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推美文《豪门认证宠妻》全文txt免费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豪门认证宠妻》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豪门认证宠妻》已上线。这篇《豪门认证宠妻》小说文笔极佳、才思敏捷、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出口成章

    《豪门认证宠妻》小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txt下载完整版 新书《豪门认证宠妻》已上线。

    这篇《豪门认证宠妻》小说文笔极佳、才思敏捷、言简意赅、完美无缺、一针见血、出口成章、文风幽默,小编极力推荐阅读!

    第一章 主动出击

    两个月前顾晓舒因着顾家财政危机嫁给陆牧,两个月过去,她和陆牧的感情依旧没有一点进展。

     

    不,不止没有进展,连陌生人都算不上,毕竟没有谁会对陌生人冷着脸,不时还丢几句难听话。

     

    要不是为了报答养父母的养育之恩,顾晓舒早就甩手走人了。

     

    陆牧是陆氏企业的总裁,平时总是西装革履不苟言笑,最近却穿的越发的时尚,甚至还喷了香水。

     

    “好的宝贝,在停车场见,来,亲一个。”陆牧也不知道和谁接电话,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看着前一秒还对自己横眉冷目,下一秒就如沐春风接电话的陆牧,顾晓舒突然觉得自己肯定头顶青青草原了。

     

    既然陆牧从始至终都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陆牧,这段婚姻还有什么继续的必要?

     

    要不要去抓奸?这是顾晓舒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想法。

     

    想到自己的养母耳提面命的要她好好呆在陆家,她就退缩了。

     

    可看着陆牧满面春风的离开,顾晓舒的心里别提有多憋屈了。

     

    她缩着肩膀爬上楼去,看到婆婆白玉珠的卧室门开着一条缝,下意识的走过去打算给她关好。

     

    这个家,白玉珠是唯一没有为难顾晓舒的人。陆家现在的一切,几乎是完全靠白玉珠一个人打拼出来的,所以顾晓舒也特别崇拜白玉珠,总想着将来也成为和她一样的女强人。

     

    顾晓舒才靠近卧室,里面就传来小姑子陆雨的声音:“……那就快点把她赶出去,我看着她就恶心!就那样的小野种,凭什么当哥哥的老婆!”

     

    小野种、哥哥的老婆两个词,成功的把顾晓舒定在了原地。

     

    “傻女儿,她身后是顾家,哪能那么随便就把她打发了,要想赶她走,还得从长计议。”对比陆雨的急躁,白玉珠的声音还是那么的从容淡定。

     

    白玉珠也算是南城的商业神话,毕竟游走在商场的大多数都是男人,而白玉珠竟然也能在商场争得一席之地,一身从容的气度不是任何人能学得来的。她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魄力,一度让顾晓舒崇拜不已。

     

    可这一刻,她居然用着商场上那一套,计划着如何把顾晓舒赶出家门。

     

    “她和哥哥都结婚两个月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连个蛋都不会下的女人留着干什么?”陆雨尖利的声音从狭小的门缝里钻出来,直接窜进了顾晓舒的耳朵里。

     

    下蛋?我下你二大爷的蛋!

     

    顾晓舒要不是还想继续听听她们说什么,估计已经闯进去和陆雨理论了。

     

    别人不知道,她们母女两还不知道吗?从顾晓舒嫁入陆家的那天起,陆牧就没给过顾晓舒好脸色,更别提上床了。她要真是怀孕了,那还不得被扫地出门?

     

    “我有个好计划。”白玉珠说。

     

    顾晓舒提着耳朵凑过去听,偏偏白玉珠压低了声音,只能隐约听到下药和顾晓舒出轨之类的零星词语。

     

    “好!”陆雨的声音里全是兴奋,“什么时候开始准备?她早一天滚出去,我和哥哥就早一天开心!”

     

    “快了。”白玉珠的声音慢吞吞的传来。

     

    听着里面高跟鞋的声音哒哒哒的传来,顾晓舒赶紧躲到了白玉珠门口一人高是古董大花瓶背后。

     

    原本那花瓶也是藏不住顾晓舒的,可陆雨满脑子都是怎么把顾晓舒赶出去的事情,兴奋的难以自已,哪还能看到顾晓舒其实就在门口。

     

    等陆雨走了,顾晓舒回到房间把刚才听到的事情都整理了一遍,虽然没听全,但白玉珠的意思估摸是给顾晓舒下药,然后以她婚内出轨为由赶出去。

     

    明明出轨的人是陆牧好不好!

     

    顾晓舒想了想,决定先下手为强。

     

    隔天一大早,顾晓舒和白玉珠说想家,要回去几天,白玉珠同意了。

     

    顾晓舒离开陆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直接冲到商场买了数码相机,又买了个口罩,这才蛰伏在陆家门外。

     

    果然,和平时一样,下午六点多的时候,陆牧开着他那骚包的兰博基尼出门了。

     

    顾晓舒打了辆出租车跟在陆牧车子后面,发现车子开进了陆家别墅附近一个高尔夫球场的停车场。

     

    顾晓舒付完车费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停车场,停车场的保安估计觉得她不像个坏人,也没阻止。

     

    到了监控死角,顾晓舒掏出口罩戴上,正准备开始寻找陆牧身影的时候,耳朵里就传来了几声女人的娇吟:“哦……不要……”

     

    加上规律有节奏的啪啪声,顾晓舒不用猜也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

    5bac51cf4aa4a391.jpg!600x600.jpg

    顾晓舒顺着声音来源处看去,差点没跳脚!

