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顾流离《步步夺妻》无弹窗广告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步步夺妻小说简介:他的五官容颜,一如她的记忆中的模样,可那眸子里的冷意和冰寒,却叫她陌生不已。 顾流离指头越发收紧,无比的清醒的明白,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曾经的青

    步步夺妻小说简介:他的五官容颜,一如她的记忆中的模样,可那眸子里的冷意和冰寒,却叫她陌生不已。

     

    顾流离指头越发收紧,无比的清醒的明白,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曾经的青梅竹马了,五年的分明,他变成了另一个,她完全陌生的人。

     

    干涩的咽下一口唾沫,顾流离正要鼓起勇气说话,却先听见男人沙哑低沉,不带丝毫感情的嗓音。

     


     第一章 你睡过多少人?

    入夜,顾流离忐忑万分的推开了一栋豪华别墅的大门。

     

    暖黄色的灯光顿时从客厅里流泻出来,拉长了顾流离纤瘦的影子。

     

    她攥紧了手包的袋子,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那个今晚要陪的金主,就坐在沙发的正中间,黑色西装,深沉内敛,眉眼精致如画,可眸中却寒光凛冽,叫人心悸,鼻梁挺直,薄唇紧抿,几分凉薄。

     

    顾流离抬眸看着他,不由自已的猛然失神。

     

    他的五官容颜,一如她的记忆中的模样,可那眸子里的冷意和冰寒,却叫她陌生不已。

     

    顾流离指头越发收紧,无比的清醒的明白,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曾经的青梅竹马了,五年的分明,他变成了另一个,她完全陌生的人。

     

    干涩的咽下一口唾沫,顾流离正要鼓起勇气说话,却先听见男人沙哑低沉,不带丝毫感情的嗓音。

     

    “脱吧。”

     

    简单的两个字,让顾流离瞬间白了脸色。

     

    “你说什么?”

     

    权晏天冷笑,盯在顾流离身上的眼神像是冰刀一样冷和锐。

     

    “你今晚找我,不就是想要我睡你的吗?现在又装什么无辜纯洁?”

     

    顾流离浑身冰冷,被他直白伤人的话语,钉在了原地。

     

    她来找他,是有那个意思。

     

    她需要钱,需要大笔的钱去给母亲治病,父亲还债,所以两年前身不由己的进入了娱乐圈,可没有关系没有后台,又不肯遵循潜规则的她,在圈子里只能跑龙套和打杂,根本赚不到钱。

     

    她咬牙坚持了两年,现在母亲的身体越发糟糕,已经由不得她固执守着那份宝贵却又没有实际价值的贞操了。

     

    她只能同意了经纪人的建议,遵守规则,出卖身体,来找一个金主。

     

    而这个时候,正好,她听说他回国了。

     

    从五年那个家破人亡,身无分文的落魄少爷,变成了现在的冷漠无常,同时又权势滔天的权氏总裁。

     

    她们之间的身份,与曾经一样天差地别,只不过调转了位置。

     

    如今的她,不再是顾家小姐,而他,也不是那个穷酸少年。

     

    他成了她,高攀不上的人。

     

    顾流离沉默了不过半分钟,权晏天就失去了全耐心,他不耐烦的说道:“我再给你半分钟,不脱就滚,别浪费我时间。”

     

    顾流离猛然从过去的回忆里清醒过来,脸色发白的咬紧了唇。

     

    当初,是她将他推开了,现在,他对自己这般冷漠无情,也算她自作自受。

     

    这样……也好。就当是一场纯粹的,肉体与金钱的交易。

     

    不再有感情,也免得,白白的伤她的心。

     

    “好。”她哑着嗓音回答,每一个字都需要用极大的力气,“我脱。”

     

    闭上眼睛,她忍着羞耻的,件件脱衣,直到只剩下单薄的内衣,再继续,她就不着寸缕了……

     

    可这里客厅啊,灯火通明,将她照得无所遁形的客厅。

     

    “权晏天……”她圈住自己的身体,忍不住小声哀求,“可不可以……去房间里。”

     

    权晏天盯着她,薄唇一勾,笑意无情。

     

    “我权晏天的房间,可不是你这种女人能进的。”

     

    顾流离肩膀轻轻一颤,她想起了白安灵,那个跟了他三年的女人,他的房间,是不是留给她的?

