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推宁染《你是指尖刺》全文txt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你是指尖刺小说简介:这夹子太小,我怕用的时候找不到,就夹在头上了。”我闷声解释着,赶紧将夹子拿了下来,随手丢进了睡衣口袋里。   玄关处的灯,光线微弱,将他

     你是指尖刺小说简介:这夹子太小,我怕用的时候找不到,就夹在头上了。”我闷声解释着,赶紧将夹子拿了下来,随手丢进了睡衣口袋里。

     

      玄关处的灯,光线微弱,将他脸上的冷漠涂抹的更加厚重。

     

      他用力地拧了拧额头,昏昏沉沉的走了进来,冷声冲我吩咐道:“去给我倒杯水。”

    001我的鬼样子

      我醒过来的时候,电视里正在播午夜剧场。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时,狗血的泰国爱情片还在持续着,许暮还没有回来。

     

      我在沙发换了个姿势躺着,给自己冲了杯茶水,继续等着,却还是忍不住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我听到了撞门声,起初我以为是做梦,听了很久,才发现是许暮回来了。

     

      连忙跳下去,门打开的时候,高大的身子就歪到我的身上,带着股浓烈的酒气。

     

      “怎么喝这么多酒?”

     

      不知是不是我的声音让他生了烦躁,他扶着墙站起来,打量我时,眼神明显的吓了一跳。

     

      “宁染,你现在是什么鬼样子!”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着自己,才发觉自己因为突然听到敲门声,心里急切,从沙发上跳下来的时候没来得及穿鞋,现在还赤着脚,身上套着件宽松的罩袍,头发乱糟糟的,再加上最近头疼越来越频繁,眉间夹着个文件夹。

     

      “把那碍眼的玩意儿弄掉!”许暮冲着我低声吼着。

     

      “这夹子太小,我怕用的时候找不到,就夹在头上了。”我闷声解释着,赶紧将夹子拿了下来,随手丢进了睡衣口袋里。

     

      玄关处的灯,光线微弱,将他脸上的冷漠涂抹的更加厚重。

     

      他用力地拧了拧额头,昏昏沉沉的走了进来,冷声冲我吩咐道:“去给我倒杯水。”

     

      怕他在黑暗中摔倒,我想去搀扶着他,可手还没碰到,就被他躲开了,我只能打开灯,让他走着亮堂一些。

     

      端了水回来时,他已经靠在沙发上睡过去了,我心疼地看着他疲惫的模样,轻轻的将水杯放在茶几上,想去给他捏捏肩膀,可手一碰到他,他就醒了。

     

      “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快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

     

      他低沉的开口,可能是因为喝了酒,声音透露着一丝嘶哑。

     

      “昨天。”我说。

     

      “什么?”他转过身来,皱起眉头。

     

      “结婚纪念日,昨天,已经过了。”我轻声道。

     

      其实离这里不远处的餐桌上,还摆着一桌冷掉的饭菜,只是他的心思不在这个家里,看不到与他相隔不到七米的画面。

     

      想想,也觉得有些可笑。

     

      前方高大的身形微微一顿,解开的西服,随手丢在了一边,薄唇张了几次,企图讲些什么,但他不知道,他的这个反应更让我尴尬。

     

      “没关系,你有这个心就够了。”

     

      我试图化解着我们之间的尴尬,但似乎讲出的话,更让彼此尴尬。

     

      就在此时,许暮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从口袋里掏出来时,我不小心看到了三个字,“许云冉”。

     

      我瞟了眼墙上的钟表,凌晨两点四十八分,许云冉打通了她所谓哥哥许暮的电话。

     

      “冉冉,怎么了?”

     

      不同于跟我讲话时的不耐,此时的许暮,无比的温柔宠溺。

     

      “什么,我现在就过去!”

     

      许暮讲着话,神色大变,电话都没挂断,就一把攥住了我的胳膊。“冉冉出事了,跟我走!”

