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伊人缠我心最新章节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全文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小说,全文,阅读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全文阅读由雪月文学免费提供,乔怜,你算盘打得还真是响啊!可你别忘了,我会一点一点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有天心甘情愿地哭着爬着求认罪,求着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全文阅读由雪月文学免费提供,乔怜,你算盘打得还真是响啊!可你别忘了,我会一点一点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有天心甘情愿地哭着爬着求认罪,求着回到该属于你的锒铛大狱!这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欢的小说,本站也为你提供似水伊人缠我心最新章节阅读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以下章节为精彩章节试读,阅读全文请关注公众号。

    乔怜站在洗手间里,背靠着门,双眼紧闭。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忐忑地抬起手里的验孕笔。

     

      两道清晰的红线,将她的心再一次垂入冰低。

     

      “阿怜姐,荆少又点名找你了!呵呵,真是好命啊!”

     

      楼下姐妹在喊。带着夜场特有的娇滴滴的语气,抑扬顿挫到不怀好意。

     

      乔怜只有在心里苦笑,这算是人人欣羡的好差事?

     

      两年八个月零一十二天,她清楚地记得跟荆楚瑜再相遇的日子。

     

      却已经记不得,这是自己第几次怀孕。

     

      毫无疑问,这个孩子依然会像前几次一样,被荆楚瑜亲手打掉。

     

      ***

     

      红狐狸夜场,三楼V包厢里。

     

      暧昧的灯光氤氲了男人冰雕一样无情的容颜,在与乔怜目光相接的一瞬间,眸子里顿出滔天的恨意。

     

      “背过去!”他低低吼出一句,未等乔怜转身,宽大的手掌便狠狠抓覆上来。

     

      乔怜几乎能听到自己肩胛上咔咔作响的骨骼声。下一秒,便是身后啷当阵阵的皮带扣响。

     

      荆楚瑜从来都只在背后要她。

     

      他说过,他恨透了她那张脸,她那双眼。

    似水伊人缠我心最新章节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全文阅读

      毫无前戏的生涩挤得乔怜痛出一身冷汗。她狼狈地跪俯在地,不由自主地吟哼一声。

     

      “怎么?还不习惯把自己当狗么!抬高点!”

     

      乔怜咬着唇不敢再做声,只把双手紧紧扣在昂贵的地毯上。

     

      她想,看不到荆楚瑜的眼睛也好——

     

      至少在自己的记忆深处,他还保留着那样如水温柔的眸色。

     

      不足为惧的黑暗永远遮不住阳光,就像他们曾经许下的永不离弃。

     

      乔怜已经认识荆楚瑜有十六年了,但那只是认识而已。

     

      要论见过的话,大概要从三年前那个走投无路的大雪夜,他把刚刚走出监狱的自己重新抓回来,狠狠投入这片新的地狱开始算起——

     

      压着一声粗重的喘息,荆楚瑜挺起腰身,将乔怜狠狠推了出去。

     

      灼热的白浆洒满女人颤抖的腿隙,点点滴滴都是讽刺的温度。

     

      ‘滋’一声灼响,男人的烟头重重碾在乔怜的背肌上。

     

      伴随着汗液靡靡的焦灼气息,乔怜啊得叫出来!

     

      “我再问你一遍,你把晓琳弄哪去了?”抓起乔怜的头发,荆楚瑜将她狠狠拎提起来。炯炯目光灼出一片燎原般的恨意,像不死不休的诅咒。

     

      这是荆楚瑜两年多来,每次做完后的必修课。

     

      逼供的手段不算花哨,但次次都极尽了残忍和暴戾。

     

      乔怜闭上眼睛,摇头:“死了……”

     

      “尸体呢?!”

     

      “不知道……”乔怜咬住唇,轻轻抿出三个字。

     

      同样的口供,她说了多少次,自己都已经记不清了…..

     

      坚硬的皮鞋横向过来,毫不留情地踹在乔怜柔软的唇瓣上。

     

      直到腥咸的气息蔓延到快要窒息的程度,她才挣扎着从地上滚爬起来。

     

      “你以为找不到尸首,法律就无法给你结案下重罪了是不是?

     

      乔怜,你算盘打得还真是响啊!可你别忘了,我会一点一点地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让你有天心甘情愿地哭着爬着求认罪,求着回到该属于你的锒铛大狱!

     

      晓琳生前受到的每一处伤痕,每一丝侮辱,我会十倍百倍地从你身上讨回来!”

