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梁甜江牧珩】大结局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强婚总裁很专情》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页面清爽无广告,访问速度快。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强婚总裁很专情》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

    页面清爽无广告,访问速度快。

    小说人物形象丰满真实,富于生活气息,气氛渲染充分, 情节把握如,是当下其他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力作!

    第5章 肚子里是谁的野种

     

    嗓子眼火烧火燎地疼着,她就好像一条搁浅的鱼被重新抛回水面,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杀你我还嫌脏了手。”江牧珩冰冷如刀的嗓音,他侧过脸,下颚紧绷,“孟元朗!”

     

    “怎么了,江哥?”孟元朗小心翼翼地赔笑。

     

    “少给我嬉皮笑脸,下次再乱叫人,我割了你的舌头。”

     

    什么小嫂子,这女人也配?

    5bb8862ed1570238.jpeg!600x600.jpg

    孟元朗拍拍胸,“好暴力哦,人家怕怕。”

     

    懒得跟孟元朗废话,江牧珩双手背在身后,朝着墙角的梁甜步步逼近,“梁甜,你最好给我说实话,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梁甜错愕地抬起脸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写满了委屈,“江牧珩,你就是这么信任你的妻子?”

     

    “你不配!”江牧珩的眼中寒气逼人,他攫住她的下巴。

     

    “我警告你,少给我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来,你骗得过我爷爷,骗不了我,一个福利院长大的孤女,从小接受我家的资助才能完成学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把江家当做你一辈子的摇钱树,简直是痴人说梦!”

     

    “不,不是这样的。”梁甜摇着头,她才不是为了钱才嫁给他的。

     

    江牧珩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松开她的下巴改为抓住她的头发,凶残地就像在审讯一个犯人。

     

    边上的孟元朗想上前阻止,却又不是很敢。

     

    “说!那个野男人是谁?”想联合起来骗江家的财产么,他定要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没有什么野男人……”头皮疼得梁甜眼泪都出来了,昨晚是她的第一次,除了江牧珩这个禽兽,哪里还有其他男人碰过她?

     

    “嘴倒是挺硬。”

     

    “你误会了,我只是晕……”话未说完,胃里又是一阵恶心泛起,梁甜蹙紧眉头捂着嘴。

     

    像看垃圾一样,江牧珩嫌恶地避开。

     

    梁甜一个人走到水池前,又是几下干呕后,拧开龙头抹了一把脸,她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一个狼狈不堪的自己。

     

    脖子里一圈红痕,锁骨处还有昨晚留下的暧昧印记,举起脱臼的右手,能看到骨头以不正常的角度凸起着。

     

    只是一夜之间而已,昨晚在化妆室,她还是披着礼服光彩照人的准新娘,今天,她早已被折磨得像一个女鬼。

     

    “梁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背后阴测测的嗓音响起。

     

    梁甜没说话,只是目光空洞地对着镜子发呆。

     

    孟元朗弱弱地插嘴道:“江哥,小嫂……她脸色不太好。”

     

    因为口误,可怜的贺小少爷又被江牧珩的眼刀射了好几下,他还是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好了,小命要紧。

     

    耳边的声音忽然变得遥远起来,梁甜的视线一阵打晃。

     

    “梁甜,我在跟你说话!”一只手在她的背后推搡了一把,梁甜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该死!要是让我发现你装晕,你就死定了!”

     

    ……

     

    不同于海上的极端天气,H市的秋季还是很温柔的,暖阳高照,秋风抚过地上的落叶沙沙作响。

     

    这已经是梁甜昏迷以来的第三天,炫目的阳光打在她脸上,将她白皙的肌肤蒸腾得微微发红。

     

    她安然地睡在大床上,一双手抚摸过她的全身。

     

    她愕然睁开眼,“滚开,别碰我!”

     

    第6章 不能和江牧珩结婚

     

    “乖,你今晚注定是我的。”男人低头覆上她的唇,将她的双手举高,毫不怜惜的侵占。

     

    “混蛋……”后面的话被淹没在一波波的狂潮之中。

     

    ……

     

    耳边隐隐传来脚步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抬起了梁甜的胳膊,照着她凸起的腕骨处就是一个摁压。

     

    “咔嗒”一声骨头被掰正的脆响。

     

    正在做梦的梁甜只感受到一股剧痛从手腕处传来,一路直达心脏,让她整个人都跟着抽搐起来。

     

    “少奶奶,您醒了?”

     

    惊魂未定地睁开眼睛,梁甜的胸口起伏不定。

     

    刺目的阳光让她眯起了眼睛,她的后背,汗湿一片。

     

    竟然是一场春梦?

     

    难道她真的被江牧珩说中了,骨子里是个放荡而下贱的女人吗?

     

    不,不是的,她会做这种梦一定是因为游轮上的遭遇太深刻了。

     

    说起来,罪魁祸首是江牧珩才对!

     

    她狠狠捏了捏拳,胸中还是气愤难平。

     

    小女佣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还好吗?”

     

    梁甜这才打量起自己所在,发现这是个她不熟悉的陌生地方,眼前有个医生和女佣。

     

    “请问,我在哪里?是你们救了我吗?”她记得自己晕船吐得很厉害,后面还昏倒了。

     

    昏倒前,她和江牧珩在一起,不过那个男人那么恨她还差点掐死她,怎么可能会救她呢?

     

    小女佣上前说道:“少奶奶,这儿是江公馆呀,自然是少爷带您回来的。”

     

    少奶奶?

     

    梁甜还对这个陌生的称呼反应不过来,看样子这里是江牧珩的家,这就奇怪了,他不是不高兴娶她么,怎么肯带她回来?难道是江爷爷的意思?

     

    “这么说,江爷爷也在这了?”

     

    “是的少奶奶,待您洗漱打扮后,我就带您去见老爷。”

     

    洗了个澡,将自己收拾得清爽妥贴,梁甜就让小女佣带路。

     

    “可是少奶奶,您不需要佩戴些首饰吗?”小芹在她的身后追问。

     

    为了迎接她这个少奶奶,江公馆上上下下忙活了好几天,给她准备了很多漂亮衣服和首饰。

     

    梁甜却只是将目光短暂地扫过,眼中只有惊没有喜,因为她知道,这些都不是属于她的。

     

    她从小受恩于江家,可以说没有江家的资助她根本读不了大学,就要像福利院其他的人一样早早外出打工,成为廉价劳动力。

     

    所以她很感激江爷爷的善心,打算用工资一点点偿还江家的恩情,如今江牧珩这么讨厌她,解除婚约是在所难免,她就更加没有理由去动这些专为“江少奶奶”准备的东西了。

     

    “不用了,带路吧。”

     

    楼下,江爷爷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听到脚步声,笑呵呵地抬起一张慈祥的脸来。

     

    “小甜啊,太好了,你可终于醒了。”

     

    “江爷爷,害您担心了。”

     

    “你这丫头说什么傻话,都已经是一家人了,关心你是应该的。”江爷爷拍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她坐过去,想到了什么,转头问小芹,“打电话给少爷了没?”

     

    “没有。”

     

    “那还不赶紧去!”

     

    提到江牧珩,梁甜的心咯噔跳了下,想也不想就发声制止道:“不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