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宠溺:穆总求放过 未删节版免费阅读全文APP

天价宠溺:穆总求放过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天价宠溺:穆总求放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第一章 没带房钱 皇冠酒吧>>>>《天价宠溺:总裁很会撩》在线阅读<<<< 苏汐随着舞池中的人们疯狂扭动身体,不时仰头喝下手中的酒,似癫似醉笑着。 有位男人接近她,跟随

    1.jpg

    第一章 没带房钱

    皇冠酒吧>>>>《天价宠溺:总裁很会撩》在线阅读<<<<

    苏汐随着舞池中的人们疯狂扭动身体,不时仰头喝下手中的酒,似癫似醉笑着。

    有位男人接近她,跟随她一起扭动,凑到她耳边哈了口气:“美女,一个人吗?”

    苏汐迷瞪着醉眼,看不清眼前人是什么模样,但隐约能看出是个男人,不禁笑了:“你想带我去开,房?”

    男人愣了下,没想到她如此直接,下一秒,被她拉着衣服往外拽。

    苏汐拉了几下没拉动,回头看着原地没动的男人,不禁恼怒:“不会是没有开,房钱吧。”

    男人无语,当然是有,只是这事情进展的太过顺利,让他感觉哪里不对。

    “我给你掏。”

    苏汐说着又想拉男人,但手上却空了,她转头扫视一圈,看到男人像飘着一样的,跟左右两边的人出了酒吧门。

    飘着?

    今天喝了太多酒,一定是错觉,但是那个男人为什么要走呢。

    苏汐想不明白,晃着迷迷糊糊的脑袋,正想重新回到舞池中,冰凉的液体浇落在她的头上,衣服湿漉漉的贴在身上。

    “苏汐,穆川琛出轨,你就堕落到如此不堪吗?”

    入耳的厉喝如同惊天霹雳,令苏汐刚升起的怒火全然熄灭,她转身。

    酒吧的光线太暗,再加上酒精作用,她看了好一会才认出来人,嘲讽嗤笑:“穆筱景,你明白什么是生不如死吗,我现在就是。”

    穆筱景眉心紧蹙,看着苏汐晃悠悠走向舞池,身侧拳头握的死紧,强忍恨不得上去一拳打醒她的冲动,不想看她如此作践自己。

    这时,又有男人缠上苏汐,穆筱景对两个保镖使眼色,将那男人架着丢出去。

    苏汐双眼茫然看了会再次空掉的身边,嘴巴委屈一扁,找寻下一个目标,但没等她找到,整个人被一股大力提起,一阵天旋地转后,她发现地面自己在移动。

    不对,是被穆筱景扛在肩上。

    “放我下来,放我下……”

    苏汐四肢并用挣扎着,没过两秒,果然被放了下来。

    夜晚的风令她的思绪清明几分,看到身下是穆筱景最宝贵的座驾——午夜狂啸。

    这是一辆顶级配置的摩托赛车。

    她挣扎着要下去,突然听到一道巨大的轰鸣声,身体因为惯性向后,头像是砸到了石头一样,痛的她眼泪掉出来。

    强烈的风刮在脸上生疼无比,她看着刚才险些就要撞到的车,吓得脸色发白:“穆筱景,你疯了不成。”

    “苏汐,死了比生不如死更好吧。”

    声音被风吹散,苏汐怀疑自己出现了错觉,她抬头,看着变成两张脸的穆筱景,正要问,看到他开口。

    “那么,我陪你一起死。”

    暂时清醒的意识被醉意吞噬,苏汐看不清那张脸上的表情,脑袋里满都是最后听到的那个字。

    死……很好……

    苏汐脸上扬起放肆无畏的笑容:“好啊,那就死吧。”

    她的视线模糊一片,看不清任何事物,脑海中浮现了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在那双黑眸之中,永远是浓稠化不开的厌弃。

    穆川琛,我死了,你会有一丁点伤心吗?