     

    只见一个身材姣好的女人被陆牧压在兰博基尼的车头上奋力的冲刺,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挺整齐的。只有女人的裙子被撸到了腰间,大张的双腿表明他们此刻正在负距离接触。

     

    “靠!”顾晓舒无声的咒了一声,掏出数码相机对着两人一阵狂拍,又不怕死的掏出手机录了个视频。

     

    来之前顾晓舒以为顶多拍到几张两人接吻的照片,怎么都没想到这两人居然饥渴到这种程度。

     

    对比两人的热火朝天,顾晓舒纠结的要死。那女人一头大波浪卷发,因着陆牧的狂ye动作,头发全甩在脸上,怎么拍都拍不到清楚的相貌。

     

    “陆牧……啊……不行,我们不能……在这里,会……会有人看到……啊……”女人嘴里虽然这么说,抱着陆牧脖子的手一点也没松开。

     

    陆牧依旧奋力的冲刺着,说:“放心,我来之前就问过了,这里的车流量很少,几乎不会有人来。”

     

    没有人来就可以那么肆无忌惮了?不知道停车场都有摄像头的?

     

    顾晓舒下意识的把视线落到摄像头上。

     

    “靠!”这次她没忍住骂出声。

     

    亏她还缩在摄像头拍不到的角落里,那摄像头压根就没开,按在那里就是个摆设!

     

    “谁?”陆牧原本激烈的动作瞬间停下,眼神锋利的看向顾晓舒这边。

     

    看到陆牧已经抽身,开始整理女人身上的衣服,顾晓舒欲哭无泪。

     

    她怎么就那么蠢呢?

     

    她一点一点朝后缩,一只大手突然捂住了她的嘴。

     

    “唔……”她挣扎了两下,压根没用。

     

    下一秒,她就被人拖上了一辆面包车。

     

    身后的人身上有一股子血腥味,加上浓重的呼吸声,顾晓舒下意识的觉得自己遇到变态杀人魔了。

     

    “别动!”男人低喝了一声,声音倒是挺好听的。

     

    陆牧这时已经整理好身上的衣服,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咚!咚!咚!”顾晓舒的心脏越跳越猛,她觉得她的心跳声估计连车子外面的陆牧都能听见了。

     

    就在陆牧快走到面包车前面的时候,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传来。

     

    陆牧愣了一下接通,语气很不耐烦的回了几句,转身就带着女人离开了停车场。

     

    看着他们走了,顾晓舒悬着的心才落下。

     

    下一秒又僵住了,刚才只顾着观察陆牧和女人,她居然忘记了自己这会还被人抓着!

     

    第二章 真的出轨了

    “唔唔唔……”顾晓舒挣扎了好几下,发现自己那点力道简直是螳臂当车。

     

    倒是紧紧钳制着她的男人呼吸变得越发急促,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上,烫得她心脏都跟着发抖。

     

    “既然是你自己愿意的,那就别怪我!”身后的男人阴森森的吐出一句话,原本搂着顾晓舒的手突然用力扯掉了顾晓舒的外套。

     

    愿意?他哪里看出来她愿意了?顾晓舒眼睛蓦地瞪大,张嘴就咬了男人都手心。

     

    “呵……还挺有情趣。”男人不怒反笑,手上的动作也越发的大开大合起来。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顾晓舒的上身的衣服就全变成了碎布。

     

    感受到胸前的凉意,顾晓舒挣扎的力道更大了。

     

    男人皱着眉头,猛地把顾晓舒转过来正对着他。一个带着口罩一个满脸是血,彼此都没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模样。

     

    “你……唔!”顾晓舒的怒骂还没冲出口,又瞬间被男人捂住嘴挡了回去。

     

    男人满脸是血的模样让人看着心惊肉跳的,特别是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狭长双眼,冰冷的就像是蛰伏在暗处的苍狼,随时都会一口咬断敌人的脖子。

     

    “次啦!”又是一声布帛破裂的声音,顾晓舒的休闲长裤没了。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最后那道屏障也轻飘飘的没了。

     

    后来的事情顾晓舒记的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自己疼的快死了。整个过程她只记得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眼盯着她的眼睛看,就好像恨不得弄死她。

     

    顾晓舒满心都是委屈,她只是来抓奸的,怎么惹到这个不认识的男人都不清楚。

     

    好不容易等男人停下了动作,顾晓舒整个人也快散架了。她顾不得身上的剧痛,抬脚就朝男人的双腿间一脚踢过去。

     

    那张从始至终都没表情的脸上终于划过了痛楚,眼见男人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顾晓舒管不了别的,抓起落在身边的数码相机朝着男人的脑门狠狠地砸过去。

     

    数码相机应声而碎,男人瞪着顾晓舒的眼神也闭上了。

     

    看着躺在一边不省人事的男人,顾晓舒想杀他的心思都有了。

     

    她明明是来抓奸的,结果真和人发生关系了。

     

