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妃途:摄政王的百变宠妃最新章节-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道妃途:摄政王的百变宠妃》小说最新章节由本站提供,《医道妃途:摄政王的百变宠妃》故事扣人心弦、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文笔与情节俱佳的玄幻小说。本章节由、微、信、公、

     《道妃途:摄政王的百变宠妃》小说最新章节由本站提供,《医道妃途:摄政王的百变宠妃》故事扣人心弦、情节跌宕起伏,是一本文笔与情节俱佳的玄幻小说。

    第5章

    丞相夫人犹豫了,凌千烟见状,继续说道:“夫人请放心,三万两金子一到手,我自然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但是没有这封口费,我不敢保证我会让全京城的人帮我保密。”

     

    让全城都人帮保密,还怎么保密?

     

    这可是威胁啊,如果不给金子,就讲这件丑事公诸于众,丞相心中不可能咽下这口气,不断的咳嗽。

     

    丞相夫人赶紧道:“老爷,当务之急还是答应千烟吧,千雨的名声要紧,侯爷府、丞相府以后还要在朝中起作用。”

     

    凌丞相也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答应了下来:“好,我答应你,你这会儿可以出去了吧,别在这里丢人现眼,让两个府邸都难堪。”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凌丞相全身都没有力气了,感觉浑身都被抽筋了一样难受。

    5ba4e66b10a41270.jpeg!600x600.jpg

    凌千烟嫣然一笑:“早这么爽快不就完了,现在闹得大家都不痛快,好了,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准备,明天午时,我上门取银子,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准备。”

     

    说着,洋洋洒洒的写下了休书,扔在地上变闪人,众人只是看着,都不敢说话。

     

    眼镜瞪得最大的是钟朗了,他被休了,竟然当着当朝那么多官员的面被一个脸上有疤,断了一条腿的丑女人给休了。

     

    凌千雨见状,上前小声的道:“相公千万不要再节外生枝了,今天她这个闹法,就是两败俱伤,咱们输不起,来日方长,咱们有的是时间惩治这小贱人。”

     

    眼中透出了凶狠的目光。

     

    凌千烟,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让你得意一天,我大婚之后,便送你上西天。

     

    凌千烟走之后,凌千雨看着原本热闹都喜堂顿时变得凌乱不堪的,连一点喜庆都看不见了。

     

    心中苦楚,泪眼看钟朗,明丽的眸子中噙着泪水,楚楚可怜。

     

    钟朗明明看见了,却扭过头,避开凌千雨的眼神。

     

    心中莫名对楚楚可怜的凌千雨对,反而是想起刚才那张倔强都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千烟已经变得如此……耀眼。

     

    钟朗略有些烦躁道:“既然喜堂已经毁了,也就没有拜堂的意义了,我先走了。”说完,他甩袖走了。

     

    凌千雨气得跺脚,心中更恨凌千烟,发誓一定要让她死。

     

    离开之后的凌千烟却不像刚才大闹喜堂时候那般轻松。

     

    如今的她浑身都是伤,出了大门便觉得心中胸口就好像火烧一样难受,全身晕乎乎的软绵绵,当务之急,是要找一个地方好好的调养,明天才有力气。

     

    出了西门府,往北五里有一个黑暗森林。

     

    记忆中知道,这个森林甚是安全,且里面一直被冠以恐怖之名,一般人都不敢进去,正是一个疗伤的好地方。

     

    凌千烟来到小溪边,仔细的检查身上的伤痕,还真不是一般的多,简直连丫鬟都不如。

     

    旧伤没有好,新的伤痕又出现,这具身体以前到底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啊。

     

    心疼自己,也心疼她,所以,她一定要报仇,让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都不得好死,一点点的要回来。

     

    凌千烟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小心的用草药擦拭消毒,一边洗干净,可是身上的红妆是那么刺眼。

     

    不过,这样的处境并没有让凌千烟自怨自艾,反而是心情大好。

     

    她鞠一把清泉喝了两口,“庆祝我重生了,还有,庆祝我报仇第一步成功。”

     

    说完,一溜烟的往水中跳去,享受暂时的宁静还有重生的喜悦。

     

    此刻的她已经是筋疲力尽了,于是不做任何挣扎,任由流水将她送到下流。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赤身裸体的人在练功。

     

    一个大石块上面,一个皮肤白皙的人,头发乌黑,昏暗中,那人的眸子清晰可见,格外的清澈。

     

    如今的水流湍急,想要往上游是不可能了,往边上游也不行。

     

    大河实在是太大,何况她浑身没有力气,只有身下的小木头将她浮起。

     

    想着想着就要撞上那裸体的人了,看见,那脱得精光的练功的人是带把的,突然,一个浪打来,华丽丽的撞上了。

     

    男子原本是在全神贯注的练功,这会儿被撞上,气流逆转,睁开眼睛,刚要说话的时候,却被凌千烟一把抓住了那凸出来的地方。

     

    “啊……这东西好丑。”凌千烟叫到,刚才不留神撞到了人,可是木头被冲走了,她随手一抓,原本还以为是救命稻草,可是没有想×

    第6章

    他面色冰冷如霜,披散的黑发和他的黑眸相应,明明是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可此时却布满了杀意。

     

    男人冰冷的手,掐上了凌千烟的脖子。

     

    “说,你想要怎么死?”他的声音冰冷,杀意十足。

     

    凌千烟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她不过是洗个澡而已,居然被人威胁性命,前世可是只有她威胁别人!