     

      乔怜什么也不说,就只是那样静静蜷缩在墙角。她的唇角挂着殷红的血丝,破败的衣裙零散在瘦削的身体上。

     

      有时候荆楚瑜也是想不明白的。像她这样出身低微心机暗黑的女人,

     

      就像一条喂不熟的狗,为了钱什么都肯出卖。可为什么无论自己怎么打压折磨,她的身上就是浮不出那种卑贱而低顺的气质呢?

     

      彼时,一场意外夺去了少年世界里的一切色彩。

     

      荆家的一名洗衣工带来了年仅十岁的小外甥女,笑握荆楚瑜的手说:“大少爷,太太说以后就让我家小怜过来照顾你。”

     

      荆楚瑜记得,他伸手过去的时候,摸到女孩软软的脸蛋。接着,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从此拉开两人再也分不开的序幕。

     

      在荆楚瑜失明的那十年光景里,他无数次想象着那个走路带着春风香,笑起来如银铃响的小姑娘,会长成什么样子——

     

      瘦削的肩膀,漂亮的黑长辫子,眼睛明亮明亮的。

     

      他以为她有着这世上一切天使才具有的品质,如洁白的羽毛,如金子般的心。

     

      哪曾想,她会为了区区二十万,伙同绑匪害死了自己年仅十二岁的妹妹荆晓琳!

     

      手术复明后的荆楚瑜从没想到过,自己第一次见到乔怜会是在法院宣判的公堂上。

     

      因为无法找到受害人的遗体,乔怜也不肯提供完整认罪的口供和证据。而且其他三名直接作案的绑匪也早已逃之夭夭。

     

      所以,法院最终只能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按照胁迫诱拐罪,判处她入狱三年有期。

     

      这对荆楚瑜来说,这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结果。

     

      不仅为自己那含冤待雪的妹妹,也为自己那一整个白白倾心于她的青春。

     

      “乔怜,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

     

      回忆的凶火越烧越旺,快要燃尽了荆楚瑜这些年来所有的歇斯底里。

     

      他一把捏住乔怜纤细的脖颈,下一秒就要凑近了嗜血的距离。

     

      “晓琳是我妹妹,也是你妹妹!你是怎么对她下得了手?二十万而已,你他妈的就只值这点狗屁钱么!”

     

      “你不懂的,钱对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有多重要……”乔怜别过脸,只有这样的话,她无法直视着荆楚瑜的眼睛说出口。

     

      有些秘密,一旦决定了坚守。便是十八层地狱各个趟一遍,她也只能认了。

     

      “钱?”荆楚瑜凛然大笑,“对,我忘了你只想要钱。所以我成全你啊!这来钱最快的地方,不就是红狐狸会所么!像你这种卑贱下流的女人,也只配用这种方式赚钱!”

     

      荆楚瑜狠狠一撒手,乔怜晃倒了身子。落地前的一瞬间,她下意识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小腹。而就是这一个微小的动作,亦是难逃荆楚瑜的双眼——

     

      “你又怀孕了?”

     

      乔怜:“……”

     

      “呵呵,”荆楚瑜冷笑着逼近,睥睨的目光如血色红莲祭火般残忍,“你好像从来不吃避孕药吧?是不是觉得,有天若能生下我荆楚瑜的孩子,下半辈子可就有依靠了?”

     

      话音未落,男人飞起一脚横踹在乔怜的小腹上。

     

      那一股恍如隔世般的痛感仿佛在瞬间抽走了乔怜的三魂七魄——

     

      看着自己双腿间缓缓汇聚成的猩红逆流,乔怜欲哭无泪地咬紧了牙关。

     

      她不是没想过该怎么逃。只不过,在于荆楚瑜纠缠的这场死局里,她知道自己赢不了宿命。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02 她的病

    “算一下钟,见血按双倍。”

     

      荆楚瑜拽起床上的被单,随意擦了下皮鞋上的血迹。然后签单丢给服务生。

     

      在红狐狸会所,没有人不知道乔怜是荆家大少豢养在这儿的。

     

      两年多前,他一口气砸了二十万给会所,按次过来消遣。

     

      伤药费算双倍钟,一一往里扣就是了。

     

      这意味着乔怜除了能拿到近乎微薄的一点点台资来维持生活之外,什么钱也不会经她的手。

     

      乔怜当然明白,只要自己那个永远不会悔改的赌徒父亲还控制在荆楚瑜的手里,她就没有逃脱的余地。

     

      那个男人对自己的恨意,只会乘积乘方地加注过来。直到有天,燃尽她生命的尽头才会罢休。

     

      那一天,应该不远了了吧……

     

      ***

     

      “这是第几次了啊?”医生翻着厚厚的病历卡,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的口吻溢于言表,“你这年纪也不算小了,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把流产当避孕手段么?”

