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哥》小说全文完整版,一哥小说最新章节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一哥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浩浩文学 提供,简述:“小伙子,快走吧,那是王蛮子,不好惹的。”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人出声劝慰唐金,刚刚唐金和那光头的对骂

      一哥小说全文完整版由公众号:浩浩文学 提供,简述:“小伙子,快走吧,那是王蛮子,不好惹的。”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人出声劝慰唐金,刚刚唐金和那光头的对骂,引起几个人的围观,而这个白发老人正是其中之一。喜欢的宝宝们欢迎点击

    =.
    “那几个不靠谱的神仙今天这么听话?”唐金嘀咕一句,然后急忙往右边平移了一米远,就算那玩意真是黄金,也不能被它这么砸啊。
    “啪!”黑影坠地,尘土瓦砾齐飞。
     
    唐金一看,却发现是个花盆,别说黄金了,连黄土都没有,那土都是黑的。
     
    “上帝如来神马的,果然是不靠谱啊!”唐金嘀咕一句,然后就抬头朝上面嚷了一句,“喂,谁乱扔花盆啊?”
     
    “老子扔的,叫个鬼叫?”五楼阳台却突然伸出一个光头,粗声粗气的大吼,“再叫老子抽你!”
     
    “你承认就好,快点给我下来,赔我精神损失费,你差点砸到我了!”唐金不爽了,这都啥人啊,从高楼上乱扔东西下来还有理了?刚才要是换个人站在他的地方,八成就直接被砸破脑袋挂掉了。
     
    本来唐金只是那么一嚷,表达一下不满,若是上面没人回应,他也就算了,哪知道上面那光头居然反过来威胁他,他就马上改变了主意,绝对不能算,让那死光头赔钱,他现在正缺钱呢!
     
    “赔你娘!”那光头暴怒,“老子想扔就扔!”
     
    “有本事你把自己扔下来,不然就给我滚下来赔钱!”唐金这回真生气了。
     
    “老子马上就下去,有种你就别跑!”光头吼了一声,然后就从阳台消失,看起来似乎真的想下来教训唐金。
    “小伙子,快走吧,那是王蛮子,不好惹的。”就在这时,一个白发老人出声劝慰唐金,刚刚唐金和那光头的对骂,引起几个人的围观,而这个白发老人正是其中之一。
     
    “多谢大爷。”唐金朝白发老人笑了笑,“其实呢,我也不好惹。”
     
    白发老人叹了口气,他也只是顺口一劝,可毕竟事不关己,既然这小伙子不听劝,那他自然也就不再说什么。
     
    这里是商住两用楼,下面一排靠街的商铺,而上面都是住的居民,而这片居民楼的出口乃在前面大约五十米远的地方,唐金等了大概一分钟,便看到一个身材不高满脸横肉的光头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然后朝他这边冲来。
     
    看到光头的出现,包括白发老人在内的几个围观众都像是躲避瘟神一般躲开,只有唐金依然站在原处,这也让他自然成为最明显的目标。
     
    “就是你让老子赔钱?”光头冲到唐金面前停下,气势汹汹的质问道。
     
    “没错,拿来吧,收费标准一万,不过我现在对你很不爽,所以打个十二折,给我一万二,你就可以滚了。”唐金懒洋洋的说道。
     
    “我赔你老娘,从来没人敢找老子赔钱!”光头怒吼一声,然后便一拳朝唐金砸了过来。
     
    “我真不喜欢暴力。”唐金摇摇头,然后就是一拳击出,“可你这死光头真的很欠揍!”
     
    “嘭!”两个拳头狠狠的碰撞在一起,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引来杀猪般的惨叫,“啊……”
     
    白发老人他们虽然躲开,却并没有远离,还在不远处看着,而这凄厉的惨叫,也让他们一愣,他们本来下意识的都以为发出这惨叫的乃是唐金,但随即他们却觉得,这惨叫声,咋就这么熟悉呢?这不是那光头王蛮子的声音吗?
     
