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青春小说《俞生有你》全文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1 :天心,好久不见再相逢已是陌路。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时光倒流这个东西,如果真的有,梵天心想要诚心祈祷,拿自己几年的好运来换取也没关系……她要倒流回

    1
    :天心,好久不见

    再相逢已是陌路。

    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时光倒流这个东西,如果真的有,梵天心想要诚心祈祷,拿自己几年的好运来换取也没关系……

    她要倒流回到一个小时前,她没有一时善心大发的答应好友来幼稚园帮接小孩。

    因为这样,就不会意外撞见眼前的男人。

    俞峥。

    这个差不多占据了她大半个青春的男人。

    一如既往的英俊,颀长挺拔的身影在人群中出类拔萃;也一如既往的喜欢穿干干净净的衬衫,高级灰的衬衫在他身上妥帖又俊朗。

    即使……>>>>《俞生有你》在线阅读<<<<

    梵天心微微屏起呼吸,仿佛下意识的动作,她往后缓慢又小心翼翼的退,逆着人流往出口的方向退。

    夏日的天空真蓝,阳光真刺眼,即使是站在一群热闹的大妈中间,还时不时被大妈拉着说几句话,他依然保持着唇角那抹冷雅俊逸的笑容,耐心而有礼的回答。

    而他右手由始至终都牵着一个小男孩,四、五岁的小男孩长得白净调皮,不时和身边的小同学玩闹,他会俯下腰和小男孩轻声说几句话,戴在右手食指上的戒指格外引人注目。

    呵……

    梵天心眨了眨眼,用力压下心脏处强烈的跳动。

    想不到事隔这么多年再见到他,心脏比意识更早一步的鼓噪起来。

    原来俞峥已经结了婚,还有了孩子。

    她正晃神间,倏地拿在手里的电话终于响起。

    “早知一定会与你分手,最爱往往难以相厮守,爱过你之后,我怕没然后……”

    她手机的歌声在热闹的操场上响起来,平时明明觉得不太响亮的歌声这一刻犹如被装上喇叭唱出来,梵天心一愣,手忙脚乱了几秒才匆忙按下接听键。

    然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紧张之下的错觉,眼角余光仿佛看到一道熟悉的清冽眸光正往这边望过来……

    糟糕!

    梵天心在心里暗暗苦叫一声,这个模样的她是极不想让他看到的,焦急之下随便飞快缩进一个家长的后面躲起来。

    “喂,”

    电话那头,正是好友打来的:“天心,你找我吗?我正在开会,忙着呢。”

    “莫,”

    梵天心说得又急又快,还要猫着身子躲在一个家长后面努力压低声音:“你快点儿来幼稚园接你家小宝贝,我有急事,必须走!”

    她用的是强烈的陈述句,根本不容莫云说不。

    “我走不开啊。”

    可莫云就是说了,还说得理所当然:“你一个小时前不是答应我会接好顿顿的吗?一言不说就反悔,梵天心你皮厚啊。”

    两人是相交多年的好友,反正就是说话从不顾忌的那种铁关系。

    “不,我……”

    “你有什么急事?”

    莫云性子向来爽朗,在生意场上是八面玲珑,一句话就制下梵天心的后路:“你不是说今天阳光晴好,适合偷懒玩玩吃吃的吗?我还怕你一个人寂寞,让朵朵陪着你呢。”

    “一个小时前是这样……”

    但谁能想到一个小时后就风起云涌了。

    梵天心刚好站在一扇窗户旁边,明亮的玻璃倒影出她随便束在脑后的头发,还用一只丑爆了的黑色发夹别住了额前的小碎发;

    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俞峥,穿的还是普普通通的运动装……

    总言而之,这样普通……甚至可以说是平庸的自己,绝对不想在这个时候被前任见到!!

    没错,

    俞峥就是她的前任,她的初恋,她狠心避开了十年不见的男人……

    她没想到他的孩子居然还是和好友的女儿读同一间幼稚园,还在同一个班。

    这答应来接孩子的任务顿时就变成了最棘手的事,谁想这副模样见到十年前的初恋前任啊?