     

      乔怜低着头,略略搓弄着手心小声道:“我……我不能吃口服避孕药。我有肝病,以前有医生说,那个药会加重肝脏负荷。”

     

      “你有家住遗传史?”医生皱了眉。

     

      “恩,我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是肝癌走的。”

     

      “那叫你老公戴安全措施啊!”医生提高了个八度,草草开了手术单,“我不是吓唬你,再这样下去肝保不保得住我不敢说,子宫怕是第一个要切了!”

     

      乔怜不做声。

     

      她从没想过这辈子会有自己的孩子,因为她唯一想为之生孩子的那个人——已经永远都没有可能了。

     

      “行了,去缴费吧。等下直接进去手术。哦,你要无痛的还是——”

     

      乔怜赶紧摇头:“不不,我做一般的就行。”

     

      无痛要全麻,贵八百多块的麻醉费。而乔怜需要钱,需要在最后的时间里攒下一笔——

     

      不能说的秘密。

     

      ***

     

      “呦,阿怜姐这是去哪晃荡了?”

     

      “貌似荆大少昨晚没可少疼爱你呢!”

     

      “阿怜姐,我听说荆大少在咱们这儿压了二十万的嫖资,每次过来就只玩你一个。怎么样,他活儿好不好啊?”

    似水伊人缠我心最新章节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全文阅读

      乔怜拖着疲惫的身回到会所。天还没黑,那些已经舞炸起五颜六色羽毛的小鸡小鸭们都等在大厅里。一看到乔怜回来,什么样的话也都不客气地往外冒。

     

      乔怜是不合群的。大多数时候只一个人待在包房和大厅里外,做点卖酒打杂的事。

     

      所以在红狐狸这里,也没有人愿意与她交好。

     

      “行了行了都散了吧,灯都上了还在这儿扯狗屁。”丽姐是红狐狸的妈咪,这会儿晃荡着九曲十八弯的腰身,下来一阵驱赶。却独独把目光落在乔怜一人身上——

     

      “你这什么打扮啊?”

     

      乔怜今天素颜,穿一件很简单的高领衫和黑风衣。

     

      “你以为你是情殇买醉来的高级白领啊?赶紧换了去!”

     

      “丽姐,今天……他应该不过来的,我能休息一天么?”乔怜相信荆楚瑜不会来,并不是因为相信他对自己还有几分怜悯。她只是太了解荆楚瑜了,那个有洁癖的男人才不会愿意在自己流产过后,再来惹一身肮脏的血腥呢。

     

      “我知道荆少不会来,所以让你去隔壁维也纳馆。今天王老板在那办party,莹莹露露她们忙不过来的。”

     

      乔怜:“!!!”

     

      ***

     

      “丽姐,我……”乔怜一手扶着沙发,微微欠了下酸痛不已的腰,“我不出台的。”

     

      当初荆楚瑜把她扔进红狐狸会所,虽然没有明确表示过,但不成文的规定早已心照不宣——她乔怜就只是他一个人包养的玩物。

     

      所以对乔怜来讲。玩物归玩物,妓女是妓女,这两者之间——是有本质区别的。

     

      丽姐用少见多怪的眼神看了乔怜一眼:“我知道,但那是以前。昨晚荆少临走的时候说了,以后你在红狐狸的事,由我随便做主安排。

     

      嘿,我说小怜啊,你是不是最近的技术有欠火候,荆少这是要你变着法的出去取取经呢。回来好再伺候他,哈哈哈哈!”

     

      乔怜脸色一变,声音干哑噎喉。

     

      她不是没想过,荆楚瑜早晚有天会对自己失去耐心的。

     

      他会用更多可怕的手段,来折辱她,来伤害她。

     

      只不过,她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么失控的程度!

     

      “丽姐,我不行的!”乔怜恳求道:“我刚刚那个,就算你要我去,也不能让客宾尽兴——”

     

      “让你去就是去,哪有那么多废话?王老板花样多了,就算你想,人家也未必愿意要你这类的货色。赶紧把衣服换了!”

     

      丽姐的话在乔怜听起来也未必算是一种极致的讽刺——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跟这一行里嫩出水来的小姑娘们比起来,实在没有任何优势。

     

      有时候乔怜觉得挺讽刺的,即使荆楚瑜没有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她的生活又能好多少呢?

