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新书朱琳《前妻归来,总裁大人慢慢爱》全文txt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前妻归来,总裁大人慢慢爱第1章 卖进豪门?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夏晓悠胆怯的敲了敲门。 “你来了?”许恩泽低着头,忙着看手头的文件,只扔出沉闷的一句话。

      前妻归来,总裁大人慢慢爱

    第1章 卖进豪门?

    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夏晓悠胆怯的敲了敲门。

     

    “你来了?”许恩泽低着头,忙着看手头的文件,只扔出沉闷的一句话。

     

    “你好,总裁,我是夏晓悠。”夏晓悠的目光躲躲闪闪,不知所措,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

     

    “哦?”许恩泽没有抬头,仿佛没有听到。

     

    “……”夏晓悠有些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知道了。”说完,许恩泽从抽屉里拿出一份结婚协议书推到夏晓悠面前,“你把它签了,你弟弟的事儿,你就不用操心了。”

     

    夏晓悠颤抖的拿起结婚协议书,胆怯的问:“如果我签了,你真会去我弟弟?”

     

    “嗯。”许恩泽不耐烦的点点头,“真不知道你家什么家教,不识好歹的东西,黑道的人他也敢惹。”

     

    “晓博他是被人骗的!”夏晓悠连忙解释。

     

    许恩泽鄙夷的哼了一声,抬了抬眼睛,打量起夏晓悠来。

     

    虽说她没胸没屁股,但她肌肤似雪,双眼犹如一泓泉水,黝黑的瞳孔像孩童一样的清澈,一头棕色的头发像瀑布一般泄在肩头,但这在许恩泽看来,是这女人的手段。

     

    夏晓悠颤抖着双手签下了字。

     

    许恩泽拿起电话,讲了一通,过一会,助理拿着一块红布一台照相机走了进来,许恩泽对着夏晓悠说:“你杵在那干嘛?过来拍照。”

     

    拍完照,许恩泽对着万助理说:“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许恩泽白了一眼,冷冷的说:“我之所以今天能与你结为夫妻,完全因为我是孝子,我爸说我应该结婚了,我就结婚,我爸感激你让我娶你,好我娶,但我没办法爱你,我最多只能对你相敬如宾。”

     

    夏晓悠没有理会,她抬起头问一句:“你什么时候去救我弟弟。”

     

    许恩泽极其的不耐烦,随即从抽屉里掏出一张支票刷刷的签上了字,推到助理面前,用指甲敲了敲,对着助理说:“她弟弟叫夏晓博,我给你五分钟的时间,你去把这事儿给我办了。”

     

    万助理连连点头,赶紧出去打了一通电话,不一会,万助理回来:“总裁,办妥了,一会他们会专车给夏家少爷送回家,一会我就把钱送去。”

     

    “这样就可以?”夏晓悠的言语里透出几分担忧。

     

    “废话真多。”许恩泽没好气的说,“一个小时之后,你回家,看看你那不成器的弟弟有没有到家。”

     

    “你不要侮辱我弟弟,我弟弟是被骗的!”夏晓悠努力的争辩着。

     

    “侮辱?好,侮辱。”许恩泽觉得懒得解释。

     

    “三天后,我会派人去你家接你,你现在可以走了,送客吧!”许恩泽对着夏晓悠说。

     

    也许是天注定的缘分。

     

    大一那年,许恩泽父亲心脏病突发摔倒在路边,周围的人都嗤之以鼻的怕被讹,夏晓悠勇敢的走了过去,叫了救护车,把许父送进了医院,医生说,再晚半小时,他就没命了。

     

    后来,许父为了感激她跟她说,以后有困难找她,再后来,她弟弟欠了赌债,她去求许父收留他当保姆,提前支付50年工资,许父感动,就恳求她做自己的儿媳妇……

     

    再后来,她发现许恩泽根本就不喜欢她。

     

    夏晓悠呆着担忧回到了家,

     

    夏母见夏晓悠没有带回儿子,还没等她开口,就歇斯底里的对着夏晓悠大骂。

     

    “死丫头,晓博怎么没回来?你还是拒绝总裁了?你就要眼睁睁的看你弟弟去死是不是?”说完,夏母悲伤的趴在地上,哭的声嘶力竭:“可怜我的晓博啊,怎么摊上你真么个狠心的姐姐啊。”

     

    夏父瞬间老泪纵横,颤抖的伸出手,指着夏晓悠的鼻子,干裂的嘴唇抽搐着说。

     

    “女儿啊,你怎么就不懂事呢,你嫁给总裁有什么不好,又能救弟弟,你又能过上好日子,你怎么就真么狠心呢?”随即,又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泪眼婆娑的看着窗外:“老天爷,你可怜可怜我儿吧。”

     

