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新书《总裁是个小鲜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新章节TXT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总裁是个小鲜肉小说简介: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会背着自己出轨,令寻寻着实想不通,不自觉就涌出泪来。 车窗外的交警此时看着车内女驾驶哭了出来,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对

     总裁是个小鲜肉小说简介: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会背着自己出轨,令寻寻着实想不通,不自觉就涌出泪来。

     

    车窗外的交警此时看着车内女驾驶哭了出来,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对面正常行驶的卡宴车主倒下了车来。

     

    一个身形颀长的年轻男子,穿了件银灰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五官端正,举手投足间颇有些矜贵之气。交警见

    第一章 我要离婚

    市区的中心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一部明黄色的小车以明显违反交通法规的方式撞上了对向车道正常行驶的黑色轿车。

     

    尖利的金属刮擦声过后,车辆急停下来。吃瓜路人纷纷围拢过来,虽然两车除了掉漆外看上去都没有什么大的损伤,但围观者一看被撞车辆就不免为那肇事者掬一把同情之泪。因为被撞得是保时捷卡宴,那辆不过十数万的小车就是整车卖了恐怕都不够维修喷漆的费用。

     

    肇事者大概是太过震惊,久久没有下车的动静,直到当值交警过来轻敲车窗询问:“小姐,你没事吧?”

     

    令寻寻坐在主驾位,对于外间的一切置若罔闻,只盯着手机微信界面上的一张男女拥吻的照片。角度问题,男女的脸都看不清。但只凭着一个身影和他颈部的黑痣足够让她认出,男人是施少旭,自己同床共枕了七年的丈夫。

     

    在亲眼看到这张照片前,令寻寻从来没想过施少旭会出轨。

     

    大概是因为他在自己面前永远都是温柔包容的样子,即使她无理取闹,他也从没对她瞪过眼。除了两人感情甚笃外,大概还和施少旭的出身有关。他是标准的凤凰男,背着助学贷款上完的四年大学,在N市没有后台,亦没有人脉。在这个城市里站稳脚跟,除了本身的能力,便是隐忍的性格。

     

    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居然会背着自己出轨,令寻寻着实想不通,不自觉就涌出泪来。

     

    车窗外的交警此时看着车内女驾驶哭了出来,便也不好再说什么。对面正常行驶的卡宴车主倒下了车来。

     

    一个身形颀长的年轻男子,穿了件银灰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五官端正,举手投足间颇有些矜贵之气。交警见状便先行过去,与他打招呼,“撞你那车是个女司机,都哭了,我这也不好意思再喊,先缓缓吧。”

     

    男子倒也没有为难的意思,点了点头自回了车上。

     

    结果这一等又等了小十分钟,见令寻寻那边还是没有半分下车的意思。卡宴车主终是忍不住,越过交警过去敲车窗。

     

    “女士,你实在不想赔偿,我可以不要,但是你得把车移开。要不我走不了。”

     

    此时,令寻寻似是有些回神过来。听到车窗外的动静,下意识抬头望了过去。

     

    隔着车窗玻璃,她看到一张年轻男子的脸庞。墨黑瞳眸,高挺鼻梁,唇角弧度下压,显是有些不满。

     

    小鲜肉!

     

    这是令寻寻的第一个念头。只是激动之情并没有持续太久,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眼下状况。似乎刚刚因为看到微信上的照片,她失措之下踩错油门,然后撞到了什么东西。

     

    思绪回笼,令寻寻的视线终于落到了前方那辆黑色卡宴车上。

     

    完了!

     

    脑内循环往复着这两个大字,令寻寻这回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七年之痒老公出轨后连带她开车也出轨了,令寻寻满腹苦涩下边自嘲边打算开门下车。拉动了两下之后发现刚刚那个撞击导致车门变形,卡着已经开不开了。没有坐以待毙的念头,深吸了口气她当即就从车子副驾位那边爬了出来。

     

    此时,那年轻男子已经转回头了,正背对着她和交警说着什么。

     

    令寻寻拉正了身上因为刚才不淑女的大动作扯乱的衬衫,上前试图交涉,“那个不好意思,我……”

     

    “麻烦,那我先走了。”男子并没有搭理,只与交警握了握手,而后就转自往另一边走去。令寻寻满脸惊疑,“哎,你去哪啊?”