    仔细一看,那正惨叫的可不正是王蛮子吗?他用左手捏着右手,瞬间就疼得大汗淋漓,至于他们之前担心的那小伙子,却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半点事也没有呢。
     
    就在这时,唐金却又行动了,他突然一抬脚,踢在王蛮子膝盖上,王蛮子又是一声惨叫,噗通,倒在了地上。
     
    “滥用暴力是不对的。”唐金自言自语,却又是一脚踢在王蛮子腰上,“不过呢,我是个伟大的人,伟大的人,总会为了伟大的事业做一些错误的事情。”
     
    唐金又是一脚踢出:“为了社会和谐!”
     
    再一脚:“为了世界和平!”
     
    接着又一脚,把王蛮子踢得在地上翻滚了几圈:“为了我的一万二!”
     
    最后,唐金一脚踩在王蛮子的胸口:“现在,想赔钱了吗?”
     
    王蛮子没有回答,他似乎已经晕了过去。
     
    旁观的几个人目瞪口呆,往日在附近横行霸道无人敢惹的王蛮子,居然被打得跟死狗一般?
     
    “住手!”一辆警车突然停在旁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警察还没完全钻出警车,便大声喊了一句,“王蛮子,你又在……咦?”
     
    来人乃是城南派出所的副所长高升,刚刚接到报警电话,王蛮子又打人了,他便马上朝这边赶了过来,生怕弄出什么事来。
     
    王蛮子真名其实叫王平,很普通的名字,不过这家伙从小就有一身蛮力,但却也只有一身蛮力,没什么脑子,从十七岁开始第一次坐牢,到现在已经是四进宫,老婆也换了三个,最近听说又在和老婆闹离婚,他的左邻右舍都没人敢惹他,就连高升他们这些派出所的人,看到王蛮子也觉得头疼。
     
    派出所的普通警员都镇不住王蛮子,只有高升出面,王蛮子才会畏惧他几分,也正因为如此,高升才会亲自急忙赶来,而他刚停好车,就马上喝止,只是等他钻出警车,却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这似乎不是王蛮子在打人啊,那明明是个看起来才十几岁的少年。
     
    走近一看,高升便有些凌乱了,那被人踩在地上的,可不正是王蛮子么?敢情今个儿太阳真从西边出了啊,王蛮子终于从打人的换成了被揍的。
     
    “怎么回事?”高升看了唐金一眼,“先把他放了。”
     
    “警察大哥,他欠我钱。”唐金一本正经的说道。
     
    “欠你钱?”高升愣了愣,不过他倒是觉得王蛮子欠人钱是半点也不奇怪的,“不管是不是欠你钱,你也不能这样打人,行了,先不说这个,他看起来都昏过去了,把人先送医院再说!”
     
    “好吧,等他醒了,我再找他要钱去。”唐金这时也发现王蛮子确实昏了过去,找个昏迷的人要钱显然是不现实的,便也只好暂时作罢。
     
    收回脚,唐金转身就想走,高升一皱眉,急忙喊了一句:“站住,你哪里去?”
    =
    第五章 是殴打不是斗殴
    “回学校啊。”唐金一副纳闷的样子,“天快黑了,再不回去,学校说不定会关门的。”
    “学校?”高升又是一皱眉,“你是学生?”
     
    没等唐金回答,高升又接着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学生,总之你刚打了人,得跟我去一趟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再说,你先等一下,我打个电话叫救护车,等救护车来了,你就跟我去派出所。”
     
    唐金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好吧,我正不想回学校呢。”
     
    救护车来得很快,五分钟就已经出现,把王蛮子带走,而又过五分钟,唐金便在高升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南派出所。
     
    刚一走进派出所,迎面就走来一个穿着警服的中年男人,看到高升,这中年警察一副高兴的样子:“高升,你回来得正好,红星小区发生入室抢劫案,你快带人去看看!”
     