    “反正朵朵今天归你,”

    莫云快人快语的先挂断电话:“啊,那边有人叫我,我去忙啦!心心,加油哟。”

    最后一句话,她几乎能看到好友挂起来的唇角。

    “莫,别挂!”

    --

    接朵朵还是偷溜?

    梵天心捏着手机挣扎了一分零七秒。

    算了,还是走吧。

    她下定决心往大门退出去。

    等会儿再打电话给莫云,让她叫保姆来接朵朵;毕竟让好友骂一顿,也比用这副模样见到初恋的要好。

    “请问哪位是朵朵的家长呢?”

    前面,老师甜美的声音响起:“朵朵的家长来了吗?”

    没来、没来,

    梵天心默默回答,速度更快往大门移动。

    “心姨姨!”

    猛地,一阵风伴随着奶香味精准地扑过来,随即甜脆脆的声音响起来:“老师在叫你呢。”

    “……”

    梵天心无语地望向正抱着她大腿不肯撒手的小女孩。

    小孩子的奶声清脆响亮,一瞬间她能感到四面八方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其中自然包括那道她极力想躲藏的视线。

    “心姨姨,”

    平常梵天心和朵朵玩的时候,都会领着她去买好吃好玩的,小孩子的心机最单纯,见到疼爱自己的大人就像见到小鱼的猫儿灵敏地黏上来。

    小女孩仰头天真的盯着心姨姨:“您是来带朵朵去吃好吃的嘛?”

    听到朵朵是因为这个原因黏上来的,梵天心朝她投去感动的一眼。

    “你是朵朵的家长吗?”

    老师走过来:“以前怎么没见过你的?”

    梵天心真想回答一句:我不认识这熊孩子的!麻烦你把她拖走!

    “这位是我的心姨姨,”

    朵朵抱住她大腿一脸骄傲的介绍:“她对我最好的!平常妈咪不准我吃的雪糕、薯条,心姨姨就会带我偷偷躲着吃,可好玩了。”

    小姑娘童脆的声音才落地,周围都是忍俊不禁的偷笑声。

    梵天心:怪不得莫云整天都说小屁孩是恶魔,呵呵呵……

    “朵朵的心姨姨,”

    老师走过来,朝她周围看了看:“请问你是一个人来的吗?”

    都被这小恶魔缠上了,还能否认吗?

    梵天心低头摸摸鼻子,轻声:“是的。”

    “那太好了!”

    老师招手示意不远处的家长过来:“泽泽的家长也是一个人来,你们两人正巧凑成一对。”

    “啥?”

    莫云顺着老师的眼神望过去,下一秒眼睛嘴巴都讶异地张得大大的!

    “老、老师,”

    她说话都结结巴巴的:“我还有急、急事……”

    “别啊,”

    老师笑眯眯的指着来到跟前的男人:“别的家长都是一对儿来的,就你们两个落单,班级游戏快要开始了,你们也不想看到孩子失望吧。”

    “你好,”

    眼前的男人伸出友好的手:“天心,好久不见。”

    2
    一次的遇见就够了

    她生平第一次借尿遁。

    呜呜……

    “心姨姨,”

    朵朵蹲在方格的厕所门前,一脸好奇宝宝的模样守着同样蹲在厕所角落里的人:“你还要蹲多久?老师说要开始游戏了。”

    “…朵朵,”

    梵天心望向她期待并闪光的小脸,艰难地开口提议:“心姨姨肚子不舒服,咱们就不玩游戏了,下次姨姨再带你去吃雪糕好不好?”

    天哪!

    她只要一想到刚刚俞峥伸过来的手,就浑身颤抖不已。

    这个样子的她还怎么出去玩游戏?让人玩她就差不多。

    “不好,”

    朵朵嘟起小嘴巴:“我要玩游戏。”

    “再加一袋薯条,”

    梵天心竖起食指,一大一小的蹲在厕所格里谈条件:“朵朵,我们回去好不好?”

    朵朵好坚定地对她摇头。

    “两袋,”

    梵天心又添上一根手指,加重注码:“姨姨再和你去游乐园玩一天。”

    朵朵睁大眼睛静静看她,几秒后,嘴巴突然一扁:“心姨姨,人家想去玩游戏啦!呜呜呜,老师说玩完游戏会奖励小红花的!别的同学都有小红花,我也要!”

