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风《狂卫热血红尘》小说无删减全文章节目录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狂卫热血红尘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可可文学 提供,简述:一代特种兵之王为调查哥哥神秘身死之谜遁入红尘,自此世间少了几许春闺怨妇,多了一段热血传奇。欢迎点击《狂卫

    狂卫热血红尘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可可文学 提供,简述:一代特种兵之王为调查哥哥神秘身死之谜遁入红尘,自此世间少了几许春闺怨妇,多了一段热血传奇。欢迎点击

    =
    原本是准备离开的,但是秦风一看眼前这女孩子的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如果再这么放任下去的话,说不定随时都有可能死掉。
     
    这可是自己未来的媳妇,而且自己大哥的那件案子能否水落石出,也着落在这个女孩子的身上,更别提自己还接受了,那老家伙的任务要从女孩子的身上找到国家机密。
     
    所以这一切都决定了,秦风必须要尽可能的,保证女孩子的周全,绝对不能够让女孩子再有任何的闪失。
     
    想到这里,秦风稍微犹豫了一下,就直接伸手把女孩子身上捆着的那些绳子给解开,女孩子依旧是在沉沉的睡梦当中,时不时的皱紧眉头,握紧了自己的小手,好像在做梦的时候还在遭受别人的惩罚。
     
    秦风微微的叹了口气,即便是她这种铁血的汉子也忍不住的心生怜惜,随后搓热了自己的手掌,在女孩子的身上揉捏了一番。
     
    秦风在部队的时候,有一个高冷的女军医,那女军医据说自祖上传下来不少的奇异手段,最让秦风佩服的就是那女军医的推拿本领。
     
    说是推拿,其实就是利用气功来将人体内的一股劲气催放于外界,帮助他人治病,主要是用来疏络经脉,并且消肿化瘀的。
     
    有一次进山执行搜救任务,女军医遇险,秦风奋不顾身,从一条斑斓巨蟒口中救下对方,这才让冰山美女感激之下,传给了秦风这套功法。
     
    按压了一阵之后,秦风觉得这样效果似乎不太好,以前的女军医给自己按摩的时候都是未着寸缕的。
     
    所以秦风干脆就把女孩子的衣服给剥了个干干净净,心里头一边默念着我在治病,我是大夫,同时忍不住邪念大动。
     
    不过秦风到底还是一个男子汉,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太过占女孩子便宜,面红耳赤的把女孩子的衣服穿好,随后想了想,又把女孩子身上的绳子捆成了原来的样子,只不过比原来的松了些许。
     
    “老婆,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带你脱离苦海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燕飞就和宋总管迎面遇上了。
     
    林燕飞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却并没有说什么,宋总管则是冷哼了一声,阴恻恻的说道。
     
    “虽然你是老爷的远方亲戚,不过只要你敢在这个地方犯上一点点的错误,就等着滚蛋吧,想和我斗,你还实在太嫩!”
     
    这个小小的女管家,居然敢公然和自己叫板,要知道现在李天风早就不在人世,在这个庄园当中,自己就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那个女人已经跟自己打过招呼了,只要自己能把这件事情办的漂漂亮亮的,这座庄园就归自己所有。
     
    所以不管怎样,任何人想要阻拦自己的脚步都将会被毁灭,就算是李天风的远方亲戚也都不行。
     
    林燕飞知道自己人微言轻,如果不是为了能够照顾小姐,自己早就已经离开了这个肮脏而又阴郁的地方,在女孩子的眼中,这个宋总管就是恶心的代名词。
     
    “老天有眼的,你做了什么都逃不过去,希望你遭报应的时候,还能够保持这副得意的嘴脸!”
     
    明知道自己未必能够斗得过老谋深算的宋总管,不过女孩子却依旧坚定着自己的信心。
     
    来到庄园的草坪上,林燕飞发现前面有一个人正四肢着地的趴在那里,两个胳膊肘撑着地,而且身体呈现出一条直线,不知道搞什么鬼。
     
    “秦风,你在干什么?”林燕飞一副看精神病人的目光盯向秦风。
    “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在训练吗?”
     
