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书《惟愿君心似我心》免费阅读全文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1 尽欢“绾儿,这样,喜欢么?”男人低哑的声音温柔似水,眼底却是寒森,冷冽的目光如同刀片刮在她的身上,割得生疼。骨骼分明的双手发了狠的捏着如葱白的腿,

    1
    尽欢

    “绾儿,这样,喜欢么?”

    男人低哑的声音温柔似水,眼底却是寒森,冷冽的目光如同刀片刮在她的身上,割得生疼。

    骨骼分明的双手发了狠的捏着如葱白的腿,渗出了血丝。

    美人榻上的女人眸子带着泪,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仰着头,娇声:“喜欢……绾儿真的好喜欢你……”

    皇叔——>>>>《惟愿君心似我心》在线阅读<<<<

    这两个字像是羽箭穿过他的胸膛。

    手背上的青筋一跳,捏住了她纤细的脖子,迫使她看着他,触及到她眼角的一滴泪,他更用力,恨不得让她死在他的身下。

    “啊——”

    “痛?”容修尘冷冷的挑眉。

    步绾绾媚眼如丝的看着他冷峻的脸,连连摇头:“不,不痛……”

    “你当然不会觉得痛,你就是皇兄捡回来养不家的狗,狼心狗肺的东西,连疼爱你多年的皇嫂都能杀死。”冷冽的大手将她翻了过来,“趴|好。”

    步绾绾以一种屈辱地跪在美人榻上,她忍受着。

    酥麻的感觉从背脊顺势涌入大脑,随后一片空白。

    容修尘一巴掌拍在她的腰上,白皙的皮肤顿时红了起来。

    毫不怜惜的用力,嗓音更是残忍:“怎么不叫了?步绾绾,你不是很会么?”

    “不会……”像是重新活了过来,酥麻过后,是更用力的解释。

    “你欠馨儿一句对不起,我要你对着天,说。”

    像是重新有了生机,步绾绾重重的抖了一下,摇头:“我不……她该死!”

    “步绾绾!”

    容修尘怒吼一声,从后面掐着她的脖子:“我让你说。”

    “我不……”步绾绾坚持,唇被咬出了鲜血。

    容修尘用了狠劲,他曾带兵打仗,手劲不是一般的大,只是一瞬,她感觉到窒息,死亡的气息越来越强烈。

    耳边他的声音变得模糊,但她知道,还是要她道歉:“我不……她喜欢你,她不与你和离,所以……她该死!”

    她眼里全是湿气,视线一片模糊。

    容修尘发出令人恐惧的声音,美人榻咯吱咯吱作响是伴奏,但她感觉肺里仅剩的一丝氧气被吸干。

    在临近死亡的边缘中攀上了极致。

    但容修尘没打算放过她,更狠的占领,这对他来说,就是惩罚。

    本应该是身与心的愉悦,却像是淬了毒。

    像是在冰冷的地狱里,就算身体的异样感觉再强烈,也无法取代心里的疼痛。

    皇叔恨她,是应该的。

    她没有记忆,九岁,父皇带兵打仗回来的路上捡了她,她从流浪的小乞丐,终身一跃变成了一国公主。

    父皇疼爱母后,让她随了母后的姓。

    姓氏步——名绾绾!

    步绾绾。

    多好听的名字啊,所谓伊人,宛在水中央。

    温柔,灵俏,倾城,是东楚最漂亮的公主,万千宠爱在一身。

    北辕陛下曾说:东楚有绾绾,一笑倾人城,回眸倾人国。

    四处上门想与父皇订下皇亲,但父皇以及疼爱她的皇叔但都以公主年幼,不宜嫁人为由拒绝。

    她东楚繁荣天下,明知是借口,却也无人敢驳。

    更甚者,先皇驾崩时,一道圣旨:无论九公主步绾绾做了什么,饶她死罪。

    她有娇纵有跋扈的资本,所以,她不觉得喜欢上自己的皇叔是一种错误,如同飞蛾扑火,必要得到,不是他死,便是她忘。

    她怎么能忍受从小疼爱她的皇叔娶妻呢?

    她怎么可以忍受皇叔与那个叫做唐馨儿的女人举案齐眉呢?

    她不知羞耻,只想爬上皇叔的床,昭告天下,皇叔是她步绾绾的!谁也休想抢了去。

    是以,皇叔登基时,封后大典,她歹毒给唐馨儿的孪生妹妹唐嫣儿下了剧毒,要挟唐馨儿离开。

    但唐馨儿的爱比她更壮烈,一杯毒酒下腹,成了历史上第一个在封后大殿上薨逝的皇后,而唐馨儿的妹妹随时都可能死去。

    她不管别人的生死,只知道,就算要封,她步绾绾才是这东楚母仪天下之人,才是配得上她皇叔容修尘的女人。

    唯一一个!