    小女孩心性单纯,此刻除了小红花,什么也不要。

    顿时,带着委屈的哭音远远传出厕所。

    “啊,朵朵乖,别哭,”

    梵天心手忙脚乱的哄她:“好好好,我们去玩游戏。”

    “真的?”

    朵朵一秒钟露出笑脸,拉着梵天心的走往外走:“心姨姨,我们快点出去,老师都催了。”

    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梵天心又侧脸看看她,试探性的轻声再问一句:“那个,朵朵,姨姨回家剪朵小红花给你怎么样?”

    “呜呜呜!”

    梵天心一把抱起她大步往外走:“老师,我们来玩游戏了!”

    呜呜呜,她也好想哭。

    --

    幼儿园里的游戏真的很简单。

    两个大人中间夹着一个气球,看看谁的先爆掉,小朋友就站在一边数数,谁爆得最多就有小礼物。

    ……真幼稚啊。

    梵天心一脸为难的盯着那一个、两个,无数个散落在地上五彩缤纷的气球,自始至终都不敢抬头望向对面的人。

    “我还记得你会害怕气球的,”

    沉默的气氛趋向尴尬,对面的男人徐徐开口,嗓音比起十年前多了几分沉稳:“要不我们退出游戏?”

    梵天心惊讶地抬眸望他。

    想不到俞峥还记着这事。

    是的,她是有一点点的气球恐惧症。

    每次看见那些吹得鼓胀胀的气球,她总担心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掉。小时候被气球炸过一次,她心里多少都残留着点阴影。

    她还记得,两人刚认定关系后不久,有一次商场搞活动,走几步就能看到气球,吓得她呆熊一样僵在原地不敢动,最后还是他笑着把她背出去的……

    都说往事只能回味。>>>>《俞生有你》在线阅读<<<<

    即使是经历过一段很难熬的日子,但每次她不经意的想起以前的点滴甜蜜时光,心底还是会产生小涟漪般的悸动;但此刻面对面的看着曾经甜蜜时光里的男人,剩下的就只有涩闷了。

    俞峥还在等着她回答,她心底千回百转的转了一圈,很快回过神来。

    “不,”

    梵天心偏头看了一眼双双站在旁边,扬着小脸热切等待的两个小朋友。

    “不需要退出,我们开始吧。”

    --

    “砰!砰!砰!”

    连续不断的气球炸开声音在幼儿园的上空热闹地响起来,间中还夹杂着欢快的笑声和一浪接一浪兴奋的数数声音。

    “五、六!”

    “心姨姨加油!”

    “加油!”

    ……

    场外的加油声越卖力,梵天心脸上就越滚烫。

    俞峥可能是顾虑到她害怕气球,两人表面上看似是一起夹着气球的,实际上气球离她的身体还有微微一小段距离,全部都是俞峥一个人想办法弄破的。

    梵天心不由自主的悄悄观察他。

    俞峥比记忆中变了。

    经过几年岁月的沉淀,从前狂妄的男人气质居然变得沉稳从容;俊逸的眉眼变得更深邃;以前她一直认为他的嘴巴是最好看的,幸亏十年过去也没有长残,薄薄的唇抿着有种勾人目光的吸引力。

    以前一起睡在床上的时候,她总是喜欢一下又一下亲他,感觉永远也亲不够。

    身材呢?

    梵天心的视线往下移。

    唔,穿着西装真的看不出什么,一如既往的身形修长,也没有走样的痕迹。

    仿佛是感觉到她的注视,俞峥突然抬起眼,把她的视线捉得正着。

    他的目光幽暗明亮,直直看着她,梵天心本来是想避开的,但一对上他这目光瞬间释然,便也落落大方回视他。

    如果她真的避开了,就活像当年是她的错一样。

    “天心,”

    俞峥沉醇的嗓音开口,在急乱响亮的气球炸音中徐徐来到她耳边:“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

    问好吗?

    梵天心忍不住暗生出一股闷气。

    十年的不闻不问,他好意思问她过得怎么样?

