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瑾诗《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最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TXT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小说简介:洛瑾诗看的极其的气愤,她才刚刚失恋呢!竟然这样刺激她。她回头,拔下了那瓶高档红酒上的橡木塞。准确无误的朝着男人的脑袋扔了过去。 &l

     情劫:总裁的契约新娘小说简介:洛瑾诗看的极其的气愤,她才刚刚失恋呢!竟然这样刺激她。她回头,拔下了那瓶高档红酒上的橡木塞。准确无误的朝着男人的脑袋扔了过去。

     

    “啊,瑾诗,你在干什么?”

     

    付芯蕊大叫了一声,她还真是被洛瑾诗的动作给狠狠的惊讶了一番呢!

    第1章 发生

    激情四射的酒吧之中,喧嚣着令人兴奋的音响。舞池里,火辣身材的女人,迷醉的男人,放肆的扭动着自己的身躯,灵贴着灵,肉贴着肉。

     

    “瑾诗,你怎么了?急急的召我来。”

     

    雅阁37号里,一个女子寂寞的坐在那里。玻璃的桌面上,一只冰桶,里面镇着一瓶上了年代的红酒。女子手中的琉璃高脚杯中,除了鲜红如血的酒以外,便是映照上了这酒吧了气氛。

     

    “失恋了呗。”

     

    女子便是瑾诗,她轻启朱唇,轻吐而道。

     

    “噗……”刚坐下的女子没忍住就笑了出来。“好了,大小姐,你什么时候恋了啊?不一直都是你自己在暗恋的嘛!”

     

    “是我在暗恋啊!可是,我今天跟陌学长表白了啊!可是……他没有回答。”瑾诗的声音,由欢快,转至低沉,略带失望。

     

    “这样就叫失恋了啊!没事,咱们在物色一个不就是了吗?”女子拿出那冰桶里的红酒,正欲为自己斟上一杯。“哇……真不愧是贵族大小姐呢!这瓶酒,都抵得上我家半年的生活费了。哎,浪费啊!”

     

    “芯蕊,你说,她为什么不回答我啊!”

     

    “啊?”

     

    就在芯蕊回头的那一刻,竟然看到舞池里十分不堪的一幕。她略微皱眉“快看。”

     

    瑾诗顺着芯蕊手指的方向看去。舞池的边上,有一个十分亮眼的男人。他身材颀长,舞姿娴熟,特别是那一张魅惑的脸。在酒吧的昏暗而略带暧昧的灯光下,更是显得迷人心魄。然而,那样妖孽的一个男人,这会,正把手放在紧贴的舞伴的翘臀之上。他的手,在四处的游离。那女人,也十分合适宜的把手紧紧地禁锢在男人的腰间。似乎,想要更加的贴近。

     

    他脖子一侧,在女人的耳后,脖颈间肆意的亲吻了起来。手,也不自觉的游离到了女人前面的禁地。而那女人的手,似乎也十分的不安分,正欲拉开男人前面的拉链。

     

    “怎么这样啊?”

     

    洛瑾诗看的极其的气愤,她才刚刚失恋呢!竟然这样刺激她。她回头,拔下了那瓶高档红酒上的橡木塞。准确无误的朝着男人的脑袋扔了过去。

     

    “啊,瑾诗,你在干什么?”

     

    付芯蕊大叫了一声,她还真是被洛瑾诗的动作给狠狠的惊讶了一番呢!

     

    “谁?谁?谁?竟然连我也敢扔。”男子蹲着身子,在地上捡起了那枚橡木塞。此时,身上的欲火,也消退殆尽。

     

    “帅哥,别管了,我们继续……”

     

    女人魅惑的声音响起,却被男人无情的推开了。他看见付芯蕊拉着洛瑾诗,从刚刚飞来的橡木塞那边逃了出来。他赶忙追了过去。可是,酒吧里人实在是太多,等他到了雅阁37号的时候,两个妞已经不见了。

     

    他走进雅阁37号,里面的玻璃桌上,还摆放着那瓶缺少了塞子的酒,周围酒香四溢。他拿起那瓶酒,心想着,还是个品味不错的女人。这时,一道刺眼的蓝光,闪烁在那皮质的沙发里。是洛瑾诗遗落下来的电话,上面闪烁着两个字‘妈妈’。

     

    他并没有接,而是带着电话,朝着酒吧外追了去,希望能找到刚才的女子。刚刚,那瓶高档的法国红酒,似乎已经减低了他对那个扔他脑袋的女子的怒意。

     

    “哈哈……哈哈……”

     

    “怎么样,这下心情好了吧?亏你想得出,拿那么贵的红酒塞去扔人脑袋。唉,你们这些贵族大小姐,还真是一点也不知道钱的来之不易。”