    秦风依旧是保持着原本的姿势,林燕飞看到秦风的身上满是汗珠,在清晨阳光的沐浴之下,身上横七竖八的哪些疤痕,就仿佛是一枚枚荣誉的勋章,更让这个男人如同刀刻斧凿一般的肌肉线条,彰显出一份狰狞和彪悍。
     
    “你看上去像个二傻子,不像是在训练!”虽然心中惊讶,不过女人还是忍不住的出口嘲讽。
     
    林燕飞也并不是没见过保安们训练,他们都会相互之间进行对打,或者进行器械的训练,根本不会像秦风这样静静的趴在草地上。
     
    不过女人如果能够早出来半分钟的话,就能够看到秦风用一根手指头倒立着做俯卧撑的惊世骇俗场景。
     
    虽然秦风已经离开了部队,但是训练这种事情,就好像是吃饭喝水一般都是必备的,绝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狼牙必须要不断的磨砺才能够保持着锋利。
     
    “来到这里工作感觉怎么样?”或许是因为刚才在宋总管那里遭受到了威胁,林燕飞渴望能够找个人交谈。
     
    “挺好的,那些女仆一个个长得都很标致,不过跟你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丢丢。”
     
    秦风转过脸来,露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
     
    “臭流氓!”
     
    林燕飞想也没想直接弹起大长腿,踢向秦风,本想给眼前这个嘴上没把门儿的家伙,一个教训。
     
    却不料秦风仅仅是腾出一只手,轻轻地拽住了林燕飞的小腿,顺势向旁边一拉。
     
    然后林剑飞就感觉到一股大力传来,自己惊呼一声,一个大劈叉趴在了秦风的旁边,而且无巧不巧的,自己的工装短裙,由于两条大腿被分开的缘故,直接开叉到了腰部的位置。
     
    自己今天早上起来觉得有些烦闷,所以只穿了一条丝袜,没错,只穿了一条丝袜。
     
    所以秦风看直了眼,几乎要把脑袋凑了过去。
     
    “我要杀了你!”
     
    林燕飞感觉自己活不了了,原本没有穿那个东西就觉得有些羞羞的,没有想到,居然还被一个大男人给看光光了,尤其是眼前这个色眯眯的死变态。
     
    要知道,那肉色的丝袜原本就轻薄,而且被大力拉扯之下,基本上跟没穿没啥两样。
     
    “草坪修剪得好漂亮啊,挺整齐……”
     
    秦风眉眼之间都带着压抑不住的笑意,俩眼珠子依旧是直不楞登的瞅着。
     
    “我让你看!”
     
    林燕飞娇羞万状,从地上挣扎着抬起腿,直接踢向秦风那张满是猥琐笑意的脸。
     
    秦风灵巧的向后一个转身,整个躺在了草坪之上,顺势捏住林燕飞的腿,向自己的怀里一拉。
     
    林燕飞又不受控制的娇呼了一声,岔开两条大腿,直接坐在了秦风的胸口位置。
     
    感觉到一阵温热和肌肉的弹性,林燕飞突然有一种触电般的感觉,忍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娇喘。
     
    “一大早上的就整这么大阵仗,我有些接受不了啊。”秦风一边调侃着一边去人伸手在那翘挺之上,轻轻地拍了两下,顺带着捏了一把。
     
    “啊……”
     
    林燕飞这才从刚才的酥麻感觉当初醒悟过来,发现自己骑坐在一个赤裸着上身的男人胸口,感觉就好像是在做那种羞羞的事情,脸红的比那熟透了的苹果还要过分,几乎是羞愤的要晕倒过去。
     
    想站又站不起来,毕竟刚才自己的大腿好像是被拉伸到了。
     
    秦风见状直接伸手往上抬了一下,只不过抬的位置有些尴尬。
     
    “唔……放开!”
     
    林燕飞用力的拍打着秦风那宽大的手掌和粗壮的手臂,终于面红耳赤的从秦风的魔爪当中挣脱出来,第一时间把裙子从腰间放了下来,随后抬腿又想踢过去。
     
    秦风笑嘻嘻的单手撑在草坪之上,没见怎么用力,整个人居然是人立而起,贴着林燕飞站定。
     
    “晚上咱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操练一下,怎么样?”
     