    换做十年前少女时期的她,可能会立马把身前的气球弄破再发作一顿:我过得好不好管你屁事!

    然而这些年她早已在社会这个大染缸中修炼得处变不惊,也学会戴假面具的那一套。即使此刻内心波涛汹涌,她依然平静一笑。

    似乎每个经历过一段痛苦遭遇的人都会变成这样,年轻的时候,连多愁善感都要渲染的惊天动地。

    长大后却学会,越痛,越不动声色。????

    “托俞先生的福,”梵天心道:“吃得好睡得好。”

    “俞先生?”

    俞峥挑眉,怀中一个大红色的气球“嘭”一声炸开了。

    “天心,原来我们之间已经变得这么生疏?”

    “哇!”

    场外数数的声音也跟着热烈起来:“十个了!十个了!”

    梵天心被微微吓了一小跳,唇上的笑容也跳了一下。

    “生疏吗?”

    她平静的口吻里带着一丝难以控制的冷意:“应该是疏冷。俞先生,很高兴见到你,”

    其实一点也不高兴。

    梵天心退后两步,场上只剩下俞峥一个人站在原地。

    “一次的遇见就够了,以后别再见。”

    “朵朵,”

    她转身抱起朵朵走老师面前,利落地从老师手里拿过一朵小红花贴在朵朵的脸上:“小红花有了,我们走。”

    3
    今天就要倒霉了

    每个人的一生中,总有一段死去活来的挣扎。

    她的挣扎来得比较早,在十年前,她刚满20岁那年。

    当然每段挣扎前都会有一段美好又甜蜜的回忆,如果没有那鲜活的对比,又怎么体会得出挣扎的日子?

    把朵朵送回家后,梵天心回到自己租住的公寓,缓缓地从米白色的沙发上坐下来,有气无力。

    俞峥、俞峥,

    她不愿意再想起这个名字,可那两个字就像烦人的虫子冷不丁的就窜出来,轻咬她一口,身上就有了痒痛感。

    别人的初恋都是纯洁的,顶多拉拉小手、亲亲小嘴;而她的初恋不但赔了心,还赔上身。

    嗤,

    梵天心把脸埋进柔软的沙发垫子里头,小声嘀咕:

    谁年轻时没有爱上过人渣。

    --

    20岁的年龄,丰盈又美好。

    梵天心和俞峥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市中心的一间繁华手机店里。

    那年她读大三,趁着暑假出来兼职赚取生活费。有天正和往常一样,靠在柜台里和同事谈笑聊天,突然同事朝她打了个眼色。

    梵天心转头望过去。

    时值冬天,外面难得的好阳光,足有一米八的男人由五个人跟着,披着金芒一步步走进来。光线太亮,她不得不眯起眼来,以至于连男人的五官她都来不及看得太清楚。

    “是帅哥,”

    同事悄悄靠近她耳边说了一句:“天心,你还是单身的吧?如果他是来买手机的,我让给你开单。”

    “对我这么好?”

    梵天心笑了笑,眼角余光又看到紧跟在帅哥身旁的一道纤丽身影:“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帅哥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她这句话刚说完,一米八的男人已经来到跟前。

    “欢迎光临,”

    梵天心端出最敬业的微笑:“请问客人是要来看手机的吗?”

    “不,”

    男人轻挑的挑起薄唇:“是来看美女的。”

    梵天心遇见过语言轻薄的男人,但没见过长得好看的男人语言也轻薄,一瞬间楞了几秒。

    “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新型机?”

    那男人真有点让人捉摸不透,刚说完轻挑的话,一转眼又问起正经事:“美女,能介绍一两部手机给我看看吗?”

    梵天心回过神来,从展示柜里拿出一台刚上市的三星机:“这是三星新出的手机,浅紫色的外壳,最大的特点是水晶键盘。”

    她在心里加上一句:最适合你这样风骚的男人。

    男人接过手机,然后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修长的指尖像是蝴蝶飞过一般轻划过她的手背……

    --

    嘁!