    顾晓舒的视线落到男人身边的一件大衣上,扯过来套在自己身上打算走。伸手打开车门,又愤愤不平的转身朝着男人的脸踢了几脚。

     

    看着那张本就看不出长相的脸上多了几个脚印,她心里才舒服了一些。

     

    抓着碎掉的相机和乱七八糟的衣服,顾晓舒龇牙咧嘴的离开了停车场。

     

    走到路边,顾晓舒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去找她的闺蜜孙箐箐,她这会身上除了那件大衣,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论是回陆家还是顾家都不妥。

     

    孙箐箐的外貌是那种典型的花瓶型大美人,但性子是实打实的女汉子。

     

    看到顾晓舒一身的狼狈,她首先想到的是顾晓舒被抢劫了。

     

    顾晓舒一进孙箐箐家就把数码相机递给孙箐箐,“你给我看看还能修好不?”

     

    孙箐箐瞥了一眼数码相机,把视线落到顾晓舒身上,“相机坏了再买一个就行了,倒是你,怎么这么狼狈?”

     

    孙箐箐一问,顾晓舒就想起了在停车场里的种种,脑仁都是疼的。

     

    “我想洗个澡,你的衣服借我一套。”孙箐箐虽然是顾晓舒无话不谈的好闺蜜,可这时候顾晓舒自己的心思都乱了套,压根就不知道从哪说起的好。

     

    孙箐箐虽然性子大大咧咧的,心思还是很细腻的,一眼就看出了顾晓舒的不对劲,没再继续问,到衣柜拿了一套宽松的衣服给顾晓舒。

     

    顾晓舒拿着衣服去浴室洗澡,脱完衣服看到镜子里满身的青紫,她就恨不得把那个夺了她清白的男人大卸八块。

     

    等她洗好出来打算和孙箐箐说这事的时候,孙箐箐已经抱着电脑站在浴室门口了,一脸震惊的问:“小舒,照片里的人是陆牧和杨深深?”

     

    “杨深深是谁?”顾晓舒皱着眉头看向孙箐箐。

     

    孙箐箐赶紧把电脑屏幕转过来对着顾晓舒,“就是照片里这个女人啊!”

     

    电脑屏幕上,赫然是顾晓舒在停车场拍到陆牧和女人堪比AV的照片。

    “你刚才不是问我相机能不能修吗,我想着你想要的不是相机而是照片,就用电脑试试还不能不能导出来,里面就那么几张照片,我就不小心看到了……”孙箐箐看着顾晓舒脸色不对劲,就急急忙忙解释。

     

    虽然孙箐箐觉得顾晓舒和自己是穿开裆裤的交情,什么私密的话题都可以聊。可照片里的男人到底是顾晓舒的老公,自己贸然看了他出轨的照片,好像真的不太好。

     

    “没事,我只是想杨深深是谁。”顾晓舒心里一点也不介意孙箐箐看到照片,反正她也不爱陆牧,她要是知道女人的身份,和陆牧谈离婚的时候也能多点筹码。

     

    “就是那个很有名的杨家……怎么说呢……”孙箐箐也不知道从何说起,“就是据说整个南城有一半是他家的那个杨家!”

     

    顾晓舒看着照片上看不清容貌的女人,嘴角抽了抽。

     

    一个豪门千金,居然喜欢有妇之夫,这爱好真独特。

     

    不过杨深深的家世越厉害越好,就算为了不得罪杨家,陆牧也不敢为难顾晓舒。

     

    顾晓舒大概的和孙箐箐解释了一下有关自己和陆牧的事情,和孙箐箐约好,如果她到了陆家两个小时还没出来,就让孙箐箐把照片发给当地的媒体,自然有人替她主持公道。

     

    站在陈家别墅的大门口,顾晓舒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这两个月,为了维持这份交易式的婚约,顾晓舒在陆家就是个佣人,包揽了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活。特别是陆雨,完全把顾晓舒当做了佣人,半夜要吃宵夜还把顾晓舒从被窝里拉起来。

     

    顾晓舒对陆牧谈不上有一点好感,就是本分的觉得自己既然嫁给他了,就该好好的孝顺婆婆,处理好家里的一切大小事物。

     

    为此,她收起了自己的利爪,做一只安分的小喵咪,结果呢?换来的全是陆家人的算计。

     

    也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她顾晓舒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陆牧、白玉珠、陆雨,通通准备接招吧!

     

    第三章 我要离婚

    顾晓舒前脚才踏进陆家,陆雨就盛气凌人的冲过来朝她质问:“顾晓舒,不是和你说了我中午要吃银耳羹吗?你为什么现在还没做好?你还想不想在陆家呆下去了?”

     

    看,多么理所当然的口气,就好像她顾晓舒给她陆雨做吃的是工作,不做就要被开除。

     

    顾晓舒没回答她陆雨,只是朝她翻了个白眼。

     

    陆雨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顾晓舒居然敢对她翻白眼,真是反了她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陆雨抬手就朝着顾晓舒一耳光扫过去。

     

    可惜她的手没落到顾晓舒脸上就被顾晓舒捏住了,而且用的力气一点也不小,疼的她差点倒抽了一口冷气。

     

    “松手!”陆雨使劲的挣扎了两下,偏偏一点用都没有,顾晓舒的手就好像在她手腕上生了根,怎么都挣脱不掉。

     

    顾晓舒半眯着眼睛看她,突然松了手。

     

    她原本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挣扎,顾晓舒一松手,她直接就朝后摔去。

     

    啪!陆雨就那么毫无防备的摔在了地板上,因为疼痛,一张脸皱成一团,怎么看怎么丑。

     

    陆雨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么高高在上的上流社会名媛竟然被人欺负了!而且还是在自己家!