     

    “人家有事先走,你这个就是全责,回头他那边有朋友过来去定损点就可以。”交警走向她,看着她眼角未散的湿意,软了声音,“现在麻烦你出示下驾照、行驶证。”

     

    令寻寻自包里掏出了驾照,又去车上找行驶证交给交警。

     

    接过两本证件,翻看了几眼,他望着令寻寻的眼神就变得审慎起来,“你的行驶证到期了。”

     

    “到期了?”令寻寻此前并没有关注过这部车的状况,这种事平素都是施少旭负责,此时听着交警告知心里一下就乱了。她再次拨通了施少旭的电话,与之前几通一样,都被转到了留言信箱。

     

    想来这张照片应该不是意外流出来的,他和那个看不见面孔的女人显是经营了许久。令寻寻从来都不是个脆弱的人,在连串的打击之下反而强自镇定下来。从定损中心出来,她接到了母亲的电话,泣不成声,“寻寻啊,出事了。”

     

    “什么事?”令寻寻握紧了手机,压住了到口的哽咽。

     

    “我和你爸买的基金,倒闭了,我们所有的积蓄都没有了。”

     

    听到这里令寻寻已经有了昏厥的冲动,父母之前买经融平台产品的事情她是知道的,也明确表达过反对。没想到父母还是瞒着自己投了钱进去,只是现在说什么话都没用了。结局已经注定,想到父亲的高血压,令寻寻逼着自己冷静下来,劝慰母亲,“钱没了可以再挣,关键你和爸要保重身体。”

     

    好容易安抚完母亲,令寻寻深吸了口气,再次拨打了施少旭的电话。因为行驶证到期的缘故,她这辆车属于非法行驶,被交警扣了三分罚款两百,保险公司也依此判罚拒绝了理赔。对方那辆卡宴车光定损就已经超十万,实际修车数额只多不少。她大学毕业没两年就嫁了人,婚后这么多年一心为家庭付出,没有想过藏私房钱。所有的积蓄都是开的联名账户,没有施少旭的身份证她手头的现钱只有万把块,根本无力支付对方的修车费用。

     

    前后数十通电话,都被转入留言信箱。发出去的短信微信一律石沉大海,令寻寻心下的不安累积到了顶点,想到了五岁的女儿她往路边去拦出租车。

     

    赶到了幼儿园,在询问过老师之后她得到了确切答复,半小时前施雅安已经被施少旭接走了。心知不妙令寻寻当即大发雷霆,院方不得不报警。但这种类似家庭纠纷警方也不方便参与,不过辗转之下倒是帮她联系上了施少旭。

     

    “我要离婚。”他干脆利落的甩出四个字,令寻寻虽然早有了类似的心理准备,但在连串的现实打击下还是红了眼眶。

     

    她和施少旭结婚至今从来没吵过架,平时也是朋友亲人眼里的模范夫妻。令寻寻也就压根没想过有一天施少旭会如此对待自己,立时就有些绷不住了,带着哭腔喊,“理由呢?”

     

    “我受不了了,也不想再忍耐。”

     

    “所以我们结婚七年,你一直都在忍耐吗?”

     

    “是。”

     

    听着他斩钉截铁的那个单音节答案,令寻寻隐忍至今的泪终于溃不成军的落了下来。爱情其实在他们这样的夫妻身上早已潜移默化成了亲情,可是在施少旭这决绝的应声中令寻寻还是难抑心伤。

     

    她从来以为顺遂的婚姻家庭,竟然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第二章 分崩离析的生活

    都说七年之痒,到了令寻寻这里不单单是痒这么简单,直接就进阶到了不可挽回的绝地。

     

    令寻寻一贯都不是黏糊的性子,虽然看着外表小女人实际却是颇为独立要强的人格。与施少旭这番通话后也明白彼此这场婚姻是无法挽回了,倒是也没有死缠烂打自取其辱的念头,深呼吸稳住心神后,只提了一个要求,“我答应你的要求,同样我也有要求,我要女儿。”

     

    “女儿?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经济条件,养得起女儿吗?”听着电话那端施少旭的冷声嘲讽,令寻寻在电话这头愣住了。顿了片刻,猛然反应过来,心下漫过悲凉几许,悲怆道:“施少旭,我没有想过你会把你的聪明才智用在我们的婚姻里。”

     

    到了这刻,她才后知后觉这是他们早算计好了的东西。出轨照片、女儿、父母的投资,只除了那场车祸。

     

    她从来没有想过,曾经恩爱的枕边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哀莫大于心死,眼泪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她凝声质问,“施少旭,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做了这么多事对得起我吗?”

     

    “令寻寻,你从来都是这样。凡事都只问别人如何,有没有哪怕百分之一想过自己的问题?对了,你这样性格的人怎么会错呢,错的永远只会是别人。”她这话像是激怒了他,冷笑着挂断了电话。

     

    令寻寻被堵了一大堆话心绪难平,正想回拨之际却被母亲的来电打断。父亲到底还是因为受不了一辈子积蓄化为乌有的刺激,脑溢血送入院了。她当下也顾不得别的,匆匆赶到医院,在急救室门前看到了崩溃哭泣的母亲。虽然自己也是满心伤痛,但在这种时候令寻寻强自压抑了泪意,抱着母亲在急救室外的安全座椅上坐了下来。

     

    手机来电再次响起,经过大半日的打击令寻寻基本成了惊弓之鸟,就怕再出事端。直到看清屏幕上来电显示是周全时,她才略略缓下心绪。得知消息的周全赶到医院的时候,令寻寻正独自蜷缩在急救室外的安全座椅上。看着她苍白的面容和憔悴的神色,周全心疼的奔了过去,“宝贝儿,你没事吧?”