    世人都说:你看她多恶毒,多娇纵?多狼心狗肺啊?

    可皇叔,你知道吗……根本就不是那样的……

    2
    公主

    眼前一片模糊,再也看不见那张英挺分明,俊美无双的脸。

    “皇叔……”

    步绾绾伸出手,想去摸他的脸,然而,没了任何力气,软软的落了下来。

    衣袖骤离,容修尘松开了手,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嗓音像是对挚爱的思念,眼里却只剩下冰冷:“绾儿,你该受的。”

    说完,袭上龙袍头,转身,大步往外走。

    美人榻上的步绾绾赤着身子,没有任何尊严。

    容修尘低眸看着地上跪着的丫鬟云碧,冷声道:“若让朕知道,九公主从美人榻上下来,朕就命人砍了她的双脚。”

    “是……奴婢遵命。”云碧瑟瑟发抖,唐馨儿是死在美人榻,那里,便成了公主的牢笼。

    见皇帝走了,这才起身,打开门进去,看着步绾绾白皙的身子上紫紫青青,瞬间落下了眼泪。

    想替她穿好衣裳,却发现,都是碎的。>>>>《惟愿君心似我心》在线阅读<<<<

    胡乱找了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哽咽着:“公主,您这是何苦呢?”

    昏迷中的女人听不见,但眼角一滴泪落下,让人看了心伤。

    云碧用毛巾擦拭着她的身体。

    似乎弄疼她了,步绾绾深呼了一口气,醒了过来。

    她以为,她被皇叔掐死了。

    “公主!”云碧哭着喊她。

    步绾绾回头看她,见她落了泪,笑了起来:“你哭什么?”

    “公主,为什么不告诉皇上真相?”

    “真相……”步绾绾凉凉的一笑:“他不会信,而且,我也不会告诉他。”

    “为什么,您每天遭受这样的折磨,可明明,你才是……”

    “嘘!”步绾绾伸手放在了她的嘴唇上,眸色几分暗伤,几分柔和:“云碧啊,你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吗?”

    “奴婢没爱过,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公主现在很苦。”云碧含着泪摇头。

    “爱一个人,只愿他好,他好,我便好,他不好,我便不好,哪怕是被恨着,也不愿他伤心半分。”步绾绾看向窗外,夜已经深了,外面,竟下起了雪。

    “可您……”

    砰!

    门被人推开,打断了云碧的话,寒风顿时涌进,冷得主仆二人皆是一抖。

    管事刘姑姑是宫里的老宫女了,端着一碗药汤走了进来。

    福身:“九公主,今儿个天太冷,皇上命老奴端一碗养身汤,有助于睡眠。”

    步绾绾瞬间警惕了起来。

    如果是养身汤,不可能叫来那么多宫女,分明有灌药的趋势。

    “搁那儿,本宫一会儿就喝。”

    刘姑姑笑了:“皇上说了,要看着公主喝下,老奴还等着回去复命。”

    步绾绾看着宫女端过来的汤药,眸色一痛,她医术了得,怎会不知,这是一碗绝育汤?

    阖下眼帘:“若是本公主不呢?”

    刘姑姑脸色淡然:“那只能得罪公主了。”

    宫女听着就要上前。

    步绾绾端起了那一碗汤,仰头,全部饮入腹中,最后,冷冷的看着刘姑姑:“满意了么?”

    “更深露重,九公主早些休息,老奴告退。”

    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快步离去。

    步绾绾张扬的神色不在,换上的是痛苦:“云碧,快。”

    云碧立即拿着痰盂来接住。

    步绾绾一掌击在胸口上,胃里一阵翻涌,将喝下的汤药,一并吐了出来,过程很痛苦,眼角因为胃里的不适有了湿意。

    就在云碧准备将痰盂收走时,步绾绾再次低头。

    一股腥甜涌上,鲜血瞬间喷出,染红了云碧的手。

    云碧惊叫:“公主!”

    3
    皇叔

    步绾绾剧烈的咳着,仿佛五脏六腑都在痛着。

    她伸手捂着唇,好一会儿平息下来,摊开手,一片猩红。

    她的时日,果真不多了。

    云碧哭了出来:“已经第三次咯血了,公主……告诉皇上,叫太医吧……呜……”

    步绾绾摇头笑了:“傻云碧,你怕是忘了,我本就是神医。”

    “公主……”

    “退下。”步绾绾摆摆手,绝艳倾城的五官上染上一层疲惫之色。

    云碧擦了擦眼泪,只好退了下去。

    步绾绾躺在美人榻上,一双水月眸尽是苍凉。

    虚弱的抬起手摸着小腹,双眸里难得有了点点笑容。

    皇叔。

    在我死之前,替你生个孩子,这是我毕生的愿望。

    以后,就让我们的孩子,陪伴你。

    ……

    夜深,雪雨飘飘,步绾绾躺在美人榻上,只觉得十分寒冷。

    啪嗒——

    不大的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十分突兀。

    步绾绾立即抬眸,一眼,就看到一身黑衣,眉毛染上一层白霜,却无法挡住他的温润,心里一惊,坐了起来:“萧哥哥,你来做什么?”

