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潜龙在都市】小说全文阅读免费完结版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潜龙在都市小说全文完整版由 可可文学 提供,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简述:衣冠未必禽兽!是男人,就要活出个人模狗样,混他

    潜龙在都市小说全文完整版由 可可文学  提供,本文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今天小编和大家分享书中的精彩内容。简述:衣冠未必禽兽!是男人,就要活出个人模狗样,混他个风生水起!一个身份如迷的爷们儿,要用一腔热情和两只铁拳,打下一片娇美江山…喜欢的宝宝们欢迎点击

    =
     岚姐有点发愣的站在那里,酒水自头发上滴落满面。当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七哥也已经走了,偌大的包间儿里只剩下了她自己。
     
    步子有点沉重,慢慢离开了包间儿,也没理会酒店里路人的诧异眼光。一个混地下世界的单身女人,难哟。岚姐虽然看似风光,但她的能量来自于七哥。或许她能再投靠别的大哥,但那些人恐怕也会和七哥一样。干七哥这一行的,只要不是生死冲突,谁会跟公安局领导对着干?
     
    而且,要是因为这件事就把易军弄到公安局,那才叫一个不值。人家在公安局里有人,易军要是进去了,还不被那些家伙折腾死呀!
     
    岚姐和易军的交情还算不上生死与共,但她看得上这小伙子,也喜欢这个年轻人。另外更重要的一点,她心慈。
     
    所以,尽管是被高威这个年轻后辈如此侮辱,岚姐也咬牙认了。
     
    当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易军还好好在那里等着。刚才易军看到高威得意洋洋的搂着林雅诗离开,易军就猜测到,可能岚姐的车够呛能赔。但是万万没想到,岚姐现在竟然是这样落魄的样子。
     
    “怎么了姐?”

    岚姐擦了擦脸上的酒渍,强做出一丝笑容:“没事儿了,咱回去。”
     
    “我问你脸上是怎么了!”易军有些怒吼的味道。
     
    岚姐咬了咬嘴唇,又轻轻拍了拍易军的后背,“是姐不小心,酒洒了……走吧。”
     
    易军不傻,当然明白了一切,愤然转头,看了看高威刚才离开的方向,一句粗口儿自牙缝儿里挤了出来:“马勒戈壁的,找死!”
     
    岚姐看得出,易军这是动了大肝火。她了解易军的性格,知道要是控制不住的话,这家伙会非常的手狠。前几天,易军还帮她悄悄处理过一个小麻烦,真的手狠。联想到高威威胁要把易军抓起来,岚姐忍不住有些担心——这是要死磕啊。
     
    但是,岚姐又不能把高威的那种威胁告诉易军。她知道易军的脾气,你越是吓唬他,他肯定就越来劲。到时候,事情可能会更加的没法收拾。
     
    易军这股子倔强劲儿对于女人有种摧枯拉朽的吸引力,但也不可否认在某些时候会让人很头疼。
     
    “走!”岚姐拉着他的胳膊,就要向路边走。这家酒店距离岚姐的住处不是很远,而且自己的车也被砸了,两人是走着来的。如今,她想着回去洗个热水澡,冲一冲今天的晦气……和屈辱。当然她拉着易军,也是担心易军暴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那个高威有公安局背景,招惹不得。
     
    易军咬了咬牙,出奇的冷静。这种近乎毫无表情的态度,反倒让岚姐心中更加没底。一直走了五分钟路程,易军都一言不发。一片迷乱的霓虹灯下,他显得和全世界都格格不入。一身黑衣的岚姐,此时也只是抱起双臂默默的走着,于夏夜之中显出一丝清冷。
     
    良久,岚姐这才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别犯浑。”
     
    “不习惯被小人欺压在头上。”易军冷笑。看得出,易军并不会咽下这口气。“而且,这不长眼的货对我如何还好说,关键是他不该动你。”
     
    岚姐忽然停住脚步,凝视着易军:“姐再说一遍——到此为止!你给我保证,绝不对那个高威动手!”
     
