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经典小说章凝梦《总裁大人别太猛》免费在线完整版txt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总裁大人别太猛第1章 狼窝与虎穴季菱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是模糊晃动的幻灯片一样,热潮散发在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让她下意识的脱掉外衫试图缓解这股热气。 “晴晴

      总裁大人别太猛

    第1章 狼窝与虎穴

    季菱晴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像是模糊晃动的幻灯片一样,热潮散发在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让她下意识的脱掉外衫试图缓解这股热气。

     

    “晴晴,你喝醉了,走,我们带你去休息。”一直暗恋季菱晴的两个同学作势扶起了季菱晴。季家的女婿,谁不想做啊!

     

    身为季家大小姐,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她现在的反应明显就是被下药了。

     

    眼看着两只咸猪手就要落在她的腰间,季菱晴咬唇一个闪身躲过,而后抬头看着眼前两个一脸‘不怀好意’的同学。

     

    “我警告你们,不许再靠近我。”

     

    清冽的声调带着无尽的魅惑,让本来蠢蠢欲动的两个男人更是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矮个子的男人开口:“晴晴,别闹,我们带你回家。”

     

    他们再度要靠近季菱晴时,季菱晴却在下一秒蹲下身,而后脱下高跟鞋,再站起来时直接砸向他们脑门。

     

    ‘啊’的一声痛叫,两个男人皆捂住鼻子不可置信的看着季菱晴。

     

    季菱晴撑着眼皮看着他们,“想占我季菱晴的便宜,等下下下下辈子吧!”

     

    说完她就摇摇晃晃地往外走,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呢喃着:“我要走……呃……司机呢?让司机来接我。”

     

    “唔……好痛……”季菱晴捂着额头呻吟,抬眼看去,眼睛倏然睁大。

     

    叶枢承?!

     

    季菱晴闭上眼晃了晃脑袋,再度睁开眼时,终于确定了她碰到的人正是叶枢承。

     

    五官刻板,眼睛冷冽,下巴隐约有一条看不见的疤痕,那是她五年前朝他砸的灯所造成的效果。

     

    想到这里,季菱晴露出一丝笑意,手却已经不受克制地勾住了叶枢承的脖子:“木头脸……你回来了?”

     

    “嗯。”叶枢承从鼻尖发出一个音节,然后镇定的将季菱晴的两只手抓开。

     

    快三年没见,这丫头倒是越发的任性了。

     

    “你被下药了?”问这话时,他的口音就像是在问‘今天天气好吗’一样平常。

     

    季菱晴对着他翻了一个白眼,他这是明知故问吗?

     

    可现在,叶枢承的确成她眼前唯一一根救命稻草了,她深吸一口气:“叶枢承,带我走,但你今天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就把你掰断!”

     

    叶枢承冷冷一笑,很是不屑一般,死到临头了她还能这样嚣张。

     

    他毫不犹豫地推开了季菱晴,接着转身。

     

    这下季菱晴却有些慌了,即便叶枢承那里是虎穴,也比留在现在的狼窝要好,指不定要被什么人糟蹋了。

     

    浑身的燥热好像要把她烧干了一样,她狠狠地咬了咬舌尖以换回一丝理智,态度瞬间软了下来:“你睡可以,但是我不会履行婚约嫁给你的。”

     

    叶枢承顿住了步伐,侧过身,不紧不慢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最好更正一下你对我的态度,现在是你求我。”

     

    叶枢承就是这样,他威胁人都是内涵满满的,而不是直接表达出来。

     

    季菱晴和他一起长大,也清楚他的性子,他没准真的会再次把她扔入“狼窝”了。

     

    “叶枢承,别带我回家。”季菱晴呢喃着,料定了叶枢承会妥协。

     

    其实不用他说,叶枢承也知道的,她这个样子怎么能让季老爷子看到。

     

    “我没有想娶你。”叶枢承文不对题地扔出这句话,回答的却是季菱晴的上一句。

     

    季菱晴有些无地自容了,叶枢承这是在用事实告诉她,她想当然了……虽然叶枢承一直都这样在告诉她。

     

    此时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愿意咬死叶枢承。

     

    “所以,你别浪费我给你的机会。”叶枢承平静说道。

     

    季菱晴有些无奈,叶枢承不是小气的人啊!他怎么就一直抓着自己威胁他的那句话不放呢?

     

    “你趁人之危……”季菱晴气鼓鼓道,可就算是这样,也让她喘了好几口气。

     

    心中的那点小倔强也浮上了心头,她就这么让她嫌弃?

