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宋初《傲视君王:庶女弃妃很绝色》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穿越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傲视君王:庶女弃妃很绝色小说简介:宋初只顾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妈妈说,正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

     傲视君王:庶女弃妃很绝色小说简介:宋初只顾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妈妈说,正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夫君能够登上皇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处死了拓跋将军,所以她们娘俩才会落得个乞讨的下场。可是如果不是眼前的女人悄悄开了将军府的后门放了女眷离开,她们早就没有命在了。她既是侩子手,又是她们的救命恩人……

     

    “诺,喝点水吧。”一个凉凉的物体触到宋初的嘴唇,宋初顿了顿,转过头却看见一个稚嫩的小脸坚定而又带着些怜悯的神色看着她。

    第一章 被弃冷妃

    “呸!叛国女人!”

     

    随着十字街头一声唾骂,民众像是突然找到了愤怒的宣泄口一般躁动起来,唾沫,菜叶,鸡蛋……通通准确无误地飞落在宋初的脸上、身上。

     

    “亏我们当初如此信任她,爱戴她,原来她却是私通别国的叛徒!正值新皇登基的时候做出这样的事,真是晦气!”

     

    带头向宋初扔菜叶的男人大声喊道,煽动者周围民众的情绪。周围的民众鄙夷或者是不屑地看着宋初,毫不留情地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她,恨不得她立刻被处死。

     

    宋初高烧未退,嗓中干涩,意识已经开始逐渐模糊起来,只是漠然地看着周围用痛恨的眼神凌迟着她的民众们。

     

    “啪!”又是一个鸡蛋砸在了宋初头上,腥臭的液体顺着她散乱的发丝流到脸上,嘴里。宋初下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却又不由自主地回忆起昨晚那痛苦的一幕。

     

    夫君宇文厉荣登大典,宫里丫鬟忙的不可开交,跑来跑去,喜庆的气氛洋溢着整个皇宫。白白胖胖的儿子阿睿在怀中香甜地睡着,宋初低头看了看儿子,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情绪,嘴角划出一个浅浅的笑的弧度。宇文厉要做皇上了,他的后宫只有她一个正妃,那是不是说明……

     

    上天终究是眷顾她的。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王、王妃,不好了!”一个尖利的声音划破了这样喜庆又宁静的气氛,“一大批禁卫军冲进来了,王妃快跑……”

     

    平素对自己最忠心耿耿的丫鬟满身是血地冲进来,话还未说完便倒在地上没了气息。宫中尖叫声响成一片,大片大片的血海刺痛了宋初的眼睛。刚刚还是一片祥和喜庆的后宫,转眼间已成修罗地狱!

     

    哀莫大于心死。宋初微微扯动了一下干燥的嘴角,似是在哭又似是在苦笑。过往的那些恩恩爱爱的场景已经变得支离破碎,只有昨晚残存的回忆嘲笑着宋初作为一个棋子的不自知。

     

    宋初只顾沉浸在自己的回忆中,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妈妈说,正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夫君能够登上皇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处死了拓跋将军,所以她们娘俩才会落得个乞讨的下场。可是如果不是眼前的女人悄悄开了将军府的后门放了女眷离开,她们早就没有命在了。她既是侩子手,又是她们的救命恩人……

     

    “诺,喝点水吧。”一个凉凉的物体触到宋初的嘴唇,宋初顿了顿,转过头却看见一个稚嫩的小脸坚定而又带着些怜悯的神色看着她。

     

    宋初认得她。她是拓跋将军的侄女,当初黑衣卫去屠府时她内心是不赞同的,因而偷偷放走了所有的女眷。却没想到,这样不经意的善举竟然在现在有了回报。可惜她却不能接受她的善意,否则便是害了眼前如花一般的小女孩。

     

    “滚开,少来恶心本王妃!”宋初沙哑又不失恨意地说道,“要你多管闲事!”

     

    “听见了吗?这个女人根本不识好歹,你当你是救苦救难的菩萨不成!快滚,迟了连你一起关进去!”身边的禁卫军漠然地说道,一把将小女孩推倒在地。

     

    女孩眨眨眼睛,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也许宋初已经忘记她是谁了吧,罢了,妈妈说了不要多管闲事。女孩拍拍身上的灰尘转身离开。

     

    “不识好歹!”

     

    “就是,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拉去侵猪笼,我看着就恶心!”

     

    “……”

     

    数不尽的谩骂和羞辱中,一天的游行终于结束。民众的唾骂声渐渐远去,天边渐渐消逝的夕阳,一如宋初危在旦夕的现状。

     

    夜凉如水。皇宫头顶的星空依然光芒闪烁,皇宫里却已物是人非。宋初本以为今日她会是风光无限的皇后娘娘,却沦为了可怜的阶下囚,再也不复曾经的风光无限。

     

    宋初只着一件看不出原来颜色的中衣,蜷缩在皇宫地下破旧的水牢里。肮脏的水冰冷刺骨,她曾经最为厌弃的老鼠蟑螂从身边大摇大摆地走过。

     

    “皇后驾到——”尖利的太监声传来,在幽暗的水牢中声音更显得格外刺耳。

     

    宋初慢慢地抬起头。皇后?