     

    “顾晓舒!你居然推我!”陆雨故意把声音提高,加上语气委屈的不行,摆明了是想让人认为是顾晓舒把她推倒的。

     

    几乎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陆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佣人都冲到了门口,七手八脚的扶起陆雨,一边问她摔坏没。

     

    而顾晓舒,从始至终都冷眼看着这一切。

     

    “哒、哒、哒。”规律而又熟悉的高跟鞋声从楼上不紧不慢的传来,所有佣人全都自发的分成两排俯首站好。

     

    楼梯上,白玉珠像个高傲的女王似的,仰着头走下楼梯。

     

    以前顾晓舒也是这样仰视着她,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个女人丑陋的一面被她看穿了,她不再是她崇拜的女王!

     

    白玉珠一步一步的走到顾晓舒和陆雨面前,眼角都没在顾晓舒身上划过一下,问陆雨:“怎么回事?”

     

    “顾晓舒推了我!”陆雨一脸委屈的伸手指着顾晓舒,甚至眼里已经酝酿出泪水。

     

    白玉珠眼睛微微一眯,脸色已经瞬间冷了下来。

     

    若是以前顾晓舒不清楚白玉珠的真面目,估计会解释,现在是一点辩解的意思都没有了。

     

    “我陆家的女儿是谁都能欺负的?”白玉珠瞥了一眼顾晓舒,眼睛里分明是不屑,视线落到陆雨身上时,才终于多了一丝作为母亲该有的柔和,说的却是:“她怎么欺负你,那就怎么还回来!这些,还需要我教你吗?”

     

    听了白玉珠的话,顾晓舒心里其实多少还是有些诧异的。她以为这个南城的商业女神话,多少为了顾及形象会问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想到完全没有。

     

    不过仔细想想,白玉珠不过是没像陆家兄妹一样刻意为难她而已,她怎么就觉得白玉珠是好人了呢?毕竟陆雨才是她女儿,她顾晓舒什么都不是,白玉珠会直接站在陆雨这边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有了白玉珠撑腰,陆雨更是什么都不怕了,脸上的委屈被得意取代,笑的一脸扭曲,“顾晓舒,你既然敢先对我动手,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看着陆雨抬起的手,其实顾晓舒心里是很不屑的。

     

    就陆雨那点战斗力,十个也打不过她顾晓舒一个好不好!

     

    可是,陆家有钱,顾晓舒今天要真是和陆雨杠上了,怕是顾家人也会被牵连。

     

    但坐以待毙也不是她的处事风格。

     

    顾晓舒一手架住陆雨落下的手,一手掏出手机,直接凑到白玉珠面前,“陆太太,你打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些照片要是落到各大媒体手里,似乎就很好玩了。”

     

    陆雨看着顾晓舒手机上的照片,瞬间脸就红了。

     

    白玉珠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伸手就掐住了顾晓舒的下巴,“你胆子不小,居然敢威胁我!”

     

    顾晓舒冷笑了一声,“要不然陆太太可以动我一下试试,毕竟我手机不仅有照片,还有视频。”

     

    顾晓舒也不管陆牧的脸面,直接点开视频就播放。

     

    安静的别墅里,嗯嗯啊啊的声音瞬间传来,饶是见多识广的白玉珠也瞬间变了脸,直接伸手就去抢顾晓舒的手机。

     

    顾晓舒直接收回手,“视频可不止我手机里有,我还让我朋友拷贝了一份。陆太太,我们要不要试试是我被你打一顿的后果比较严重,还是您的宝贝儿子和杨深深苟合的视频传出去的后果更严重?”

     

    “嘶!”陆家的佣人里,也不知道谁倒吸了一口冷气。

     

    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和少爷苟合的女人居然是鼎鼎有名的杨深深。

     

    白玉珠清楚的知道这视频流露出去会对她陆家有多大的影响,且不说股票下跌,陆牧的名声一落千丈,就单单是杨家对他陆家的打压,他陆家都支撑不住。

     

    咬了咬牙,白玉珠强忍住怒火问顾晓舒:“说吧,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顾晓舒下意识的撇了撇嘴角,这个开口闭口都是钱的女人,以前她是怎么把她当做偶像的?

     

    不过那些都不重要,至少她占了上风。

     

    “我要离婚。”顾晓舒一字一句,口齿清晰。

     

    “什么?”白玉珠不敢置信的看着顾晓舒,甚至怀疑是她听错了。

     

    看着白玉珠惊愕的样子,顾晓舒心里终于平衡了一点,再次重复:“我要和陆牧离婚,记住!是我要和他离婚!”

     

    主动提出离婚的人是顾晓舒,白玉珠心里有些庆幸的同时还是觉得不舒服。

     

    这死丫头嫁给她家陆牧已经是攀高枝了,居然还敢主动提出离婚?