    易军一愣,不知道岚姐其实是在为他而担心,还以为是她遇到大事而怕了。不想让这个女人如此担忧,于是易军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知道的,我什么事都听你的。”
     
    那就好!岚姐轻轻松了口气,语重心长:“人这辈子,少不得磕磕碰碰。忍一口气不丢人,只要你认定了早晚能一巴掌扇回去——姐也相信你有这个本事,迟早的事。”
     
    易军一只手抄着兜儿,另一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以难看的姿势捏住一根红塔山,默不作声。
     
    岚姐不确定是否真的说服了他,于是继续说:“朝前看,看远点,这才是真男人——一个配让我秦岚看得起的男人。你在下头混,就得有身在下位的自觉。等你到了七哥那个层次,至少能让大多数人怕你;等一个人到了更高的层次,甚至可以践踏人间法律。所以,要忍。给你一个艰苦奋斗的十年,姐相信你能得到一个灯红酒绿的金湾。”
     
    “十年?仅仅是这小小的金湾区?”易军看了看周边繁华的街道,邪乎乎的笑了笑。
     
    “德行,说你咳嗽你还喘上了!”岚姐说了不少,情绪也好了点,笑骂了一句,伸出了如玉的五根手指,“不把这金湾放在眼里?你知道身为金湾区地下世界的老大,七哥的身价多少?五千万,这是个最保守的数目!”
     
    “好家伙,姐你别拿这么大的数目吓唬我。在我看来,你都算是个大富婆了。”易军玩味儿的笑了笑。
     
    “我?我也就是强撑门面。除了那房子、那车,你以为我能剩多少。说难听了就是个妈咪,在丫头们的大腿上刨食,能挣几个大子儿!”岚姐没好气的说。
     
    “得了,还指望你能包养个小白脸儿呢,看样子没戏了。”
     
    “滚!哈哈哈哈!”岚姐刚骂了句,结果又笑了。笑得不完全是欢畅,而且要把那胸中的郁闷挥洒出来。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岚姐所住的那个小区。易军抬头看了看三十层的那座复式房,黑灯瞎火。“一个人儿害怕不?”
     
    小小的玩笑,有点含蓄。
     
    “熊样儿!姐可记着你那句话呢——等你能把我抱到黄金屋、水晶床上!”岚姐笑着在他胸口拍了下,帮他扯了扯廉价衬衫的衣领,忽然又把笑意收敛了一点,“你也记住姐刚才的那句话:别对高威动手,咱好鞋不踩臭狗屎。”
     
    “嗯,男人下床之后的承诺,都算数。”易军笑着在岚姐那手上抓了一把,滑腻温存,“走了,晚安。”
     
    这货洒脱的转身,背对着岚姐挥了挥手,头也不回。
     
    “就知道是有贼心没贼胆儿的!”看到易军已经远去的背影,岚姐低声咕哝了一句,随即也抬头看了看自己那黑灯瞎火的家,淡淡的笑了。
     
    要是个不经世事的女孩子,或许最喜欢那种为了自己而冲冠一怒不计后果的小青年。但是岚姐这样的成熟沧桑女人,才懂的从另一个方面考虑问题:能让易军这样的硬汉为了自己而忍气制怒,是何等的难得。这至少说明,易军很在乎她,以及她的所有想法。
     
    回到家中,光洁如玉的岚姐躺在舒适的浴池之中,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只白皙的手在自己的娇嫩身体上轻轻拂拭,落在玉峰的时候不自觉的轻轻用了点力气。脑海中,没来由的全是易军的身影。
     
    受到伤害的女人在无人处舐伤口的时候,才会最深刻体会到一个男人的重要,无论她在外面显得何等的坚强或独立。
     
    ……
     
    第二天一早,易军打电话问岚姐什么时间去混乱KTV。但岚姐犹豫了一会儿,说是不想去了。易军理解她的心情,因为昨天岚姐被高威窝囊了一顿,七哥身在现场却没有出头儿。如今岚姐和七哥表面上没撕破脸,但心里头已经隔阂很深。
     
    易军劝她休息两天,别想别的事情。而且易军觉得,除非教训了高威那小子,或许岚姐的心情会好一点吧。女人心海底针,岚姐嘴上要求易军别找高威麻烦,但心里头肯定恨不能那孙子一出门就被撞残废。
     
