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 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是一部非常好的都市小说,为了鼓励作者娴月扶风,小说免费阅读该书讲述了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远见卓识、义正词

     《相府庶女:废妃不好惹》是一部非常好的都市小说,为了鼓励作者娴月扶风,小说免费阅读该书讲述了主角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远见卓识、义正词严、出口成章!

    第5章

    而湖边的丛林中,那个淡蓝色的身影立在一处小溪边。小溪中一块凸出的石头上,一名大概十二三岁的小姑娘,一张精致如玉雕的小脸惊恐的盯着眼前的男子,那双闪动着水光的美眸仿佛在控诉这个闯入者。面前的那张普通的焦尾琴端放在石头上,横亘在两人中间。

     

    文斐缓缓放下手中的长剑,唇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装神弄鬼?”他感觉得到,这个女子不会武功。

     

    甘芙凝视着眼前的男子,还透着些许稚气的脸如最好的雕刻工匠用最好的和田白玉雕刻出的完美杰作,顾盼间都是不同的风景,头顶黑发全部束起,戴一顶祥云冠,颊边垂下两缕银色丝绦,衬得本就线条优美的脸颊更加立体俊朗。一身淡蓝色雪蚕锦,腰间一条白玉腰带,垂下一条同色系的如意结,结上坠着一块玲珑白玉。京城里,除了那个嚣张跋扈,纨绔邪魅的定王府世子,谁还敢用淡蓝色的雪蚕锦,谁还有这张美得人神共愤的脸,谁还敢有那嚣张狂妄、不可一世的眼神。

     

    甘芙眼波微转,淡淡一笑,“世子是什么意思,民女不懂!”

    5ba4e66ab0f41641.jpeg!600x600.jpg

    文斐黑眸微眯,眸中玩味更浓,看这小姑娘的打扮,一身普通的翠色夹袄,梳两个环髻,浓密乌黑的秀发中只坠了两朵普通的粉色簪花,应该只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没想到,一个山野小姑娘,还认识他,而且竟然敢直视他的双眸,不错,很有意思。“这段时间,人们传说这仙女湖有仙女出没,本世子看来,不过是有人在这里装设备弄鬼罢了,小姑娘,你说是不是?”

     

    “鬼?”甘芙心中不禁冷笑,装神弄鬼?她本就是鬼,根本不用装!但面上却还是疑惑的询问,“世子说哪里有鬼?”

     

    文斐压低了身子,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一双深沉漆黑如夜空的眼眸紧紧的锁住面前这个小女孩!的确是个美人坯子,相信,再过几年,肯定是个倾城的大美人,怕是和沈慧也不相上下,只是,他为什么会从这个小姑娘的眼眸深处看到一种如地狱一般的死亡气息呢?到底要什么样的身世和遭遇,才会让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有这样一双死寂的眼眸呢?

     

    “你就是那个鬼!”心中的疑惑让文斐很想靠近面前这个小姑娘,于是又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那一派的天真烂漫让人很容易被她迷惑,但他知道,这不是她的真实性情,这个女子越来越有趣了。

     

    “世子就不要吓民女了!”甘芙垂下了眼眸,不敢再直视这位世子的眼眸,语气中故意装作恐惧的样子。她从面前这位世子的眼眸中感觉到一种被人看穿的探究,都说定王府世子纨绔第一,也许世人都看错了,这位世子才是最聪明的。

     

    文斐再次靠近面前的小姑娘,唇角的笑意更浓,“如此荒野之地,你一个小姑娘,一大早的为什么在这里弹琴呢?”

     

    “我,我……”甘芙故做为难的低着头,吞吞吐吐的不说。

     

    “刚才的琴声是你所弹?”一道温润的声音穿透浓雾而来,随着那声音渐渐逼近,一抹白色身影落在了距离两人不远的一块石头上,赫然是一位俊逸非凡的男子,如一位不染尘埃的仙人误落人间,随时都会随风而去,却在眼底深处透着一丝浓浓的哀愁。看见文斐和甘芙,眼眸微眯,“弹琴的人是你?”

     

    甘芙听到那熟悉的声音,惊讶的抬起头,待看见面前男子时,眸中划过一丝嘲讽,但很快又掩去了,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是!”贤王南宫御,哼,徒有虚名的伪君子。

     

    沈家被冤枉满门斩首之时,贤王远在边境与北岄和谈,赶回来至少需要七天,她之所以在失去了清白后撑着一口气,就是为了等贤王回来。贤王一直支持太子,太子因为被沈家牵连发配南疆,皇后也被圈禁。她满心以为,贤王会为沈家昭雪。可后来贤王回来了,不但没有为沈家说话,甚至连太子被逐一事也一声不吭。那一刻,她便知道,她要报仇,只有靠自己了。连南冥的顶梁柱、皇帝的十八弟、正直贤德的贤王都不敢过问此事,她还能指望谁?只是不知道沈敏和沈聪他们如今究竟怎样了。

     

