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超级大玩家】小说全文阅读完整版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耽美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热文《超级大玩家》小说完整版由微信公众号:禾木小说 免费提供去迪拜玩鹰;去英国赛马;去南非戏鲨;去俄罗斯斗熊;去澳大利亚挖宝石;去欧洲寻宝,谁说玩着不能赚钱?且看

    热文

    =
    萧鹏在附近一个小区门口,见到了狗的主人,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不知道怎么的,看到她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公园里撕逼的大妈,连问都不用问,肯定又是个不给狗拴狗链的,不然怎么能跑了?
     
    大妈看到萧鹏,还有警惕之色,最后反复确定萧鹏不要钱之后,才肯把给狗狗刷毛的刷子递给萧鹏看看,注意,是看看!她还怕萧鹏把她的狗刷子给骗走了呢。
     
    幸亏刷子上有不少二哈身上的狗毛,萧鹏把 狗毛从刷子上摘下来 ,把刷子还给大妈。
     
    “行了,大妈,我先走了,找到狗狗给你打电话。”萧鹏跟大妈告别。
     
    哪知道大妈不乐意了:“小伙子年纪轻轻怎么眼神不好?你叫谁大妈呢?”
     
    “呃。。。。。。大姐,那我先去找狗你看如何?”萧鹏决定向金主妥协。
     
    “恩,这还差不多,快去找吧!”大妈喜滋滋的走了,也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怎么的,走的时候嘴里还哼着歌,扭着胯。
     
    看着那身高一米六,体重170的大妈离去的背影,萧鹏不禁打了个冷战,靠,你家二哈不是自己离家出走的吧?摊上这么一个主人确实要命啊。
     
    萧鹏摇了摇头,把脑子里面的怪想法扔到一边。使用出狗的嗅觉,对着拿到的狗毛使劲一闻,呃,这味道够酸爽的。为了挣钱,忍了!
     
    也幸亏这几天没有下雨,还真能找到二哈的气味。萧鹏顺着味道,走了半个多小时,来到一处居民楼,上到四楼,得,狗狗找到了,在402的家中。

    萧鹏下楼,拨打了狗主人电话,没多久,那个大妈,哦,大姐就风风火火的赶来,同来的还有他老公儿子,这爷俩一看就是亲生的,乍一看,还以为来了两个会跑的葫芦,顶着大肚子,脖子上都挂着狗链粗细的金链子,看来他家伙食真不错,一家三胖子。
     
    不过这么大的阵仗来找狗,这是怕上当受骗还是想要赖账?
     
    “狗呢?狗呢?”大妈风风火火的赶来,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问自己狗狗。
     
    “肯定找到了,可是钱呢?”萧鹏问道。
     
    “我还没见到狗就给你钱?开什么玩笑?”大妈眼睛一瞪,看着萧鹏。
     
    萧鹏也不紧张:“大姐,您老公儿子都在身边,我如果骗钱也跑不了不是?如果最后的狗狗不是你的那只,你把钱拿回去就是了。咱先小人后君子,说句难听点的,如果你们要赖账,那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不是?你们要考虑一下弱者心态。”
     
    大妈的儿子听了后哈哈大笑道:“穷山恶水出刁民果然没错,小子,我家不差钱,三千不是?我给你,但是我丑话说前面,如果没找到我家豆丁,你小子就死定了!你小子敢玩什么鬼花样,看我不给你好看!”说完打开手包,从里面掏出一摞红票子:“拿好了!”
     
    萧鹏接过钱,一张一张点仔细了,小心的放入兜里:“好了,几位请跟我走吧。”
     
    说完萧鹏带着三人一起上楼,敲响了402的房门,刚一敲门,里面就传来了狗吠声。
     
    “是豆丁!是豆丁!”大妈激动说道。
     
    “谁啊?”一个男孩打开了门,看起来能有二十左右,瘦的跟竹竿一样,光着个棒子,身上还刺龙画虎的。这样的孩子马路上特别多,用猛子的说法:‘战斗力贼弱,就是靠纹身吓唬人的那种。’
     
    果然,看着屋外的众人,他想赶紧关门,却被老板的胖儿子抓住大门,男孩面带恐惧之色:“你。。。。。你。。。。。。你们想干什么?”紧张的说话都结巴起来。
     
    “我们是来找狗的。”胖儿子冷哼道。
     
    “狗?我家没狗!”男孩矢口否认,哪知就在这时,屋里传来犬吠之声。胖儿子一个箭步冲入屋内,只见屋里一个狗笼。“豆丁!”胖大姐一声惨叫,扑向狗笼,被关在狗笼里的,正是他丢失的‘豆丁’。“我可怜的豆丁啊,你怎么被关在这里了?”
     