    “好的,所长,这个学生……”高升想介绍一下唐金。
     
    那所长却摆摆手:“行了,这个我会亲自处理,你快去吧!”
     
    高升无奈,只得点头匆匆离去,没办法,谁让他只是副所长,而人家是所长呢?
     
    “小李,把嫌犯带到审讯室去,我马上就来。”高升刚一离开,那所长就朝另一个瘦瘦的年轻警察喊了一声。
     
    那叫小李的警察应了一声,便马上带着唐金来到一间审讯室。
     
    那所长说是马上就来,可唐金在审讯室等了足足有十分钟,那所长才端着一杯茶,不紧不慢的走进审讯室,在唐金对面坐了下来。
     
    “说吧,犯什么事了?”那所长斜着眼睛看向唐金。
     
    “我没犯事。”唐金回答道。
     
    “狡辩!”那所长突然一拍桌子,“没犯事你能进这里吗?”
     
    “噢,那你犯什么事了?”唐金反问道。
     
    “什么?”所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犯事你能进这里吗?”唐金马上就把这句话还了回去。
     
    “行啊,小子,敢跟我张铁虎这么说话的小混混,你还真是第一个。”所长怒极反笑,“好,很好,我今天就跟你好好聊聊!”
     
    “我不是没档次的小混混,我是学生。”唐金不满的看着张铁虎,语气里带着一些不耐烦,“我来这里就是做个笔录的,不是让你们来审我的,要做笔录就快点,不然我就走了!”
     
    来这里的路上,高升就已经跟他说了,只是做份笔录,然后他就可以离开,只是没想到换成现在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张铁虎,似乎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这张铁虎看起来就是要找他麻烦一样。
     
    “你要做笔录是吧?行,小李,准备做笔录。”张铁虎阴阴一笑,“姓名?”

    “唐金,唐门的唐,黄金的金。”唐金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性别。”张铁虎又问道。
     
    “纯爷们。”唐金打了个哈欠,他很讨厌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
     
    “老实回答!”张铁虎一拍桌子,厉声喝道。
     
    “女。”唐金眼珠一转,马上换了个回答。
     
    “小子,你想耍花样是不是?”张铁虎怒视唐金,“你这能是女的?”
     
    “既然知道我是男的,那你还问什么?”唐金也很不爽,早知道就不该来这地方的,这些警察太不靠谱了。
     
    “小子,我先让你嚣张!”张铁虎冷哼一声,“我问你,你跟王蛮子为何斗殴?”
     
    “我没有和他斗殴。”唐金回答道。
     
    “别想狡辩,我已经查看过附近的监控录像,你们斗殴的经过,上面记录得一清二楚!”张铁虎又是一拍桌子。
     
    “你都看清楚了,还说那是斗殴?”唐金一脸鄙视的看着张铁虎,“那是我在殴打那死光头,是殴打,不是斗殴,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张铁虎气极反笑:“好,是殴打是吧?行,你这是承认你故意伤害了!”
     
    “法盲,我那明明是正当防卫。”唐金继续鄙视张铁虎,“那死光头想用花盆砸我,又跑下来先动手想打我,我就顺便揍了他一顿,这怎么就成故意伤害了?就你这种法盲,居然还当警察呢!”
     
    “你说我是法盲?我草,老子是法盲?老子现在就法盲给你看看!”张铁虎终于失控,拍案而起,怒视着唐金。
     
    “所长,所长!”那小李急忙拉住张铁虎,然后小声提醒他,“有录像呢!”
     
    “去,关了它!”张铁虎命令道。
     
    小李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去关了监控设备。
     
    “你先出去。”张铁虎继续命令道。
     
    小李这次没有犹豫,就飞快出了审讯室,把门也给关得紧紧的。
     
    唐金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张铁虎:“你想要刑讯逼供吗?”
     