    只不过纯爷们儿说话,一口吐沫一个钉。易军既然答应了岚姐,就不会轻易对高威动手,除非那不长眼的王八蛋继续挑衅。
     
    当然,这样的王八蛋肯定不会消停。易军觉得,自己总有教训高威那小子的机会。
     
    电话刚挂掉,接着便又响了起来。一看,竟然是昨天被撞的那个雪佛兰小美女唐青青。本以为只是一场偶遇,易军都没想着能和这小妞儿真的再次产生交集。
    =
    第6章 狂野妹妹被流氓盯梢
    刚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唐青青彪呼呼的声音:“易军是吧?你查到撞车那孙子的身份没有?”
     
    “哦。”易军既然已经知道了高威的信息,于是一五一十的说了说。
     
    “好,可算被老子逮住了!王八蛋,这回看你往哪里跑!”唐青青哼哼的说,“既然老子知道了肇事者的确切身份,看那些不靠谱儿的交警还怎么敷衍!”
     
    易军本想告诉这妞儿,没大事儿就别纠缠了。高威的背景,不是寻常女孩子能顶得住的。对付非常之人,就要用非常的办法。但是不等易军开口,唐青青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子就已经挂掉了电话。
     
    而过了没半个小时,唐青青的电话就再度打了过来:“易军,那小子终于认账了,答应和老子商量一下赔钱的事,约好在交警队办事大厅见。你昨天答应了我做证人的,一会儿也得去呀!”
     
    在弄清高威的底细之前,易军不想再跟高威碰面,免得徒惹麻烦。因为易军既然表面上答应了岚姐,就不会明着冲突,“对不起,我有点事儿。”
     
    “草!你还算个男人不!被砸了车就认孬了?而且还说话不算话?!”唐青青显然很生气,“你要还是个两腿中间‘带把儿’的,就给老子过来!”
     
    “真的有事儿,忙着呢。”易军才不在乎谁的激将法,反正自己两腿间是不是“带把儿”,也不是你这妞儿说了算。
     
    “孬!”唐青青恨恨的说,“你等着!你要是不来,老子一天打你一百个电话,把你手机打爆了!”
     
    易军脑袋大,心道这回真的遭遇天煞孤星了。想到唐青青和高威约定的地方是交警队办事大厅,那么即便见了面,也不会在这种警务部门当即冲突起来,于是终于答应了下来。而唐青青似乎也很开心,说是“事成之后请你吃饭”,就乐颠颠的挂了电话。

    看了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也只有半个小时了。易军打了辆出租,直奔交警队。一到那里,就看到了唐青青。看来这妞儿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有些不耐烦的玩儿手机。光洁而惊艳的双腿叠做二郎腿,光溜溜的脚尖儿挑着一只凉拖鞋颤来颤去。
     
    易军没直接去找她,而是远远的坐在了办事大厅的一个角落。他的眼睛贼尖,洞察力很强。就在刚一进交警队大院的时候,就看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熟人”——那天砸岚姐奔驰车的一个流氓痞子!
     
    既然这个痞子来了,但高威却没有出面,显然是有些问题的。几年来的特殊经历,让易军对危险的嗅觉的极度灵敏。
     
    约好的时间足足过去了二十分钟,高威依旧没有出现。唐青青有些着急了,打了个电话,结果高威没接。于是,又拨打了易军的电话。
     
    易军的手机在裤兜里嗡嗡震动,随即接通。
     
    “我说你还真的没‘带把儿’是不是?到现在都不来!”唐青青很生气。
     
    易军笑了笑,“早来了,就是觉得事情不对劲。妹儿,你被人放鸽子了。而且……离开交警队的时候,注意点安全。”
     
    “啥?”唐青青不傻,当即听出了其中的味道,顿时大恼,“不会吧?!难道那孙子要诱老子出来,然后找茬儿?!”
     