    “滚开!谁要和你操……”
     
    林燕飞想打人,却又怕再一次被秦风占便宜,气的胸口一阵起伏,带起的波浪,让秦风几乎都有些晕船了。
     
    “这是什么东西?”林燕飞的目光突然之间落在了脚下的草坪之上,随后弯下腰,捡起了一个小瓶子。
     
    这是刚才从秦风身上掉下来的。
     
    “镇定剂,这种东西属于违禁物品,如果给人注射会产生幻觉和一系列的副作用,你这家伙居然是个瘾君子?”
     
    秦风没有回答,而是皱紧了眉头。
     
    “你没看错吧?这瓶子是我捡到的。”
     
    “笑话,我以前可是专门学过一段时间的医疗护理,当然不会看错。”林燕飞皱着眉头说道。
     
    “那这东西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副作用?”看到秦风的神色突然变得凝重,完全没有了刚才嬉皮笑脸的流氓模样,林燕飞俏脸一红,下意识的回答道。
     
    “经常注射,会让人分不清虚幻和现实,而且破坏身体机能,会时不时的有攻击行为。”
     
    “那不直接被折腾成精神病了吗?”秦风捏紧了拳头。
     
    事情已经很明显了,李雪儿被人长期注射这种药物,所以身体才会极度虚弱,也才会有外界传闻的精神不正常的说法,到底是什么人会暗中对一个漂亮的女孩子下这种毒手?
     
    “听说这家的小姐精神不正常,而且长期生病卧床不起,是一直都这样的吗?”秦风开口问道。
     
    “听谁瞎说的?雪儿只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情绪不太稳定而已,被那个家伙用电击的手段胡乱治疗,正常人也会被逼疯的。”林燕飞神情之中带着一丝怒意。
     
    “电击治疗?是谁在治疗?”秦风步步紧逼,丝毫没给林燕飞犹豫的机会。
     
    “宋总管,这里除了他以外,还有谁如此无法无天!”说到这里,林燕飞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对眼前这个小保安说的太多了。
     
    “你一个大男人,打听这么多八卦干什么,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好了!”说完之后,林燕飞转身拿着瓶子,心事重重的走掉了。.
    =
    毒女人心
    楼上的一间小阁楼里,一个妖艳女子站在宋总管的对面。
     
    “他承认自己的罪行了吗?”
     
    “暂时还没有,真想不到这千金大小姐嘴居然这么硬。”宋总管回答道。
     
    妖艳女子皱了皱眉,不过随后露出了一丝奸诈的笑意。
     
    “那咱们只能合伙唱一出双簧了,不怕那贱女人不上当。”
     
    宋总管一边答应着,心里头,一边纳闷。
     
    眼前这个女人可是李雪儿生前最好的朋友,也不知道林雪儿的继母到底给了这女人什么好处,让她如此死心塌地的为其卖命。
     
    宋总管一双眼睛,阅人无数,但却始终看不透眼前这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要坑自己的闺蜜?”女人居然是猜透了宋总管的心思,接着说道。
     
    “我和她在一起,就好像是白天鹅身边的丑小鸭,我只是一个陪衬,这样的话你明白了吗?”
     
    “我懂我懂!这件事情咱们一定马到成功。”宋总管这才恍然大悟。
     
    李雪儿为人没什么心机,把妖艳女子当成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无话不谈,然而两个人毕竟有着天差地别的背景差距,所以站在低位者并没有同样的想法。
     
    慢慢走下楼梯的时候,妖艳女子心中喃喃自语。
     
    “李雪儿,因为你的出现,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我的所有荣耀的光环,不管是在学校里还是在他的眼里,他喜欢你,只不过因为你是李氏集团的公主,可是对我连看都不愿意多看一眼。”
     
    “现在我终于得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我已经成为李氏集团的一个部门负责人,以后我可以和他朝夕相处了,而你则会被遗忘在坟墓里。”
     
    用力的握紧了楼梯的扶手,妖艳女子神色略显狰狞。
     
    当夜晚再一次来临的时候,秦风悄悄的透过那个狭窄的洗手间窗户,进入到了庄园的大楼当中。
     
    秦风是打算查探林雪儿的情况的,不过在走廊里面,只听到了一阵特殊的声音。
     
    这声音让秦风有些面红耳赤。
     
    “不要哇宋总管,我不能一错再错,这样下去我都没脸见人了。”
     
    一间屋子的门半开半掩,秦风看到一个中年男子猥琐之极的搂住一个女仆,正上下其手。
     
    “是那个宋总管,老子正要找你呢!”
     
