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小说阿丑《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第11章 万岁爷怎么会狠心至此呢孔闻捷看了看阿丑,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到底也没说,然后也跟着那两人上了马车,马车“呱嗒呱嗒”地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第11章 万岁爷怎么会狠心至此呢

    孔闻捷看了看阿丑,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是到底也没说,然后也跟着那两人上了马车,马车“呱嗒呱嗒”地远去,万籁俱寂,只剩下阿丑和门环上的那根火把……

     

    还有房中的那个瘫子。

     

    阿丑在地上蹲了好一会儿,才从惊恐不安的氛围中缓了过来,她扶着门框站了起来,脚上的绣鞋实在太小了,她动一下都疼得呲牙咧嘴,实在想不通为什么豪门大户的贵女要裹小脚,受这么大的罪,她举着火把,朝院子里头看了看,正屋三间都是黑洞洞的,没有半点声响,显然里头的人已经睡下了,阿丑不敢进去搅扰,打量着前头不远的厨房,想着今晚上先去厨房里头凑活着住,第二天再去给太子……不,主子请安。

     

    打定主意主意之后,阿丑就一步一挪地朝厨房挪去,走出三步之后,阿丑实在受不了,索性把那双挤脚的绣鞋给脱了下来,光着个脚踩在泥水里,虽然凉意直冲脚底,但好歹能利索走路了。

     

    阿丑举着火把进了厨房,上下打量了一番,这是间挺大的厨房,里头却空落落的,除了墙边的几个粗陶缸,还有几个坛子,她走进仔细看了看,陶缸里有米和面,坛子里似乎是腌菜,阿丑长长地舒了口气儿,旁的先不说,瞧这粮食存量够两个人吃半个月的。

     

    阿丑心下高兴,忙得将门房处的七八个大包袱蚂蚁搬家似的都给运到了伙房里,实在累得紧了,阿丑也没想着梳洗吃饭,就从包袱里取了褥子毯子在柴草上呼呼睡去了。

     

    翌日。

     

    阿丑的生物钟一向很准,这一日清晨也是天儿不亮就醒了,她睁开眼,看着面前的一堵因烟熏火燎而变得黑黢黢的墙,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地儿。

     

    这里是宁古塔,是她跑断腿都跑不出去的宁古塔,而她是代段如兰嫁过来的新娘子,不,按照老姜的说法,她不过是伺候那瘫子衣食起居的下人罢了。

     

    从宫里到宫外,从京师到恰克图,她一直都是下人,不过如今倒是比从前强多了,从伺候一群人倒只伺候一个人。

     

    阿丑长长地舒了口气,说不清是感慨还是轻松。

     

    没功夫多伤春悲秋,阿丑忙得把被褥毯子收拾好了,然后就是生火烧水,这活她早就做惯了,很是麻利,不一会儿就烧了一大锅的热水,她又洗了米,在另外一张锅里煮了米粥,她初来乍到不知道房里的主子爱吃什么菜,且厨房里除了那几坛子的腌菜更无其他了,所以阿丑只能挑了几样腌菜切好了摆在碟子里。

     

    做好这些,外头的天已经大亮了,阿丑想着屋里的人应该睡醒了,她这才敢出伙房,这院子挺大的,但是却长满了杂七杂八的草,黄的、绿的,一丛丛的,实在荒得很,幸亏昨儿晚上没看见,不然的话,阿丑都不敢睡觉了,阿丑心里错愕不已,废太子到底是帝后嫡子,纵使罪责深重,但是万岁爷怎么会狠心至此呢?

     

    第12章 一个活生生的人

    阿丑在杂草里头寻摸到了一只木盆,木盆脏得厉害,兴许是这两日下雨的缘故,盆子内外都沾着泥水,阿丑给那木盆洗干净了,然后加进了热水,又兑好了凉水,然后她左右找不到洗脸用的帕子,只得取了自己平素用的帕子搭在了木盆沿儿上,当下,忙得端着木盆朝正房走去,刚才又是找盆,又是洗刷的,耽误这么些功夫,也不知里头的人生没生气,阿丑心里很是忐忑,按照她以往的经验,主子就没个好脾气,况且这人从前还是千尊万贵的太子爷,脾气只会更大。

     

    “太……主子!”行至门前,阿丑轻声唤道,半天得不到回应,阿丑心中难免地就更加忐忑了,她又小声向里头介绍自己,“主子,我……我是京师段家的……段如兰,奉命来宁古塔伺……伺候您,主子,我……我进来了?”

     

    又等了一会儿,里头还是没有动静,盆里的水再放就要凉了,阿丑只得硬着头皮推开了那扇有些皲裂的雕花门。

     

    “知啦!”

     

    随着一声开门声,阿丑蓦地就屏住了呼吸,这屋里头怎么这么大的味儿?

     

    而且这股味道……

     

    阿丑皱了皱眉,一下子就想起来昨天晚上那老姜说的话——

     

    “老子才不给收拾,天天给那瘫子做饭老子已经仁至义尽了,还得给他收拾屋子?呵呵,那一屋子的屎尿,老子连进都不愿进!”

     

    阿丑的心说不出来的乱,说不出来的心惊,这里头住的是原来的东宫太子啊!是帝后的嫡长子啊!

     

    怎么可能?

     

    怎么会呢?!

     

    阿丑没什么心思打量屋里的布置,看着那一道虚掩的内室房门,阿丑径直走过去,一把推开了房门,然后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刚才在外间,味道就已经很是刺鼻了,这寝室里头简直是站不住人,但是阿丑不能走,非但不能走,她还得硬着头皮进去,那屋里头还躺着个人呢,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大概生不如死的人。

    ce84119cff197fba!600x600.jpg

    =

    总算擦好了,阿丑长长地舒了口气,她跪在床脚去揭那床单,揭好了床脚的两个角,她又爬向了床头,她先去揭里头的一角,等爬过来揭另一角的时候,才刚刚爬出一步,她就忽然停住了,她看见男人在抖,确切地说是男人的头再抖,抖得异常厉害,埋在枕头里的脑袋一下一下地抖着,连带着那蓬乱的头发都跟着一下一下地颤抖。

     

    阿丑吓坏了,以为是刚才碰到哪儿,把男人给碰疼了,她忙得手忙脚乱地去拍着男人的肩膀,小心询问:“怎么了?是我刚才碰到你哪儿了……难受吗?”

     

    男人不回答,却蓦地停止了颤抖,阿丑到底是不放心,顿了顿,又小声问道:“你……你能说话吗?嗓子也坏了吗?”

     

    男人还是没理阿丑,阿丑也不气馁,心里却少不得一声叹息,暗暗道,这人怕是连嗓子都坏了,真是可怜。

     

    她不放心,有心想把男人翻过来查看一下,但是瞧着床单上的污秽,还有男人后背的褥疮,到底还是算了,她爬过去,把另一个床单角给拉出来,然后一点一点地从男人身下抽出了那个污秽不堪的被单来,连带着那个破毯子,抱着扔在了外头。

     

    《天下朝凤:邪王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