     

    她不信。

     

    她眯起眼睛,上前几步,手臂很是自然地勾在了叶枢承的脖子之上,红唇缓缓地靠近了叶枢承,正当她的唇要贴上去的时候,叶枢承却别过脸去。

     

    他没有看季菱晴,只是一字一句道:“一……二……”

     

    他皱着的眉头分明是在告诉季菱晴,他的耐心是有限的。

     

    季菱晴感觉身体的燥热已经是难以克制了,她不得不承认,方才和叶枢承亲近的感觉让她有些意犹未尽不想松手。

     

    可是要她向他低头求饶吗?

     

    可是不低头的话,叶枢承似乎真的会丢下她。

     

    想了想后果,求一下叶枢承,总比今晚失身来得好吧!

     

    她虽和叶枢承八字不合,但好歹从小一块儿长大,她丢人的时候叶枢承永远是见证者,也不差这一次吧!

     

    她心一横,闭上眼语速飞快道:“求你了叶枢承,带我走吧!”

     

    叶枢承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温度,嘴角浮现出一丝浅浅的弧度,倒是没有再多话,弯下腰伸手抱着季菱晴就往外走。

     

    能让这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对他妥协,是真的不容易。

     

    叶枢承的卡宴就停放在门口,他将季菱晴放在后座之后,脱下西装盖在季菱晴身上。

     

    还没等他说话,坐在副驾驶的贺易就开口打趣道:“不错嘛,才那么一会就捡了个这样的尤物。”

     

    贺易是叶枢承的好兄弟,和叶枢承几乎是相反的性格,但两人却是好朋友,贺易对叶枢承说话向来没有顾忌。

     

    叶枢承拉开车门,回到驾驶座上就道:“下车。”

     

    “重色轻友!”贺易一副他懂的神色,暧昧一笑的打开车门,回过头对着叶枢承道,“我懂,春宵苦短。”

     

    叶枢承只瞪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再说,就启动了车。

     

    季菱晴觉得药性是真的一次又一次在冲击她的神经,她终于是败下了阵来。

     

    她爬到了驾驶座和副驾驶的中间,叶枢承的外套随着她的动作而掉落,她抱住叶枢承,在他的胸口蹭了蹭。

     

    叶枢承拧着眉,谨慎地看着前方,将季菱晴推开,低声呵斥道:“别闹!我送你去医院。”

     

    季菱晴再一次感觉到自己被嫌弃了,她索性就一条腿穿过驾驶座从而坐在叶枢承身上。

     

    接着,她就着啃住叶枢承的薄唇,手掌也在叶枢承的胸前窜动,嘴里还不住地嘟哝着:“叶枢承你这个滚蛋,你……你趁火打劫色诱我!”

     

     

    第2章 贵客

    叶枢承闭上眼,定了定心神,待稳了些许,这才开口道:“你信不信,你再乱动,我在这里就直接办了你。”

     

    他已经是极力克制了,可眼前的小女人本就生得柔媚,此时又是这样的一副神态,以至于开口之间声音都有些喑哑。

     

    “你禽兽!”季菱晴眼神迷离地骂道,动作却没停下半分。

     

    “Fack!”叶枢承低声咒骂一声,一个急刹车就停在了路边,抱起季菱晴就往外走。

     

    如果还坚持送她去医院,按照她的这个闹法,难免会出交通事故的。

     

    “现在是在外面,你不想明天上头条人尽皆知吧!”叶枢承再一次警告。

     

    季菱晴仅有的神智让她听清楚叶枢承的话,她抬手就抽了自己一巴掌,那个声音让叶枢承都听着心惊。

     

    她打算再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叶枢承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沉声道:“你疯了?”

     

    季菱晴的气焰一下子就熄了下来,她狠狠地一口咬在了叶枢承的肩上。

     

    好在叶枢承办事效率极快,也有可能是真的怕季菱晴出丑,很快就扛着季菱晴上楼了。

     

    季菱晴的理智在叶枢承关上房门的那一刹那土崩瓦解,炙热而缠绵吻住他的唇,手也没有闲下来,解着他的衬衫的衣扣。

     

    接着,就把他往卧室推去。

     

    “你这是惹火。”叶枢承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你才是真正的趁人之危。”季菱晴抢白道。

     

    她在又一次挑战他的忍耐限度了。

     

    叶枢承的拳紧紧地握着,指尖捏得泛白,神色愈发冷峻,接着就推开了她,扛起她就往浴室走。

     

    “你干嘛~”季菱晴在叶枢承的肩上张牙舞爪地拍打着他,“浑蛋!你放开我。”

     

    叶枢承没有半分反应,毫不客气将她丢在浴缸里,掰开挂在他脖子上的手,躲开她试图再次靠近的身体而后,直接开冷水淋到神志不清的季菱晴头上。

     

    季菱晴被冻得一个机灵,浑身一颤,接着就动腾起来,倒是扑打一身水。

     

    “你干嘛呀!”她张狂地问,眼睛有些红红的。

     

    叶枢承的唇瓣微微勾起,回答道:“帮你解药!”