    只要一丁点,就好。

    两名摩托车警察的笛声响彻夜空,追踪在午夜狂啸身后。

    穆筱景倨傲一笑,车身三百了六十度漂移来了个掉头,顺着原来的路继续飞驰,路过满脸惊愕还保持原来方向的两名警察时,他做了个继续跟踪的挑衅手势。

    道路比刚才宽敞不少,穆筱景低头,眼色温柔看着怀中苏汐。

    霓虹灯将她脸上的潮红照耀清晰,此时的她双眼闭着,已经睡着了,像是小猫一般,乖巧的蜷缩在他的怀中,被他保护着。

    这一刻,他希望是永远。

    当午夜狂啸驶入穆家庄园的那一刻,穆筱景的脸色一点点黯淡下去。

    他之前那样说,只是为了让苏汐释放出内心的痛苦,但此时却有些后悔。

    若是刚才一起死了,他们便是在一起了。

    但这个想法也只是想想罢了,他怎会舍得让她死。

    “二少。”穆川琛的管家迎上来。

    穆筱景看了眼老管家,想到穆川琛,脸阴沉如水,抱着苏汐下了摩托车,大步走入别墅。

    别墅没有开灯,穆筱景只觉眼前一团漆黑,站了一会,看到沙发上模糊的黑影。

    月光透过弧形落地窗洒落在他的脸上,大致能看清五官,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泛着骇人的亮光,如鹰隼犀利扫来。

    穆筱景怒气涌到头顶,厉喝一声:“穆川琛,你还有没有人性。”

    “人性?”

    黑暗中响起轻嗤的声音,而后沙发上的穆川琛起身,缓步来到穆筱景面前站定,上身微倾,一字一字:“爱上自己的大嫂,就是有人性?”

    被戳中了要害,穆筱景脸色憋红:“我跟你不一样……”

    没等说完,穆川琛伸手将苏汐蛮横拉回怀中,痛的苏汐‘嘤咛’一声醒来,满脸茫然看着抱住自己的人。

    “林伯,送客。”

    冰冷的语调,带着不容置疑的命令,打断了穆筱景的话。

    “二少,请随我离开。”

    老管家带着两名保镖从外面进来,说着是请,却已经令保镖架着穆筱景强行离开,顺便将大门从外面关上,隔绝了一切声音。

    苏汐认为自己在做梦,她怎么可能被穆川琛抱在怀中呢,结婚整整三年以来,他从来都没抱过她。

    她晃了晃醉醺醺的头,想起自己去酒吧买醉,好像看到了穆筱景,然后……记不起来了。

    难道是穆川琛带她回来的?他的心底,还是在乎他的?

    苏汐满怀期待抬头,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眸,里面的薄凉如同冷水浇透,令她的酒醒大半。

    “穆夫人忍不住寂寞,饥渴了?”

    明明是夏天,但苏汐却感觉浑身都在发冷,她伸手推开穆川琛,脚步晃悠悠的靠在身边的墙壁上,漠然抬眼:“穆总不行,我寂寞饥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穆川琛闻言,眸间闪过一抹异色,伸手狠狠钳住了她的下颚,眼睛透出幽寒的冷意:“你很清楚到底是我不行,还是不想碰你。”

    苏汐身体轻颤了下,自嘲一笑:“穆川琛,你没必要挖苦我,得到这样的结局,的确是我咎由自取。”

    若不是如此,她怎会在这三年里卑微到了尘埃。

    第二章 我不知道你有女朋友

    穆川琛眉心微蹙,看着眼前这张不复以前讨好之色的脸,转身:“那就请穆夫人谨记身份,别再做这种有损穆氏集团名誉的蠢事。”

    苏汐看着消失在转角的身影,‘呵呵’轻笑出声。

    如今,她除了穆夫人这个头衔,还有什么。

    湿热的液体从她的眼眶溢出,划过脸颊,已成冰凉。

    她推开别墅大门,管家正站在门口,看到她很是意外,恭敬弯腰:“少夫人。”

    苏汐看着这位勤勤恳恳的老管家,心中多了分暖意。

    因为穆川琛的冷落,下人们没少欺负她,而穆川琛也熟视无睹,每次都是管家出面帮她解围,算是她在穆家唯一的温暖所在。

    “林伯,这三年谢谢你,我想随便走走,不用跟着。”苏汐深深鞠了一躬。

    老管家没有想到这一出,短暂惊愕之后很快将苏汐扶起来,想要说什么,张了张嘴,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他看着苏汐远去的身影,对着别墅大门长长叹息一声。

