风惊落的面前,对着她欠了欠身,“二王妃,王爷邀您到楼上去喝杯茶水。”
     
    而风惊落却如同预料到了一般,她用慵懒的坐在位子上,轻轻地撇了一眼看似对她恭敬不已的女子。
     
    “既是你家王爷请我,他怎么不亲自来,这样,也太没有诚意了,不过既然他一番盛情,我且就随你去吧。”
     
    风惊落站了起来,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楼上走去。
     
    只是走了几步,她便回头看了一眼面上惊呆不已的荷幽,清冷地说道,“荷幽,你还愣着干什么!”
     
    “是,荷幽这就来。”荷幽一愣,被风惊落一叫,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只是她还是有些呆愣呆愣的,她可以确定,小姐还是以前的小姐,可是她觉得,现在的小姐好像变了不少。
     
    “王爷,二王妃到了。”女子站在门口边上,对着里面恭敬地说。
     
    “进来吧。”雅间内,传出一道浑厚却异常好听的嗓音。
     
    风惊落嗤笑了一声,这明明是她的雅间,但是现在,却搞得她像个外人一样。
     
    风惊落直径走了进去。
     
    这个她非常熟悉的雅间。
     
    当她迈进门之后,门便关了起来,响起了啪的一声。
     
    风惊落朝着左边拐了两步,便看到了一袭帘珠,隐约透着两人的身影。
     
    风惊落手一挥,帘珠便对着掀开分成了两边。
     
    当她的眼眸望向了两人时,目光瞬间被穿着黑色金边色衣衫色男子给吸引住了。
     
    男子的面上拖着一股冷冽,他知道风惊落进来了,但是眼眸却没有看向她分毫。
     
    他的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身上自是散发着一股令人生惧的气息。
     
    绕是风惊落见过那么多的美男,也不由得也被面前这个男人给惊艳到了。
     
    这哪是男人,分明就是妖孽嘛!
     
    与他相比,倒是显得坐在他对面的南宫煜轩相貌一般了,虽然南宫煜轩的样貌也生得甚是俊美,但是与帝流夙一比,却黯然失色了许多。
     
    审视完了之后的风惊落收回了视线,在心中暗暗地说道。
     
    而在风惊落移开目光的时候,帝流夙的目光却意外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
    她那一身橘红色的宫装映入了他的眼眸之中,那张精致的鹅蛋脸上,抹上了一点粉妆,衬得她格外地好看。
     
    他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却落在了她的腰间系着的那块玉佩上。
     
    “坐。”帝流夙终于开口了,他对着风惊落说完了之后,便移开了目光。
     
    风惊落也不客气,挑了挑那双柳眉,那双灵动的眼眸环视了一下房间的格式,便走过去坐了下来。
     
    “那就多谢夙王了。”风惊落看似道谢,但是让人听来却没有丝毫地诚意。
     
    “没想到,我二哥那个性子,竟然这么会挑王妃!”南宫煜轩看着风惊落,撇了撇嘴说道。
     
    他还以为,他那个二哥,真的非叶瑜瑶不娶了呢!
     
    听见南宫煜轩提起南宫凛夜,风惊落的面色顿时就是一黑!
     
    她内心郁闷不已,她真怀疑,以前这个风惊落到底是什么眼光啊,竟然会看上南宫凛夜这个死渣男!
     
    你说看上也就看上了,她还闹得全城皆知。
     
    “呵呵,七皇子,我见你如此之瘦,还是多吃一点肉吧,正好补补你的身子。”风惊落说着,便夹起了一块肉,在南宫煜轩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把塞进了他的嘴巴里面。
     
    她就不信,吃东西还不能堵住他的嘴!
     
    “咳咳……咳咳……”南宫煜轩将嘴巴里的肉吐了出来。
     
    他面上一片涨红,气愤地指着风惊落,“你!你这个女人,未免也太大胆了,你竟然敢这样对我!”
     
    “为何不敢?”风惊落的目光幽幽地迎上了他的视线,眼眸没有丝毫的胆怯。
     
    “你!”南宫煜轩运起了一道灵力,朝着风惊落甩了过去,而风惊落却轻松地化解了这道灵力。

    “你!你不是三阶一星吗?”他可是三阶五星的灵者,就连他二哥,也不可能那么轻松地就化解了他的攻击。
     
    “是啊。”风惊落慵懒地应付道。
     
    看着这小子红得如同猴屁股的脸颊,和那丝毫没有多少城府的模样,风惊落就忍不住想要忽悠一下他。
     
    “那你怎么可能怎么轻易地就化解了我的攻击!”难道他竟然这么没用?还是这个风惊落能越阶战斗?
     
