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白亦《男神之犯病日常》全文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男神之犯病日常小说简介:在上车后刚看到白亦的时候,江渡还有点担心这个女生会不会认出他来,然后像他的那些粉丝一样,惊声尖叫,再把其他人给引过来,又让他陷入重围,或

     男神之犯病日常小说简介:在上车后刚看到白亦的时候,江渡还有点担心这个女生会不会认出他来,然后像他的那些粉丝一样,惊声尖叫,再把其他人给引过来,又让他陷入重围,或者是抓着他拍照、签名要个不停,所以车子刚发动不久,他反应过来后就后悔了,但事实证明,是他脑补多了。

     

    他把口罩拉了又拉,帽子压了又压,结果人坐在那里,目不斜视,从到头尾连眼角的余光都没往他这边撇一下,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第001章:有生之年

    S市国际机场,白亦下了飞机招了台计程车,刚要跟师傅说地址,车门却再一次被人打开。

     

    “师傅,去林阳酒店。”开门进来的人,关门,报地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根本都没给白亦反应的时间。

     

    “怎么了?赶紧……”看着车窗外已经涌出来的大遍人群,刚要开口催促司机快走,结果一转过头,江渡就看到一个女生正一脸冷漠的看着自已,不知道是因为那不知道从哪里折射出来的恍了他眼晴的光,还是这无声无息突然冒出来的人,江渡整个人受惊的往后一弹,直接把自已扔到了车门上。

     

    砰……

     

    “嗷……”这一声刚出来,江渡就死死的捂住了自已的嘴巴,前一秒还是冷冽清凉的眼神这一秒就有点像是受惊的小鹿,慌张乱望。

     

    “……”这到底是谁上错了车?

     

    “先生,你好像坐错车了。”白亦勉强压住要抽搐的嘴角,善意的提醒这个声音很好听,但行为很古怪的人。

     

    “啊,咳,不好意思,我以为这个车没人。”江渡一脸抱歉,回过身准备下车,但几个举着他牌子的女生一下子往这边冲了过来,吓得江渡那刚准备开门的手一下子缩了回来:“那个,我可以跟你共坐一辆车吗?”

     

    “可以先到你要去的地方,钱我付。”生怕这个从始至终都面无表情的女生会拒绝,江渡表示只要不赶自已下车,自已可以一切都就着她来。

     

    白亦是不习惯跟陌生人相处的,尤其是对方还是一个异性,浑身上下还裹得像个恐怖袭击分子一样,行为还有点神经质,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个安全人的样子。

     

    “师傅,快开车。”白亦拒绝的话都已经到了嘴边了,江渡却以为她是默许了,一声催促,久等不耐的司机当即一脚油门踩下去,让白亦到嘴的话咽了回了肚子。

     

    从机场到林阳酒店距离不算远,但其中过程对江渡而言却是难熬的。

     

    在上车后刚看到白亦的时候,江渡还有点担心这个女生会不会认出他来,然后像他的那些粉丝一样,惊声尖叫,再把其他人给引过来,又让他陷入重围,或者是抓着他拍照、签名要个不停,所以车子刚发动不久,他反应过来后就后悔了,但事实证明,是他脑补多了。

     

    他把口罩拉了又拉,帽子压了又压,结果人坐在那里,目不斜视,从到头尾连眼角的余光都没往他这边撇一下,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

     

    以至于整个过程车上都是在流窜着一股相当诡异的相当安静的低气压,让自喻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天塌下来都能够稳坐如泰山,心如止水的某人,一颗心像是被架着在炭火堆上翻来覆去的烤,还时不时的拿着倒刺的铁刷子扒拉两下,偏还得气息平稳,故作淡定。

     

    “到了。”

     

    司机师傅一句话就像是一道赦免死罪的圣旨,车子一停,江渡就像是炸了毛的猫,一下子打开车门窜了出去。

     

    “多少钱?我再给你多两百,你送这位小姐去她要去的地方。”虽然司机率先送他到目的地,但江渡也没有忘记刚刚的承诺,可刚准备掏钱呢,掏了裤兜后,他傻眼了。

     