    随后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刚才少夫人的话,怎么那么像是……

    老管家脸色一变。

    苏汐从自行车上下来,留恋的来回抚摸。

    在穆家的这三年,下人不会听从她的指挥,所以她特意买了辆自行车,每次遍体鳞伤时,便会骑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独自舔伤打气,等待出来时,又是一副没心没肺的笑脸。

    爱的越深,伤的更狠,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但在今天看到他与那个女人的那一刻,强撑的那根弦终于断了,再也找不到‘只要自己再努力一点,穆川琛就会原谅她爱上她’的理由。

    苏汐苦笑,缓步来到悬崖边站定,双臂张开,任由冰凉刺骨的冷风将她包围,她感觉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放手,原来是这么轻松。

    苏汐唇角渐渐扬起解脱的笑意,上身向前倾倒,却没有意料中的风声,也没有下坠感,腰突然被一股大力狠拽回去。

    一阵天旋地转,苏汐重重跌落地面,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架一般,她睁开眼,感觉乌云盖顶,抬头,看到面色阴冷的穆川琛。

    “你以为你死了,就可以令江锦画活过来吗?”他眼中的恨几乎要将她活活吞下去。

    苏汐脸色惨白:“穆川琛,我不知道我爸会去你家提出联姻的要求。”

    穆川琛冷笑:“是,你多无辜啊,只是随口对爸爸说了句喜欢我想帮穆氏集团度过危机,但请问,你是不是很开心的接受了这段婚姻,如果你有一丝抗拒的话,结局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吗?”

    语调不高,但话语中的每个字都像是针刺在心脏上,苏汐手紧紧捂着胸口,唇瓣抿的死紧。

    当初在听到爸爸背着她所做的决定时,欢喜的不得了,明知这是趁人之危的行为,却依旧没有半分抗拒,打算结婚后向穆川琛证明她的爱,谁知……

    “我不知道你有女朋友。”苏汐唇角泛出苦涩。

    第三章 爱上杀死挚爱的凶手

    否则,就算她将他爱到了骨子里,也断然不会接受这段婚姻。

    “你认为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说起当年,穆川琛烦躁的拉扯领带。

    就是知道她当时不知道,所以这三年,他只是冷落并非折磨,就是知道,才会在看到她的一次次努力补偿而心软。

    旁边管家适时递了杯水上去,穆川琛一饮而尽。

    苏汐自嘲苦笑。

    是的,有何意义。

    江锦画将第一次给了穆川琛,然后跳崖自尽。

    当时的穆川琛抱着尸体哭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当时她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无法被原谅的事情。

    “少爷,老宅的管家来信息,说夫人一小时之后到。”老管家躬着身子,双手将手机递到穆川琛面前。

    穆川琛眉心微蹙,没有看手机,长腿迈入停在一旁的车子:“上来。”

    “少夫人,请。”

    听到老管家的话,苏汐双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浑身各处传来钻心的疼痛,想来是被那一下摔狠了,不动还好,这一动,差些没让她晕过去。

    尝试几次之后,她硬是咬牙站了起来,努力想要站直,但身体却跟她作对一样,晃晃悠悠的站不稳。

    穆川琛没了耐心,直接下车,将她横抱而起。

    苏汐惊呼一声,双手下意识的搂住穆川琛的脖颈,仰着小脸看他:“我的自行车。”

    穆川琛没理,已经来到车旁,作势就要将她往里面丢去。

    她不撒手,低头在穆川琛的胳膊上咬了口。>>>>《天价宠溺:总裁很会撩》在线阅读<<<<

    穆川琛倒吸一口冷气,看着趴在胳膊上的脑袋,怒喝:“苏汐,你属狗的吗?”