     

      她没上过学,没有任何技能。三年牢狱出来以后,更是无法找到像样的工作。可总有人说,在她身上丝毫看不出粗鄙低俗又市井的气质,即使那样的出身让一个贫穷而美丽的姑娘从起跑线上就跄踉不已。

     

      但却只有乔怜自己知道——

     

      她学会写下的第一个字,是自己的名字。是荆楚瑜用温和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一笔一划教出来的。

     

      她的曾经里,只有他。

     

      所以,为了荆楚瑜,她愿意身背地狱,愿意脚踏火焰,愿意被他亲手湮灭成灰,也要守住那个让他万劫不复的秘密。

     

      佛说,世间炼狱,皆是渡。想到这里,乔怜便觉丝毫不惧。

     

      “王老板,你没见过我们阿怜姐吧?”露露挑着红酒杯,侧腿坐在王老板的膝盖以上,胸部以下大腿以上就没消停过。

     

      “她可是我们红狐狸最神秘的妙人了。丽姐偏心,总把最好的金主留给她专享呢。”

     

      乔怜不说话,虽然她被迫入风月场已经有两年多了。但除了荆楚瑜外,从未以这样的场合来接触过其他客人。

     

      说实话,这样的场面,真是比她想象得还要恶心。

     

      乔怜始终觉得自己是被荆楚瑜惯坏了一整个青春年少——

     

      那会儿他的眼睛看不见,但他心里装的是最纯净的世界观。

     

      所以乔怜从来不懂,什么是丑恶,什么是鄙陋。

     

      这会儿脑满肠肥的王老板已经有点喝上头了,他眯着绿豆眼,冲乔怜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姿色是不错,就是年纪大了点。是哪位了不得的金主这么好的口味啊?看来我老王今天运气不错嘛——”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003 对他,誓死的维护

    露露娇嗔着,嘴角一抿:“那是呀,咱阿怜姐傍着的,可是江城名少荆楚瑜呢!”

     

      话音一落,王胖子登时笑出了猪叫声。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荆家那个小瞎子啊!哈哈哈哈,他老爹荆东山死了多少年了,早年就是个黑道起家的混混而已。偏偏养个儿子跟他妈禁欲多年的怪胎似的。眼睛瞎着不说,整日就只知道养猫逗狗弹钢琴。艾玛,听说他妈怕他找不到媳妇,把他爹在外面的私生女接回来。

     

      有人说啊,那兄妹俩整天同吃同住——”

     

      “你胡说什么!”乔怜腾一下蹿起身,厉声道。

     

      一时间,整个包房的气氛都有点不对了。

     

      在座各位小姐妹平日里跟乔怜也算不上熟悉,只知道她性情平淡沉默,从不发火。

     

      “哟,这位姐姐是怎么了?”王老板也是没见过这么新鲜的架势,恍然间酒醒了不少。但转瞬弄明白了乔怜那一副绵羊羔子愣充狼的架势,便嘿嘿一笑道,“看不出来啊,那小子还驯得一手好狗。怎么了?我这是,冒犯到你家主儿了?小姐姐呀,你是不知道呢,那姓荆的家里可比我想得混乱多了,你说他爸死那么早,他妈年轻轻的也不改嫁,就守着那个半大儿子过。关起门来,谁知道俩人——”

     

      就听咔嚓一声,乔怜抓起桌上的红酒瓶照着胖子的秃脑瓢擂下去!

     

      “闭上你的臭嘴!荆楚瑜才不是那样的!”

     

      乔怜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血液只在一瞬间沸腾成亢奋的铠甲,骤然把自己推向了不计后果的境地。

     

      她从来不知道,面对侮辱的时候,她眼里心里的那个名字可以不受染指到这样的程度!

     

      纤细的手掌下,鲜血淋淋滴滴,颤抖的肩膀下,是不惧的灵魂。

     

      王老板捂着流血大脑袋,怪叫一声:“你个臭婊子!竟敢打我!我他妈废了你!”

     

      乔怜转身就要往包房外跑,奈何羸弱的身躯那里架得住对方撒野一样的死地置之?

     

      她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特别轻,倒错的视线里,是野风呼啸耳畔的沉静。

     

      身体被抛出窗外的瞬间,她慢慢合上双眼——

     

      如果还能有来生,她想告诉自己,一定要来得及先对荆楚瑜说出一句‘我爱你’。

     

      ***

     

      红狐狸如其名,媚如色,血为沉涤。看尽多少芳华瞬逝,多少香消玉殒?

