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瑾陆远之小说好看吗?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我曾经拥有过爱情》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牛奶糖动作)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支持正版小说,多多宣传本书,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

    《我曾经拥有过爱情》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牛奶糖动作)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支持正版小说,多多宣传本书,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

     

    本章节由、微、信、公、众、号【】提供!第5章 为了爸爸

    苏瑾慌张的只觉得心都要跳出嗓子口,可她身上的陆远之,却没有半点反应。

     

    他只是更用力的摁住身下的女人,冷笑,“苏瑾,你怕什么,我倒是很好奇,如果哥哥醒来看到你这样,会怎么样。”

     

    苏瑾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她疯了一样的挣扎,可她的这点力道,在陆远之面前根本没有半点作用,她只能任由着陆远之在她身上愈发凶狠,眼睁睁的看着陆恒的睫毛不断颤动。

    5bb5a8375f7c9731.jpg!600x600.jpg

    但过了许久,陆恒都没有睁开眼。

     

    “愚蠢。”看着苏瑾惨白如纸的脸色,陆远之终于没了耍她的兴趣,一把甩开她,“我哥哥这只是应激反应,你以为植物人有那么容易醒来么?”

     

    冷笑的丢下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重重的摔上门。

     

    苏瑾瘫在地上,这才反应过来,陆远之早就知道陆恒不会醒过来,他根本就是在耍自己。

     

    心里的委屈和屈辱好像万箭穿心,她擦干泪水想起身,可不想刚站起来,一股恶心突然从胃里漫出来。

     

    “呕……”

     

    苏瑾慌乱的捂住嘴,跑到水池边吐起来。

     

    好不容易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了,她抬头,就看见镜子里自己惨白的脸。

     

    等下……

     

    她上个月例假是几号?

     

    -

     

    半小时后。

     

    苏瑾坐在妇产科的走廊长椅上,拿着手里的报告,面色惨白。

     

    她怀孕了。

     

    陆远之的孩子。

     

    想想也是,自从两个月前陆远之突然出现,他几乎每天都要在医院占有她,也从来不做措施,不怀孕才奇怪。

     

    “如果不想要这个孩子,就尽快动手术打掉。”

     

    医生刚才冰冷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可她却怎么都没有勇气在手里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一个小时后。

     

    苏瑾浑浑噩噩的做公车到了郊外。

     

    监狱,探监室。

     

    苏瑾坐在凳子上,看着一个穿着囚服、拷着手铐的中年男人被押进来。

     

    “爸爸。”看见男人的出现,她苍白的脸上今天第一次浮出笑容。

     

    苏傲天看着对面又消瘦了一圈的女儿,不由红了眼眶,“小瑾,你最近还好么?陆家人对你好么,没欺负你吧?”

     

    父亲一句温柔的关心,差点让苏瑾的泪水流下来。

     

    但她还是强忍住,扯起嘴角,“爸,我挺好的,陆家人对我很好。”

     

    看着女儿衣服上还未来得及洗掉的污秽物,苏傲天就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

     

    心里的自责和愧疚更甚,他忍不住一个巴掌打在自己脸上,“小瑾,都怪我!如果不是我那天开车没好好看路,撞上了陆大少,你怎么会被带去结婚冲喜,都是我……”

     

    “爸。”苏瑾打断父亲的话,努力挤出笑容,“你别瞎说,我在陆家真的挺好的。”

     

    三年前,陆远之出国留学,她答应他,她会在国内等他回来娶她。

     

    可没想到,在他离开的第二天,父亲车祸撞到了陆恒的车子,陆恒成了植物人,陆家恼怒上诉,父亲被关进监狱。

     

    她疯了一样的到处为父亲奔走,可在陆家绝对的权势面前,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她想跟陆远之求救,但那个时候,不知为何,明明答应她出国后保持联系的陆远之,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根本都找不到人。

     

    就在她绝望的以为父亲要被判死刑的时候,陆恒的母亲林秀兰找到她。

     

    “嫁给阿恒冲喜,我就答应延缓你父亲的死刑。”林秀兰那么许诺她。

     

    她没有别的选择,为了父亲,只能含泪嫁进陆家。

     

    看着苏瑾强颜欢笑的样子,苏傲天更加心疼。

     

    他桌下的手不自觉地握拳,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

     

    他不能让女儿为了自己葬送一生的幸福,哪怕是赔上他的性命,他也要让她自由。

     

    半个小时的探监时间很快过去。苏瑾从监狱出来,摸自己的小腹怔怔。

     

    她知道,如果让陆家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他们一定会将她扫地出门,然后立刻执行父亲的死刑。所以为了父亲,她必须打掉这个孩子。

     

    可是……

     

    这可是她和陆远之的孩子啊,是她和她最爱的男人的孩子啊,让她亲手杀死这个孩子,她真的做不到……

     

    就在苏瑾不知所措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低头看见屏幕上婆婆的名字,她赶紧擦干泪水接通。

     

    “喂,妈。”

     

    “苏瑾,你又去哪里了!你赶紧回来,阿恒醒了!”