     

    水溅在了叶枢承身上,他的衬衣扣子被季菱晴解开了两颗,衬衣因为湿了透出结实的肌肉。

     

    季菱晴咽了一口口水,她什么都不要管了:“你才是我的解药。”

     

    这一句话却让叶枢承微微有些失神,接着就被季菱晴扯进了浴缸。

     

    她敏锐地发现叶枢承的呼吸声开始接近,心中玩心大起,也放纵了几分:“木头脸,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心要诚实。”

     

    说完,她就直接坐在了他的身上。

     

    他再一次推开她。

     

    她却不死心,再一次靠近了他,嘴里嘟哝着热,就脱掉了她身上唯一的掩盖物。

     

    “我性感吗?”她问,语气中带着丝丝自豪,她的身材,她一向都是得意的。

     

    她的身体也很是诱人,玲珑有致。

     

    叶枢承垂下眼眸,没有去看她,也不理会她。

     

    “木头脸,你忍得难受吗?”季菱晴问,手指从叶枢承的侧面温柔地抚上了他的脸颊,“我也难受得紧,你帮帮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极尽柔媚,酥软,拨动着他的心弦,让欲火几乎湮灭了他所有的理智。

     

    下一秒,叶枢承主动吻住了她,像是攻占城池一样,一步一步侵略着,他抱着她的腰的手臂格外用力,仿佛是要将她柔进身体一般。

     

    他忽然感觉到唇齿之间有些苦涩,这点苦涩让他寻回了些许理智。

     

    他松开她,一句话都没说就走出浴缸,放干浴缸里的水,又重新毫不客气淋了她一遍。

     

    这样反反复复,直到后半夜,季菱晴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季菱晴醒来从床上蹦起来,抓了抓头发就叫着:“叶枢承,你出来,你个流氓!你别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

     

    空荡荡的房间没有半分回应,季菱晴诧异地下床来,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这才确定叶枢承真的不在。

     

    而她除了鼻子不通气,脑袋昏昏沉沉的,完全没有小说里写的什么身体像被车轮碾压过的第一次后的惨痛样。

     

    “难道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季菱晴自言自语说道,倒是说不清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叶枢承那个冰棍男竟然真的没有吃掉她?

     

    季菱晴有点儿不敢相信,想起昨晚男人说不喜欢娶她时候的神情是真的不稀罕。

     

    她有颜有腿,他凭什么不稀罕?!

     

    季菱晴重新洗了一个澡,审视了一遍镜子里的自己,她掐了掐自己的脸喃喃自语道:“叶枢承不是眼瞎就是性无能,否则就算是gay器官齐全也不会对我全无反应的。”

     

    恰好季菱晴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打开一看,手吓得一哆嗦,稳了稳心神才接了。

     

    “爷爷啊!早啊!您吃早饭了吗?”季菱晴甜甜地请了一个安。

     

    季礼章被季菱晴逗乐了,语气很是宠溺说道:“我家的小懒猪啊!你以为爷爷是你吗?你肯定还没起来吧!”

     

    季菱晴还以为季礼章打电话过来是要兴师问罪的,可季礼章这话的意思就是他并不知道季菱晴昨天没有回去。

     

    “幸好。”季菱晴捂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幸好什么?”季礼章问道。

     

    季菱晴一怔,灵机一动赶紧回答道:“幸好起来了啊!不然我又得讨爷爷骂了。”

     

    “你收拾一下,我要带个贵客回来。”季礼章接过话道。

     

    季菱晴有些疑惑,能让爷爷这样郑重的贵客会是谁呢?

     

    季家家教极严,季菱晴昨夜赶去开party不过是趁着爷爷和父亲一道出国考察的空当而已,她也没敢多耽搁就马不停蹄地赶回去了。

     

    季菱晴到家的时候,叶枢承正好在和季老爷子说话。

    69d57a5262afebc8!600x600.jpg

     

    季菱晴又和叶枢承碰了碰杯,看着她眼底的喜色和跃于纸上的狡黠,叶枢承心里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加期待了几分。 

     

    诸鸿泽本来兴致不错,但是被章凝梦这么一折腾,心情全无,胃口焉焉,只是几口之后,就看着章凝梦道:“好了吗?” 

     

    章凝梦埋着头享受着美食,并没有发觉诸鸿泽的异样,抬头温柔地笑了笑。 

     1/2    1 2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