    “封后大殿上的事我都听说了,绾儿,我不信你会杀了唐馨儿,我来带你离开。”萧长廷风尘仆仆,握住了步绾绾的手。

    他的手如同冰块一般,却有种浓浓的情义。

    下意识,看向门口,一颗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回过头来看他,摇摇头:“不,是我杀的,你不该来,你是大将军,从边疆凯旋归来应该是见皇叔,不应该在这里,萧哥哥,快离开。”

    “我不信,绾儿,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萧长廷听到她的回答。

    步绾绾看着他,一时之间心头疼痛。

    萧哥哥都不信,为何皇叔就深信不疑呢?

    敛去思绪,推他:“你快走!不管你信不信,那都是事实,如果被皇叔知道就不好了,萧哥哥,绾儿不值得你如此冒险。”

    “不管是不是你所杀,我带你离开东楚……”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打断萧长廷的声音。

    砰——!

    一声巨响,紧接着,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来人一袭明黄龙袍,浑身张扬着强大的气场,仿佛与这雪夜合二为一,俊美无涛的脸上是染上一层寒霜,凉薄的唇冷冷的擒起一个笑容。

    步绾绾一震:“皇叔……”

    “凯旋归来不见朕,深夜带刀入公主殿中,你好大的胆子!”容修尘的声音夹着寒芒,直逼人心。

    步绾绾神色一边,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了起来,重重的摇头:“不,不是的,皇叔……”

    “住口!”容修尘冷冽的看口,震慑人心。

    萧长廷一袭黑袍,眸光毫无惧意,仿佛看破红尘的飘渺,似乎一切都不放在眼里,唯有步绾绾!

    容修尘广袖里的大掌狠狠握紧,一字一句:“大将军勾结步绾绾萧长廷欲要谋朝篡位,削除官衔,打入大牢,等候发落!”

    步绾绾呼吸一滞,下意识抓住萧长廷的手:“我不准!”

    萧长廷反手握住她,十指相扣,看向容修尘的目光带着几分淡然:“绾绾,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说着,弯下身在她耳畔轻声。

    4
    相思

    “绾儿,撑过一月,我的人会来带你走,只有你得到自由,萧哥哥才能安心。”

    容修尘看着十指相扣的手,凤眸一眯,寒意十分:“带走。”

    侍卫上前将两人分开。

    步绾绾恐惧,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一别,便再无相见之日,死死的抓着他的手:“萧哥哥,我不准你走,你没有逆反,是皇叔冤枉你,不准走。”

    萧长廷看着她,眸中情绪万千,最后只有两个字:“保重。”

    步绾绾眼眶一酸,眼泪一涌而出。

    侍卫无情的将两人分开,将萧长廷带了下去。

    步绾绾想从美人榻上跃下,却被容修尘阔步而来擒住了她的脖子,眸低满是狠戾之色,嗓音却温柔的摄人心魂:“好一出郎情妾意,你与萧长廷背着朕在一起多久了,嗯?”

    他从寒风中而来,手冷如冰块,冻得她浑身颤抖着,而他最后一个字故意拖长了尾音,像是撞进了她心里,恐惧从背脊弥漫到四肢百骸。

    接着五指收紧,捏得步绾绾苍白的脸瞬间胀红。

    她伸手抓他的手,张了张嘴,好半天才挤出几个字:“皇叔,你知道他不会,他是你的好兄弟啊,怎么可能……咳咳……怎么可能反你?”

    看着她眼里的痛苦和惶恐,容修尘狠狠的甩开了他,冷笑:“是啊,他衷于我东楚,怎么会反朕呢?”

    轰隆——

    如同被雷电击中,步绾绾忘了动,甚至忘了呼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是故意的……”

    容修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仿佛不是在看一个活人,轻叹:“朕怎么会让你跟你的心上人琴瑟和鸣,这不是你当初说的话么?看不得朕与馨儿举案齐眉,那么,你的挚爱,朕也要一点一点全部毁掉!”

    心上人?

    什么意思?