     

    权晏天换了一个交叠双腿的姿势,眼底暗沉晦暗,嗓音更加沙哑,“过来。”

     

    顾流离咬紧唇,闭着眼睛往前走。

     

    脚尖,踢到了权晏天冰冷坚硬的皮鞋,她停下了。

     

    慢慢张开睫毛,小心翼翼的不安看向权晏天。

     

    明亮的灯光之下,她的容颜和表情,都清晰无比。

     

    干净精细的脸蛋,水灵明澈的大眸子,带着几分小动物一般的不安神色,正望着权晏天。

     

    权晏天的呼吸,瞬间就变了。

     

    抓着那个女人的手腕,一个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顾流离乌黑的青丝,凌乱如绸缎一般在沙发上铺开,越发衬她容颜精美,干净无暇。

     

    权晏天伸手,从顾流离侧脸,一寸一寸的摸到她的下巴,用力,捏住,再微微一抬,顾流离就不由自主的仰起了脸,一副等待权晏天亲吻的乖顺模样。

     

    权晏天俯身靠近,顾流离的心跳,不可遏制的失控起来。

     

    他…&hp>

     

    他忘了吗?

     

    她的呆愣和不反驳,在权晏天眼里成了默认。

     

    指头越发不是柔情亲吻,而是冰冷尖锐的话语。

     

    “顾流离,五年不见,你这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让我肚些不干净的钱,你爬> 

    顾流离猛然睁开了眼睛,眸子委屈的迅速发红,她叛逆的反骨瞬间被激起,一把推开了权晏天,瞪大眸子倔强的瞧着他。

     

    “既然我让你恶心,那你就别碰我!”

     

    说完,她就想走。

     

    手腕却被权晏天拉住,天旋地转,她脸朝沙发的又一次被权晏天压住了。

     

    他像是在玩弄着什么没有尊严的宠物一般,按着顾流离的后颈,贴近薄唇。

     

    “怎么,现在觉得我这个金主不如其他人好伺候吗?”他用词尖锐,“顾流离,这些年,你睡过多少男人,嗯?”

     

    “我没有!”顾流离眼圈彻底红了,声音里带着可怜的哽咽。

     

    权晏天愣了一下,随即唇角继续勾起,宛如恶魔。

     

    撕拉——顾流离身上仅剩的布料,被扯开了。

     

    随之而来的,是权晏天没有任何柔情的攻略城池。

     

    顾流离疼得冷汗直流,拼命咬紧了唇忍耐,思绪混乱之际,忽然被权晏天翻了一个身。

     

    下巴,随即被他近乎粗暴的用力捏住。

     

    “顾流离,你骗我!”他眼神里隐约带着凶光的瞪着她,字字咬牙切齿,“你根本就,不是个处!”

     

    顾流离彻底的僵住了,连身体里的那股剧痛都一时感觉不到了,只是愣愣的看着他。

     

    她的初夜,早就在五年就给他了啊。

     

    他忘了吗?

     

    她的呆愣和不反驳,在权晏天眼里成了默认。

     

    指头越发收紧,他几乎捏碎了那块小小的骨头。

     

    “顾流离,这些年你到底被多少男人睡过?为了往上爬,为了挣娱乐圈里那些不干净的钱,你爬过多少人的床?”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软刀子,寸寸研磨她的心尖,疼得她鲜血淋漓,疼得她浑身发软,一个字也说不出。

    第二章 卖身饭局

    “怎么不说话?”他唇角挂上了尖锐冷笑,“是不是这些年你睡过的人太多了,你自己也数不清了?”

     

      顾流离瞪大了眼睛,发红的眼圈里,满是泪光。

     

      他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顾流离,你真是脏得让人反胃!”权晏天这句让,让顾流离心脏狠狠一缩,痛得脸色雪白。

     

      她无力的轻轻扯动嘴角,笑容嘲讽又悲戚。

     

      “是啊,权晏天,这些年,跟我好的过的男人,多到我自己都数不清了。”她仰起下巴,目光倔强而隐忍,就算是自曝自弃也想在权晏天面前争到那一口气。

     

      权晏天眼神越发冰冷黑沉,薄唇死死抿紧,慢慢的松开了钳制在顾流离下巴的手指。

     

      “滚!”他从顾流离身上起开,指着门口,“给我滚出去!”

     

      顾流离捡起地上的衣服,快速穿上,逃似的,飞快从房间里冲出去。

     

      等到客厅的门被她关上,她这才敢任由自己悲伤和难受倾泻出来,忍了半响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又被她抬手粗暴的用力擦掉。

     

      就算时间已经过了五年了,她还是一样的在意他,在意他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在意,她在他心里的地位。

     

      顾流离脚步混乱,也不知道怎么就走进了一片森林里,看着四周无人,她干脆就顿在树下,放声痛哭。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接近天明。

     

      她还未来得及去浴室洗一把脸,经纪人的电话就急匆匆的打过来了,着急问她:“昨晚怎么样了,权总愿意捧你吗?”

     

      顾流离心脏微微一疼,低声说道:“他……不愿意。”

     

      经纪人顿时可惜的哀嚎了一声,又问道:“他为什么不愿意,对你哪儿不满意吗?明明,你跟那个白安灵就是一个类型的女人啊,讲道理,他应该对你也很满意才对啊!”

     

      这句话,像根软软的尖刺,戳在顾流离最柔软的心尖里。

     

      她跟白安灵,是一个类型的,这是不是就是他愿意见自己的理由?

