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痞支书》新上《山村痞支书》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1第一章 以身相许“楚男,你的任务就是回去当村支书,不要乱勾搭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勾搭小寡妇也不行,要是让我知道你祸害人家......”楚男悠哉悠哉在山里走着,

     

    1
    第一章 以身相许

    “楚男,你的任务就是回去当村支书,不要乱勾搭人家大姑娘小媳妇,勾搭小寡妇也不行,要是让我知道你祸害人家......”

    楚男悠哉悠哉在山里走着,没想到被他偷窥过洗澡的队长凤九给他打电话。

    切,上次自己在湖底练功,这娘们在一边洗澡,不就把她从胸到屁股看个遍么。

    女人啊,就是小心眼。

    “安了安了。”楚男打了个哈欠,挂断了电话,心想你管我呢,又不是我老婆。

    走到半路小树林,楚男看见一男一女,男的步步紧逼,女的步步后退,显然是这男的不想干好事。

    但抓贼抓脏,楚男觉得这时候出去还不到时机。

    ……

    “徐旺,你要干什么?”林晓雪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她身后便是一处灌木丛。

    “晓雪,我现在已经是村长了,你还不答应我么?”

    徐旺看着她发育鼓鼓的胸脯,还有那在运动裤里裹得紧紧的臀部,他的裤子早就撑了起来。

    林晓雪一脸的恐惧与苦涩。

    这徐旺本来就是个混混,打架斗殴去县城找小姐,啥事儿都干,这刚当上村长没两天,就敢一路跟踪她到田里。

    “我的好晓雪,你给我吧……”

    徐旺说着纵身往前一扑,看着眼前白嫩嫩如同城里女孩儿的林晓雪,徐旺的哈喇子都淌下来了。

    林晓雪慌乱道:“你看那边,有人!”

    “有人?”徐旺已经拿住了她的双手,呵呵笑了:“晓雪,别骗我了,你已经这么骗我好几次了,今天你跑不了了。”

    看着眼前的冰美人林晓雪,徐旺再也不想放弃机会,直接抓住她香肩,一下就把她扑倒在地。

    “啊……救……”林晓雪刚喊了一个救字,就被一只满是烟草味的大手堵住了鲜嫩嫩的红唇。

    两条大白腿已经被粗莽的汉子大腿压住,接着另外有一只大手在扯着她的粉红色的裤带。

    “不要……”林晓雪内心崩溃的低吟一声,手胡乱在脱着她裤子的大手上狠掐。

    徐旺被掐的疼痛,想扬起巴掌给她两嘴巴子,但看着她满是泪痕俊俏的脸蛋儿,手掌扬起来又没忍心落下。

    徐旺毕竟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了,手在前面不行,直接抓住她后腰腰带。

    往下用力一扯,林晓雪丰腴雪白的臀活脱脱的崩了出来,就像是两颗刚出锅的发面巨大馒头。

    徐旺整个人僵直了,看着她镂空的白色三角内,忍不住快速褪掉裤子,直挺挺的压了下去。

    “不要……”林晓雪感觉已经无力回天了,嗓子根发出沙哑的最后求饶:“徐旺哥……不要啊……不要这样……”

    “晓雪,你跟我好吧,我保证以后对你好,永远对你好。”

    徐旺急哄哄的在她脖子上拱了两下,感觉只要一挺,就能冲破最后关口。

    他的粗糙大手就要分开了林晓雪最后一丝的防线。

    林晓雪力弱游丝,感觉自己就要毁了,但自己绝不苟活,做鬼也不会放过这个坏人……

    林晓雪做着最后的希望,喉咙发出最后的一声弱弱低喊

    “天啊,谁……谁能救救我啊,救救我,小女子我愿意以身相许……”

     
    2
    第二章 我来了

    “呷?就等着你这句话哪!”

    本来寂静的草丛中,倏地窜出一个黑影。

    “我来啦……”

    一声之后,对准徐旺那弓着的正要发力的大黑屁股,上去就踹了一脚。

    “哎呦……他妈谁啊?”

    徐旺被这一脚踹出多远,昏头转向的爬起来,提着裤子。

    “老子是楚男!”

    徐旺耳边不禁一炸,楚男?以前村里的混混,打架斗殴,被誉为祸害。

    后来去县里打架,也有点名堂,家里没办法,把他送到部队当兵去了,听说在部队养猪。

    这事儿整个村都知道,他家里人都抬不起头来,既然是养猪的,徐旺自然不屑他了。

    “我靠!我以为谁哪,楚男,你这是养了三年猪光荣复员了呗,滚蛋滚蛋,别打扰我跟你嫂子打野战!”

    “打野战哪有喊救命的,徐旺你少在我面前猖!”楚男撇撇嘴。

    “我靠楚男,你别以为你养几年猪你就牛逼了,我刚才是给你面子,现在你给脸不要,去你妈的……”

    徐旺长得人高马大的,一米八几身高了,楚男一米七五在他跟前显得弱小不少。

    徐旺一拳抡过去,拳头刚到楚男跟前,接着被他一个过肩摔扔了出去。

    “我糙……”徐旺这次被摔的更狠,脸都被地上的碎石头树枝划开了口子,流出了血泽。

    “行,楚男,没想到你这个养猪的还有两下子,你给我记住了!”