    “爸妈你们能不能别这样,许恩泽说晓博一会就回来。”夏晓悠早已见惯了父母这幅样子,无奈的说。

     

    正在这时,脸上挂了彩的夏晓博被送回来了,二老的脸上立马雨转晴,随即又哭的稀里哗啦,激动的抱着夏晓博,一家四口哭成了泪人,夏母擦擦眼泪,高兴的嘴巴咧到了耳根。

     

    “爸妈,三天后,许恩泽就会派人来接我去他家了。”夏晓悠抹抹眼泪说。

     

    “哦。”夏母无所谓的应了一声,“他爸,你赶紧出去买菜,别舍不得钱啊,买晓博爱吃的啊。”夏母完全沉浸在儿子归来的喜悦里。

     

    “老婆子,我知道,晓博最爱吃螃蟹和红烧排骨,我今天去多买点,让晓博吃个够。”夏父附和着,他一转头,看到夏晓悠有些尴尬的站在那,象征性的问一句:“女儿,你爱吃什么,爸给你买?”

     

    “我随意。”夏晓悠习惯性的说。

     

    “真是乖女儿。”夏母高兴的夸夏晓悠,“他爸,晓悠吃什么都行,你赶紧去吧!”

     

    这顿饭夏晓悠味同嚼蜡,心思五味杂陈。

     

    三天后,周管家开着一辆凯迪拉克来接夏晓悠。

     

    周管家小心的从包里拿出一个红色本子说:“这是结婚证,不过我们家暂时不能办婚礼,你看这……”

     

    夏母激动的拿过来,看到一脸帅气的许恩泽不禁惊呼:“哎呦,我这女婿,真俊啊,我女儿可有福咯。”

     

    周管家接着说:“那么,少夫人,有个事儿我得告诉您,想必你也听说了,我们家许少爷不近女色,这桩婚事,是我们许老爷安排的,您嫁过去,很多事,要有个心理准备,比如……”

     

    “哎呀,我们晓悠又乖又漂亮,总裁一定喜欢呢,您放心好了。”夏母打断了管家的话。

     

    管家看到夏母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他对夏晓悠说:“少夫人,收拾收拾东西,咱们走吧,您去跟令尊告个别。”周管家的话语里带着些许的无奈。

     

    “妈,我走了。”夏晓悠有些伤心,毕竟这个家她也住了20多年。

     

    “哎,走吧,乖女儿,记得经常回来看妈爸妈啊。”夏母的脸充满了喜悦,完全看不出女儿出嫁的不舍,她拽过夏晓悠,悄悄的说:“宝贝女儿,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带点钱,你弟弟想买车……”

     

    夏晓悠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被父母卖了。

     

     

    第2章 下马威

    车开了有一会,夏晓悠看到,御城福邸四个大字映入眼帘,这是东城最豪华的别墅城,车辆停在了一栋别墅前面,白色的栅栏被各种颜色的牵牛花拥簇着,打开大门,一片碧绿的草地中摆放着浪漫的秋千椅和咖啡桌,白色的别墅小楼在碧草的衬托下显得清新脱俗,尽显主人的品味精致。

     

    走进屋子,迎接夏晓悠的只有她的公婆,周管家毕恭毕敬的说:“老爷,少夫人来了。”

     

    “好,来了就好。”许老爷笑容可掬的看着夏晓悠。

     

    “叔叔好。”夏晓悠礼貌的说。

     

    “哎,少夫人,您应该叫爸妈。”一旁的周管家连忙说。

     

    “你就是夏晓悠吧?”许母平淡的话语,让夏晓悠听的出来她对这桩婚事的不满,“我们恩泽,快回来了,你就在这等他吧。”

     

    许父很尴尬的笑笑:“我家恩泽这孩子还是不错的,你多相处就知道了。”

     

    夏晓悠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总裁,怕是不好对付。

     

    过了一会,许恩泽回来了,他一进门,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夏晓悠,他没有理会,径直走向卧室。

     

    “你站住!”许父呵斥住了许恩泽,“晓悠来了,你好歹说句话。”

     

    许恩泽转过头,撇了一眼夏晓悠,心里泛起一阵厌恶:“怎么?新来个保姆还要我打招呼?”

     

    “你!”许父被气够呛,“混蛋,这是你老婆,我不是早告诉你了吗?”

     

    “哼”许恩泽随意看了一眼夏晓悠充满了鄙夷,说完,便径直上楼,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不一会,许恩泽换了身衣服,风尘仆仆的走出家门,他心烦意乱,他不想多看夏晓悠一眼。

     

    这晚,夏晓悠独自坐在床上,拿出一本书,想培养睡意。

     

    这时,许恩泽猛的推开房门,满身酒气,在酒精的作用下,一双眼瞪的通红,布满了骇人的血丝,他看见在床上看书的夏晓悠,顿时怒火中烧。

     

    “你怎么还在这屋?你滚!”许恩泽沉闷的从嗓子里扔出一句话。

     

    夏晓悠委屈的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她不敢说话。

     

    许恩泽恶狠狠的说:“你不走是不是,我走!”