    可是他也没有听说谁能一越就越四星的啊!
     
    “你的灵阶,都是用丹药或者用灵药堆积起来的多吧。”风惊落缓缓地说道,“我看你的灵力这么缺乏攻击力,一定是平时很少出去历练,不过也怪不得你。”
     
    “你……你怎么知道的?”南宫煜轩看着风惊落说的那么认真,竟然不由自主地相信了。
     
    然而他哪知,风惊落哪里是三阶一星的灵者,人家已经是四阶的灵者了。
     
    在东陵国,四阶,已经是强者了。
     
    再者,南宫煜轩也不想想,虽然平时皇室是每年都会分给皇室子系一些丹药,但每年也只有几颗而已。
     
    数量是在是稀少得可怜。
     
    而至于灵药,虽然比丹药多,但是根本就不易寻找,所以能得其丹药灵药的,都是比较受宠爱的一些皇子或者公主。
     
    因为整个幻灵大陆的炼药师,是在是十分稀少,而有很多的药方,也都失传已
    =
    第9章 本王可好看
    而要成为练药师就更加困难了。
     
    不仅要双系,并且还要是火木系,并且,要到五阶才能开始炼药。
     
    但现如今的东陵国,别说是双系,哪怕是单系,只要天赋是黄灵根以上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而五阶,在东陵国已经是属于强者之分了。
     
    至于灵系的话,风惊落也没有测试过。
     
    因为只有到了五阶,才能去测试自己是什么系的灵者,而有些人,终其一生,也到不了五阶。
     
    风惊落笑而不语,她的目光朝着帝流夙望去,然而一转头,却看见帝流夙的目光竟然直勾勾地盯着她。
     
    风惊落一愣,目光顿时停留在他的身上。
     
    不知是不是错觉,风惊落竟然从他的眼中感受到了一丝戏谑的光芒……
     
    “风小姐,本王可好看?”
     
    帝流夙没有想到,这个风惊落,竟然这么有趣……

    只是,一想到她已经嫁做人妇了,帝流夙的那双如墨般的黑眸就闪过一道晦涩不明的寒光。
     
    风惊落一顿,不紧不慢地移开了目光,她垂下了眼帘,令人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之后,她才抬起了头,露出了一抹隐忍的坏笑,“夙王的样貌,美绝人寰,天下都皆知,自然是好看。”
     
    帝流夙一听,这个女人竟然用女人的词来形容自己,面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而风惊落却如同不知一般,继续说道,“夙王对于我的回答可否还满意?”
     
    “满意。”帝流夙不怒反笑。
     
    心中却是渐渐生起了一团暗火。
     
    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是他见过最大胆的女人,敢挑衅他的威严。
     
    他的身边围绕着无数女人,但对于这些女人,帝流夙却一个也看不上。
     
    但是当风惊落出现之后,帝流夙的目光,不知为何竟被她给吸引了。
     
    “恩,夙王满意就好。”风惊落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看了看桌子的菜已经明显有人吃过的痕迹,不由得有些嫌弃了起来,她风惊落可是从来不会吃人家剩下的东西。
     
    “夙王,你不会,就是让我上来吃你这些剩菜吧?”
     
    “自然是不会。”帝流夙一甩手,外面的门再度打开了,“让人把这些饭菜都撤下去,重新上一些来。”
     
    一会儿之后,便有几名小厮上来将饭菜撤了下去。
     
    “对了,夙王,我的侍女也没有吃东西,可否让她进来跟我一起用餐?”
     
    然而,帝流夙还未开口,一旁的南宫煜轩就先反驳了起来,“这怎么能行,她们是仆,我们是主,本皇子才不要与她们一用吃饭呢!”
     
    “无妨。”而帝流夙却并不在意。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女人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得到帝流夙的许可之后,风惊落便对着门外喊了一声,“荷幽,进来。”
     
    荷幽迈着拘谨的步伐走了进来,“参见夙王,参见七皇子,二王妃。”
     
    在这两位大人物的面前,荷幽该有地礼数,还是很到位的。
     
    “哼,风惊落,你的侍女可比你有礼数多了!”一直被风惊落“不待见”的南宫煜轩冷哼了一声讽刺地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