    居然梦见了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清晨,一缕灵动的阳光透过米白色的窗帘落在白色的单人床上,床上睡得头发乱七八糟的人睁开眼睛,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完全从梦中醒过来。

    突然,放在床头柜上手机响起来。

    梵天心伸长手把手机捞过来,看着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

    “莫经理,早啊。”

    “还早呢,你是忘了吧。”

    莫云在电话那头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今天是小俞总从美国回来的日子,你这个当助理的不早点来公司迎接他,难不成还想让老板反等你?”

    “是今天吗?”

    梵天心撩了撩长发,仰头想了一会儿:“我还以为老板要在夏威夷把各国美女看够了才肯回来呢。”

    “新鲜收到的消息,”

    莫云对了下时间:“小俞总刚刚下机,离回到公司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考虑到现在是早上,机场高速不会塞车,所以你只剩下一个小时。”

    梵天心暗暗咒骂了声,随手翻开公事ipad,果然看到备忘录记着今天有事。

    都怪俞峥!

    她快速挂掉电话,连拖鞋也没穿就跑进浴室。

    昨天重逢了他,心情起落有点大,结果今天就要倒霉了。

    还做了那一个不详的梦。

    --

    思域公司位于临洲市的高新区,是近年来迅速崛起的科技公司。

    上午九点半,一辆纯黑色的林肯车从机场高速下来,笔直地往思域前进。同一时间,一辆白色的suv在高架桥上开得飞快,争分夺秒的要抢先在林肯车前面回到公司。

    “还有十五分钟,”

    suv的驾驶座上,梵天心耳朵挂着蓝牙耳机,听着莫云在那边的汇报情况。

    “天心,你踩踩油门,不然小俞总真的比你快。”

    “踩了,”

    梵天心双手紧握方向盘,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路:“还闯了两个红灯。”

    话筒里传来一声欢呼。

    她挑了下眉,对于好友这种落井下石的态度表示鄙视。

    临洲市的高新区是各间大小科技、电子公司的集中营,现在正是上班时间,路上的车子一辆又一辆的呼啸而过,清晨的阳光铺满路面,凉风从半开的车窗吹送进来,她踩油门的脚又沉下几分。

    新的一天,从飙车开始。

    “天心,你到哪儿了?”

    莫云紧急的声音又从话筒里传出来:“小俞总居然比我们估计的时间早了五分钟!”

    “下了高架桥,”

    梵天心的嗓音很平静:“离公司还有五百米的路程。”

    “哇,那你们会在停车场碰上!”

    “不会的,”

    梵天心唇角勾起,突然一个漂亮的打弯,车子往思远的侧门快速驶去,“我知道有个捷径。”

    同一时间,林肯车稳稳地停在思域公司的亮堂的大门前,然后一个男人率先下车,走到车后座恭敬地打开车门。

    一双纯黑色的牛津尖头皮鞋出现,鞋面油亮。

    “biu!”

    她的车子也停好了!

    梵天心利落地推开车门,提起自己的公事包从车上跳下来,走了几步才记起还没换鞋,又连忙走回头把脚上的懒人鞋丢进车里,穿上白色的高跟鞋。

    远远的,她看到一个西装笔挺的身影正往大堂里走去。

    梵天心从侧门快速跑进去,中途还掏出化妆镜把口红补上。

    “俞总好,”

    思域公司的几个中层领导一早就等候在大堂,看到男人进来,一起抬起脚步朝他走过去,为首的正是梵天心。

    她微微一笑,露出标准的职业笑容,温和有礼的问候道:

    “在美国的公事顺利吗?”

    4
    做了一个不详的梦

    哦,对了,差点忘记自我介绍。

    她叫梵天心,梵天的梵,职务:思域科技的总经理的助理之首。

    别看头衔有点长,还有“之首”两个好像很厉害的字眼;其实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一打杂的。还是要包揽公司大小事务的打杂,大概和公司的清洁阿姨是同水准的员工。

    而此刻站在她面前,西装笔挺的一副商场贵少模样的男人就是她的老板——思域的总经理,俞浩霆。

    而叫他小俞总是因为这间公司是他老爸的,他是第二个老板。

    “梵助理,”

    俞浩霆停下脚步,视线犀利。

    眼前的女人穿着正规的职业装,一头黑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标致的脸上和往常一样带着金丝眼镜,化着淡淡的妆容,得体又不艳丽。

    “今天的行程怎么安排?”

