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你是我的迷途》—(完整版)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你是我的迷途》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作者的文章内容《你是我的迷途》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 本章节由、

    本站每天更新第一时间《你是我的迷途》最新章节目录,目前已经更新到最新章节。

    作者的文章内容《你是我的迷途》主题明确,文情并茂。深深的打动人心,引发共鸣!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提供!

    05 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是厉御南,顿时让末笙热泪盈眶,赶紧起身搂住厉御南的肩膀,“御南,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末笙只剩下乞求,乞求厉御南给她一丝温暖,给她一个怀抱,在爱情里,末笙是卑微的,爱着厉御南,放下身段,放下自尊,如果有一天她心死了,可能就会觉悟,不过没这个机会了,她答应把最后的时间留给厉御南。

     

    “嗯。”

     

    厉御南不忍,和末笙认识这么久,就算没有爱情也有友情和亲情,再怎么厌恶用婚姻捆绑他,也无法看她狼狈的在家里恐惧不安。厉御南抱着末笙进入卧室,让她睡觉,又去拿了许多蜡烛过来,把房间的每个角落照得通亮。

     

    末笙心中一暖,对她来说很满足。

     

    这一夜,抵死缠绵,欢愉过后,末笙搂着厉御南的腰,厉御南磨蹭着末笙的后背,突然摸到凸起的地方,脊椎的部分有一处凸起,像是骨头受过伤,在他印象里,末笙被保护得很好,没生过大病,也没受过伤,怎么会有伤。

    4073cc5c99b64773a9c9703001269038!400x400.jpg

    “这里是怎么回事?”厉御南在她腰间的位置移动。

     

    末笙靠着厉御南的胸口,扯过他的手放在胸口处,“不小心磕的,已经没事了。”

     

    骨头受伤不可能没有事,但末笙不说,厉御南也没有过多询问,渐渐的沉睡过去。

     

    末笙睡不着,特别是对着厉御南的脸,只想用尽全力记住,凝视着他不敢闭眼。她抚摸着厉御南的轮廓,这张脸让多少女人为之倾倒,可被她这平凡的女人捆绑一身。

     

    末笙笑了笑,终究还是幸福的。

     

    厉御南的手机响了,末笙怕打扰到他,调成了静音,上面显示着纪向晚的名字,她又无奈接过电话。

     

    “御南,我害怕,你来陪陪我好不好?”纪向晚在电话里哭泣。

     

    外面的天,刮风下雨,末笙凝视搂着她腰睡着的厉御南,否决了。

     

    “御南睡着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是你!”

     

    纪向晚说完,末笙就摁断了电话。

     

    她也有私心,厉御南是她的丈夫,她还没有大方到把丈夫拱手让人,每次见到他们亲密搂抱,她的心就像刀割一般,这个时候,纪向晚还想厉御南过去找她,末笙绝对不允许,她才是厉御南的老婆。

     

    天气渐凉,看到简笑给宝宝织毛衣,她也有想法,要给厉御南织条围巾,每次上班厉御南都能戴着她的围巾,那是多么的幸福。

     

    末笙跟着视频学,差不多一天时间就织了一半,原来围巾也不是那么难学。

     

    “末笙!”

     

    厉御南气冲冲的推开门。

     

    见厉御南回来了,末笙很高兴,拿过手里织了一半的围巾放在厉御南身上比量,“这围巾合不合适,以后冬天到了,你戴着就不会冷了,我刚学的,才一天就织了这么多,厉不厉害?”

     

    末笙抬头凝视他,厉御南满脸的怒气,心思根本就不在围巾上,而是厌恶的扯掉扔到了地上,竹签滚落,发出的声响令末笙心脏一紧,她很诧异,望着她辛辛苦苦,手指戳出好几个泡才弄出来的围巾,紧紧的咬着嘴唇。

     

    厉御南扯住末笙的手,摁在墙上,力度几乎要把她掐死,“昨晚是你故意挂向晚电话的?”