     

    一辈子强势惯了,猛地被顾晓舒占了主动权,白玉珠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可照片能耍赖,视频可做了不假,左思右想,白玉珠只能让陆雨打电话叫陆牧回家。

     

    陆雨添油加醋的把事情经过给陆牧说了,陆牧听完之后差点把手机摔了。

     

    这死丫头平时连点存在感都没有,现在不但敢偷/拍他,还敢主动提出离婚了?

     

    看来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还当他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了!

     

    等待陆牧回来的时间里,顾晓舒别提多开心了,直接坐在平时只有陆家母子三人才能坐的欧式沙发上喝着咖啡,拿出手机让孙箐箐安排人把离婚协议送来。

     

    看到离婚协议的内容和照片的时候,白玉珠差点没把文件丢到顾晓舒脸上。

     

    说什么陆牧婚内出轨,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这都是些什么玩意?

     

    可气归气,她却只能用眼睛瞪顾晓舒几眼,什么都不敢做。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陆牧回来了。

     

    他没有一丝迟疑,直接大步流星的朝着顾晓舒走过去。

     

    也不知道是男人天生给女人的震撼还是怎么的,反正顾晓舒看到陆牧的瞬间就怂了,心脏砰砰直跳,甚至都不敢看他了。

     

    第四章 我还嫌脏呢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很快顾晓舒就反应过来了。她又没有亏欠陆牧什么,凭什么怕他?

     

    在心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顾晓舒给自己鼓足了勇气才抬头挑衅的看着陆牧。

     

    看到顾晓舒的眼神,陆牧愣了一下。从他认识顾晓舒那天起,顾晓舒在他面前一直是唯唯诺诺的,甚至都没敢直视过他。可这一刻,她竟然敢用那种眼神看着他。

     

    说不上来什么感觉,就是觉得这个丫头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无趣,突然也有点不想离婚了。

     

    伸手拿起桌上的文件,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离婚协议书。

     

    甲方:顾晓舒

     

    乙方:陆牧

     

    甲方嫁入陆家三个月,为成为一个好妻子兢兢业业,可乙方却婚内出轨(证据附在协议后)。

     

    现甲方以乙方婚内出轨为由提出离婚,并且不要乙方的任何财产。

     

    不得不说,离婚协议书的内容对陆牧来说颇为幼稚,他压根不打算放在心上。随手把文件丢在一旁,才发现文件下面还压着几张他和杨深深的照片。

     

    看到照片上自己和杨深深激情的模样,陆牧没忍住蹙起了眉头。

     

    “我不离婚。”陆牧直视顾晓舒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

     

    说完的时候,他微微愣了一下,他为什么不愿意离婚了?这场婚约他本来就不愿意,一场交易似式婚约有什么继续下去的必要?他之所以会和杨深深在一起,就是因为他喜欢杨深深,杨深深才是他心目中妻子的人选。

     

    可到了这一刻,他竟然不愿意离婚。而为什么不离婚,他自己都说不上来。

     

    “我不但有照片,还有视频,你婚内出轨,必须离婚!”听到陆牧那么说,顾晓舒真的担心他脑一抽就不和自己离婚,急急忙忙的就出言威胁。

     

    听到顾晓舒这么说,陆牧更生气了,拳头握得咯咯作响,一张脸铁青。

     

    向来只有他陆牧甩了别人的份,还没有别人甩他陆牧的份!

     

    可即使胸腔里全是怒火,他还没有冲动到上去打顾晓舒一顿,只能把离婚协议书撕成无数个碎片直接砸在了顾晓舒的脸上。

     

    “顾晓舒,你给我听好了!我这辈子也不会和你离婚!我要让你一辈子守活寡!”

     

    顾晓舒慢吞吞的把脸上的纸屑拍掉,看着陆牧,不怒反笑,“你不离婚也可以,我会把那些照片和离婚协议书一起发给杨深深,别以为我不知道杨深深是谁,看到这些,我想她再也不会和你在一起了吧?”

     

    操!一向自诩教养良好的陆牧没忍住在心里爆了一句粗口,这死丫头竟然敢拿杨深深来威胁他。

     

    杨深深是南城有名的名媛淑女,如果她这样隐秘的照片被流露出去的话,其后果可想而知,那他陆牧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和杨深深有希望了。

     

    可即使这样想,他心里竟然也没有太多的遗憾。

     

    “陆牧,我希望你能理智一点。”一直坐在旁边没说话的白玉珠开口了。

     

    她能看出来自己的儿子有所犹豫了,其中犹豫的原因是什么,她并不想知道,她只希望他能考虑到大局。

     

    陆牧抬头看着白玉珠,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妥协了。

     

    看陆牧的反应,顾晓舒就知道自己成功了。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孙箐箐,让她重新打印一份离婚协议书送过来的同时也和她报了平安。

     

    一切大功告成,顾晓舒站起身打算上楼收拾东西,站起身之后看着脸色依旧难看的要死的陆牧,“我劝你最好签了字再离开,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会有什么后果。”

     

    虽然顾晓舒认识陆牧也没多久,可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他总是反复无常,对她十分的没耐心。如果让他在楼下等她收拾东西然后签离婚协议书,这完全不可能。

     

    可她也不想等他,这个家,她是一刻都呆不下去了。

     

    陆雨看着顾晓舒那么盛气凌人的和自己的哥哥说话,心里很不爽,直接站起身伸手指着顾晓舒的鼻子,“等什么等?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你以为我想多待?老娘要收拾老娘的行李!”顾晓舒不甘示弱的怼回去。

     

    “收拾行李?”陆雨讥讽的笑了一声,“你才嫁到我们家多久,能有什么行李?我看你就是想上去偷东西吧?”