    “怎么?现在知道怕了吗?”张铁虎用颇为阴森的眼神看着唐金,“顺便告诉你一句,王少让我关照你一下!”
     
    “王少?王非吗?”唐金有点惊奇的问道,虽然王蛮子也姓王,可他不觉得王蛮子能当得起王少这称号,叫王老倒是勉强。
     
    “小子,你知道就好,有些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你就准备去牢里待个几年吧!”现在审讯室也没别人,张铁虎也是毫无顾忌,“不过在这之前,老子先修理修理你!”
     
    “你会后悔的。”唐金摇摇头。
     
    “我看你现在就已经后悔了!”张铁虎沉哼一声,然后右手便化为鹰爪一般,快速朝唐金的脖子抓了过来。
     
    “呃!”
     
    “啊!”
     
    “嘭!”
     
    守在审讯室门口的小李有些忐忑,听到里面传出的各种声音,他更是不安,这所长可别真把人家给打死了啊,这年头打伤不要紧,打死可就是大事。
     
    就在小李越来越不安的时候,审讯室的门打开了,小李顿时就傻了,这,这走出来的人,怎么不是所长呢?
     
    没等小李反应过来,唐金已经施施然的朝外面走去,而就在这时,唐金却听到一个异常动人的声音传来:“请问,你们张所长在吗?”
     
    这声音里,带着一种无穷的吸引力,让唐金忍不住转头看了过去,然后顿时就是一呆,美女啊,这个才是真正的美女啊!
    =
    第6章 高贵优雅秦轻舞
    这是一个让人无法准确判断出真实年龄的女子,单看她的面孔,她绝对不超过二十岁,鹅蛋脸,柳叶眉,肌肤欺霜赛雪,白皙如玉,宛若初生婴儿般细嫩,美眸清澈有神,瑶鼻小巧挺直,薄薄的红唇也似乎在不经意间散发着诱惑,她的五官不论是分开还是组合在一起,都没有任何的瑕疵,堪称造物主鬼斧神工的完美产物。
    但她那成熟的身材,却显然不应该属于青春少女,而她的一身打扮,也显得很成熟。
     
    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女士西装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段恰如其分的勾勒出来,那高高盘起的长发更让她增添几分成熟的魅力,她的打扮颇为保守,全身上下没有哪怕一丝不该暴露的肌肤,显得颇为端庄,然而,这端庄的表象之下,一种骨子里的性感依然无法抵挡的散发出来,那笔挺的修美长腿,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还有那浑圆的丰臀,以及那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撑开西装里面白衬衣冲出的高耸部位,都在无形之中散发着无穷的诱惑。
     
    这种诱惑,足以引起任何一个正常男人的欲望,相信每个男人第一眼看到她,都会马上涌起拥有她征服她的念头,甚至还会让一些男人抑制不住心中的渴望直接朝她扑上去。
     
    但,这种念头肯定不会在脑袋里停留很久,因为,只要多看她一眼,任何人都会感觉到她身上所散发的那种气质,优雅而高贵。
     
    她的优雅足以让人自惭形秽,她的高贵让人不敢亲近,只可驻足远观,不敢近身**,她就像是一个美艳绝伦的女王,第一眼,让你欲望横生,第二眼,却让你只敢匍匐膜拜。
     
    足足呆滞了三秒钟,唐金才回过神来,眼神里的痴迷,也在这一刻消散得干干净净,恢复清澈,这个女人的魅力让他也不禁失神,她的成熟魅力,对他有着一种近乎致命的吸引力。
     
    “能看到这样的美女,真是不虚此行啊。”唐金暗自嘀咕,然后便朝那美女走去,她的高贵能让绝大多数的男人望而却步,但唐金却是例外,她的高贵气质,对他来说,反倒是更大的诱惑。
     
    才走了两步,唐金便停了下来,因为,他突然看到,这高贵美女的身边,多了一个少女,而这个少女,正颇为气愤的看着他。

    这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少女,即便是和那美艳绝伦的高贵美女站在一起,少女的容貌依然是毫不逊色,事实上,看她的容貌,完全和那高贵美女就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不论是五官还是脸型,看上去完全是一模一样。
     
    唐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妙的感觉,因为他认识这个少女。
     
    这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唐金的未婚妻,宁山二中的美丽校花,秦水瑶。
     
    “妈,他就是唐金!”秦水瑶指着唐金,忿忿的嚷了一句。
     
    妈?
     