     

    水牢里的恶臭扑面而来。宋芊芊厌恶地掩着口鼻,向着宋初款款走来,身姿婀娜得如同一朵正在开放的莲花。

     

    “妹妹,又见面了。”宋芊芊话语说的好不娇弱惬意,“今日游行可还觉得顺利么?”

     

    “姐姐,为什么是你!”宋初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的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她如何也想不到,夺走了她的皇后之位的却正是宋初一向敬重的姐姐,宋芊芊!

     

    “瞧妹妹这话说的,为什么不能是我?”宋芊芊掩嘴轻笑,“早在十年前我及笄的时候阿文便心属于我,莫非你不知道么?父亲虽说是让你嫁了过去,可你究竟抢了我的夫君,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

     

    分明是她当时不愿嫁,父亲无奈只有选了她替嫁,怎的到了今日便成了她抢了宋芊芊的夫君?只怪她太愚钝,一心做了两人的棋子罢了!

     

    “宋初,你竟敢私通别国,好大的胆子!出了这样的丑事,纵使我有心想放过你,却也是不行了。”宋芊芊翘着兰花指捏起身边侍女端着的精致酒壶,“若你识相的话,还是赶快喝了吧,说不定还能留下个全尸呢?”

     

    “我若不喝,谁敢逼迫我!宋芊芊,若是宇文厉知道你这样狠心,你又如何能够在后宫立足!”宋初眼神凌厉如刀,宋芊芊不禁有些害怕地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大笑起来。

     

    “妹妹,你真是太天真了。我若是没有宇文厉的许可,又是如何进的大牢呢?”看着宋初的脸色一点一点地苍白下去,宋芊芊不禁满意地勾起嘴唇。

     

    “妹妹不要忘了,你的孩子现下还在皇宫呢。”宋芊芊的眼神蓦地变得阴冷,“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也不为孩子考虑?喝下这杯酒,你的孩子依旧是东宫太子,将来也会继承皇位。若是不喝……”

     

    “我喝,但你要保证我的孩子能够活着长大!否则我就算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俩!”宋初哑声道,紧紧地盯着眼前笑得无比纯洁的宋芊芊。

     

    “本宫保证。”宋芊芊看着宋初跪着像条狗一样喝完了所有的毒酒后痛苦地倒在地上气绝身亡,心中的快意再也按捺不住。

     

    “告诉阿文,我这边已经结束了,让他尽快把那个孽种处理掉,以绝后患。”

     

    “是,属下领命。”

     

    第二章 回到过去

    “小贱种,你敢忤逆我!”

     

    宋进贤狠狠地一掌打去,小小的宋初嘴角立刻流出鲜血。那个低贱的戏子生出的女儿竟和她一样的下贱,要知道那簪子乃是花了大价钱向西洋商贩买来给他的宝贝女儿——宋芊芊及笄时用的,如今被这下贱胚子偷走,怎能不让他气急?

     

    “我没有!”宋初握紧双拳,眼中尽是悲痛之色。“一个月来女儿为了给母亲守灵,寸步没有离开这里,这里的丫鬟皆可作证!初儿一直敬重姐姐,又怎会偷姐姐一只簪子?”

     

    一直冷眼旁观,添油加醋的宋芊芊装模作样地拉住父亲的胳膊。“爹…只是一支簪子而已,又不是什么十分贵重的物事。妹妹既然喜欢,就送给妹妹吧。”

     

    宋进贤冷哼一声。“芊芊,你就是心太善良,才会总是被这些心思肮脏的人欺负!你可晓得,那簪子是我送与你的及笄礼,就算是死十个四姨娘那样的戏子都赔不起!”

     

    宋初瞬间红了眼眶。她只觉得娘死得蹊跷,谁承想娘竟是因着这样一件子虚乌有的事死去的!一想到温婉善良的娘死前对自己的万般疼爱,宋初心如刀绞,发疯一般地跑向宋进贤。

     

    “你不是我爹爹,我才没有这样狠心的爹!”狠狠一口咬在宋进贤手上,宋初眼中布满决绝的神色!