     

    原本已经走到楼梯口的顾晓舒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陆雨,就像是看到一个傻子,“我连你们家的财产都不要,我还要你们家的东西?我说陆白痴,你该不会是狗血剧看多了,智商不够用了吧?”

    “你叫我陆白痴?”陆雨恨不得瞬间冲上去撕烂顾晓舒的嘴,可她们家的佣人都还在,作为一个名媛,她不能做出那样有失形象的事。

     

    “难道不是?”顾晓舒冷笑了一声,对陆雨的不屑表现的毫不掩饰。

     

    陆雨被顾晓舒气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却一个字都憋不出来。

     

    顾晓舒也懒得再和她理论,直接转身上楼去收拾东西,到了房间里才觉得下面有点疼,才反应过来自己回到陆家之前发生了什么。

     

    顾晓舒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叹了口气,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天竟然能发生这么多事情。

     

    的确像陆雨说的一样,她的东西并不多,甚至连一个行李箱都没装满。收拾好东西走到门口,顾晓舒转身看了一眼住了三个月的房间,居然没有一点留恋的感觉。

     

    顾晓舒拖着行李箱下楼的时候,陆雨正和白玉珠在聊天,陆牧并没有在客厅里。

     

    等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有佣人送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进来,说是有人送来的。

     

    肯定是孙箐箐送来的,只是陆家人狗眼看人低,没有让孙箐箐进来罢了。

     

    顾晓舒拿过协议书就要签字,才把笔拿起来,白玉珠突然就把她手里的离婚协议书抽走了。

     

    看着白玉珠一字不落仔仔细细看协议书的样子,顾晓舒就知道她是怕她修改了离婚协议书,要他们陆家的钱。

     

    顾晓舒下意识的撇了撇嘴角,这个所谓的商业神话真是肤浅。

     

    本来顾晓舒也想着好聚好散,不打算和他们吵的,可白玉珠的这个行为无异于是践踏她的尊严,顾晓舒也就毫不留情地说:“我说陆太太,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喜欢在背后阴别人?我一点也不想要你们陆家的钱,就算你给我,我还嫌脏呢!”

     

    第五章 彼此彼此

    白玉珠因为顾晓舒的一句话气的差点抬手一耳光扇过去,可为了保持形象还是不得不忍着,把火气憋在心里。

     

    顾晓舒瞥了一眼白玉珠没说什么,直接把名字签好,然后问了陆牧的去向。虽然白玉珠很不想回答,可顾晓舒能早点离开他们陆家,她也能少被气一会儿,就不甘不愿的说:“在花园里。”

     

    顾晓舒也没和他们客套,直接拿着离婚协议书拖着行李箱就往花园里走。

     

    陆家的花园在这三个月里顾晓舒也来过不少次,每一次来她都不得不感叹,有钱人家的奢侈生活不是她这样的普通人能理解的。

     

    就南城现在的地价,陆家的这个花园如果盖成房子,不知道能住多少人,偏偏被他们家拿来种了些没用的花花草草。

     

    暴殄天物!顾晓舒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直接朝花园中心的一个亭子走去。

     

    顾晓舒到的时候陆牧正在喝酒,也不知道喝了多少,不大的一会儿地上已经落了好几个酒瓶子,看起来应该是是洋酒,因为酒瓶上的字顾晓舒一个都不认识。

     

    顾晓舒微微皱了皱眉,直接走过去,把离婚协议书递给陆牧,“喂,先把字给签了,别待会喝醉了,还得等你酒醒。”

     

    陆牧没有说什么,只是略微转头盯着顾晓舒看,看了好一会儿之后,竟然自嘲的笑了。因为他在顾晓舒的脸上看到了笑容,那笑容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的刺眼,刺眼的让他想毁掉。

     

    脸上的自嘲很快消失,他死死地盯着顾晓舒,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顾晓舒,你居然敢给我下圈套,胆子不小,就不怕我弄死你吗?”

     

    几乎是下意识的,顾晓舒翻了个白眼。

     

    这个陆牧还真是蛮不讲理,明明是他出轨在先,现在却说是他给他下的圈套。如果不是他出轨,她能拍下他堪比av的视频?