     

    苏瑾脑子里轰的一声。

     

    陆恒,醒了?

     

    第6章 你做错了什么?

    陆恒真的醒了。

     

    林秀兰高兴的要命,苏瑾却是心乱如麻。

     

    “妈。”她看林秀兰高兴,才小心翼翼的开口,“既然陆恒醒了,那我爸爸那里……”

     

    林秀兰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苏瑾,你别以为阿恒醒了,我们陆家就会放过你父亲这个肇事者,他害的阿恒受了那么多苦,我们陆家没要了他的命就算不错了!”

     

    苏瑾的脸色一白,还来不及开口,就听见林秀兰继续不耐烦的开口。

     

    “对了,我听人说了,阿恒刚醒来,最好是再冲一下喜。你之前进门不是没举行婚礼么,我打算把婚礼补上。你有空去试一下婚纱。”

     

    “婚礼?”苏瑾脸色微微一变,“妈,没必要吧……”

     

    “苏瑾,你这什么态度!”林秀兰横眉竖眼,“我们陆家没嫌弃你就不错了,让你参加个婚礼你还有意见了?你是不是真以为我们不敢对你爸爸怎么样!”

     

    林秀兰的强势让苏瑾没了脾气,她只能低下头,“好的,妈,我去试就是。”

     

    林秀兰很快让人把苏瑾送去了婚纱店。

     

    “陆少夫人。”婚纱店的服务员守在试衣间门口,恭敬的问,“请问婚纱您还满意么?”

     

    “等……等下好么……”

     

    试衣间内。

     

    苏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惨白如纸。

     

    婚纱很漂亮,出生在普通人家的她这辈子都没有穿过这样好看的衣服,可偏偏,敞开的领口,一个红色的“远”字,触目惊心。

     

    苏瑾颤抖着手指抚摸过锁骨上的纹身。

     

    她怎么就忘了这个纹身呢……

     

    这样明显的位置,无论什么婚纱她都穿不了。

     

    她正不知所措,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

     

    她以为是婚纱店的服务生,赶紧慌乱的捂住锁骨,“那个,这件婚纱好像太暴露了,能不能帮我换一件领子高一点……啊!”

     

    苏瑾的话还没说完,腕子突然被捉住,下一秒,整个人被重重的压在镜子上。

     

    “暴露?”陆远之低头看着苏瑾身上的婚纱,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嫂子,我倒是觉得这一身衣服很合适你。”

     

    “陆远之?”苏瑾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男人,慌乱的看向试衣间外,“你怎么进来的?”

     

    “我是陪小琴来试婚纱的,没想到嫂子你也刚好在。”陆远之修长的手指划过苏瑾的锁骨,“放心,服务生已经被我支开了,没人知道我进来。”

     

    苏瑾的脸色微微一白。

     

    穆小琴也来试婚纱。那就代表着她和陆远之也要结婚了。

     

    心里隐隐作疼,苏瑾突然疯了一样的挣扎起来。

     

    “陆远之你放开我!你不是也要结婚了么!那你不去陪穆小琴,来找我干嘛!”

     

    苏瑾反抗的激烈,可陆远之却根本没在听她在说什么,只是垂眸看向她。

     

    不得不说,这身婚纱真的很适合苏瑾,贴身的剪裁,裙摆上的钻石,让她看上去好像一只刚出水的美人鱼。

     

    可一想到这份美丽,是为了和另一个男人的婚礼,陆远之胸腔之内就好像有一团火在烧。

     

    他一把捉住苏瑾的腕子,将她整个人翻过身压在镜子上,冷笑:“是啊,我的确是要和小琴结婚了,可那又如何?你苏瑾,依旧是我的玩物!”

     

    说着,他一把将苏瑾身上的婚纱撕裂。

     

    “不!”

     

    苏瑾失声尖叫,可陆远之的力量铺天盖地的落下来,让她无处可逃。

     

    她宛若绝境里的猎物,只能蜷缩着忍受野兽的撕咬。

     

    可哪怕这样,陆远之都不满意。

     

    “苏瑾,抬起头来!”他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语气阴狠,“你看清楚镜子里,现在在你身上的是我陆远之,不是陆恒!”

     

    苏瑾被迫看着镜子里自己绯红的脸,她羞辱的闭上眼,崩溃的哭喊出声:“陆远之,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做错了什么?”陆远之仿佛被触了逆鳞,瞳孔骤然放大,墨眸里是骇人的刚,“苏瑾,你还好意思问我你做了什么?当年我跟你发微信求救,你却不理不睬。那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你总有一天会是这么一个下场!”

     

    苏瑾猛地止住了挣扎,难以置信的看着身后的陆远之。

     

    “什么求救的微信?陆远之,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苏瑾,事到如今,你装傻还有意思么?”陆远之冷笑,更用力的按住苏瑾,“你只需要知道,现在这一切,都是你当年的自私所付出的代价!”

     

    说着他根本都不给苏瑾开口的机会,只是将她一次次的侵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