     

    “滚!”宋进贤吃痛,一脚将宋初踢飞,带着余怒转身大踏步离去。宋芊芊眼中暗暗闪过一丝快意,紧跟着宋进贤走远。她是正经的嫡出小姐,从小便高高在上,最看不惯的便是这样低贱的人夺取哪怕亲人对她一分一毫的宠爱。

     

    宋进贤的那一脚踢得极重,宋初躺在潮湿的地上人事不知,呼吸渐渐微弱下去。

     

    ……

     

    不知过了多久,脑后传来的剧痛将宋初从昏迷拉回现实。

     

    微弱地呻吟了一声,宋初缓缓睁开眼睛,下意识地撑着地面坐起来。周围的一切都让她感到既熟悉却又陌生,身后是一所破旧的小屋子,里里面结满了高高低低的蜘蛛网,几乎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只有歪歪倒倒的梳妆台上放着几样早已结成块的胭脂。

     

    这是哪里?宋初不由得怔住。她对之前的事尚有印象,明明已经喝下了毒酒,为什么却会出现在这里?

     

    宋初心中惊疑不定,下意识地走进熟悉的小屋。这屋子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这样的熟悉,却又仿佛和她隔了千年万年般陌生。昏暗的铜镜反射着夕阳的光辉,她不由自主地走向铜镜前。

     

    铜镜映出的却分明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梳着两条小辫子,穿了一身破旧的白裳。小小的身量显得格外消瘦,五官和她格外相似,却要比她年轻得多。

     

    宋初禁不住打了个激灵,再次环顾她身处的这间小屋。熟悉的场景终于勾起了她内心深处的回忆,这分明就是很多年前,她还未出嫁时住的那间小屋!

     

    脑后传来的钝痛提醒着宋初这并不是梦。看着昏暗的铜镜上那张苍白却又掩饰不住清秀容貌的面容,宋初瘦小的双手忍不住攥紧,剧烈地颤抖起来。

     

    她做王妃的时候曾看过一本奇闻异志,上面记录有人曾因重大变故偏离了原本的命数,从而回到很多年前重新来过的例子。当时只觉荒诞不可信,但今日看来,自己很有可能也是因此回到了还未出嫁的时候。

     

    宋初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但不可否认的是心底的渴望如同枝蔓一般紧紧地缠绕在心上,没错,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做梦都想再活一次。

     

    可是这一身素白素白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

     

    “啊!”宋初不禁惊叫出声,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宋初衣袂翩飞如同一只素白的蝴蝶般飞出屋子,却在挂着白布的灵堂前停了下来。她大口喘着气,眼中情不自禁地流出眼泪,滴落在衣襟上。

     

    她回来了,可是母亲已经死了。就在一个月前,因着宋芊芊失了一支簪子怪罪到宋初头上,宋初挨了好一顿打。娘拖着病痛的身子前去为自己求情,这一去就再也没有活着回来,只剩下一具冰冷的尸体。

     

    当时的宋初只知道娘死得蹊跷,可大夫人和宋芊芊只说是无药可治,病发身亡。可恨她年幼无知,竟然信了这样荒唐的说法!

     

    母亲的祠堂冷冷清清,远处传来的几声鸟叫更让人觉得格外凄凉诡异。最疼她的只有母亲,可惜她经历了这样多的事情才明白。若她当时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母亲又岂会因为这样的小事去世?

     

    “娘,我回来了。”宋初轻声道,心中满满的全是自责和心痛。你最疼的的女儿回来了,她再也不会让你蒙受这样的不白之冤,再也不会让你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了。宋初缓缓跪在母亲的灵前,心中如同撕裂一般疼痛。

     

    “娘,您就放心吧。”宋初郑重地在灵堂前磕了三个头,“这一世,就算是为了娘,我也一定要比谁活得都要幸福!”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宋初警觉地回过头。

     

    "吃饭了!"

     

    一个看起来地位并不是很高的丫鬟满脸嫌恶地朝她走来,厌弃地将一碗早已冰凉的白米饭丢在她面前。带着缺口的破碗在地上滚动了两下,一股酸臭的味道让人无法忽视。

     

    这样的饭菜,恐怕相府里最次等的丫鬟都不屑于去吃。宋初不禁心中悲凉不已,抑制不住的恨意喷薄而出。

     

    “不过是宋芊芊身边的一只狗罢了,也敢这样和我说话!”宋初冷冷地道,“狗眼看人低的奴才!”

    5b619a4e43564829.jpg!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什么?"丫鬟怔了怔,显然不敢相信她的耳朵。这小贱人平时傻傻呆呆,今日是活够了不成!她好歹也是宋芊芊身边的二等丫鬟,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时庶出的小姐们哪个不暗地里巴结她,送礼物给她?当时便发作起来,一脚便将瘦弱的宋初踢倒在地上。

    《全球辑爱:富少才卖一百元》

    “怎么,你道你还真当得起四小姐这名号不成?”彩霞叉起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初,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厌恶和鄙夷:“若不是你娘死了换回你的一条贱命,你现在哪里还有命在!告诉你,就算是我这样的奴才,也好过你一千倍一万倍!”

     

    彩霞看宋初沉默不言,便更加猖狂起来,顺势一脚将米饭踢进水沟里,冷笑道:“我若是你,早就自己了断了,也免得将来遭罪。”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