     

    不过这些话她也只是在心里想一想,一点也不想和陆牧浪费时间。和一个不喜欢的人聊天,每一秒都是煎熬。

     

    “好了,先把字签了吧,我还有事,赶着回家。”顾晓舒一边说一边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了陆牧。

     

    顾晓舒不耐烦的表情一丝不落的落在了陆牧的眼睛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怒气,总之他整个人气得都像是要炸开,可偏偏无处发泄。猛地从顾晓舒手里扯过了离婚协议书,气急败坏的从兜里掏出一支钢笔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甚至都没有看一眼离婚协议的内容是什么。

     

    看到陆牧终于签了字,顾晓舒大大的呼了一口气,拿过陆牧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顾晓舒如获珍宝,笑的开心不已。

     

    顾晓舒的那抹笑深深的刺痛了陆牧的自尊,他陆牧是谁?是南城鼎鼎有名的陆氏集团未来继承人,是每一个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就连杨深深都无法抗拒他的魅力,翩翩顾晓舒对他避之而唯恐不及。

     

    他的尊严都被顾晓舒践踏光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陆牧伸手就抓住了顾晓舒的胳膊,猛地把他扯到了自己的面前。从没有和顾晓舒这么近距离的接触,猛的对上了那双不带一丝杂质的眼睛,他居然有些愣神了。鼻翼间突然钻进了一抹和其他女人不一样的味道,那是不带任何香水杂质的体香。

     

    原本就有些恍惚的神思因着这个味道有些心神荡漾起来,小腹突然升起一股火热的感觉,紧接着某处不受控制的发生了反应。

     

    陆牧被自己身体的反应给弄得愣住了,怔怔的抓着顾晓舒的手腕没了动静。

     

    “你干什么?放开我!”陆牧抓的顾晓舒的力道很大,顾晓舒的胳膊很疼,她几乎下意识的抬脚就想踩他的脚,可不想惹怒他,也就强忍着那股冲动。

     

    陆牧咬着牙住了那股冲动,双眼死死地盯着顾晓舒,“你为什么要和我离婚?你是不是在外面给我戴绿帽子了?”

     

    说到戴绿帽子这件事,在停车场面包车里发生的一切突然钻进了顾晓舒的脑海里。

     

    可她之所以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给强奸了,还不是因为去跟踪陆牧,说来说去,都怪陆牧。

     

    “对,老娘就是给你戴绿帽子了!”顾晓舒怒气冲冲地吼完之后,又觉得自己这样说特别亏,就补充了一句:“你不也给老娘带绿帽子了?我们彼此彼此!”

     

    听到顾晓舒竟然真的给自己戴了绿帽子,陆牧几乎是瞬间就失去了理智,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伸手就去扯顾晓舒的衣服。

     

    在这种事上,女人本来就不是男人的对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顾晓舒就被陆牧按在了亭子里的木椅子上,她的衣服也被陆牧撕碎了好几个地方。

     

    “放开我!你这个变态!”顾晓舒使劲的挣扎怒骂。

     

    陆牧对顾晓舒的怒骂置若罔闻,伸手就去扯她的衣服,哧啦一声,外衣很快被扯开。

     

    淡粉色的胸衣托着两抹粉白在他眼前晃动着,轰的一声,血液瞬间上涌,陆牧整个人失去了理智,眼睛里只剩下两抹雪白在眼前晃动。

     

    没有任何思考,他伸手就覆上了那抹雪白,和他想象中的一样柔软。还没来得及仔细感受,突然后颈一阵疼痛,眼前一黑,就没了意识。

     

    “居然敢摸老娘的胸!”顾晓舒快气炸了,看着被她一记手刀打得晕过去的陆牧,她毫不留情一脚就把他从身上踢开,又给了他两耳光,这才觉得解气。

     

    本来还想再教训陆牧一会,可顾晓舒觉得身体总有点不舒服,下身一阵暖流,好像是大姨妈来了。

     

    顾晓舒匆匆从行李箱里拿出一件大衣套上,遮住一身的狼狈,拿着离婚协议书急匆匆的离开了陆家。

     

    才离开陆家,就看到孙箐箐开的车等在了门口。

     

    顾晓舒的头发是散的,一身狼狈,孙箐箐一看就知道她被陆牧欺负了,嚷嚷着就要去陆家揍陆牧一顿给顾晓舒报仇。

     

    顾晓舒赶紧伸手抓住她,“我刚才把陆牧那王八蛋打晕了,所以才急匆匆跑出来的,现在我们俩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真没事?”孙箐箐不放心的问。

     

    顾晓舒使劲的点了点头,“真没事儿。”

     

    看着顾晓舒也不像骗自己的样子,孙箐箐也就放心的开着车带着顾晓舒离开了陆家。

     

    第六章 怀孕了

    顾晓舒和陆牧已经离婚这事,她没敢和养父母说,又没去处,就跟着孙箐箐去了孙箐箐的住处。

     

    虽然说是孙箐箐住处,其实也是孙箐箐的办公地点。

     

    孙箐箐的外表看着柔柔弱弱,可她的性格实际上和她的工作一样彪悍:抓奸。

     

    住在孙箐箐家里就已经够麻烦她了,自然不能闲着什么事也不做,顾晓舒就跟着孙箐箐学习那些抓奸技巧,生活过得也挺逍遥。

     

    有天有个男委托人上门拜托孙箐箐帮忙跟踪他老婆,因为他发现他老婆已经三个月没来过月经了,他又在外地工作都半年了,感觉他老婆外面有人。

     

    开工作室也这么久了,孙箐箐也算见多识广,听到委托人这么说,立刻就说:“我觉得你不能单凭她三个月没来月经就认定她在外面有人了,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因为月经这种东西不按时来也可能是因为内分泌失调,不一定是因为怀孕。”

     

    听到怀孕两个字,顾晓舒耳朵里轰的一声,她也很久没有来过月经了。

     

    等孙箐箐和那个委托人谈好价格,委托人离开之后,顾晓舒才偷偷的看着孙箐箐说:“箐箐,我从离开陆家之后就没来过月经,这么一算,两个多月都过去了。”

     

    “所以……”孙箐箐略微迟疑,一下子就想起那天顾晓舒离开陆家时候狼狈的模样,猛得站起来拍了一下桌子,“所以你怀了陆牧那个王八蛋的孩子?”