    秦风皱起了眉头,如果林燕飞没有骗自己,那么暗中折磨自己未来老婆的也就是眼前这个男人,不仅给她注射违禁药品,甚至还使用残忍之极的电击。
     
    这口气自然是要出的。
     
    秦风慢慢的靠近门口的位置,里面的声音和画面更加的清晰。
     
    “装什么清纯啊,这个庄园里面哪个工人没被我碰过,而且咱们也不是第一次了……”男人一边淫笑着,一边把手伸入。
     
    女仆的神态有些纠结,前几天自己被这个家伙强迫着发生了一次,但是同样的经历不想再一次发生,但是如果不从了这个家伙,工作丢掉不说,而且这件事情万一传扬出去,自己可就毁了。
     
    “宋总管,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能这样……”女人一边苦苦哀求一边抗拒,不过却也不敢动作太大。
     
    男人得寸进尺,已经是把女仆的上衣掀开。
     
    “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大不了这一次我对你温柔点……”男人已经动情呼吸也渐渐变得急促。
     
    同样身为男人,秦风也喜欢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但却绝对不会像宋总管这样强迫别人,即便是有时候占点便宜,也都是点到即止而已。
     
    女仆的衣服基本上要被扒干净了,秦风皱着眉头,有些犹豫。
     
    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是去查探李雪儿情况的,如果插手这件事情的话,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可是如果放任不管,这女仆肯定是要被糟蹋了。
     
    最终秦风迈动步伐,直接推门而入。
     
    这一下子差点把宋总管给吓萎了,直接愣在了当场。
     
    “你他妈来这里干什么?”看到秦风身上穿着的保安服,宋总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
     
    “把你的手撒开,不然的话,信不信我没收了你的工具?”秦风也斜着眼睛看向宋总管。
     
    “你tmd不就是一个臭保安吗,想死吗?”宋总管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大声的呵斥道。
     
    “赶紧给我滚出去!”
     
    秦风就当是听了一声狗叫,冲着那个女仆挥手示意。
     
    “你先走吧,我和这老王八蛋说几句话!”
     
    女仆再傻也知道秦风是来救自己的,然而女人却并没有打算要走,反而是红着脸,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大哥你走吧,别给自己惹麻烦!”
     
    女仆看的出来,秦风是个好人,所以更加不想连累秦风,宋总管在这个地方,简直就是个土皇帝,随便招招手都会拥进来大把的内保,到时候还不得把秦风给打死了。
     
    “你就是太善良了,不然的话也不会被这个家伙欺负,人活着要学会反抗!”秦风看着女仆的样子,叹了口气。
     
    秦风知道这样僵持下去,对自己没什么好处,索性提高了声音,说道。

    “这位大姐,我没心思管你们的闲事,如果你再不走,我可大声喊了,你也不想被人家知道吧?”
     
    女仆的脸立刻红了起来,赶忙收拾好了自己的衣服,低头跑出了这间屋子。
     
    屋子里也就只剩下了秦风和宋总管,秦风慢慢的抬起腿,看也不看,直接把身后的房门给关上。
     
    秦风的意图很明显,既然撞上了,那就好好的清算一下总账。
     
    “你别乱来!”宋总管本能的觉得有些害怕,刚才秦风的那个动作并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而且一个刚入职的小保安居然敢顶撞自己,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只要我喊一声,外面的那些内保都会过来,我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坐过电椅?”宋总管黑着脸威胁着就要就要开口喊人。
     
    今天就算是秦风要全身而退,也已经是没了机会,自己刚才被撩拨的火急火燎,居然让这个小保安给硬生生的放跑了,这种行为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
     
    对于宋总管所说的,有一万种方法,能够让自己痛不欲生,秦风自然相信,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变态,而且还是个大变态。
     
    对于这一点,秦风倒并不害怕,特种部队这么多年的历练,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不管是杀人魔王,还是那些横极一时的大毒枭,最终不都是屈服于狼牙之威么。
     
    在宋总管张开嘴的同时,秦风已经迅速上前,轻轻巧巧的抬起腿,勾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一声闷响传出来之后,男人立刻痛苦的捂住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