     

    这就是洛瑾诗的从小到大的好姐妹,出身普通上班族家庭的付芯蕊。满嘴的,都是持家之道。

     

    “你啊,最适合……”

     

    “这里插播一条新闻。刚刚收到消息,本市排名前五的洛氏集团董事长,古玩收藏大家洛天极在家里服食安眠药,经抢救无效,于晚上8点10分逝世……。”

     

    消息,洛瑾诗的脑袋,只装了这么几个字。洛氏集团,洛天极,她的家,她的父亲。

     

    大街上的行人,纷纷都停下脚步,听着这则消息的传出。远处,那名追着洛瑾诗出来的男子,也同样震撼的站在了露天电视前面。他,这会,不能再去追那名女子了。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消息播完之后,大街上,行人依旧匆匆,闪着灯的车,不停的穿梭于这个城市。然而,洛瑾诗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她不信,这是事实。

     

    “瑾诗,瑾诗……”

     

    “别叫我,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说着,洛瑾诗顺手招来一辆出租车,拉开门,报了自家的地址。付芯蕊怕洛瑾诗出事,也立马跟了上去。

     

    “瑾诗……”

     

    她不知道这时候该怎么去安慰洛瑾诗。她没有尝过失去亲人的痛苦,况且,这会从新闻里听到的,也不一定就是事实。一切,还是要等亲眼看到了,才能确定。然而,很多的事情,并不是亲眼所见的,便都是事实。

     

    那坐落在半山边上的高档别墅区呈现在眼前的时候,洛瑾诗的眼眶已经湿润了。这里是市里最高档的别墅区,这出租车,根本就让进去。车子停下,洛瑾诗连钱都忘记付便拉开车门朝着自己的家奔了去。还好有付芯蕊在车上,帮着她付打车的钱。

     

    看着门前满挂起的白色的帷幔,洛瑾诗的心一沉,她推开门,里面,什么都没有连家里的阿姨也没有一个。她拿电话,却翻遍了包包也没有找到。疯狂的跑到家里的电话机旁,拨通了她妈妈的电话。

     

    那头,响着悲壮的音乐。像是在追悼,可是,就算她的父亲去世了,也不会这么快就开起了追悼会吧!

     

    “孩子,你爸爸没了……”

     

    带着哭腔,是洛瑾诗妈妈的声音。

     

    “妈妈,你在哪儿?”

     

    当洛瑾诗被告知,自己父亲的遗体已经被火化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头上已经是天昏地暗。从她听到插播的新闻消息到现在,仅仅一个小时,然而,她的父亲去世,也不过才两个小时。为什么这么快就要火化?什么原因,让她这个唯一的女儿也不让见最后的一面?

     

    赶到酒店的时候,那偌大的酒店,却是到处都摆满了白菊和花圈。没有营业,只是在为她的父亲通夜做着悼念会。

     

    她一步步的迈进酒店的会客大厅,那里,也正是他父亲灵柩所在的位置。她的脚,那般的沉重,犹如灌铅,她抬也抬不起来。

     

    “瑾诗,你没事吧?”

     

    付芯蕊一直陪着她,这会,扶在洛瑾诗的付芯蕊感觉,她身体的重量,全都在往自己的身上压。刚刚,她们都还在那灯红酒绿的酒吧里玩乐,这会,却要经历这么悲伤的事情,这对洛瑾诗来说,实在有些残酷。然而,她连自己爸爸最后一面也没有见上。

     

    付芯蕊想着,瑾诗这会一定在责怪自己,为了自己那微不足道的恋情,竟然没能在自己父亲临走时尽一点孝道。

     

    “孩子……”

     

    刚刚跨脚进了大厅,瑾诗妈妈就迎了过来。她红肿着眼睛,在见到瑾诗的时候,忍不住又漱漱的掉下泪来。这番景,看的芯蕊的心都疼了。然而,洛瑾诗却面无表情。透着死灰一般的寂静与冷漠。

     

    旁边走过来洛家的两个家仆,她们分别给洛瑾诗换上的白色的孝服和戴上的白色的小花。之后,那位极受人尊重的洛太太才摸了一把眼泪,拉起女儿的手,朝着里面走了去。

     

    两边,是纷纷前来悼念的宾客。统一的,是黑色的礼服,肃穆着,庄严着。

     

    洛瑾诗一直就呆呆的随着妈妈跪在一边,一言不发,直到,他的到来。

     

    他身着黑色的西装,但看上去,却并不像是来悼念的样子。他缓缓走到灵前,摘下墨镜,恭恭敬敬的弯腰,行了两个礼之后。身后的两名身着黑衣的西装男子帮他把手上的香,插在了香炉上。

     