    徐旺说完一头朝着山下跑去。

    这时,林晓雪已经慌乱的穿好了衣服。

    看着楚男,她想起以前那个在学校的时候,总偷偷的在她后面盯着她屁股瞅的小混混。

    那时候很厌烦这货,后来知道他当兵去了,不过却在部队养猪,显然是没啥出息。

    现在看楚男,长得高了,也挺帅,不过……看着自己的眼神却色迷迷的,本来一张不错的脸,因为还是那色迷迷的样子,让人更加的讨厌。

    “楚男,多谢你了。”林晓雪客气的道了一声谢。

    “小雪,不用谢,我送你回家。”

    一路上,林晓雪也了解到,原来楚男真的在部队养了三年猪,没有参加一次训练。

    人也跟个小混混没啥两样,敞着怀,大大咧咧的,根本没有一点兵的样子,就是个小痞子。

    但不管咋说,也救了她,礼貌性的聊了几句,到了家门口,林晓雪要回家了。

    楚男嘿嘿笑着问:“晓雪,刚才你说的话算数不算数啊?”

    “啥?啥话?”林晓雪迟疑问,白嫩的大脖子一阵泛红。

    “就是……你刚才说,谁救你,你以身相许啊,正好我也没对象呢,咱俩处对象啊?”

    林晓雪一头黑线,就他这样子,比徐旺也强不到哪里去。

    “不好意思楚男,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过俩月就去城里念大学了,不会留在农村的,就这样吧,拜拜。”林晓雪说完就关了门。

    “小雪你别关门啊,咋说刚才我也救了你啊,我也是对你有恩对不对,你自己个说的以身相许啊……”

    林晓雪合上了房门,闭上眼,胸前一阵起伏,脑中只回荡两个字:“无赖……无赖……无赖……”

    今天怎么被两个无赖盯上了,倒霉啊。

    楚男在大道上嘀咕:小妞儿还真都是忘恩负义啊!

    “算了,还是回家看看老爹吧。”

     
    3
    第三章 你个养猪的

    楚男到了家,还是那低矮的两间土房子,像是要倒了。

    刚到家门口,遇见邻居徐翠。

    徐翠见到他眼神略微的一点慌乱:“你……你怎么回来了?”

    “翠姐,我这不当了三年兵,复员回来了,你现在过得还好吗,赵武还是不是欺负你?”

    “欺负不欺负的不用你管,那是我丈夫,还有,你叫我翠婶儿。”

    徐翠年过三十,熟透了的年纪,相貌姣好,给人冷眼看上去像是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

    “你爸两年前就去你亲戚家住了,听说你在部队养猪……他就离开村子了。”

    “唉。”楚男叹了口气,在部队为了保密,所以给他安插了这个养猪的头衔,这个头衔还是凤九那娘们主张的,可恶啊。

    “没事,翠姐,我现在是村支书了,上级任命的,我作为咱们永乐村第一书记,一定会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

    “啥?”徐翠半天才缓过神来,在农村,村支书可是土皇上了,权利比村长要大。

    这几天新上任的毛头小子村长徐旺露出勾搭她的意思,农村人本来老实,不想惹事,摸了她两把,她想忍耐,现在不知道该不该跟这个村支书说了。

    正犹豫着,不远处五个拎着木头棒子的小子快步走了过来。

    指着楚男骂道:“你个养猪的,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徐旺和他的几个本家兄弟。

    “砰砰……”楚男快速踹出两脚,两个小子还明白怎么回事,已经被踹了出去。

    楚男接着冲近另外三人近身,手起拳落,三个人都被放倒在地。

    接着片腿骑在徐旺身上,想了想把他的鞋脱下来,冲他的脸砰砰扇嘴巴子,边打边骂:

    “老子衣锦还乡,本来心情挺好的,你小子不说给我送礼随份子,还找我晦气,老子现在可是村支书,你是村长,你官还没我大,跟我得瑟个茄子,你个没眼力见的,揍死你个没眼力见的……”

    鞋底子只打了四五下,徐旺就受不了了,嗷嗷惨叫,脸肿起来多高,已经成了个猪头了。

    其他个徐家本家吓得爬起来拔腿就跑。

    徐翠忙去拉架:“别打了,别打了,你现在都是村支书了,村里的一把手,咋还能带头打架哪?”

    “呃,也对。”楚男站起来,把鞋底子扔了,心想:打架还是鞋底子这玩意儿实在。

    “徐旺,我告诉你,我是村支书,讲究的是素质,以后你也给我文明点,别给我整不文明的,不然我他妈打死你。”

    徐旺踉跄站起身,一天吃了两记暗亏,没想到这个养猪的货点子还挺硬。

    “楚男,你他妈还有素质,你给我等着,我去镇里告你去。”

    “呵,随便,老子又不是吓大的,既然我当这个村支书了,永乐村就不是你耍横的地方,对吧翠姐。”

    徐翠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徐旺怨毒的瞪了楚男一眼,捡了自己的鞋底子,捂着脸踉跄走远。

    “楚男,你是村支书了,得去村里报道啊!”

    “嗯,行。翠姐,以后你有啥事就跟我说,三年前咱俩就好过,你现在要是想离婚,我也要你。”

    “呀……”徐翠脸通红:“你快别瞎说了,赶紧去村里吧。”说完晃着水蛇腰的身子,害臊的钻进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