    “你家不是没狗么?”胖儿子两眼一瞪,一巴掌扇在男孩脸上。
     
    “你们这是私闯民宅!”男孩捂着巴掌:“怎么还敢打人?”
     
    “打你?今天老子就要打死你这个偷狗贼!丫的,还敢把我家狗关起来?看我不抽死你!”胖儿子已经把那个竹竿男孩按在地上臭揍起来。
     
    一个胖男人骑在一个竹竿小伙身上抡巴掌,这画面真的不要太美。这简直就是单方面暴虐:熊朝忠技术再好能抗住泰森的一拳?两人差了不止五个重量级吧。。。。。。
     
    萧鹏左看看右看看,没自己的事了:“那个,你们忙着,我先走了。”留着他们自己闹去吧,剩下的事情可跟自己无关了,还是等警察来解决吧。萧鹏摸了摸口袋里的钱,这一趟出门,可是心满意足。三千块到手,噢耶!
     
    等到萧鹏回到杨猛的租住屋时,却看到杨猛还躺在床上:“咦?你怎么还没起床?”萧鹏不解:“今天不用去上班了?”
     
    杨猛耸肩:“我照顾的那个老大爷,扛不住了,去和阎王爷下围棋啦。我现在失业状态,今天好好睡一觉,明天去医院找新的雇主去。”
     
    杨猛说的轻松,萧鹏听了可觉得不舒服,杨猛也是个爱玩的人,现在成了这个样子,看来让自己拖累的不轻呢:“猛子,你先坐,咱不去伺候人了,我找到赚钱的路子了。看看,这是我今天赚到的。”说完把口袋里的三千块拿出来,递给杨猛。
     
    杨猛接过钱,一脸诧异的看着萧鹏:“萧鹏,咱可不能做违法的事啊。你是去偷还是去抢了?”
     
    萧鹏哭笑不得:“我去哪偷去哪抢?我今天帮人找回一只狗,这是奖金!”
     
    “什么狗啊?那么贵?”杨猛瞪大眼睛。
     
    “就是一只二哈,也不知道那家人看好它哪点了。”萧鹏淡淡说道,说实话,在萧鹏眼里,最不适合家养的狗,斑点和哈士奇并列榜首,不分前后。
     
    偏偏这两种狗形象都不错,特别受女孩喜欢,多少人一时冲动买回来回家,最后发现自己带回家的是两只恶魔,痛并快乐着。
     
    “你怎么找到它的?”杨猛点着手里的钞票,激动的问道。
     
    “这不是分分钟的事?我跟你说,我都想专门帮人找狗了,可是回来路上找了一路电线杆,也没有这样的好事了。”萧鹏叹气道。
     
    杨梦哈哈笑道:“那是当然了,哪有那么多土豪啊。”
     
    萧鹏道:“现在咱兜里有这些钱,生活费够了,你别去医院伺候人了,咱们做点别的,起码做点有前途的。”
     
    杨猛叹气道:“就咱俩,要文凭没文凭,要能力没能力,做啥有前途的?我昨天在医院看到报纸招聘,有个健身房招聘健身教练,我想去那试试去。”
     
    萧鹏摆手:“得了吧,你不是那块料。”
     
    杨猛两眼一瞪:“你说什么呢?我这体型去参加健美比赛都行。还当不了个健身教练?”两人家乡习武之风浓重,而杨猛又自幼练武,对自己体型还是很自傲的。听萧鹏这么说肯定不乐意。
     
    “当然了,那些健身教练都要能说会道才行。你这张嘴跟小妞们胡说八道行,让你销售?算了吧。”萧鹏直接摆手了。“再说了,你体格是不错,可是你有健身教练国家职业资格认证么?没有资格证你就当个野教练?能赚几个钱?”
     
    “靠,那我考个证不就行了?”杨猛抗议道。“我这聪明才智外加这身体素质,考个什么健身教练资格认证,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以啊,两万学费,你去考证去吧。。”萧鹏淡淡说道。
     
    杨猛呆了:“有那钱我还去个屁!”杨猛直接举手投降了。人一生有很多想法,都是需要钱来支持的,没有钱,那想法只能是想法。
     
    “行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先别想那么多,现在咱们和眼前有正事要办。”萧鹏把杨猛的外套扔给他。
     
    “什么正事?”杨猛不解。
     
    “撸啊!你怎么忘本了?”两人在马场工作时,每到发薪日都要一起去撸串。今天这也算是发薪日了不是?
     
    杨猛冷哼一声:“你丫的就是个狗窝里留不下剩饼的玩意,有这么点钱就开始祸祸了?”
     
    萧鹏白了他一眼:“那你是吃呢还是吃呢还是吃呢?”
     
    杨猛两眼一瞪:“为什么不吃!咱们好好喝两杯!庆祝你出院。我特么的都快忘了肉是什么味了!”
     