    行,虽然脾气大大咧咧,但智商还过得去。易军笑了笑,“好人做到底,哥去外头打个出租车,停在……交警队门口的第一棵梧桐树下。你出了门直接上车,我送你回家。”
     
    “草!草草草!老子要被气死了!”唐青青几乎要暴走。但是看眼前的形势,还是先坐上易军的车再说。这妞儿早就预感到高威是个赖皮烂仔,但没想到赖到这个程度、烂出了这个境界。不过愤怒之余,还是跟易军说了声“谢啦!”。
     
    大约五分钟后,唐青青走出了交警队的大院。一出门,还真看到第一棵梧桐树下停着一辆出租车。打开车门闪身进了后排,刚好易军就在身边。
     
    “你这人,还算仗义。”唐青青说。
     
    “师傅,开车吧。”易军对出租车师傅说了句,才对唐青青笑道,“吓坏了吧?”
     
    “鬼才怕他!”
     
    易军觉得唐青青似乎嘴硬,于是指着反光镜说,“瞧见没有,那辆车一直在跟着你,被盯梢儿了。”
     
    唐青青透过反光镜一看,发现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还真的死死跟着出租车,始终保持大体固定的距离。
     
    “送你去哪里?”易军问。
     
    “回家吧。”唐青青叹了口气。今天索赔没搞成,还遭遇了这样的事情,唐青青显然很心烦。
     
    “哦,你跟出租车师傅说一说具体地点。”易军想了之后,又安排了一句,“对了,告诉你家里人,多叫几个男的,免得后面这些痞子找麻烦。”
     
    “啊?”唐青青显然刚刚想到这一点,瞪大了眼睛说,“我……我是一个人住在江宁呀,别说男人,连个女人都没有。”
     
    戳!易军当即头大了。这要是把她送回家,摆明了是把她的住址都告诉那些痞子了。而她又是单身居住,迟早会出更大的麻烦!
     
    难道把这妞儿一直带在身边?这下自己可黏上一块牛皮糖了。哪怕这牛皮糖很香很甜,但终究不是件好事儿!易军苦笑。
     
    而听了易军这番考虑,唐青青也觉得暂时不能回去。想了想,忽然眨了眨眼睛说:“好兄弟讲义气,这两天让老子先住你那里得了。你这人看起来不坏,老子很放心。”
     
    易军一愣。
     
    这时候,开车的师傅已经有点急了。漫无目的的开车,而且听到后面有流氓盯梢儿,这师傅心里头七上八下,心道赶紧把后面这俩祸害送到目的地完事。“两位,到底去哪里?”
     
    “牡丹路和城阳路交叉口儿附近。”唐青青抢着说。这个位置,还是昨天撞车时候,易军告诉她的。
     
    这也太主动了吧?易军无奈的看了看身边这个另类小美女。他有种预感,这妞儿一旦和自己住到一起,可能会大大改变他的生活。
    =
    第7章 女生怎能在院子里洗澡!
    这个张口就自称是“老子”的狂野小美女,脑袋似乎也搭错了一根筋。别的女孩子要是被一群痞子尾随,指不定吓得脸色蜡白。但是这妞儿厉害,不但不害怕,反倒略有兴奋的透过后视镜紧密关注着。易军觉得,这妞儿是不是唯恐天下不乱,生怕痞子们追不上她还是怎么着。
     
    终于到了易军租住的那个破旧的区域,这辆出租车缓缓停下了。唐青青扛着小包儿下了车,白皙的脚丫和小腿一旦跨出车门,就引来了一群雄牲口们的垂涎。
     
    当然,后面那辆帕萨特上,几个痞子也在紧紧的注视。坐在副驾驶上的那个是小头目儿,如今脸色有点不好看。“卷毛儿,这地方……不是那个易军的家吗?”
     
    “我ri,这妞儿和那个易军嬲在一起了?”开车那个被称作卷毛儿的家伙眼珠子有点愣。
     
    对于他们几个而言,易军几乎成了一个噩梦。易军不但能轻易撂倒他们八个人,而且出手的狠辣更是有点不像话。到现在,好几个兄弟还在医院里躺着。
     
    但他们也就这点点眼光了!若是换了高明的练家子,肯定会惊叹他们身上这些伤势的恐怖——不是过于严重,而是分寸拿捏得太准了!好几处伤势要是再加重一分力道,恐怕非死即残。但是,偏偏没有一个残废的。
     
    这得多么稳、准、狠的力道,才能在以一敌八的仓促环境下,做到如此的从容有余、轻描淡写?
     