    摸遍身上所有的口袋都空无一物后,他傻眼得更厉害了。

     

    他只顾着要躲掉经纪人给他安排的那一堆又一堆的麻烦事,一下飞机就火烧屁股似的跑人,结果连随身背的背包都忘了拿了,别说钱,他现在身上连手机都没有。

     

    就在江渡脑子飞速运转着该要怎么收场的时候,一张红红的毛爷爷递到了司机师傅面前。

     

    “不用找了。”白亦的声音相当淡漠,下车后撇了江渡一眼,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就那么一个眼神,都让江渡有一种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

     

    莫明其妙钻进别人打的车里头,信誓旦旦说车钱他付,结果一毛钱没掏出来,还得让人付他的车费,江渡觉得,他三岁的时候估计都没有做过这么丢脸的事,都不止丢到外婆家了。这要是被媒体知道了,他这一世英名必定一遭毁。

     

    而白亦显然没有那个心思去体谓他的心里活动,下车后将尾箱的行李箱拿了下来就往酒店走。

     

    林阳酒店,刚好是她准备入住的酒店。

     

    “等一下。”江渡长腿一迈,追了上去:“虽然我忘了带钱,但是说好的还是要兑现的,要不你把你手机号码给我,等我拿到钱了就还你。”

     

    江渡态度很诚恳,自认自已再多裹三层,也应该是赏心悦目的,但现实是,在他这句话出口后,他便眼睁睁看着刚刚还面无表情的人现在一脸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

     

    “不用了,我只是付了我自已的车费。”白亦说完,步子很快的迈了过去,在进酒店的时候不知道跟站在门口的门童说了些什么,在江渡跟着要进酒店的时候直接就把他拦在了门外。

     

    “先生,如果您再继续这样,我们要叫保安了。”

     

    “喂……”江渡一脸莫明其妙,伸长了脖子想喊住白亦,可他一出声,里头的人全都回过了头,吓得他立马噤声。

     

    再看着一脸警惕的盯着他,好像随时都准备把保安叫过来制伏他的门童,江渡一下子明白了刚刚那个女生那一瞬间表情变化的原因,心情顿时有些复杂。

     

    有生之年,他江渡竟然被人当成色狼了。

    第002章:又是你!

    白亦一头扎进房间后,就躺在床上,连晚饭都没吃,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起来。

     

    舒舒服服的冲了个凉,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件白T,翻了翻又拎出来一条做旧背带牛仔裙,长及腰间的黑发经她纤长的手指虚虚一抓,随意的拢了几把,扎成了一个高马尾辫,从挑选衣服到走出房门,整个过程用了不到十五分钟的时间。

     

    她虽然是服装设计师,但是个人服装一向都喜欢怎么简单舒适怎么来,更何况她今天打算好好的重温一下这个城市,那种华丽却又繁杂的装扮自然早早的便被她打入了冷宫,脚上也不过趿着一双白色帆布的懒人拖,昨天没化妆她还有心思配一副金丝圆框眼镜遮一遮,涂点口红,而今天却是直接素脸朝天,脸上没有任何装饰,整个人要多轻爽有多轻爽。

     

    “我的天,祖宗你终于肯接电话了,你知不知道我找你都快找疯了?!”白亦刚下电梯,手机刚开机,一通跨越千山万水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电话那头的方清雅在疯狂的咆哮,震得白亦不得不将拿手机的手举远些。

     

    “机主已关机,此刻是您的幻觉,请挂断电话。”

     

    “……”白亦的声音平成一条直线,电话那头的方清雅光是用脑子想都能够想到她此时此刻板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我从昨天到现在给你打了多少通电话?你再不接电话我都要报警了。”方清雅的情绪平静了下来,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无奈。

     

    “我已经找长毛怪算过帐了,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什么狗屁感觉,他自已设计出来的东西也什么感觉都没有,纯粹就是嫉妒你抢了他的风头而已……”

     