     

    “没有,他那天没得逞,被我打晕了。”顾晓舒心里七上八下的,脑海里闪过的还是那天在停车场里发生的那一切。

     

    如果她真的怀孕了,那这个孩子要不要留下?

     

    孙箐箐似乎在她耳边说了很多话,顾晓舒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纠结的要死。

     

    那天遇到的那个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她完全不认识他,这个孩子……

     

    “我要留下这个孩子!”顾晓舒突然说。

     

    孙箐箐的嘴角抽了抽,“我说大姐,你现在都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怀孕,就说什么把孩子留下,还是先去买根验孕棒来试试吧!而且我觉得你顶多就是内分泌失调,陆牧那个王八蛋没有碰你,你绝对不可能怀孕的。”

     

    “可是……”顾晓舒犹豫了一下,把这件埋在心底两个多月的事情说的出来,“我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

     

    “你说什么?”孙箐箐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老娘把她抓来,让他给你负责!”

     

    没办法,顾晓舒只能支支吾吾的把那天发生的一切都给孙箐箐说了,说完之后孙箐箐傻眼了。

     

    “所以你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就打算把这个孩子留下?我说顾晓舒,你该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你知道在这个年代单亲妈妈有多辛苦吗?”孙箐箐急得在原地一直绕圈,心里却已经在计划着该怎么多赚点钱帮助顾晓舒抚养这个孩子。

     

    “嘿嘿。”顾晓舒笑了两声,“这不是还没确认我有没有怀孕的嘛?别急。”

     

    可在半个小时之后,顾晓舒很快就被自己的这句话给打脸了。

     

    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顾晓舒居然还有点高兴。

     

    顾晓舒强行掩饰的喜悦被孙箐箐看出来了,她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顾晓舒一眼,“死丫头,你怀了个不知名男人的孩子,怎么还这么高兴?”

     

    听孙箐箐这么一说,顾晓舒挪过去抱住了她的手臂,摇晃着,“你也知道我是个孤儿,虽然被养父母给收养了,可我到底和他们不够亲密。从小到大身边都没有一个何为血缘关系的人,我突然怀了孩子,其实我还挺高兴,毕竟他是这世界上唯一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人,我再也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孙箐箐叹了口气,也知道顾晓舒这些年一直遗憾自己身边没有个真正的亲人,可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拉着顾晓舒去医院做了个B超。

     

    拿到结果之后,顾晓舒高兴地抱着孙箐箐蹦跳,那模样,一点也不像是被人强奸后有阴影的样子。

     

    孙箐箐拿她没办法,也只能同意她把孩子留下,而且约好了以后孩子要叫她干妈。

     

    为了能给这个孩子一个好的成长环境,不至于像他的父亲一样变成一个歹徒,顾晓舒努力地向孙箐箐学习着一切有关抓奸的知识。

     

    可能是因为有压力所以有动力的原因,她学习的很快,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把一切都学到了手,孩子也终于降临,是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孩子已经出生了,顾晓舒也瞒不住自己的养父母,每次两老问起来的时候,她就支支吾吾的敷衍过去,一来二去,他们竟然以为孩子是陆牧的。

     

    不过他们以为孩子是陆牧的,总比他们知道孩子是个来路不明的人的要好,所以顾晓舒也从来没有主动地澄清过。

     

    等孩子断奶以后,顾晓舒和孙箐箐合资一起开了一个分社,孙箐箐的侦探社在城南,她的侦探社在城北。

     

    因为之前孙箐箐在南城就做得小有名气,后来又开了分社,客人自然源源不断。

     

    在顾晓舒和孙箐箐合资三年后,她也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虽然还要付贷款,但好歹也终于有了自己的落脚之处。

     

    又是一个午后,炎炎夏日,似乎只要多动一下,浑身上下就会被流出的热汗包裹。

     

    南城有名的金碧辉煌大酒店三楼,一个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淡定从容的朝着厕所走去,她像是不会热似的,把职业装扣得严严实实。

     

    她不是别人,正是顾晓舒。

     

    女厕所面前摆着维修的牌子,男厕所面前竟然也摆上了维修的牌子,显然有问题。

     

    顾晓舒嘴角微微一勾,毫不犹豫的朝男厕所走去。在门口站定一秒,一脚踢开门,冲进去对着里面就是一阵狂拍。

     

    不大的男厕所里,近两年南城炙手可热的邵氏企业老总邵天凌正站在便池前小解。

     

    从厕所门被人猛的踹开到被拍照的那一刻,他都没有想过冲进来的竟然会是个女人。

     

    他下意识的低咒了一声提起裤子,可放水这种东西不是你想止住就能止住的,一时间,邵天凌竟然被自己尿湿了裤子。

     

    邵天凌被突然闯进来的顾晓舒弄得狼狈不已,顾晓舒却没视线落在了他脸上,而是大胆的把视线落到了他男性的特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