    而这时候,易军也下车了!易军的身影一旦出现,帕萨特上那几个小痞子当即浑身一哆嗦。娘嘞,大家追了半天了,本以为追的是一头喜羊羊,哪知道竟然追出了一头灰太狼呃!
     
    二话不说,这辆帕萨特当即掉头。开玩笑,昨天八个人都不是这家伙的对手,现在这点人手更是白给。但是,这几个痞子至少查明白了,唐青青和易军在一起。这件事,肯定要第一时间向高威汇报。
     
    ……
     
    唐青青反倒有点失望,眼睛忽闪了两下,叹口气说:“还以为会上演一场英雄救美呢,结果这些家伙这么没用,浪费老子的感情!”
     
    易军有点脑袋起黑线的感觉。
     
    唐青青依旧语不惊人死不休,似乎有点花痴的看了看易军,说:“英勇王子灭巨龙、杀恶魔,守护公主的童话,为啥就不能发生在老子身上一次呀!”
     
    易军算是被这妞儿打败了,皱了皱眉头:“你几岁了?”
     
    “讨厌,哪有这么问女孩子的!嗯嗯,十九……怎么了?”唐青青终究还是说了。
     
    “哦……那白活了十八年。”

     
    “混蛋家伙,你敢说我只有一岁儿童的智商!!!”狂野小美女张牙舞爪。
     
    易军没理会这妞儿的小小暴力,说:“既然你不是这个城市的,那就赶紧回老家。这些家伙都是社会渣滓,你一个单身女孩子惹不起,还是躲开为妙。”
     
    说着,易军就转身回家,摆明了不想继续和这小丫头纠缠。这妞儿确实够漂亮、够味道,但易军不是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的发|情牲口。
     
    但是,背后的唐青青忽然蹲在地上,捂着脸撇着嘴,似乎再过一会儿就会落泪。“老爸老妈都死了,你让老子……到哪里去呀……”
     
    可怜之极。
     
    “无父无母?”易军愣了愣,想到了自己也是同样的身世,竟然忍不住有点小小的感触。“算了,那你先住我这里两天。但最好赶紧想想办法,哪怕投靠外地哪家亲戚也好。”
     
    “哥你真帅!”小美女忽然笑了起来,喜滋滋的走上前去,甚至比易军跑得还快。易军有点愣神,心道这妞儿刚才恐怕是装的。当然,即便神情是装的,但她的身世也确实应该是个父母双亡的。无父无母的说法太狠,没有人会这么诅咒自己的双亲。
     
    一进入易军租住的小院儿,唐青青的一双漂亮眼珠子就来回转悠,似乎嫌这里的条件不太好。幸好易军的个人生活很严谨,小院子虽然破了点,但至少干净,屋子里面的东西也都算有条理。
     
    “不习惯吧。”易军说,“一个富家女,显然住不习惯这里。”
     
    “别抬举老子了,哪来什么富家女呀。”唐青青的眼睛眨了眨。
     
    “那你是做什么的?”
     
    “在一家小公司做文员的。公司好小啦,说了你也不会知道的。”
     
    但是,此时的易军却叹了口气,看了看敞开的大门,说:“你走吧。”
     
    怎么了这是?唐青青有点晕乎。
     
    易军冷笑说:“无父无母,年龄不到二十,且不是富家出身,仅有一个小文员的工作?刚才你在车上打开包儿的时候,露出的香水瓶子是大卫杜夫的牌子吧?连你这蕾丝文胸的轮廓……看不错的话,应该是仙黛儿今年的最新款。就凭你这种花钱方式,你那工资支撑得起?甚至还能省出钱来再买一辆雪佛兰科鲁兹?”
     
