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推小说何子衿《步步谋婚》全文txt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步步谋婚小说简介:何子衿不以为意,“王助理,请你稍等我一下。”说着,便起身往卧室走去。 将行李收拾妥当,从卧室出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走到王钧跟前,何

    步步谋婚小说简介:何子衿不以为意,“王助理,请你稍等我一下。”说着,便起身往卧室走去。

     

    将行李收拾妥当,从卧室出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走到王钧跟前,何子衿将手里的绒盒递了过去,“这个请还给他……”说罢,她便往门外走去,手落在门把上,脚下一顿,那双清淡的眼神扫向他们。

     第一章 愿,再不相见

     淅沥沥的雨一直下。

     

    隐约间传来一阵叮咚门铃声。

     

    窗边的女子微微一颤,缓缓转过头。

     

    一道炸雷响起,厚重的云层被划开两段。

     

    苍白的脸蛋在闪电的映衬之下,更显苍白。

     

    脸颊两侧被乌黑的长发遮住,只有巴掌大的脸更显小巧。光洁的额头下有着一对略显英气的眉。挺直的鼻梁下,是柔软却稍显苍白的嘴唇。然而,更引人注目的是那双眼睛。仿佛是含了一泓秋水,清澈明亮,眼眸微动,水波荡漾,欲语还休。

     

    不一会儿,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门口。

     

    来人面色凝重,满脸疲惫。

     

    何子衿瞪大眼睛,瞳孔微微一缩。“王大哥,他呢?!”

     

    王钧神色一僵,薄唇微抿,眼底流露出一丝迟疑。

     

    目光掠过王钧,落在他身后随之而来的人,何子衿一顿,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讽。

     

    周恒朝她轻轻颔首。“夫人,又见面了。”

     

    王钧与周恒在何子衿对面,坐了下来。

     

    在王钧的示意下,周恒将一份文件递了过去。

     

    何子衿没动,目光掠过桌上的文件,淡淡道:“周律师,笔呢?”

     

    周恒看了她一眼,深吸一口气,忍不住提醒。“夫人,您不看清楚再签吗?”

     

    默契般,王钧的声音适时响起:“夫人,您目前居住的这幢公寓,以及湖绿别墅,都将属于您。还有,他将付给您五千万的赡养费,以及……”

     

    “王大哥。”何子衿挑了挑眉稍,嘲弄的勾着唇。“他一向大方慷慨,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能满足我两个要求吗?”

     

    “夫人,请说。”

     

    “虽说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笑话,却是实实在在的污点,估计没有哪个男人不在意。既然无缘当豪门贵妇,总要有所依仗。”顿了顿,何子衿端起一杯热茶,呵着雾气,凝神道:“就请他抹掉我档案中已婚的事实,替我引荐刘大状吧,我钦佩他久已。”

     

    两人对视了一眼,面露为难。

     

    周恒皱紧了眉头。“夫人,您这个要求……”

     

    何子衿闭了闭眼,坚持道:“过分?你何不亲自问他?”

     

    周恒还要说什么,王钧拉住了他,对上何子衿清淡的目光,“您稍等。”说着,就匆忙走到窗边拨通了一个号码。

     

     “就照她说的去做,过程不重要,我只要结果。”

     

     王钧挂断了电话,回过头,对上何子衿满脸笑意盈盈,呼吸微微一顿。

     

    何子衿不以为意,“王助理,请你稍等我一下。”说着,便起身往卧室走去。

     

    将行李收拾妥当,从卧室出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走到王钧跟前,何子衿将手里的绒盒递了过去,“这个请还给他……”说罢,她便往门外走去,手落在门把上,脚下一顿,那双清淡的眼神扫向他们。

     

    一个小时后。

     

     “你说,她,走了?”良久,男人的声音响起。

     

    王钧看着伫立在窗边的男人,忍不住抹了一把额上的虚汗。“是的。”

     

    “她还说了什么吗?”

     

    王钧脸色一僵,小心翼翼道:“夫人让我转达给您一句话。”

     

    男人蹙了蹙眉,抬头看向他。

     

    女子清浅决绝的声音犹然在耳边响起,王钧深吸了口气,转达:“请帮我转告他。交易两清……我很感激他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不过这场交易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耻辱,希望以后再不相见。”

     

    男人一怔,寡淡的脸色晦暗难辨。

     

    “再不相见吗?”

     

     他转头看向窗外。

     

     不知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天边一道彩虹横跨云端。

     

    王钧紧紧地盯着他。

     

    男人挥了挥手,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王钧一愣,满脸不可思议。

     

    他以为BOSS至少有一点喜欢夫人,难道他猜错了?