    他难道,不知道她爱的是他吗?一直以来,他才是她心尖上的那个人啊。

    不等她回过神,容修尘阔步离去,广袖一扬,房门再次禁闭,接着闩门的声音传来。

    他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步绾绾慌乱的下了美人榻,大声喊着:“不!皇叔……萧哥哥与我只是青梅竹马,他不是我的心上人,你不能这么对他。”

    然而,回应她的是外面飘雪的声音。

    脚底忽然传来剧烈的疼痛,瞬间蔓延到四肢百骸,痛得在地上打着滚,仿佛五脏六腑被咬噬着。

    “啊……唔……呜……皇叔……”步绾绾卷缩在一起,脚与手,十指忽然渗出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

    她的皇叔,给她下了蛊毒,只要离开美人榻,必受万虫嗜血之痛,直至死亡。

    呼吸越来越浅,眼前一片漆黑,再无力气,她是快要死了。

    恍惚间,感觉被人抱了起来,龙诞香的味道绕进鼻息之间,熟悉得让她近乎迷恋。

    是皇叔吗?

    然而,她没有力气睁开眼,意识也昏了过去,只当这是一场奢望的梦。

    容修尘毫不温柔的将她放在美人榻上,给她喝下镇定蛊虫的药,停止了流血,但巴掌大的小脸越发的苍白。

    睡梦中,步绾绾蹙起了眉头:“皇叔……绾儿怕……”

    5
    情深

    那情深缱绻的声音让容修尘胸口一痛,依赖的,恐惧的,甜蜜的,还有痛苦的……

    英俊的眉蹙了起来,手放在她苍白的脸上,骤然发现,绾儿瘦了。

    “皇叔,我爱你……”她嘟囔着。

    骨骼分明的手一震,收了回来,只是一瞬的心疼,转而,眼里尽是无情:“爱我?绾儿,你的爱就那么自私?”

    “你明明知道馨儿舍身救过我的命,没有她,就没有我,你却狠心毒死她,嫣儿的毒还没解,你怎能轻易死了呢?”

    转身往门口走去,回过头,眼里全是杀意,没有了一丝温情:“朕要你生不如死的活着,你不配得到任何人的爱,包括萧长廷。”

    话落,扬袖,大步离开。

    ……

    翌日。

    馨月殿。

    自从馨皇后薨逝后,这宫殿里便住下了与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唐嫣儿。

    唐嫣儿躺在床榻上,唇上染上大红胭脂,脸颊白里透红,一双丹凤眼里尽是享受,哪里有一丝中毒的迹象。

    拿着糕点放入口中,细滑的味道让她轻轻弯起唇:“萧将军入狱了?”

    “是的,小姐。”

    唐嫣儿将糕点扔在了>>>>《惟愿君心似我心》在线阅读<<<<盘子里,眼里全是冷意:“看不出来,萧将军竟是痴情儿。”

    “是很痴情,居然愿意被公主背上逆反的罪名……”

    啪——

    “啊!”婢女朵儿摸着脸,立即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贱婢,本小姐说了多少次?你还‘公主公主’,活得不耐烦了?”唐嫣儿面怒狠色。

    朵儿吓得面上毫无任何颜色,连连磕头:“奴婢知错了,奴婢知错了!她就是贱人!”

    唐嫣儿看和她惊恐的模样,这才轻轻笑了起来,言行举止无一不冲刺着贵气:“起来吧,带本小姐去见见皇上。”

    “是。”

    “换换妆,穿那件白色的裙子,本小姐要皇上看了我,更恨那贱人。”

    “是,小姐。”

    ……

    御书房。

    唐嫣儿是皇宫中唯一一个能自由出入御书房的女人,由朵儿搀扶着,直接塌了进来,开口,嗓音带着几分沙哑:“皇上哥哥。”

    容修尘见是唐嫣儿,立即放下奏折走了过去:“你中了剧毒,做什么跑出来?”

    唐嫣儿眼底有了水雾,脸色看上去苍白,病态感十足,握住了容修尘的手臂:“昨夜之事,嫣儿听说了,皇上哥哥……嫣儿虽然是女流之辈,不懂什么江山社稷,但想到昔日大将军拥护皇上哥哥登基,他怎会逆反呢?会不会是误会……”

    唐嫣儿故意如此说,她怎么不知萧长廷是为何入狱,故意重复,为的就是提醒容修尘,昔日好兄弟,居然为了那个害死姐姐的贱人与他反目。

    果然,容修尘眼里有了几分冷意:“不是误会,就因为这个你来找朕?你身子骨那么脆弱,这些不是你担心的事。”

    “不……皇上哥哥如今登基不久,大将军又是您的左膀右臂,不仅是嫣儿,就是九公主,也不会答应啊,她……她……”说到这里,唐嫣儿故作一副说漏了嘴懊恼的模样。

    容修尘呼吸一顿:“她如何?”

    “嫣儿不能说,九公主对嫣儿有恩。”

    容修尘甩开她的手,眼里有了几分沉痛:“她是救过你,但你忘记你的毒出自谁手?忘了你姐姐又是怎么含恨而终吗?”

    “我……”唐嫣儿落下了眼泪,咬着唇,像是下定了决心:“九公主与大将军在先皇还未驾崩之时早就私定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