    梵天心在他身边当了三年助理,早已摸清老板的性格,俞浩霆向来不喜寒暄,工作上也是单刀直入。

    看现在就知道了,即使是刚从美国回来,他也没和一大早等候在公司迎接他的员工说几句客气话,而是直接问起今天的行程。

    够爽快,她喜欢这样的工作态度。

    “按照小俞总去美国之前的计划,”梵天心抬手轻托了一下眼镜,又掌心朝上伸出来:“你今天会把谈成的合约带回来,然后我们就要开始忙了。”

    俞浩霆静了片刻。

    “没有。”

    啥?

    他轻描淡写的说完两个字,周围员工不约而同的露出惊讶的表情,就连梵天心也微微讶异了好几秒。

    没有?

    俞浩霆去美国之前可是带着必胜的信心去的。思域最近开发一个新项目,他们公司的人加了多少个班,周旋了多少的关系才终于拉到美国的投资方。如果这次合作签约成功,新项目就会帮助思域在国内上市,等于一下子迈进好几个大步。

    公司里连庆祝香槟都准备了,俞浩霆说没有?

    “没有,”

    眼看底下的员工或惊讶或怀疑,俞浩霆齿音清晰的重复一遍:“在美国出了点问题,投资方说还要再考虑多一个星期。”

    --

    早知道合约黄了,她也就不用做拼命三郎赶回来了。

    梵天心有点意气阑珊的跟在大部队后面。

    没把合约带回来,俞浩霆好像一点儿也不受影响,依然意气风发的走在前面,和他的智囊团们商量着下一步计划。

    果然老板就是老板,不是那么轻易被打倒的。

    “天心,你行啊。”

    莫云放慢脚步,直到和梵天心肩并肩才悄悄开口:“居然真的让你赶在小俞总前头回到公司。”

    梵天心笑而不语。

    “我早上起床的时候右眼皮跳,”莫云看看前面的一堆人,又压低声音转另一个话题:“就知道今天会发生不好的事情,果然小俞总没签成合约。”

    是啊。

    梵天心也在心里叹息一句:她还做了一个不详的梦呢。

    “对了,谢谢你,”

    莫云碰了下她的肩膀:“顿顿说昨天你陪她在幼儿园玩得好高兴呢。”

    还敢提这事?

    梵天心脚步停下来。

    “莫云,”她转头看她,很正经的开口道:“下次顿顿幼儿园还有什么活动,你不能再叫我去。”

    因为她不想再见到那个人。

    知道了俞峥的儿子和顿顿读同一个班后,以幼儿园为中心方圆几里都已经被她划分成是禁止靠近区域。

    “为什么?”

    莫云抬起右手装作风流的样子轻捏了一下好友的脸颊:“你天生丽质就应该多点出去走走,这样才能快点找到另一半?”

    “去幼儿园找?你确定?”

    梵天心没好气的拨开她的手:“幼儿园里的都是爸爸妈妈级的人物了。”

    “反正多点出去总是好事。”

    “梵助理,”

    突然,走在前头的俞浩霆叫她:“你来记一下我这几天的行程。”

    “是,”

    梵天心一秒内恢复职业角色,加快脚步穿过智囊团中间走到俞浩霆身边:“小俞总,你可以开始了。”

    一行人边说边走进电梯里。

    她站在电梯最里面,手里拿着钢笔快速记下俞浩霆刚刚的话,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瞄到电梯镜子墙上反映出自己的倒影。

    哎~,

    她不由得对镜子里的自己扯了下唇:傻子,如果昨天是穿这一身去幼儿园的多好,分分钟能吓死俞峥那个负心汉!

    结果愣是被负心汉看见她最丑的模样!

    不能想了……

    趁着大家说话,没人注意她,梵天心仰头把手上的ipad拍在自己的脸上,越想越是不甘啊。

    --

    “和我们争夺美国投资公司的是临洲市另一间科技公司,”

    一行人径直来到会议室,纷纷找到位置坐下来后,俞浩霆才把这次签约失败的原因说出来:“前年才成立的凡心科技。”

    “前年才成立的新公司?”