    “洛太太,洛小姐,节哀顺变。”

     

    接着,他对着洛瑾诗母女行了一礼。这一切,看上去都那么的平淡,然而,只有他眼神里的东西,和这里的一切不符。

     

    他在接受了洛瑾诗母女的答谢礼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继续戴上墨镜。伸手向后面的男子要了一个资料袋。

     

    “洛太太,洛小姐,这是我刚刚经过无比精确的核算之后,你们洛氏集团欠下季氏集团的债务。包括你们名下的古董行和这座酒店,所有和洛氏集团有关的财务,折算下来,刚刚抵消你们的债务。”

     

    瑾诗妈妈接过那份文件袋,像是早有预料一般,并没有多大的惊讶。然而,这样的消息,竟然如同五雷轰顶一般的落在了洛瑾诗的头上。她缓缓的抬头,看着带着墨镜的她,眼神里,是怀疑。然而,他也同样惊讶于她的冷静。

     

    远处坐着的付芯蕊,看到这一幕,有些惊讶,虽然她并没有挺清楚她们在说什么。然而,她惊讶

    第2章 选择

    洛家的丧事,在瑾诗妈妈的打点下,很快便办完了。

     

    那栋高档的别墅里,瑾诗妈妈却在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她一遍遍的催促了洛瑾诗,却不见洛瑾诗有半点动静。

     

    “瑾诗,你好了没有啊?时间很紧呐!”

     

    洛瑾诗耷拉着脑袋,慢步走向了瑾诗妈妈的房间:“妈妈,我们真的要离开,把爸爸一辈子的心血都交给别人吗?”

     

    洛瑾诗的话,狠狠的敲击了瑾诗妈妈的心,然而,她很快的清醒道:“宝贝女儿,我们什么都没有了。妈妈还有些私房钱,虽然不多,但是足够我们母女用一辈子的了。我们出国,我们离开这里,重新去开始生活,好不好?”

     

    瑾诗妈妈拉过洛瑾诗的手,温柔的说道。她已经订好了晚上8点飞英国的机票,收拾好行李,在去季氏集团签字,赶去机场,时间,刚好。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十分的擅于安排时间。紧紧凑凑,没有一点遗漏。

     

    “可是,妈妈,这里有我们生活了一辈子的家,虽然爸爸不在了,可是,爸爸留下的事业还在啊!”

     

    洛瑾诗的心,还在急剧的悲伤着,然而,只是静静的。她的妈妈,和她是不同的两个女人,她的妈妈,不了解她的心。至少,她是这样认为的。

     

    “还在,你爸爸留下的事业,已经全部都没有了。”

     

    “不,妈妈。这里面有太多疑问了,我爸爸是怎么死的?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我连最后一面都还没有见到,爸爸怎么舍得丢下我呢?妈妈,你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让我见见爸爸?公司那么大,为什么说没就没了?欠下那么多的债务,平时,不一直都在盈利的吗?怎么会这样?”

     

    这一切,对于洛瑾诗来说,的确是来的太快,太突然了。

     

    瑾诗妈妈看着洛瑾诗掉下的眼泪,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想要抱一抱自己的女儿,却怕她会推开自己的怀抱。是的,没有那个母亲会如她这般,连自己亲生父亲最后的一面也不让见。她想,女儿一定在恨着自己。

     

    “瑾诗,再晚,就来不及了。”

     

    她在提醒。尽管她的心里,是想要安慰洛瑾诗的。

     

    “不,妈妈,我不走,我要留下来。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爸爸留下来的事业毁于一旦。不能。”

     

    说着,洛瑾诗一步步的退出了瑾诗妈妈的房间,看着瑾诗妈妈的眼神,如同看着一只恶毒的蛇蝎一样。

     

    在洛瑾诗的心里,她一直不相信,自己的父亲就那样去了。什么交代都没有,甚至,亏空了整个洛氏集团。

     

    看着离开的女儿,林素容这个成熟的女人,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爱去就去吧!等你闹够了,自然就会来找我了。”

     

    叹一口气,瑾诗妈妈继续收拾着自己的行装。看着一边摆放着的两张机票,她无语的加快的自己的速度。既然女儿才是洛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季氏集团的字,由她去签,也是最合适的。瑾诗妈妈想着,同时,也收拾好了行李。

     

    她走出房门,将门锁上。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拿出了电话拨通一个号码“你们不用过来了,这房子,我已经决定不卖了。”简短的一句话之后,她挂上了电话,看着楼下的几个仆人,她说道“你们也不用走了,留下来照顾小姐的一应生活起居,小姐的事情,记得随时跟我汇报。”

     

    楼下的人,松了一口气。刚刚,她们全都在担心,洛太太要是走了,卖了房子,那她们,可就失业了。

     