    “没想到贤王也有空来寻找仙女啊?是为了那张千年暖玉床还是十万两金子呢?或者是想将仙女娶回去,好和你一起论道修仙?”文斐看见面前的贤王,唇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痞痞的挑了挑眉。心中不住的感叹,有趣,真是有趣,连京城里最冷情的“泥菩萨”贤王都来了,这件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第6章

    “这首曲子是谁教你的?”南宫御不关心什么仙女,也不在乎文斐语气中的调侃,他只想要知道,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怎么会弹这首曲子。

     

    甘芙缓缓抬首,眼眸中盈着泪光,似有千般惆怅和哀伤,缓缓的道:“这是我的一位故人教我的!”甘芙回答完,慢慢的低下头,眸中掠过一丝厉光。所有的事情都循着她的计划在进行着,文斐来了,贤王南宫御也来了,这两个人的身份已经足够请动甘录来认这个被遗弃了十三年的女儿了,只要她能回到甘家,她报仇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一半。

     

    “故人?什么故人?”南宫御有些急切了,按理说,沈慧不可能会和这样一位乡野女子有任何瓜葛的,可除了沈慧,谁还能将这首曲子弹得这样入木三分。

     

    “是沈臣相的女儿沈慧姐姐教我的!”甘芙呜咽着,眸中的泪水顺着脸上晶莹的肌肤缓缓滑落,透着深深的悲伤。但这一次的悲伤不是假的,是她为自己而流的。

     

    文斐看着两人的神态,唇角的笑意更浓,这个小姑娘的演技还真不是一般的高啊,精明如南宫御也掉进她的眼泪里。到了此时,他已经敢肯定,这个小姑娘就是那个装神弄鬼的人,不过,她做了这么多,将自己和南宫御引来此地究竟是什么目的呢?

     

    “沈慧?你认识沈慧?”南宫御那万年不变的温润面容此刻终于露出了惊异,一把抓住甘芙的手,“你到底是什么人?”

     

    “王爷?”甘芙惊恐的盯着面前太过激动的南宫御,被抓住的手臂动弹不得,手臂处传来的疼痛让她的柳眉微蹙,“王爷,我是现任丞相甘录的女儿!”口中刚说出这个名字,甘芙就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就是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将那封盖了北岄徽章的信件放进了她爹的书房里,害死了沈家满门,毁了她的清白,她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可此时,她却要喊他爹爹。

     

    “甘录?”文斐好奇的凑了上来,“据本世子所知,甘录只有三子五女,小姑娘,冒充朝廷命官的女儿是要吃官司的!”

     

    南宫御也同样好奇,刚才的情绪全部隐去,冷静的打量着面前的小姑娘。之前是关心则乱,因为涉及到甘芙,又被琴声乱了心智,不知不觉表露出了真实情绪,但此刻,他已经冷静了下来,对面前这个小姑娘,多了几分探究。

     

    浓雾弥漫在整个小溪,让原本就俊美如仙的三人多了几分飘逸,不远处的草地和树林里隐了十来个高手,一部分是保护文斐的隐卫,一部分是保护南宫御的暗卫。

     

    甘芙缓缓站起身,低垂着眼眸,“我的确是甘录的女儿,我叫甘芙,只不过我娘亲身份卑微,所以,我也没有资格入族谱!”如今她要复仇,第一步是必须回到丞相府,只有回去了才能找到甘录犯罪的证据,才能让甘家鸡犬不宁。但甘芙的身份太卑微,若是没有足够的价值,甘录不会让她回去,可如果南冥的定海神针定王府世子和南冥的顶梁柱贤王同时出现在这里,那么她便有了可利用的价值,甘录才会对她刮目相看。所以,她才刻意制造了仙女湖有仙女的谣言,引来了这两个人。

     

    “哦?”文斐挑了挑眉,双手环胸,唇角始终勾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来人,去通知甘丞相,让他来认女儿!”文斐的话说完,浓雾中一抹黑影很快消失。

     

    “沈慧何时教了你弹琴?”南宫御见文斐已经派人去找甘录,于是继续盘问这个小姑娘,就算她是甘录的女儿,甘录和沈浩是很好的朋友,两家的子女走的很近,但一个不被承认的私生女,甘芙怎么和她有交集?

     

    “每年夏天,慧姐姐都会来仙女湖避暑,沈家的庄子离我住的庄子不远,我们经常在仙女湖中碰面,慧姐姐很善良,见我独自一人,便教我弹琴识字!”甘芙低垂着眼眸,样子怯懦胆小,好像很害怕南宫御和文斐。但其实心中却在感叹,这也许就是她和甘芙的缘分,之前,每年她来仙女湖避暑都会遇到这个小姑娘,看她可怜,所以偶尔教她弹琴识字,但却一直没有过问她的身世,不曾想,她有一天会与这个小姑娘合为一体。

     

    “哦?那你大清早的在这里弹琴又是为了什么?”文斐根本不相信这只狡猾的小狐狸的话,虽然她已经故意在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但眸中偶尔掠过的一丝精光还是没有骗过他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