     

    四年后。

     

    何子衿走出办公室,往窗边一看,才发现外面下雪了。

     

     那张脸上精神奕奕,不显半分疲态。

     

     除却眼底的几缕血丝,完全看不出来,她已经忙碌了一个夜晚。

     

    何子衿走出书房,洗漱拿好行李箱,走到窗边一看,才发现外面下雪了。

     

    门外翘首以盼的小助理一脸谄媚迎了过去。“老板,您可来了。”

     

    何子衿挑眉,“怎么?有艳遇?”

     

     “不是……”小助理脸红了红,拉着她往外走,瞬间花香扑鼻。

     

     一大捧的海芋花摆放在前台,夺人眼球。

     

     “看看,惊喜吧!”

     

     何子衿清扫了一眼,淡淡道:“丢了吧。”

     

     “丢了?”小助理瞪大眼睛,惊呼:“丢了多可惜啊!”

     

     “那不然?”何子衿挑眉:“送你?”

     

     “真的!”小助理喜上眉梢。“老板,法院那里说十点开庭,我去去就来。”

     

     何子衿随意摆了摆手,让她快些下去。

     

     小助理出去后,将海芋花分给众人。

     

     拿到花的人一脸激动,还有八卦。“你说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啊?从我进入这家事务所里,这花可就没断过。”三年了,可从来没断过。这要有多大的恒心,才期许能够打动里面的那个‘女阎王’啊!

     

     “别八卦了。”小助理瞪着几个人:“今天可是咱们的大日子,我一会儿陪老板去法院。你们几个,确认一下媒体那边沟通好了没,别到时候出纰漏。”

     

     小助理训完几个人,走进办公室,何子衿已经准备好了。

     

    “走吧。”何子衿勾起唇角。

     

     两人赶到法院时,距离开庭还有半个小时。然而,在法院门前,已经围满了各家媒体。

     

     在京城这个权利集中的圈子,有钱可算不上什么,重要的是有权!

     

     此次的案子,可谓是万众瞩目。不单是各家媒体,连围观的群众们,也十分好奇,到底是正义一方获胜,还是权利。

     

    上午十点,何子衿一身黑色律师袍,站在原告席上。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根据《华夏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受被告人林昕委托,作为被告林昕的二审辩护律师,出庭为被告辩护。今天我参加法庭调查,听取国家公诉人的意见,根据事实和法律,发表如下变化意见,请合议庭予以充分的考虑并采信。

     

     上诉人并没有故意杀害人的犯罪事实。一审法院存在证据不足,只凭借几分口供,及可能存在的杀人动机就判定上诉人杀人事实,并不足以成为本案最终定罪的主要原因。因此,我认为一审判决,并不具备法律效力,存在污蔑上诉人,及伪造真相的行为。

     

      我这里准备了几个问题,请证人刘月回答:

     

      刘月,被害人在去年三月十五日受邀离家。据他的手机记录,及家人回忆,他是受到你的邀请?请问,这件事是否属实。”

     

      证人席,女人二十出头,容颜憔悴。弱质纤纤,眼角泛着泪,令人不觉同情。“是的。那天我是准备约他出去,是因为我不舒服。家里没有其他人,我害怕。只不过,后来我身体就好了,也就没有拨通电话。”

     

      “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谢谢。”

     

    第二章 遇,血光之灾

    女人冰冷的表情,令刘月缩了缩,眸光微微一闪。“是,我知道了。我没有约他出去。”

     

    何子衿面向法官,言辞简练:“案发当日,你是第一个抵达现场的人。当时被害人是否呼救?”

     

    “我……我不知道。他当时浑身是血,倒在那儿不省人事,我不知道怎么办,就……就报了警。”

     

    “你曾对警方描述,案发当时,你只来过李家一次?”

     

    “是。”刘月小心回答。

     

    “可是根据案发前附近一家药店的监控视频显示,你曾在这家药店买过安眠药。而那家药店,距离李家的豪华公寓,不过五十米的距离。请问,对于这一点,你如何解释?”

     

    “我反对!”控方律师道:“这与本案无关。”

     

    “尊敬的审判长,一审判决存在证据不足,而刘月的口供十分关键。在案发前,她曾出现在李家附近,我有理由怀疑,她有作伪证的嫌疑。”

     

    “反对无效。辩方律师,请继续。”

     

    “在被害人的手机出入记录上有一条,是来自于其母亲。据案发时她回忆,她正在午睡,并没有听到任何的铃声。而在呼出记录上,则显示了刘月的号码。在对警方的描述中,你称是因为忽然心慌才会来到李家。你当时为什么没有接听电话?”

     

    “我的手机当时落在家里了!”她脱口而出。

     

    女人弯起好看的红唇,看向审判席。“审判长,我的问题问完了。我质疑一审判决的公正性,一个谎话连篇的主要证人,不能成为上诉人被判故意杀人罪的主因。请审判长斟酌口供,还上诉人一个清白,还被害人一个公平。”

     

    身后的旁听席上议论纷纷,刘月脸色大变。她猛地看向站在被告席上的女人,目露凶光。

     

    审判长目露沉思,片刻后说:“辩方律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案发当时,被害人的母亲曾给他拨通过一个通话时间为三分十五秒的通话记录。而根据被害人母亲回忆,她吃午饭后,就感觉十分困乏,很快就睡着了。请问,在她睡觉期间,是谁使用了她的手机,拨通了被害人的电话?因刘月怀孕,一直住在老人家中,我有理由怀疑,使用手机的人并非是被害人母亲,而是刘月!”