     

    凌千烟笑容一扬,在男人疑惑间,一把抓住了手中的东西,她道:“那你呢,是要我的命,还是要你自己的命根子?”

     

    男人面色微僵,随即脸上缓缓露出笑容,但那笑意不及眼底,杀意更浓。

     

    “好,女人,你很有胆量。”

     

    凌千烟就算再傻,也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如果不是他受伤了,她恐怕早被解决了。

     

    不过她面上不动声色道:“好说,彼此彼此。”

     

    男人松开了凌千烟的脖子,凌千烟却依旧没放手,她眼眸微眯道:“我们不会再见面了!”

     

    说完,凌千烟一个纵身飞快上了岸。

     

    凌千烟走后,男人对着身后的人冰冷开口,“给本摄政王查!查出来就杀了!”

     

    “是!”声音消失,如鬼魅般。

     

    男人站起身到岸上,却发现衣服已经无影无踪。

     

    想到自己受的伤,还有消失的衣服,男人心中杀意更浓。

     

    自他成为本朝摄政王以来,还从未受过这种侮辱!

     

    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森林,四处弥漫着清馨都味道,也洋溢着阵阵喜气。

     

    凌千烟看着这样的阳光,想想昨天那个男人,竟然打了一个寒战,不过有件事倒是让她立马又笑了出来。

     

    “嘿嘿,该去讨债了。”

     

    凌千烟一瘸一拐都走在街道上,瘸腿可真是不方便啊。

     

    等事情结束了之后第一件事情就将腿治好,然后再把脸医治一下,可不能半夜起来将自己吓唬住。

     

    正美滋滋的想着,也到了丞相府大门,看门都小厮远远的看见凌千烟就将大门关上,害怕她进来。

     

    走近一看,大门紧锁,她还偏生就不相信这个邪,敲了两下。

     

    “该死的东西,谁给你们都胆子,本小姐是堂堂正正的回府,关上门什么意思啊,不想给钱就直说啊,我马上就去茶楼说书卖钱,名字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女承母志抢丈夫,珠胎暗结凌府女’。”

     

    这说都声音很小,可是里面的人却慌了,小厮将门打开,丞相夫人出来,眼下一片乌黑,看来昨天晚上是真的没有睡好。

     

    “见过夫人,昨天说好的事情,我今天来拿钱来,行个方便还是怎么着?

     

    “哟,原来是咱们的二小姐回来了呢,真是的,怎么回来了也不进家门,都是一家人,怎么突然这么客气了。”

     

    丞相夫人笑意融融的迎上来,就好像迎接一个多年不见的女儿。

     

    凌千烟一笑,连忙说道:“夫人还是对我客气一点比较好吧,丞相府的规矩,我可是学不来,我今天是来要钱的,一天时间你们应该准备好了。”

     

    丞相夫人的眸子一凝,然后笑着道:“千烟,怎么说你也是凌府的女儿,怎么能这样苦苦相逼呢,丞相府没有什么钱,你也是知道的,这段时间皇上又不断的征战,家中的金子都捐出去了。”

     

    “金子没有了,那不是还有白银嘛!丞相夫人,你可不能反悔啊。”凌千烟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了,有钱也不给,真以为她好欺负吗,瞬间,她的眼神就变得那么凌厉冷漠,散发着杀气。

     

    丞相府人也有点发憷,见着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万一丞相府的名声败坏了可就不好。

     

    “千烟,自家人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还是先回家再说吧,你看看这大家伙看的,还以为是你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呢,快点回家。”丞相夫人笑着道,可是眼神也像刀子一般。

     

    凌千烟哪里就肯进去,说不定进去了,就连小命都没有了。

     

    于是道:“我拿了钱就走,做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好姐姐,今天这封口费和补偿费三万两白银,你是给还是不给?”

     

    对方这样油盐不进的,丞相夫人原本强压的气也缓缓上升。

     

    “丞相府没有钱给你这个恶女,你父亲已经上朝去了,要钱,等你爹回来了再说,你要是愿意待在这里就待着吧。”

     

    说完,就要甩袖进门,凌千烟眸子闪烁,笑了笑,缓缓朝着围观的人走过去。

     

    “大家一定非常奇怪吧,我堂堂凌府的小姐为何会在大门问凌府要钱,我告诉大家一个珠胎暗结,桃代李僵的故事,话说这凌丞相的府中啊……”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