    “恩,还有啤酒!我现在特想喝扎啤,今天咱们一醉方休!”萧鹏笑道。
     
    “你行么你?”杨猛一副不屑的表情。“每次说一醉方休,最后都是你躺在桌子下面让我扛回去。”
     
    刚才豪气冲天的萧鹏瞬间萎了,杨猛说的没错,两人拼酒不下几十次,每次都以自己惨败而终结。几乎每次拼酒,最后都是被杨猛扛回去的。
     
    不过今天萧鹏可是有底气跟杨猛拼酒的,他可准备了秘密武器!
     
    现在的萧鹏可有马的能力,不就是喝酒么?来吧!
     
    要知道,马可是能喝酒的,而且酒量非常大,古时候骑兵在出战时,都会在草料中加酒,让马兴奋起来,就会爆发更大的能力,而且上了战场还不会受到惊吓!
     
    哼,我这样再灌不倒你?一会儿咱们走着瞧!
    =
    =
    萧鹏二人正经八经的在‘撸’:坐在一家黑网吧里,网吧门口是个烧烤摊,叫来啤酒烤肉,一边撸串一边玩撸啊撸。这是正经八经的双‘管’齐下,这才叫撸么。
     
    而之所以是选择在黑网吧玩的原因,那还用问?便宜么!
     
    “卧槽,你会不会玩?竟然被单杀了?”杨猛咆哮道:“难道你不知道被单杀是LOL最大的耻辱么?”
     
    “靠,2-6-1的上单还好意思说我?”萧鹏毫不示弱,怼了回去。
     
    “那我也没被人单杀好吧。三人越塔强杀我有什么办法?快来快来,他们肯定要抓我,过来帮我反蹲。”
     
    “我不去!你自己在那里自己死,我去了咱俩一起死,还是你自己死比较好点。”
     
    两个人一边斗嘴玩着游戏,一边喝着啤酒,对两人来说,输赢倒不重要,重要的是玩的乐呵。
     
    跑到网吧里面撸串玩游戏,两人的快乐就这么简单。
     
    两人玩的乐乎,却听到网吧门外传来骚乱声。
     
    “嘿,外面又干起来了。来,兄弟,干杯。”杨猛举起酒杯跟萧鹏碰杯。
     
    夏天的烧烤摊什么多?酒鬼多!喝个酒打个架什么的,那不是太正常了?作为没事跑到这个网吧玩的两个穷屌丝,这早就见怪不怪了。他们打他们的,萧鹏二人喝自己的。

    别小看这撸串,上到达官贵人,下到平常百姓,哪个男人不爱撸串?你看着夏秋季节坐在马路边撸串的酒鬼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蹦出来一个大土豪也一点不稀奇。
     
    网吧大门被人推开,一个女孩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手机重重的摔在地上,大概是摔关机了,一边往里跑一边给手机重新开机。
     
    萧鹏一看,这女孩好像还有点眼熟,是谁来着?脸上那么浓的妆,特么的她亲妈来了也不认识吧?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事谁给自己找麻烦?萧鹏举起酒杯:“猛子,再开一局,这把我玩上单!”说完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在心理学上有个名词,叫做‘墨菲定律’,用最通俗的话解释就是:“你不想找麻烦的时候,麻烦就会找到你。”女孩跑到萧鹏身边的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萧鹏和女孩对视一眼,女孩却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哎呀?是你!”
     
    “你是?”萧鹏并不认识她。
     
    女孩一脸急色:“是我啊,是我,昨天晚上。。。。。。”
     
    听到这,杨猛却干咳两声,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看着萧鹏:“昨天晚上?”
     
    萧鹏还想解释,女孩打断了两人的对话:“能帮我打电话报警么?外面有几个人找我麻烦。”
     
    萧鹏还是没想起来这女孩到底是谁,不过打个电话倒是没问题的,萧鹏直接把手机解锁递给女孩:“你自己打吧。”
     
    “我特么看谁敢报警?”网吧大门传来喊声,众人歪头看去,三个人走了进来,呃,准确的说是四个人,还有一个是被揪着头发拖进来的。带头的那位是个大块头,起码一米九高,体型极为健壮,一看就是常健身那种,不过那长相。。。。。。怎么形容呢?长得很复古,起码复古到元谋山山顶洞人那个阶段吧,要不是穿着衣服,萧鹏还以为动物园跑出来一只猩猩呢。
     
    “小玮!”女孩歇斯底里的喊道。“单涛,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叫这个废物?”单涛一松手,被揪着头发的男孩摔在地上,单涛还不忘补上一脚。
     
    三人一副嚣张之色走到女孩面前,带头的叫单涛的直接一个大嘴巴甩在女孩脸上:“臭表子,你耍我呢?老子在你身上花了那么多钱,毛都没捞着一根?真以为我是活雷锋呢?”
     