     

    “对不起,麻烦你了。”令寻寻与她曾是高中同班同学,高考后上大学后分离了四年却没断联系。毕业后两人都选择回到了家乡出生地,面试进了同一家跨国企业,从昔年同学变成了同事。而后,令寻寻就在工作中认识了同部门的施少旭。他比她年长两届,是师兄又是前辈,相处久了情难自已。可公司严禁办公室恋情,令寻寻不顾周全反对抱着所谓为爱献身的精神提了辞呈。半年后下嫁了施少旭,就此葬送了自己的大好年华。

     

    此时知悉了令寻寻行将破裂的婚姻现状,惯是毒舌的周全倒是没再落井下石,揽着她轻拍,“麻烦什么啊,姐们是什么,就是在这种时候互相依靠的。叔叔不会有事的,安。阿姨呢?”

     

    “我妈在里面陪我爸,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自己的事。”害怕母亲会问到施少旭,令寻寻不敢留在里面。

     

    “现在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周全望着她,满脸关切。

     

    令寻寻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不过半天时间,她原本平和安逸的生活已经分崩离析。

     

    周全在医院陪到半夜,被令寻寻催着送了母亲先行离去,她独自留在医院照顾父亲。当外婆的离去前问了句外孙女雅安,她心下一酸差点就止不住落下泪来。还是周全机灵,帮忙忽悠走了令母。

     

    众人散去,望着病床上人事不知上了呼吸机的父亲,令寻寻握着他瘦骨嶙峋的手终是畅快的落下泪来。

     

    “爸!你一定要没事。”

     

    在这段动荡不安的下午前,令寻寻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算得上顺遂。她一路求学交友都没有遇到阻碍,深受师长器重,就是求职也没有试过第二次。甚至因为幼年走丢了姐姐,父母对她极为溺爱,养成了她说一不二的强势。而施少旭彼时也接续了父母这样的宠爱方式,以致令寻寻从来都没有产生过任何危机意识。

     

    在她31岁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局面时,全然没有半分准备。

     

    大龄失婚,女儿失踪,父亲病重,手中又没有半分积蓄。另外还有一笔不小的车祸赔偿,桩桩件件,接踵而至。只是令寻寻终没有像大多数女人那样遇事乱了分寸,虽是温室里长大的小花却天性坚韧。眼见落到这样的绝地,反而坚定了要努力改变的念头。

     

    在住院部又续交了五千押金后,令寻寻身边的现金也就所剩无几了。周全那里早提过要钱自己可以帮忙,但令寻寻心下谋划要借大笔的车祸赔款,现下这种小钱就不愿再去麻烦她了。

     

    入不敷出总是不行的,令寻寻在医院陪护父亲的空隙开始准备找工作。用笔记本打了求职信后,开始在网上寻找工作机会投寄简历。以令寻寻的学历找工作并不算难事,只是她要求的薪资水平和实际工作经历不对等,真正应了高不应低不就这老话,所以工作迟迟没有着落。

     

    周全知道她找工作之后倒是表示她可以回去再和自己做同事。但令寻寻有她的坚持,眼下施少旭和自己离婚这事已经在原公司闹得沸沸扬扬,她并不想在这时候当人的笑柄。

     

    当然,说起这事为什么会搞的人尽皆知便要回到周全身上了。她对施少旭这人一贯是不喜欢的,只是平素看着令寻寻的面子不与他计较。知道他出轨找小三提离婚之后,她自然是替友不平,火力全开。不管是工作还是私下,无时无刻的开怼。

     

    次数多了,围观的人就起了疑心。再加上这世上本没有不透风的墙,施少旭的小三也没有低调的意思,两人外出被公司的人看到,慢慢就都知道了内里详细。虽然有不少人对此颇有微词,不过施少旭这种私生活的事情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实际工作上他并没有值得指摘之地。所以除了收些白眼,倒也无伤大雅。17032715164461.jpg

    =

     

    说着,他走出了电梯门。在经过令寻寻身侧时,脚步有些迟滞,随即指了她道:“走我前面。”

     

    令寻寻虽是满腹狐疑但尚在观察期不敢造次,不得不屈从于小老板这个古怪的要求。陪着他回办公室取完东西,再次踏入电梯。看着令寻寻按了一楼大堂的楼层键,成厉没说什么,等电梯抵达大堂楼层之际才出声拦阻,“这么晚了你还打算去吓别人吗?”

     

    令寻寻不明所以,成厉懒怠多说,抬手按了电梯门闭合键。令寻寻被迫跟着他到了B2层的停车场内,成厉出了电梯,走了两步发现她没跟上扭头看了一眼,“还不走?等八抬大轿啊?”

     

    “你要送我?”她终于反应过来。

    《总裁请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