    她没说话,咬的更紧了。

    “林伯,自行车。”

    听到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声音,苏汐松开嘴,被蛮横丢入了车后座,已经被拆散的骨头再次被拆散。

    但她第一件事情就是趴在窗户向后看,看到老管家将自行车放到后备箱内,笑的如同孩童般天真。

    穆川琛坐进副驾驶,视线无意扫过后视镜,看到她的笑容,神色怔住。

    他记得,三年前的婚礼上,她就是这样纯粹开心的笑容,但在得知江锦画后,她便换上了愧疚讨好的笑脸。

    殊不知,那样更会让他想起她所犯下的罪行,更加深恶痛绝。

    老管家坐上司机位置,车子开动,很快到了别墅。

    老管家下车拉开车门,穆川琛迈步准备前行,余光看到被拉开的后车座上,躺着已经睡着的苏汐。

    “少爷。”老管家脸色为难。

    穆川琛没说话,直接将苏汐横抱在怀,大步走进别墅大门。

    老管家看着穆川琛的背影,满脸安慰。

    他看着少爷从小长大,别说咬一口了,就算是割下一块肉,少爷都不会皱半分眉头。

    明明最在乎少夫人,却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

    其实少爷内心比少夫人更痛苦吧,竟然爱上……害死挚爱的凶手。

    “哗……”

    刺骨的冰冷令苏汐瞬间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地上,周围的水渍与湿漉漉的衣服,都在预示一个事实。

    她抬头,看到佣人小桃手中拿着空盆,正居高临下看着她:“少爷让我浇醒少夫人。”

    第四章 小桃

    苏汐脑海闪过一次次自己被佣人欺负的画面,这个小桃,欺负她的次数最多,也最嚣张。

    以前她不想节外生枝,只要那些人不过分,也就忍了,怕是让穆川琛心烦,但如今,她对穆川琛已经不再奢求。

    苏汐从地面站起,直接抬手一个巴掌扇过去:“你确定他让你浇醒我,而不是叫醒?”

    小桃捂住脸颊,吃惊看着她,似是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行为,随后面露狠色:“你死定了,我一定会去告诉少爷,揭露你这般丑陋的面目。”

    苏汐闻言嗤笑:“那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等我再打你一巴掌?”

    说着,她抬起手,小桃吓得逃一样出了卧室。

    没多久,小桃碰到了穆川琛,心虚问好,对刚才的事情绝口不提。

    她不过是一个佣人,虽然刚才底气十足,但实际上,她哪里有胆告状。

    只是她不明白,以前这招百试百灵,怎么今天就失效了。

    “她醒了?”

    穆川琛对于在这里碰到小桃有些意外,酒醉的人没有那么容易叫醒。

    被问及此事,小桃弯着的身子更低了分:“醒了。”

    平日她还会偷偷瞄上自家少爷几眼,但此时,恨不得将头钻到地缝里去。

    穆川琛继续向前走了两步,路过小桃身边时,余光不经意扫过小桃身侧攥紧的拳头上,瞳孔微缩。

    “你紧张什么。”

    低沉的声音如雷霆之势,狠狠撞断了小桃绷紧到极点的神经,‘噗通’一声,竟是跪在了地上。

    “彭……”

    卧室门从外面撞开,苏汐惊得手中梳子落在地上,透过穿衣镜,看到门口站立的高大身影。

    他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衬衫扣子一丝不苟的系到领口,轮廓分明的五官如雕似画,却透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矜傲。

    此时胸膛微微起伏,额头略有薄汗,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换作以往,她会紧张巴巴的凑上去关心,但如今……

    苏汐神色平静的捡起梳子,对着镜子继续梳妆,不再对门口看去一眼。

    “速度快点。”

    话语分不清喜怒,几乎是刚说完,门被大力关上。

    苏汐长长松了口气,手覆上胸口的位置,唇角流露苦涩。

    当她来到客厅时,看到穆川琛正站在窗前,不知在沉思什么。

    站在不远处的管家看到她,过来问好后便直接退了出去,留下只有她与他的空间。

    穆川琛没有说话,她也没说,空气安静的可怕。

    她想起了以前与穆川琛在一起的许多片段,他永远都是一言不发的冷漠样子,而她却怕冷场,从头到尾一直在说。

    现在想来,多么愚蠢。

    苏汐唇角勾出无声的自嘲。

    大约再过了十分钟,婆婆到了,她如往常一样问好,得到了后者一如既往的冷淡应声。

    穆母在沙发上坐下来,将报纸重重摔在茶几上,脸色难看到极点:“这是怎么回事?”

    报纸上,一对男女挽手走进酒店的照片几乎占据整个版面,旁边是加粗的大标题。

    “穆氏集团总裁出轨神秘女子。”

    >>>>《天价宠溺:总裁很会撩》在线阅读<<<<

    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