     

    06 和厉御南离婚我养你

     

    末笙紧抓住厉御南的手臂,吃力的说,“是。”

     

    厉御南满眼血红,痛恨的目光注视着末笙,有失望,也有厌恶,“要是我再晚去一步,她就死了!”

     

    什么?

     

    末笙震惊,怎么可能会这样?

     

    末笙不太明白,昨晚纪向晚明明还好好的,哭着喊着要厉御南去陪她,她只不过挂了电话而已,就酿成这样大的事?

     

    “我不知道。”

     

    “是你见死不救,向晚向我求救,她被人抢劫,差点遭到强奸,在最后一刻打电话给我,你接了,你不但不救她,还不报警,如果不是她拼死抵抗,她早就被人糟蹋了,现在还在医院重病监护室,刚刚抢救过来。末笙,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蛇蝎心肠了!”

     

    厉御南死死的抠住末笙的脖颈,像是要她去给纪向晚陪葬。

     

    不是这样,昨晚纪向晚哪里遭到强奸,分明就是陷害。

     

    “她没有向我求救过,也没遭人强奸,她打电话过来就是单纯的让你过去陪她。”

     

    末笙望着厉御南的眼睛,他给不了末笙任何的信任,相反,恨不得末笙立刻就去死。

     

    “你在狡辩,难道向晚受伤是自己弄的?末笙,你骗谁!”厉御南厌恶的把末笙甩开。

     

    跌坐在地上,末笙浑身都在疼,可心上的疼几时能愈合,末笙无力的哭泣,抱住了厉御南的腿,“御南,你信我一次好不好,我真的没有见死不救。”

     

    厉御南背对这末笙,绝情的甩开了末笙的手,语重深长的说,“末笙,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不恨你,但我从来没想过爱你。”

     

    一句话直戳末笙的心窝,厉御南从未想过爱她。

     

    砰的一声,房门被关上,末笙知道厉御南不会回来了。

     

    末笙望着地上编制一半的围巾,又拿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做了一半的事,她总得要做完,熬着夜,末笙专注的把围巾编制好,又在围巾的最边上绣了“末笙”二字,代表着是她末笙。

     

    半个月,末笙都没和厉御南见过面,反而末笙嗜睡有些严重,她把事情给简笑说了,简笑担心她的身体一定要带着她去医院,末笙做了个身体检查,医生直接让她去妇产科,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后,医生对她说怀孕了!

     

    末笙原本低落的情绪迅速高涨了,抬头惊楞的望着医生,“医生,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怀孕了吗?”

     

    “是。”医生肯定的回答,又难为的说,“你现在的身体怀孩子会很困难,可能对你的生命会造成威胁,最好是打掉孩子,赶紧治疗你的胃病,这不能耽误。”

     

    “不,我要生下来。”末笙抚摸着肚子,脸上染着母性的光辉。

     

    简笑得知末笙怀孕了,也很高兴,她们同为孕妇就有共同的话题。

     

    “你们结婚五年,是时候要孩子了,要不要打电话给厉御南,让他也高兴高兴。”简笑欢喜的道。

     

    末笙摇摇头,“不用了,估计他也不会喜欢。”

     

    “说什么傻话,难不成他还不要孩子?”

     

    “对啊,他不喜欢孩子。”

     

    “算了,也不指望他了,末笙,以后我养你,你和厉御南离婚吧。”简笑心疼她,拉着她的手说道。

     

    “你老公怎么办?”

     

    “他啊,没你重要。”

     

    “好,等我离婚后,你养我。”末笙笑着说。

     

    正好,厉御南就在对面,把她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纪向晚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厉御南在这里守了半个月,只是没想到出来就见到末笙,末笙和简笑的那些话他听进去了,脸色十分难看。

     

    他没说离婚,她们操心为时过早。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于微|信|公|众|号【雨季文学】,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