     

      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许云冉的电话一来,许暮就这种惊天动地的反应。

     

      我转身想去帮他取了外套,他都等不得那几秒钟,生生拽着赤脚的我出了门,赶去了医院。

     

    002许云冉

      急救室外,医生早早就等在那儿,一双手不安的反复揉搓着,泄露了他内心的焦灼。

     

      他是许云冉的主治医师,自然也清楚许云冉和许家的背景。

     

      许家家大业大,在Z市的企业拥有半壁江山,几乎无人敢惹,而谁又不知,许家太子爷宠妹如命,要是许云冉在他们医院出了什么事,想想许家太子爷一贯狠厉的作用,简直让人后怕。

     

      我心下了然,主动走到他面前,挽起袖子,“KIDD血型,马上带我去抽。”

     

      “这……”医生欣喜之余,战战兢兢的看了身后的许暮一眼,以作示意。

     

      他当然会同意,于是我跟着医生,匆匆的走去抽血室,仿佛慢一步,急救室内的许云冉就会香消玉殒。

     

      在抽血室内,我麻木的盯着采血针深深的扎进血管里,明明只是简单的抽个血,我却有一种四肢百骸都要精疲力尽的感觉,连骨髓都在叫嚣着疼痛。

     

      好在持续时间并不太久,抽完以后,我累极的瘫在椅子上,感觉自己的头部撕裂般的疼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有一种肺部被人紧紧捏住的感觉。

     

      身体太差了,抽了400cc的血,我却用了足足两三个小时才缓过来。

     

      问了一旁的护士,得知许云冉早已清醒,我想了想,还是要去看看她,毕竟我还是她的嫂子,尽管她从来没拿正眼瞧过我。

     

      可我半只脚刚踏进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

     

      我一向不屑于偷听,抬脚刚准备走,却听到里面一道女声问:“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和她离婚!?”

     

      她声音虚弱,犹如清晨脆弱的花瓣,随时都会散掉。

     

      这问的是什么鬼问题?我刚刚才救了她,并且不止一次。就算平时无视我,但现在难道都不懂得感恩吗?

     

      我刚想冲进去杀到病房里质问,就听到许暮的声音:“冉冉,别闹。她是你的嫂子。”

     

      “那又怎么样?哥,你不爱她的对吗?”许云冉声音哀婉,像是积攒了多年的委屈。

     

      “哥,事情发生这么久了,你还是不肯面对内心的感受吗?”

     

      “哥,你明明知道,当年我实在没有办法,才接受了爷爷的条件……”

     

      “都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你重新回到我身边好吗?和那个没感情的女人断个干净吧,我会鼓起勇气去面对一切!阿暮,和我走吧,逃离这一切。我们就和其他相爱的人一样,结婚生子,厮守到老。”

     

      “傻瓜,不要乱想这些事情了,你是我最重要的人。”

     

      许暮的语气依然沉静,可脸上的五官却扭曲起来,痛苦在他脸上不断蔓延。

     

      “你是在乎我的,对不对?她不过是个廉价的复制品。可是现在我回来了。阿暮,我不要再做你的妹妹,我要成为你名正言顺的妻子。”

     

      许云冉开始抓狂,她挣扎着想要扑到许暮的怀中,丝毫不顾身上密密麻麻的针管。

     

      “婚姻不是一场儿戏。”

     

      “骗子!你不仅要骗我,还要连自己一起骗!我身体不好,哥哥一直都是最着急的人!如果你不在乎我,又怎么会拿着她的健康来换回我的生命。哥,好好看看自己吧,我才该是你的妻子,那个女人不过是我的移动血库!”

     

      这话是晴空霹雳,我想要推开门的手悬在了半空中。

     

      空气变得稀薄,所有的希望在许暮的沉默中灰飞烟灭。

     

      “没错,冉冉,我只爱你一个人。”

     

      许暮一字一顿,语调清晰,字字如刺般,扎在了我的心上。

     

      “可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我放弃了所有,你选择了抛弃我。”

     

      在这句话之后,我的脑袋突然猛烈的疼痛起来,只有蹲下身子,才能勉强维持呼吸。

     

      是的,睡觉的时候我将卡子夹在头发上,许暮以为是我性情疯癫在做恶作剧。

    20004WZ4-6.jpg

      “冉冉,不要离开我。”许暮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他的嘴唇干裂开来,清澈的双眸变得通红。

     

      “我去帮你找些热水,生病了要多喝水才能好的快。”

     

      我的手指轻轻触摸着他的头发,亲昵的将鼻子放到他的额头上蹭了好多下,想要让他能够安心一些。

     

      而这一切的亲密动作,不过是我借着另一个女人的名义,故意为之。

    《首席甜宠隐婚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