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小说全文阅读_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已上线。这篇《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小说文笔极佳、才思敏捷、言简意赅、完美

    《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已上线。

    这篇《嫡女重生:妾从地狱来》小说文笔极佳、才思敏捷、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出口成章、文风幽默,小编极力推荐阅读!

     

    第5章

    她转目看向这个前世的爱人,凌承泽。

     

    “太子这话说的很对,的确该查查。到底是我们忠义侯府的下人办事不力,还是混入了不该混进的人。”

     

    明白人一听就知道这是意有所指的话,合着如今党争的背景,隐含有不尽的深意。

     

    凌亦封眼眸微闪了下,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慌。他第一次对上这样的双眸,晶亮,无辜,闪着若隐若现的灵动。

     

    “今天这件事情,是我们忠义侯府防卫不严,才给各位皇子、公子造成了麻烦,菀妙深感歉意,还望各位海涵。忠义侯府必会彻查此事,避免节外生枝,也更是防范于未然。”

    5ba4e66a817a3633.jpeg!600x600.jpg

    周围的一众男宾纷纷被公孙菀妙的气势惊了又惊。

     

    凌承泽一言不发,一双打量的眼神看着公孙菀妙。

     

    她公孙菀妙,是忠义候的嫡女,身份贵不可言。

     

    能在她忠义侯府做出如此举动的人,敢明目张胆的陷害,背后的人一定不是一般人。

     

    公孙菀妙又指着舞台上那个大坑,对着各位王公贵胄说道:“舞台的布置,一早就是好的。在我跳舞的那一盏茶的时间里,能如此快速的割断底下支撑的木柱,一定拥有不容小觑的本事。”

     

    听闻此言,身着华服的各位公子们走向舞台看去,的确,支撑着舞台的木柱明显是刚刚被锯开的。

     

    凌亦封朝着那个水蓝色的身影看去,她的脸还是被面纱蒙着的。忽然之间,凌亦封有种想掀开的冲动,他想知道,面纱之下的女子,是怎样一个倾国人儿。

     

    公孙菀妙看似看着舞台的大坑,其实她早就知道会有今天这个结果。

     

    上一世,她被凌承泽救下之后,凌承泽找了一个替死鬼来背了锅。如若不出预料,一会儿会有一个慌张的侍卫过来认罪吧。

     

    果不其然,就在他们探讨这个舞台会是哪个人做的事的时候,忽然之间,有一个穿着黑衣的人,鬼祟的从院中央走过。

     

    凌承泽眼疾手快,立马飞扑那个黑衣人,抓住了他。

     

    穿黑衣的男子,被抓到诸位王公贵胄面前,凌承泽一脚踢向他的腿部,拉下蒙着脸的面巾。

     

    “说,为何如此轨迹行踪!”凌承泽像是一个审问犯人的监察官。“舞台上的事是不是你做的?你不说,我会想出一万种惩罚的方式来逼问你。”

     

    黑衣人态度战战兢兢,“小的,小的不敢说呀!”

     

    公孙菀妙只是觉得可笑,看着贼喊捉贼的这一场戏。半晌,她看着跪在地上的人,问道:“什么人派你来的?”

     

    那跪在地上的人,眼睛朝着凌亦封看去,似乎意有所指。

     

    “小的,只是奉命行事……小的,也只想养家糊口!并不想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狡辩!还敢狡辩!

     

    他凌承泽调教出来的人果然是不一般。

     

    “刚刚我看你似乎看向三皇子,只是不知你口中的奉命行事,是不是奉了他的命?”公孙菀妙眼睛轻眨,说不出的惑人。

     

    “公孙小姐你……你怎么知道!”黑衣人惶恐的说道,蓦地,使劲的磕头,“公孙小姐,求您饶了我吧,我只不过是替三皇子铲除异己而已,这完全不关他的事情。”

     

    公孙菀妙不经意地瞄了凌承泽一眼,只见对方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微微一笑,替下方跪着的黑衣人感到心寒。

     

    最终,公孙菀妙收回视线,转身看向一众的贵族。

     

    “这个人,刚刚说自己是三皇子派来陷害我的。诸位都知道,三皇子手无弱夫之力,且我刚刚从高空中跌落下来,又承蒙三皇子搭救。受伤不说,还让大夫为我诊治。此人行迹诡异,且无凭无据就如此诬蔑皇亲国戚,罪不可赦!”

     

    公孙菀妙说的义正言辞,转瞬之间,她将头偏向凌承泽,淡淡说道:“太子明察秋毫,必不会由得此等小人为祸作乱。”

     

    被点到名的凌承泽无论如何也没料到,公孙菀妙的三言两语,竟有四两拨千斤之力,让他不得不将跪在地上的这颗棋子亲手废去。

     

    此时,众多王公贵胄都在场。身为南越太子的他。面对众多人的目光,忽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末了,才听见他冷声说了句:“侮辱皇亲国戚,的确理应当斩,更何况侮辱的人还是我的三弟,如此公然挑拨离间,罪不可赦!”