    女孩捂着脸,这一巴掌明显用力不轻,女孩嘴角都挂着血丝。不过女孩倒是很倔强:“又不是我让你打赏我的!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可没有强迫你!”
     
    听到这,萧鹏想起来这个女孩是谁了,这不是昨天晚上那个直播的女孩么?听意思是那个叫单涛的打赏给她不少钱,想要线下发生点关系,结果以失败告终?这是找上门来了?萧鹏本身对那女孩印象就差得很,所以更懒得管了。
     
    “你这个SAO货,特么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烂事?谁的打赏高你特么的跟谁睡,为什么到我这里就不行了?”单涛冷哼道。
     
    “噗嗤。”萧鹏实在憋不住了,很不厚道的笑出声来,呃,这情况不少见,现在很多所谓的主播是这样挂羊头卖狗肉,很多小姐从良干主播,或者说是为了多一个揽活渠道而已。看来这妞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不过想赚钱的都不愿意跟那单涛啪啪啪,可见那个单涛长得多丑了。萧鹏能不笑么?不过萧鹏可不想当个滥好人瞎掺和,她自己的选择而已,自己玩出的火来自己收拾呗。
     
    哪知道单涛三人却不乐意了:“臭小子,你想死么?你是她的什么人?”
     
    萧鹏憋住笑,对着单涛摆了摆手:“你们继续,我只是在这里看热闹的路人甲。”
     
    哪知道单涛听后两眼一瞪:“我让你看热闹!”直接对着萧鹏脸上就是一拳!
     
    不过拳头根本没打中萧鹏,站在他身上的杨猛直接伸手抓住了单涛的手腕,单涛感觉像是手腕被钳子钳住一般!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萧鹏已经抓起桌上的空玻璃扎啤杯,一扎啤杯敲到单涛头上。
     
    “咚”,单涛应声倒地,昏迷不醒。
     
    “这扎啤杯质量还真不错啊。这都没碎。”萧鹏啧啧称奇道。
     
    和单涛一起的两个小子你看我我看你,没想到体格最大的单涛就这么被放倒了。他们俩的战斗力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单涛就这么被干晕了,他们怎么办?
     
    萧鹏指着趴在地上的单涛说道:“喂,扛着他赶紧滚。”
     
    “你!”两个小跟班还想说狠话,看了看地上的单涛,还是忍住了:“你们能有种别走!”说完后把单涛从地上搀起来向外走去。
     
    萧鹏伸出中指:“傻瓜才在这里等着你们呢。妹子,你要打电话报警等我们出门后,我们不愿意给自己惹一身骚,打架成本高,动手需谨慎啊。”
     
    杨猛哈哈笑道:“也没见你谨慎好吧?”
     
    打架?对他们来说,那还真是毛毛雨了。两人小时候也是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托儿所的混小子,也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连大学都考不上,只能跑到马场里面做取精员。
     
    而马场看上他们的原因,其实也是看好两人身手不错这一点上了。马的力量可是强的很,撒起野来那没有两三个人根本别想制服它。两个人联手对付马都没问题,对付几个小痞子,那还真跟玩一样。
     
    “等下!你们两位等等。”女孩想叫住两人。
     
    哪知道两人根本没停下脚步。杨猛指了指地上躺着的那个叫小玮的:“看样子这小子挨得不轻,带他去医院看看吧!卧槽,这都给揍成猪头了?啧啧,下手还真狠呢。”
     
    “行了,快走吧。”打完架后最聪明的选择就是:快跑。也幸亏他们这是在一个黑网吧,不用身份证登记,不然万一那个单涛报警,两个人想跑都跑不了。
     
    话说警察来了也不怕,咱这是仗义勇为除暴安良不是?
     
    两人没走出几步,背后又传来呼唤声:“两位请留步。”
     
    萧鹏不耐烦的一看,好么,是地上那个小玮,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两位帮我个忙,开车把我送医院好么?”
     
    萧鹏无语:“你哪只眼睛看我们像有车的?”
     
    小玮从兜里摸出一把车钥匙:“我有车,但是我现在右脚伤到了,没法开了。”
     
    那个女主播道:“我帮你开就行了。”
     
    萧鹏点头:“没错,我们俩都喝酒了,怎么帮你开?你让你那妹子帮你开还不行么?不放心她车技你可以找个代驾么。”
     
    不提那妹子还好,一提妹子,小玮脸色铁青,用力推开:“你给我滚远点!”
     
    杨猛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我去,传说中的拔吊无情啊。”
     
    萧鹏点上一根烟,摆好看热闹的姿势,还在一旁添油加醋:“咋了?你觉得人家做错了?那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你还好意思笑话别人?你不是天天说:‘世间哪有真情在,只要是妞你就爱么’?”
     
    杨猛摆着手,丝毫不给那女主播面子:“如果是我,就不能出这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