     

      所以,眼看着身边砰一声堕下一人的时候,荆楚瑜只是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了挡脸——直到他意识到,滚在残破血腥里的那双眼睛,那么无助又那么熟悉!

     

      乔怜像一条缺氧的鱼,动动上肢,抽抽尾鳍。她的视线由红到黑,意识从顿挫到荼蘼。

     

      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愿让荆楚瑜看到这样子的自己。可是除了习惯性的微笑,她挤不出任何一种表情。

     

      荆楚瑜站在咫尺之间的距离,看着女人身下缓缓溪流一样的血蔓延无尽。突然就炸开了回忆的沟壑——

    似水伊人缠我心最新章节阅读,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全文阅读

      上一次发生类似的场景,已经是多少年前了吧?

     

      【少爷,你冷不冷?别怕,我们马上就能逃出去了!】

     

      漫天飞雪,残酷囚禁。生于帮会,长于凶势力的荆楚瑜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明白自己逃脱不掉的生存规矩。

     

      那是父亲死后的第二年,因为社团里的夺权内斗,双目失明的大少爷险些成为牺牲品。

     

      人人道他手无缚鸡之力,无需多加看管。但谁能想到他形影不离的小女仆竟然只身犯险来相救?

     

      她用纤小的肩膀扛起少年半成熟的重量,用活计磨炼后不再稚嫩的双手一点点挖出鲜血淋漓的逃生路。

     

      枪从背后打来,她奋不顾身地挡在他面前,温热的血液融化了雪地。

     

      荆楚瑜的眼睛看不到,只能一把一绝望地抓着那些蔓延的腥气。

     

      【少爷,阿怜不疼。】

     

      少女的笑容,像虚弱而倔强的迎春花。她攥着雪团,沾着鲜血的温度——

     

      【手冷不冷?阿怜帮你搓搓,就不会僵了。】

     

      这些年,荆楚瑜每每只在背后要她。除了不想去看她的双眼,更是无法直视她胸前肩胛上的枪疤。

     

      他怕人性之复杂,颠覆他复仇的决心。他怕人心之阴暗,抽动他最后的不忍和善意。

     

      乔怜,你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蹲下身,荆楚瑜用双手轻轻盖伏在乔怜的双眼上。看她平静地闭上,看她释然地吐出一长口气。

     

      那一刻,荆楚瑜竟然会有种瑟瑟发抖的恐惧!

     

      如果乔怜死了,他尚未问出口的话,是不是将再也没有机会了?

     

      ***

     

      “谁干的。”

     

      两侧黑衣保镖林立了帮会里特有的压迫氛围,荆楚瑜一声令下,红狐狸夜会所的大门轰然拉下。

     

      对着面冷如修罗的荆楚瑜,丽姐早已吓得瑟瑟发抖。

     

      “荆少,这……这真是个误会啊。我也没想到阿怜性子那么烈,你说我也是好心好意,想让阿怜以后好好伺候你。再说您不是也同意——”

     

      “我说过让她死了么?”

     

      荆楚瑜掸了掸指尖的烟灰,他本不是个烟瘾特别强大的人。多年的残疾让他愈发珍惜起自己的身体,可连烟都能戒掉的人,心得有多狠呢?

     

      “这……”

     

      身后的楼梯间传来一声声狗吠,两条硕大的金毛猎犬拖咬着王老板。

     

      被啃食到白骨森森的大腿暴露在恶臭的血腥下,老男人迸发出一声赛高一声的嚎叫。

     

      这两只狗,本是性情温顺的导盲犬,常年伴随荆楚瑜左右。

     

      出事后,他砸了十字架和信仰,狗也被调教得开始品尝鲜血的温度。

     

      荆楚瑜从来不否认,的确是乔怜的背叛,彻底颠覆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善念和信任。

     

      “荆少饶命啊!是我的错!是我狗嘴吐不出象牙。我不该说那些混账话诋毁荆少,我也不知道阿怜性子那么烈啊!她福大命大,一定能抢救过来的!求荆少放过我啊!”

     

      王胖子哭天抢地,丽姐发抖瑟瑟。也许在今天之前,谁也想象不到‘半路出家’的黑少荆楚瑜比其父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荆少,医院那边来电话了。”助手递了手机上去。

     

      “把这里封锁起来,她要是有什么不测,就把整个红狐狸,给我烧成火狐狸!”

     

      接过手机,荆楚瑜沉着面孔起身而去。

    《似水伊人缠我心》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雪月文学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