    “但无法否认,那是事实。”相较于方清雅又开始逐渐向激动奔跑的情绪,白亦淡定得就像是在谈论着别人的事情。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她也很难接受自已的作品被人批得那么一无事处,尤其那个人还是一直与她抗衡的竞争对手,但她现在已经反省了,她自已设计出来东西是一堆垃圾,就不能怪别人当着她的面戳破那是一堆垃圾的事实。

     

    所以她回到这个久未踏足的地方,去寻找那个已经缠绕在她心头数十年的影子。

     

    “亦……”

     

    收回飘远的思绪,听到电话那头的方清雅还要劝说,白亦当即开口打断:“好了,我已经决定了,你不要再说了。”在挂掉电话之前,白亦又很郑重的加了一句:“在我休息的这段时间,我们暂时不要再联系了,所以你不许再用电话轰炸我。”话落,不给电话那头的人再开口的机会,白亦很果断的挂掉了电话。

     

    以防万一方清雅不死心,白亦打算将手机调到免骚扰模式,然而……

     

    砰……

     

    迎面直直走过来的人一下子撞到了白亦的肩膀,她刚刚还拿在手里的手机一下子就脱离了掌控,然后她就眼睁睁的看着她的手机在自由落地后,又被人踹了一脚,划了一个相当优美的弧度,停在了电梯门口。

     

    电梯门缓缓合上,在将手机推到了边缘撞了一下又合不上后,又再次打开。

     

    一回过头,熟悉的帽子,熟悉眼晴,熟悉的口罩……

     

    她真是……

     

    “又是你。”

     

    “是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一个眉心紧皱,一个错愕的同时又有点儿欣喜,真是众里寻她千百度,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他昨天硬着头皮拦住了司机让他找零给他,然后才给经纪人打了电话,住进林阳酒店后就一直坐在大堂等着她,结果他等得花儿都快谢了,也没见个人影飘下来,现在倒好,她自已送上门来了,他非得好好证明一下他的清白。

     

    “昨天借你的车费钱,我还……”给你。

     

    “虽然我昨天让你蹭了车,可我不是冤大头,钱还是自已去赚的好。”江渡的满腹草稿都已经要溢出来了,结果话还没说完白亦就语气凝重的打断了他的话。

     

    “……”江渡哑然。

     

    他这是继色狼之后,又被当成了无业青年?或者该说,是地痞无赖?

     

    “不是……”

     

    江渡打算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已,可他那蠢蠢欲动的手都还没把崭新的一叠毛爷爷掏出来呢,白亦就已经越过他去捡回了手机,又越过他脚步匆匆的离开。

     

    从头到尾根本都没给江渡说话的机会。

     

    “这个酒店怎么回事?上面不是标的五星吗?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

     

    “你怎么还没上去?”江渡正思忖现在直接冲上去抓住白亦的手臂,然后把钱塞给她不被她当作流氓报警的机率有多大,晚他一步的林皓一走过来就看到江渡像只定海神针似的杵在哪里,眼神认真的看着门口,他以为江渡在这个关头又要作妖,当即一脸警惕:“你又想干什么?”

     

    “昨天你要住这家酒店我也同意了,《天籁之音》马上就到你的部分了,你要是敢给我溜号,我立马死你家门口!”林皓咬着牙,人还没死呢,就已经有了一种面目狰狞的感觉,看得江渡直觉得辣眼晴。

     

    “我说什么了吗?”

     

    林皓立马反击:“就你刚那眼神比说什么都管用。”

    20061KY1-0.jpg

    =

    “啊?谢谢。”小刘一脸的受宠若惊,白亦却没有说话,径直便站起了身。

     

    “这里太阳太大,我都快烤熟了,咱们去里面待着吧。”

     

    小刘一边擦着汗,一边屁颠屁颠的跟在白亦身后,整个热躁躁的身体在进了商场之后,被那冷空调一洗礼,整个人都好像活了过来。

     

    另一边,刚到的江渡正好看到了这一幕,原本还有些疑惑白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就看到了挂着《天籁之音》工作人员的牌子的人朝她走了过去,想起了在湘厨吃饭的时候那个服务员提起的,莫非她也是来参加比赛的?

    《爱过的你,做过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