    瑾诗妈妈走到洛瑾诗的房间前面,推开门,里面依然如旧。她打开自己肩上的挎包,拿出了厚厚的钱夹,从里面取出一张金黄色的卡,放在了洛瑾诗的电脑旁边。同时,还留下了一串房子的钥匙。

     

    她,是真的要走了。逃开这里的牢,收拾完残局,她也该过自己的生活了。这一切,都很顺利,唯独的一处败笔,就是自己的女儿不肯跟自己走。

     

    算了,自己这个女儿一向都是这般的任性,由她去好了。

     

    瑾诗妈妈,走了。

     

    洛瑾诗游离在大街上,她流着眼泪,街上的行人,无不对她投来异样的眼光。然而,她哪还能保持自己的淑女风范,要笑话,就让她们去笑好了。

     

    付芯蕊好不容易从学校逃课出来,却怎么也找不到洛瑾诗,然而,她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是关机,最后一次,总算是开机了。可是,接电话的却是个男人。

     

    “喂……”阳刚而磁性的雄性动物的声音,像磁铁一样,吸引住了付芯蕊。

     

    “……喂……”付芯蕊哼哼唧唧了老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来。

     

    “说话……”男子的声音再次的响起。

     

    “我。。我找洛瑾诗,请问,你是?”

     

    洛瑾诗,很美的名字,落在季商南的耳朵里,便在脑袋里开出了一朵美丽的花。

     

    “我是捡到她手机的人,你若是她的朋友,可以过来,领回她的电话。”

     

    “那你在哪儿啊?”

     

    付芯蕊终于不再花痴,问了一句重点。然而,她却忘了,出来的目的,不是帮瑾诗找手机,而是找她本人。

     

    “季氏集团顶楼。”

     

    一个季氏集团,吓得付芯蕊差点丢了自己的手机,她惊讶道:“你是她债主?”说完,付芯蕊也十分后悔自己的头口而出,连忙,挂了电话。

     

    电话的这头,季商南明显听清楚了那句,你是她债主。他暗自一想,债主,洛瑾诗。难不成,就是洛氏集团的洛小姐。难怪,他那天在追悼会上,看见那名女子,便觉得熟悉的很。原来,竟然是她拿橡木塞丢了自己的脑袋。可是,那般有趣的女子,以后,怕是不会在见到了吧。季商南笑了笑,继续埋头办公桌前的事情。

     

    大街上,刚刚挂掉电话的付芯蕊正想骂自己猪头的时候,就被不明之物给撞上了。

     

    她扶了扶镜框,就开骂到:“哪个出门不带眼的啊?本小姐站在路上,你都能撞了过来。”

     

    扶正了眼睛,付芯蕊仔细一看,竟然是洛瑾诗。她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像是失了魂,完全不像之前那个大小姐。她的脸上,满布了憔悴之色。只不过几天的时间,她竟然脱了形。

     

    “瑾诗,怎么是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的游走在大街上啊!你这样魂不守舍的,在大街上很危险的。”

     

    付芯蕊一阵说教,洛瑾诗却是抱着她痛哭不止。付芯蕊静悄悄的没有说话,也不敢安慰,她明白,这会让她发泄出来,才更好些。这个城市,说大,还真是大,说小,也实在小。这样,都能误打误撞的给撞上了。

     

    好久,洛瑾诗才止住了哭泣。

     

    “好了,不哭了。都发泄出来就好了。”见洛瑾诗不在哭泣,付芯蕊这才敢安慰道。

     

    “芯蕊,我身边的人,都走了。爸爸去了,妈妈走了。只剩下我了。”

     

    洛瑾诗从来都不曾这般的绝望,可是,这会,她却像是被抽了筋骨一般。她快要崩溃了,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17041322354782.jpg

    =

    再一次,季商南威胁着洛瑾诗。然而,她看着秦陌渴求的眼神,她彷徨了。一边是她的爱情,一边是她的事业。

     

    季商南盯着洛瑾诗的眼神,能生生的把她给活剥了似的。然而,洛瑾诗却在这时,挣脱了两人的手,她凭什么就要选择:“我是我自己的,我吃好了,该上去工作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你……别跟着我。”

     

    洛瑾诗逃也似的离开,然而,她的心,却在隐隐的痛。为什么,秦陌争的时候,就不能强势一点呢!至少,也要让季商南看一看,喜欢她洛瑾诗的男人,一点也不比他逊色不是。然而,他昨天都还和别的女人干着那种事情,今天,他凭什么又要要求她跟在他走呢!

     

    不过是一纸婚书,一个契约,她怎么就完全的失去了自我了呢?洛瑾诗的心,在绞痛。

    《拐个将军来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