    唐金目瞪口呆,他的不妙预感终于得到证实。
     
    “原来,她就是秦轻舞。”唐金喃喃低语,“真是人间惨剧啊!”
     
    这世上最悲催的事情,并不是你发现自己喜欢的美女已经名花有主,而是你发现,这个美女居然是你的未来岳母,而现在,唐金便遇到这么悲催的事情,这个带给他极致诱惑的美女,那个高贵而又优雅的女子,那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绝代佳人,居然是秦水瑶的母亲,秦轻舞!
     
    而此刻,秦轻舞那一双美丽的眸子,也朝唐金看了过来,她那美艳的脸庞上,也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这笑容,让她更是显得美艳不可方物。
     
    “十五年不见,唐金,你和瑶瑶一样,都长大了。”秦轻舞缓缓走向唐金,目光柔和,语气中,有一丝感慨,“当时你还小,应该不记得我了,我是秦轻舞,你师傅,应该跟你说过我吧?”
     
    “说过,他让我来找你呢。”唐金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心里却在嘀咕,岂止是说过啊,那老头一直就对秦轻舞念念不忘呢。
     
    秦轻舞微微点头:“我们先回家,其他事情,回去再说。”
     
    “妈,干嘛要带他回我们家?这混蛋是来和我退婚的,我现在就跟他退婚!”秦水瑶忿忿的说道。
     
    “好,那我们的婚约就取消了!”唐金马上接过话,“我先走了,我回学校!”
     
    唐金说走就走,马上转身就朝派出所外面走去。
     
    “站住!”背后突然传来一个有些紧张的声音,“你不能走!”
     
    唐金转过身,便看到了那个叫小李的警察,他有点不满的看着小李:“为什么不能走?莫非你要请我吃宵夜?”
     
    “你打昏了张所长,你这是袭警,拒捕,还有故意伤害……”小李看上去很紧张,一边说一边还看向秦轻舞。
     
    “我没打昏你们那法盲所长。”唐金打断了小李的话。
     
    “那张所长怎么会昏迷过去?”小李有些气愤,“审讯室里就你们两个人,你出来了,张所长昏迷了,不是你打昏张所长,难道还能是张所长自己打伤自己不成?”
     
    “咦?”唐金颇为惊奇的看着小李,“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嘛,你居然知道是你们那法盲所长自己打伤了自己。”
     
    “你这是胡说八道!”小李见秦轻舞一直没有插话,胆气也壮了一些,他大声嚷了一句,“大家快过来把这小子抓起来,他打昏了我们张所长!”
     
    “我都说我没打昏你们那法盲所长了,你难道不知道冤枉别人是不对的吗?特别是你们这些警察,怎么能随便冤枉我这种良好市民呢?”唐金一副义正辞严的样子看着小李,“你们本来应该保护我这样的良好市民,现在却反过来迫害我,你难道就不觉得羞愧吗?你不觉得愧对国家愧对人民愧对你的工资吗?”
     
    唐金话刚说完,小李便突然一头撞到旁边的墙上,咚的一声闷响,接着便听到小李闷哼一声,昏倒在地。
     
    “还知道羞愧撞墙,看来,你还是可以挽救的啊!”唐金看着昏迷的小李,一副感慨的样子。
     
    派出所里,众人目瞪口呆,连秦水瑶都是瞪大漂亮的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而秦轻舞虽然显得很平静,但她的嘴角,也不经意的弯起一缕美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