    眼睛已经毒辣到了非人的地步,而且这种洞察力也确实超越常人。不过脸皮也够厚,连人家女孩子穿什么款式的文胸都直接说了出来。
     
    唐青青被雷得外焦里嫩,哑口无言。她实在想不出,这个貌似大大咧咧的家伙,究竟有着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和一颗怎样奇怪的脑袋。
     
    易军则继续说:“所以,刚才我让你住两天之后就感觉去投靠亲戚——假如你说自己有个富家亲戚养着你,或许我还能相信。甚至,你哪怕说自己是会所里的高级小姐,都更具有一些可信度。”
     
    “你才是小姐!”唐青青不但委屈,更有些恼怒。似乎“小姐”这个词儿是她的逆鳞,触碰不得。但是仅仅是一转眼,这狂野泼辣的小美女似乎想到了什么,竟忽然捂着脸失声痛哭了起来,撕心裂肺。易军听得出,这次真不是装的,而是触动了心理最深处的神经。
     
    难道,还真是一个不幸失足的……小姐?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易军的话可就有点伤人了。一个无父无母的女孩子,生命的轨迹本来就是身不由己的。孤儿的辛酸,易军比常人更加清楚明白。再说了,既然她对“小姐”二字如此反应激烈,就说明她不是自甘堕落的女子。
     
    想到自己的无心一句话可能伤害了一个小女生,易军这个大男人终究有些过意不去。“算了,哭啊哭的烦不烦。想住这里就收拾收拾旁边那间房间,过两天你还得赶紧想办法。不是我这里住不下,关键我也没精力整天保护着你。”
     
    唐青青这才默然跑到了旁边的那间卧室,看了看简单之极的摆设,擦了擦微红的眼睛。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锐,她知道易军是个好人,说那些话也不是故意针对她。
     
    这个房间其实用不着收拾,因为压根儿就没有多余的东西。小床也干净,关键是干净得有点过分——一张凉席一条毛巾被。
     
    这时候,外头传来了泼水的声音,唐青青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大夏天的,怎么洗澡?!
     
    “喂喂……”唐青青猛地跑出客厅的门,刚要问这件了不得的大事,结果看到易军的背影之后,顿时愣住了——这是什么样的一副躯体呀!
     
    浑身健壮有力,雄浑的肩膀和富有力感的腰部形成一个最能吸引女人的倒三角形。浑身没有一丝赘肉,条形肌肉的优美线条将这个男人的生龙活虎彰显无遗。
     
    更扎眼的,是背上那两条长长的疤痕。甚至,连右臂肩头还有一个更加奇怪的伤疤。只不过这些伤疤非但没有影响身体的美感,反倒凭空增加了几分雄的粗犷气息。
     
    唐青青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其实有点小小的花痴。
     
    此时的易军,正在院子里的自来水龙头上哗啦啦的洗脸,同时擦拭一下上半身。这是夏天,而且天气有些闷热潮湿。
     
    听到唐青青的咋呼,易军转过身来,一手拿毛巾擦干左胳膊上的水渍,一边问:“怎么了?”
     
    “啊……”唐青青有点不好意思,这才想到要问什么,“我是说,这里怎么洗澡?天气闷热,黏黏糊糊的。”
     
    易军还真没考虑到这一点,看了看自己湿漉漉的上半身,无奈的指了指水龙头——“就这么洗。”
     
    顿时,唐青青傻眼了。“人家……人家一个女生,怎么能在院子里洗澡!!!哇呀呀,让老子死了算了!”
     
    易军也没辙,摇了摇头回到了客厅。就这么两间房子,自己的卧室让给了她,那么易军本人就要在客厅打地铺了。只不过,客厅正对着这院子里的水龙头,真的很不方便。“那,你就不洗好了。”
     
    “不洗澡?还是大夏天的?比死了还难受……”唐青青欲哭无泪。
     
    嗯,一想到身穿仙黛儿内衣、喷着大卫杜夫香水的女子,竟然被一身汗味所掩盖,连易军自己都觉得别扭。
     
    “洗就洗,老子豁出去了!不过,偷看的是孙子!”唐青青瞪着那可恨的水龙头说,似乎那水龙头跟她有刻骨铭心的仇恨。
     
    而当天晚上,问题果然就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