     

    可是,现在跪在地上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心腹。

     

    考虑了下,凌承泽发了狠心,略显担忧地对公孙菀妙说:“只是今日是公孙小姐的及笄之礼,在下担心当场杀害,实属血腥。不如就免去皮肉之苦,将他拉至天牢,饮下鹤顶红,以解公孙小姐的怒气。如何?”

     

    第6章

    也是,自己上一世的命,忠义侯府所有的人命他都不在乎。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心腹!

     

    “来人,将这个诬蔑皇亲国戚的人带进天牢,赐一杯鹤顶红予以示众!”凌承泽立刻下令道,不给心腹任何挣扎的机会!

     

    一场风波就此结束,公孙菀妙看着凌承泽,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多谢太子殿下,为三皇子和臣女出了这个头。臣女感激不尽。”

     

    凌承泽见公孙菀妙对自己表达着谢意,心下有些快意。“哪里哪里,为公孙小姐做一些事情,本宫甘之如饴。”

     

    虽然英雄救美不成功,幸好还是替她办了点事情,也算划得来。

     

    只是心头还是有些不甘……毕竟如今的进展和他要达成的目标还相去甚远。

     

    面色有些虚弱的三皇子凌亦封,此时已经由大夫处理完了擦伤的地方。缠着白色白纱的他,看着公孙菀妙,有礼道:“既然此事已了,在下还有擦伤在身。如此炎热的天气,身子怕是承受不了。不如,我先回去,改日再来拜访公孙小姐。”

     

    公孙菀妙转身,端出贵女的姿态,严厉吩咐一众的侍婢,“小心送三皇子出府!”

     

    末了,对着凌亦封再次道谢,“今日真的多得三皇子护住菀妙,菀妙铭记于心,他日必定择机会相报。”

     

    凌亦封微笑了下,并不多言,带着自己的书童苏里,回了府。

     

    众公子见三皇子回了府,也觉得有些乏累了,便纷纷道了声“抱歉”,就领着自家的侍从回了府。

     

    院中只剩下太子凌承泽和尚书府的公子。

     

    公孙菀妙见状有些气结,又不敢赶贵为太子的凌承泽,便看着尚书府公子道,“公子今日,也是累了,不如就散场吧。”

     

    “太子也乏了吧?那我就不多留太子了,免得爹爹责怪我不懂事。”她颔首假笑,不想多看此人一眼。

     

    凌承泽盯着公孙菀妙离去的背影,越觉得越看不透这个离去的女子。

     

    他看向舞台中央,被自己派人锯断的木柱。

     

    本来应该是一场自己设计好的戏,却偏偏变成了三皇子的功劳。

     

    想起刚刚他救公孙菀妙的时候,公孙菀妙毫不留情的推开自己。这样的女子,莫非是知道了些什么?

     

    若是有了忠义侯府的支撑,这个皇位非自己莫属。三皇子面上虽然是个病秧子,可父皇最看重的就是他了。

     

    他一定要赶在父皇选择凌亦封之前,巩固自己的势力!

     

    今日之事,倒是给自己一个不小的教训,不仅损失了一位心腹。而且,没能赢得公孙小姐的芳心。

     

    此事若是传到父皇的耳朵里,忠义侯府若与三皇子凌亦封进行联姻,自己可就功亏一篑了!

     

    想罢,他看向舞台上的残局,命令身边的人立即将那里的痕迹线索抹除,并修补翻新。

     

    看着公孙菀妙的身影掩没在走廊处,凌承泽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最终他一甩衣袖,上了轿子,打道回府了。

     

    春妙阁里,摔伤腿部的公孙菀妙心情轻快,她没有卧床躺下,反倒是坐在了梳妆镜前,对着铜镜细细描眉,说不出的惬意。

     

    不一会儿,左眼上方,出现了淡淡的柳叶眉。公孙菀妙整张脸,在铜镜中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倾国倾城。

     

    前世,为了凌承泽,她没少因为迎合他的喜好,每天画着自己认为丑死了的小山眉。

     

    今世,终于做了一场有趣的事情。

     

    门外,晚春拿着一盆盆栽,对着画眉的公孙菀妙说道:“小姐,太子已经回府了。刚刚念月跟我说,太子命人将我们府上的舞台重新翻修了。”

     

    公孙菀妙早料到此事,并未多言,点点头就算是应了。

     

    低眉时,她望向自己的腿。腿伤并无大碍,只是要休养一段时日,以免留下病根。

     

    同一时刻,忠义侯府淑叶院内,大夫人叶向正在挑选着亲故刚刚送来的珍珠翡翠,再看哪个更适合戴在自己的手腕上。

     

    不一会儿,有侍女从外进来通报,“大夫人,刚刚婢子听春妙阁里那边传的话来。说是今日,大小姐在舞台跳舞时,跌下来摔伤了腿。”

     

    念及大夫人一向和大小姐不对付,这侍婢为了得赏赐,又添油加醋地说了几句:“而且,大夫说了,大小姐这腿伤要好些时日才能完全痊愈。”

     

    叶向当下将手里拿着的翡翠玉镯放回了盒子里,好似全无兴趣一般,抬眼看向侍婢,问道,“此话可当真?”

     

    “奴婢绝不敢欺骗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