    众人惊讶:“也能有实力和思域对抗?”

    他们公司虽然还没有上市,但在临洲市来说是近几年发展得最快的公司,也算是小有名气。

    俞浩霆双手搭在会议桌上,黑眸环视众人一圈,最后也不知是有意还是碰巧,视线落在梵天心身上。

    “说说你们对这间公司的认识。”

    众人纷纷摇头,梵天心也是摇头。

    “没听过,”

    老板都望过来了,她如果不开口就太不给面子了,梵天心诚实道:“那间凡心科技的公司总部应该不在高新区吧。”

    高新区附近的科技公司她都知道,唯独没听过叫凡心的。

    她说话的时候,俞浩霆的秘书走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俞浩霆站起来,迈开脚步走到窗边,把窗帘拉起来。

    会议室里的视线跟随着他移动。

    “在高新区,”

    他沉沉开口,回应梵天心的话:“刚搬来。”

    ……

    片刻后,梵天心站在窗边,也看到了。

    在他们公司相隔一百米的正对面,一幢新楼今天落成,马路上停着很多搬家货车,一件又一件的办公用品正陆续不断的搬进去。

    而在大楼正门面的上方,盖着一块大红色的绸布,风时不时的会把绸布的边角吹起来,能隐约看到一个苍劲有力的“凡”字。

    喔噢!

    梵天心在心里忍不住暗叫了一声:这凡心科技是要和思域正面撼上了吗?

    5
    :生命中那该死的一袋栗子

    被人正面宣战的结果就是——忙!晕!了!

    梵天心已经连续加了五天班。

    每天上午九点前来到公司,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多才能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家。

    俞浩霆对凡心科技很重视,下了严命令要他们在一个星期内摸清楚凡心的底细和旗下的产品开发。

    本来就是一间名不见传的公司,突然冒出来,可想而知在市场上公开的信息是少之又少;所以他们只能靠去挖的,去搜的,都要把凡心的底子摸透亮。

    这是忙碌的其一。

    其二就是要把新项目重新翻做一遍,要做得更好、更吸引人,才能让美国的投资方答应继续和他们合作。

    重新翻做一遍知道是什么概念吗?

    那就等于你苦苦几天的熬夜抄写了一千遍课文,但突然间老师说不行,抄的字迹不工整,要全部重新抄过一千遍……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不行了,”

    莫云是市场部经理,同样忙碌,她往椅背里重重一靠,有气无力的:“朵朵已经向我投诉了,说我几天都没陪她玩了。”

    “你带朵朵来公司,”

    梵天心边埋首工作边淡淡开口给建议她:“让她陪你玩。”

    说不定朵朵在这里待一个上午,就能体谅妈妈为什么这样忙了。

    “这间破公司究竟是什么来头啊?”

    莫云:“各方面都显示是一家小公司,但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她把桌面上的一大份信息表抽起来,又拍下:“原来这几年卖得很好的几款APP软件都是他们家开发的。”

    “无声狗咬死人,”

    梵天心拿掉眼镜,伸直身子活动筋骨:“最怕的就是这些突然冒出来的小公司,他肯定不是表面那么简单,通常来说……”

    她话音未完,低眸想了想:“小公司只是外壳,其实背后还有真正支持的大财团。”

    然后大财团会借助这些小公司洗黑钱。

    最后一句话只从梵天心脑海里静静闪过。

    “对了,”

    梵天心转身往办公室望了望,转移话题:“今晚的宵夜呢?怎么还没送上来?”

    在公司加班的唯一好处就是,晚上有免费宵夜。

    “对啊!”

    莫云也跟着张望:“宵夜呢?”