     

      毕竟白安灵现在还在国外拍戏,段时间回不了国,他身边没人,所以就想找一个跟白安灵类似的女人,来作为替身?

     

      顾流离心里越发难受,一个字也不想说。

     

      经纪人见她沉默,本着这两年对顾流离的了解,瞬间就知道这次陪睡失败的原因,肯定是在顾流离身上。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让权总不高兴的事情?”经纪人生气道,“你知道为了给你争取这次机会,我费了多少心思吗?你也给我保证过,说你这次一定会成功,现在却功亏一篑,这个损失,你要给我负责!”

     

      顾流离面色一变,求情道:“刘姐,你别生气。”

     

      刘姐哼了一声,语气变得不客气起来:“顾流离,你自己说吧,你跟我这两年,我亏待过你吗?有什么机会,我一定第一个找你,可你呢?你怎么回报我的?连陪一个老总喝喝酒这样的事情你也不肯做,我看你还是趁早从圈子里滚出去吧!我是带不了你了,你赶紧收拾东西,从我的公寓里出去。”

     

      当初为了给母亲治病,连家里仅剩下的房子都卖了,现在父母一起挤在医院附近的一个狭小的单间里,房租还全靠着顾流离支付。

     

      她不能丢掉工作,也不能从刘姐的公寓里出去,不然她拿什么养家活口。

     

      “不要!”顾流离连忙求情,“刘姐,求您了,不要让我丢掉这份工作……”

     

      顾流离家里的情况,刘姐也是知道一点的,她也不是真的没良心的人,不然就不会关照顾流离两年了。

     

      只是现在她实在是没有耐心了,要是换一个新人,给她两年时间,不说大红大紫,至少也小有成绩了,怎么会像顾流离这样,还是个龙套。

     

      “好,顾流离,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刘姐冷声说道,“明天晚上,我会给你安排一个饭局,里面有一个姓王的总裁,追击打算投资一部偶像剧,你好好表现,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一定要让王总同意,让你去做那部戏的女主角,明白吗?“

     

      顾流离满心苦涩,艰难的答应道:“好。”

     

      刘姐又叮嘱了几句,随后挂掉了电话。

     

      放下手机,顾流离捂住的自己那张苍白的脸。

     

      她终究,还是要走上一条不归路……

     

      休息了小半天,下午顾流离去看了父母。

     

      母亲患有尿毒症和糖尿病,每周要定期做透析,注射胰岛以及各种检查,医疗费巨大,加上父亲没有工作,还欠着一笔巨债,整个家里的生存状况可谓是举步维艰,所有的重担和压力,全都在顾流离的肩膀上。

     

      她不敢停下赚钱的脚步,就算,自己会走入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里。

     

      看着母亲日渐孱弱的身体,还有父亲两鬓斑白的头发和皱纹渐浓的面容,顾流离更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沉甸甸的压在胸口上。

     

      她吸了吸鼻子,悄悄的捏紧了拳头。

     

      不就是陪睡吗,她一定能做到的。

     

      一定,能让父母的晚年,过得如正常人一样的平淡安稳,不再为了节省那么几块钱而不敢买自己想吃的水果和肉类。

     

      从父母蜗居的小单间里出来时,已经是夜幕。

     

      顾流离看着城市里明亮璀璨的灯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逐渐坚毅。

     

      她一定,要站在城市的顶层上去,改变自己如今的窘境。

     

      次日,夜幕。

     

      顾流离在经纪人的监督下,换了一身稍有些暴露的短裙,腰部镂空,露出她纤细如柳枝一般的孱弱细腰,肌肤雪白而细腻,看一眼就足够勾人。

     

      经纪人赞叹不已,拉着她仔细打量了一圈,惊道:“你这样的姿色和好身材,要是早些年想通,现在最红的明星,就不是白安灵,而是你了。”

     

      提起白安灵的名字,顾流离就心尖一阵沉闷难受,尴尬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经纪人满意的拍了拍顾流离的肩膀,指着马路对面的豪华酒楼,说道:“王总就在里面吃饭,顶楼包厢2203,你直接过去,我已经打过招呼了。还有,你这次千万好好伺候,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是你再错过,那我也没办法帮你了。”

     

      “好。”

     

      尽管已经下定决心了,可事到临头,顾流离却仍旧不免生出几分惧意。

    004430M56-7.jpg=========================================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仰头,定定的看了好一阵灯火通明的酒楼,深呼吸一口后,一鼓作气的踏了进去。

     

      穿过大厅,她径直走到电梯。

    《几生修得到梅花》

     

      叮——一声脆响后,她跨了进去。

     

      电梯门随后缓缓合上,刚关上一半时,一只精致修长的大手,忽然伸进了电梯门里。

     

      电梯门复又缓缓拉开,一道高挑修长,又熟悉无比的身影,出现在顾流离面前。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