     

    “我反对!这根本就是无理由的妄加揣测!”

     

    何子衿连眼皮都未掀起,淡淡道:“根据老人的供述,警方将一部分残羹剩饭留作证据。因上诉人很快被定罪,这份证据一直没有加以利用。上诉人上诉前,特别请求化验了剩饭中的化学成分,在其中发现了佐匹克隆的成分。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佐匹克隆属于安眠药,用于治疗失眠症。而被害人的母亲,从未失眠。巧合的是,在案发当日,刘月曾在药店中购买过一定剂量的佐匹克隆片。刘月,对于这一点,你作何解释?”

     

    “我有点失眠,那是我买来自己吃的。”

     

    “请看大屏幕,诸上显示为佐匹克隆的禁忌,其中一条清楚写明,孕妇禁用,会造成流产胎儿畸形等可怕后果。试问,哪家医院,会为一名孕妇开具这样的处方?”

     

    “这个问题与本案毫无关联!”

     

    “警方在那部用于和被害人通话的那部手机上提取到刘月的指纹,以及DNA信息。但据被害人母亲回忆,刘月嫌弃她那是老年手机,因此从未碰过。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我还发现了一份遗嘱。当年在结婚伊始,被害人和上诉人新婚燕尔,因上诉人遭遇过车祸,无法怀孕。被害人早早立下遗嘱,并且进行过结扎手术。诸位肯定很好奇,这份遗嘱是在哪里发现的,正是在刘月的房间中的一个糖盒中!刘月,你是否因为早年和被害人分手心生恨意,在得知他竟然立下遗嘱,将财产留给上诉人后,萌生杀害他,夺取钱财的想法!”

     

    “胡说,你这是胡说!”

     

    刘月感到无数人的眼睛都盯着这里。嫁入豪门的灰姑娘,一直都是上流社会的一段传奇。而她只能作为一个失败者,自舔伤口。凭什么她就要忍受着被人侮辱的悲痛,看着他们新婚燕尔,幸福白头。

     

    “审判长,请由我送上最新发现的证据。警方在案发现场找寻到的凶器上,提取到了微量的DNA证据。和上诉人,及一名证人比对后,确认是属于刘月所有。上诉人林昕并非本案的凶手,而证人刘月,却具备重大的作案嫌疑。被害人因其怀孕,准备和上诉人进行协议离婚。而在这期间,却遭遇不幸。审判长,我请求当庭逮捕嫌疑人刘月!”

     

    此言一出,实时转播的画面,令此刻正在看着这段视频的观众们哗然。本来以为又是一段豪门秘辛,平民妻子杀害豪门丈夫,结果结局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杀人者,竟然是小三!而且被害人已经结扎,那她的那个孩子?被害人为什么又要认下?这里面,可全都是疑点。

     

    “我宣布,林昕故意杀人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林昕激动的眼含热泪,上前一把攥住何子衿的手。“何律师,我实在是太感激你了。要不是你,我肯定要和他一起去了。”恩爱了八年时光,他走了,她也不愿意活着。哪怕他曾经背叛,她也原谅她。“何律师,你为什么会帮我?你知道吗?那些律师听到这个案子后,直接就拒绝了,只有你!”

     

    何子衿淡淡一笑,一直沉静冷漠的脸,终于显出了几分温和。“我只是讨厌小三而已。而且,我无法坐视一个无辜的人被冤枉入狱。”

     

    刘月看着眼前的一幕,双目赤红。她告白被拒的那一天下着雨,她独自买醉,走到一个小巷里,居然被一群混混给羞辱了。她处心积虑了这么久,就是要报复这两个狗男女。可是……她怎么能够被无罪释放!

     

    “林昕,去死吧!”

     

    何子衿看着刘月手中高高扬起的钢笔,伸手将身边的人推开,大叫道:“小心!”旋即拽着刘月的手臂,将她甩到一边,却不想被刘月带到。

    16112503328975.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慕少,先坑为敬》

    “啊!”一声惨叫,殷红的血从刘月身下流出,沾染了何子衿的律师袍。有人将刘月拉开,何子衿看着自己手指上的鲜血,瞳孔微缩,甚至忘记了被刺中的大腿。

     

    周围一阵哗然,半晌才有人焦急道:“快叫救护车!”

     

    何子衿换好衣服后,忽然听到了一声:

     

    “何小姐。”

     

    她回头,一眼看到走廊尽头两个人影,瞳孔微微一缩。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