     

    夏晓悠的泪水夺眶而出,这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她一人。

     

    这间卧室,满屋子贴的都是喜字,床上讽刺的放着花生和红枣,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

     

    想想都可笑,新郎不是自己所爱,自己也同样不是新郎所爱,别人的新婚之夜都是新娘小鸟依人般的腻在新郎怀里,而他的新郎许恩泽那么讨厌她。

     

    这一夜,她仿佛觉得特别的难熬。

     

    第二天,夏晓悠起床,她觉得肚子有点饿,走下楼,只见许母呆呆的看着一桌丰盛的早餐,许恩泽的位置上放着一碗海参粥。

     

    “恩泽没吃饭就走了。”许母眼神透出一种母亲特有的担忧,她很不开心的说。

     

    “少吃一顿又饿不坏。”许父安慰许母说,“快来吃饭,晓悠。”许父看到夏晓悠站在那,便招呼她过来。

     

    许母一看夏晓悠来了,一瞬间,那种母亲的温柔转瞬即逝,转变成一副高傲的神态。

     

    “我说夏晓悠,你是不是应该早点起床?哪有长辈等晚辈吃饭的道理。”

     

    许母又翻了翻白眼,接着说:“我可得跟你说了,我家的儿媳妇,并不是可以什么都可以不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一会吃完饭,你帮张嫂把碗筷收拾了,知道了吗?”

     

    “好。”夏晓悠顺从的点点头。

     

    另一边,许氏集团,66层的高楼耸然屹立在东城中间,许恩泽手拿文件,径直走进办公室。

     

    一天的工作开始了,工作中的许恩泽俨如一尊机器人,不停的接打电话,安排公司事宜,对时不时进办公室的员工指导安排,和昨天那个醉醺醺的男人判若两人,忙碌的一天总算结束了。

     

    许恩泽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一进屋,就看到夏晓悠在厨房上上下下的帮张嫂忙活。

     

    “少夫人,快放下,这粗活怎么是您干的。”张嫂看到正准备擦灶台的晓悠,赶紧去阻止。

     

    “没事的,您看您又叫我少夫人,我没结婚之前也是做家务的。”晓悠笑着说。

     

    “少夫人,那是过去,您现在是总裁夫人,和以前不同了。”张嫂劝道。

     

    听到夏晓悠是少夫人,许恩泽气不打一处来大他大声呵斥;“张嫂!你的工作分她一半!”许恩泽冷冷的丢下一句话,转身上楼。

     

    夏晓悠瞪着许恩泽的背影,心想:这男人怎么跟个冰坨子一样?

     

    “少夫人,少爷他人其实很好的,你假装帮帮我就好,他们不在的时候,您就歇着。”张嫂拉着夏晓悠的胳膊,跟夏晓悠说。

     

    听到张嫂真么说夏晓悠涌起一阵感动,不过她可没看出来这个冷冰冰的少爷哪里好,她撇撇嘴,继续干活。

     

    就这样,夏晓悠在许家万分尴尬的过了一星期,她觉得时间是异常的漫长,她想逃,却逃不开,毕竟娘家也不欢迎自己,她觉得自己是被上帝抛弃的人。

     

    许母每天都要滔滔不绝的说一遍许恩泽的喜好,夏晓悠曾经尝试着和许恩泽说几句话,可每次看到许恩泽冰霜一般的脸就不想开口,她不愿意用热脸去贴许恩泽的冷屁股。

     

    这天,收拾完了碗筷,夏晓悠走上楼,去敲了敲客房的门,许恩泽打开门没好气的问:“你来干什么,我不想见到你?”

     

    夏晓悠看到许恩泽态度这么蛮横,她依旧耐着性子:“我想跟你谈谈。”

     

    许恩泽往后退了一步依旧冰冷的说:“好,谈谈,你快点说!”

     

    夏晓悠耸了耸肩膀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嫁给你就是为了钱?”

    91e3d1cb2ff01a38!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dahaiwenxue】或【大海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大海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浮生若梦繁华尽》

    许恩泽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鄙夷的气息彷佛要把她吹倒“难道不是么?”

     

    “我……”夏晓悠不知道如何解释,要说是吧,自己还真不是那贪慕虚荣的女人,要说不是,可她不就是因为许父给了自己娘家那么多钱才嫁给许恩泽的吗?

     

    这一入豪门深似海,他做梦也没想到许恩泽居然这种人。

     

    许恩泽接着说:“怎么不说话,被我说中了?讲真,你这样女人我见多了,我许恩泽什么世面没见过,什么女人没见过,有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我的床,你们女人都这样。”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