    --

    对面放礼炮的声音铺天盖地,凡心科技公司是正式开门了。

    昨晚,凡心的人还往思域这边送来了一张花心思包装得很精美的邀请卡,邀请俞浩霆过去观礼。

    小俞总有没有心情过去观礼她不清楚了,梵天心对着电脑屏幕噼里啪啦的打着键盘,她只知道自己就快把凡心的幕后老板查出来。

    这几年在行业里建立起来的人脉还是有点用处的。

    办公室很静,只有她敲键盘的声音,估计大家也是去看热闹了。

    “嘀嘀嘀”,对面的人发来一条信息:OK,我去帮你打听,半个小时后应该就有眉目了。

    “谢谢。”

    梵天心敲下两个字。

    小俞总,

    她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手,拿起桌上的空杯子往茶水间走去:这个月你又要给我发奖金啰。

    回来时经过窗户,外面突然响起一阵异常热烈的鼓掌声,梵天心脚步不由得一顿,转头望出去。

    对面真的很热闹。

    祝贺开业的鲜花篮子多到堆出大门前的阶梯,喜庆彩色的礼炮纸铺满一地,中间还铺着一张长长的大红色毯子,和奥斯卡走红地毯的阵势差不多。

    大概是有很多人来祝贺,停车场都停不下了,道路两边临时停了不少车子,放眼看去都是好车。

    今天的天气也不错。

    办公室里没人,梵天心放任自己随懒地靠在窗户边上,清凌凌的眸光在对面转来转去,双手捧着热茶一口接一口的小小抿着。

    蓝天白云,是个好日子。

    看来凡心的老板还蛮会挑日子开业的嘛。

    刚刚那阵鼓掌声应该是有重要人物登场了,梵天心视线遥遥往中间位置看去,果然看到下面的人正往中间靠拢,然后她就看见了——

    一袋栗子?

    --

    没有错,一袋栗子。

    对面人群外,一个年龄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也被拉来凑热闹,大概是她家长怕她会闷,就买了一袋栗子让她边走边吃。

    顿时,梵天心的目光都被栗子吸引了,完全无视对面开始讲话的人。

    其实,她对栗子还是有点感情的。

    因为当年她就是被俞峥的一袋栗子给迷惑了。

    俞峥在手机店买了她介绍的那台三星机的两个星期后,他们又见面了。

    这一次他身边既没有跟着男人,也没有跟着女人,就是他单独一个人来到手机店找她下载音乐。

    应该是06年吧。

    06年还没有触屏手机,也没有时下那么多的各种各类的APP,想要在手机里下载音乐或图片就必须用数据线从电脑传输进去。

    梵天心有点不明白俞峥为什么会来提这个要求。毕竟以他给人的印象来看,应该不会喜欢听歌的。

    但他就是来了,还是在她站了一天下班后。

    顾客是上帝,梵天心把想下班的急切藏在表情下,耐心又温和的接待了他。

    即使当时累得真想对他说一句:先生,你这个手机不支持下载的,请走吧。结果在看到他掏出一条数据线后,便默默闭上嘴。

    俞峥很挑剔。

    这是他给她的第二个印象,一首歌必须要是原唱,还是高音质的原唱,连续找了十几首歌曲后,梵天心早已饿得前胸贴后背。

    良久后,

    俞峥收起手机和数据线:“小姐,谢谢你。”

    “我的本分,”

    梵天心微笑:“先生走好。”

    最好就永远都别回头。

    结果,她换掉工作服走出手机店大门,抬眸就看到俞峥修长的身影站在对面街道等她,看见她出来,他从怀里拿出一袋糖炒栗子:“小姐,送给你吃,就当是今天你帮忙的谢礼。”

    梵天心愣愣的接过。

    当时正是寒冬,冷风吹得呼呼响,她摸了摸袋子——

    热的。

    --

    “嘀嘀嘀,”

    信息到来的声音唤醒了在回忆中的她,梵天心猛然回过神来,手中的杯子已经变凉了,原来自己不知不觉在窗边站了半个小时。

    她扯了扯唇,把冷掉的茶水一口喝掉,回到电脑前坐下来。

    女人还是赚钱重要。前任什么的就当他已经死了,别去想。

    看来凡心的老板已经查出来了,梵天心右手滑动鼠标,点开对话框。

    “天心!”

    突然,莫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气喘吁吁的是跑回来:“你知道凡心老板是谁吗?”

    >>>>《俞生有你》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