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之王暗刺】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都市之王暗刺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公众号:可可文学 提供,简述:曾经的恋人,漂亮的警花,夜场的美人……看我如何搅动燕京市这一滩浊水。层层的迷雾,无法抽身的泥

    都市之王暗刺小说完整版全文由公众号:可可文学 提供,简述:曾经的恋人,漂亮的警花,夜场的美人……看我如何搅动燕京市这一滩浊水。层层的迷雾,无法抽身的泥沼,叶晨只能勇往直前,不能后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内容精彩不要错过,欢迎点击

    这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世界,灯光摇曳,人们在音乐中逐渐放松自己的身体,随着音乐扭动,肆意张狂。
     
    昏黄灯光下,林晨端着盘子路过,走至吧台,见一美女坐在吧台边上黯然神伤,灯光照射在她姣好的面容上,显得格外的性感和美丽。
     
    林晨朝着美女伸出手去,然而还没靠近,便被那美女一巴掌拍开,那美女店是酒吧的老板,秦岚。
     
    秦岚笑,眼波流转:“滚一边儿去,老娘从良了。”
     
    秦岚是老板也是鸡头。早年下海做事,如今能在燕京市有一片立足之地实属不易,媚骨天成,哪怕半老徐娘,依旧光彩照人,任何男人看见她,均失魂落魄,一双眼盯着她,像是看见天下的珍宝。
     
    但是秦岚却发现,林晨看着她的时候眸子纯净。这也是为何林晨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会成为秦岚心腹的原因。
     
    “还是秦姐好看。”林晨眯眼笑。
     
    “小王八蛋,”秦岚笑嘻嘻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夸奖:“别拿姐姐打趣,像你这样的小孩子不就喜欢那些女人吗?”
     
    秦岚朝着舞池里面的那些九五后和韩式半永久看了看。
     
    林晨眼睛微眯,“不够味。”
     
    秦岚和林晨对视一眼,哈哈大笑。他们彼此很熟悉,夜场的女子,随时随地开黄腔。
     
    “让开,让开。”外面突然传来嘈杂的声音。
     
    林晨皱眉,秦姐这里是七哥罩着的,七哥面子大,道上混的多半多给面子,很少有人在这闹事。
     
    今天是怎么了?
     
    林晨和秦岚对视一眼,林晨忙道:“我去看看。”
    虽说林晨在夜场不过是个端盘子的,不是红棍和保安,但他出身军旅,不过他自己说是在部队养猪。
     
    秦岚点头,还是嘱咐一句:“小心点。”
     
    部队养猪的和场子里专门镇场子的红棍有很大区别,今日的红棍是鸡哥,据说很能打,七哥当年打天下靠的就是鸡哥和虎哥。所以他俩都是红棍。
     
    林晨过去的时候,鸡哥已经躺在地上哀嚎了,他的胳膊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曲着,胳膊肘的骨头,从皮肉里面翻转出来,像是半截染了红的刀刃。
     
    谁做的?竟然这样大的力气。林晨眼瞳微缩,看着地上哀嚎不已的鸡哥一阵沉默。
     
    鸡哥的边上站着一个黑衣壮汉,有两米多高,就像是一头狗熊,肌肉发达,脸上带着刀疤:“这就是七哥手下的红棍?怕是在小娘皮的肚子上待久了吧?”
     
    站在壮汉身后的那些人也哈哈大笑。
     
    同聒噪的人群相比,站在人群中的那个漫不经心的蓝色西装的年轻人才是重点。林晨只看了一眼,就觉得火气上涌。
     
    陈家,陈书豪。
     
    他闭上眼睛,脑中闪过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彼时他不过是个十三岁的毛小子,只因为他是林家人,陈家伙同外省家族一夜之间侵吞林家所有财产,逼得林家老祖宗上了吊。
     
    那晚,林家无数高手陨落。陈家的人如蝗虫过境,如割草一般收割人命。林晨因为躲在床底下逃过一劫。
     
    但却永远记得母亲那双绝望的眼。那日,陈书豪也参与其中,年纪不大的他有个变态的嗜好,那就是杀人。
     
    陈家最初和林家交好,林晨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沉默的孩子,杀起人来却丝毫不手软。
     
    林晨睁开眼睛,滔天的仇恨已经全部敛去,他脸上露出笑容,看起来谄媚又狗腿,走至黑衣壮汉跟前,笑道:“不知道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看什么看,不认识陈家少爷么?都挡在这里干甚?”
     
    陈家少爷四个字让对方一愣,原本那黑衣大汉还想呵斥?但听到这四个字,便偃旗息鼓。
     
    不远处,一直洞若观火的年轻人,朝着林晨的方向走了过来:“你认得我?”
     
    “开玩笑大名鼎鼎的林家少爷我要不认识,我们还做什么酒吧啊?”林晨笑的欢畅:“您可是我们的财神爷。”
     
    “你小子说话我爱听,”陈书豪笑了,指了指角落瑟瑟发抖的女孩:“要她陪我。”
     
    林晨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一张陌生面孔,没见过。
     
    正要说话,听得身后的秦岚笑道:“原来是陈家大少,不过大少,她年纪小不懂事,恐怕服侍不好您,要不换一个?”
     
    原来是新来的。
     
    新来的胆子小哦,偶尔会有这种不情愿的情况发生,也是见怪不怪。但很少看见秦岚如此维护一个女人,多半两者之间会有什么联系,仔细看来,似乎秦岚和这小女人长得有些相似。
    =
    第二章 初露身手
    陈书豪也发现这一点:“原来是秦姐的妹子,罢了,妹妹不陪我,姐姐陪我吧。”
     
    这男人胆子不小。
     
    还在哀嚎的鸡哥被人扶起,哪怕手都那样了还一脸凶狠的瞪着远处,目光森然。若不是陈书豪按捺着,恐怕早就冲上前去将鸡哥暴打一顿,鸡哥的确很讲义气,但是这省时度势的本事就不怎么样了。
     
    “您说笑了,我这半老徐娘……”秦岚面上尴尬。
     
    这么多年,秦岚早就洗白,地下世界错综复杂,但看见秦岚依旧得喊一声秦姐,这是本事。
     
    多少年了,无人敢对秦姐提起当年的事,更不可能说出让秦姐陪客的话。陈书豪这么说,顿时有好几个年轻人面色不善,鸡哥想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表现一番的心思,林晨也是能够理解的。
     
    “不愿意是吧?”陈书豪的语气淡然。
     
    林晨差点冲上去。陈家凭什么这么高傲?秦姐一把拦住。冲陈书豪笑:“就算我愿意,七哥面子也不好看啊。”
     
    “别跟我提那腌臜东西,在我们陈家面前,他算屁。”陈书豪还没说话,黑衣壮汉就怒了。
     
    此时抬出七哥,有讲和之意,但对方根本看不上眼。

    这就很尴尬了。
     
    人群里飞出一个啤酒瓶子,正好砸在黑衣壮汉的脑袋上。
     
    “干他丫的!”人群中传来声音,林晨如猎豹一般窜了出去,对上陈书豪,一记鞭腿横扫,林书豪躲避,身法精妙。看来这阵子人家也没闲着,陈氏的拳法是越来越厉害了。
     
    林晨怕自己暴露,所以一直都没有用林家的拳法,只是用的最普通的军体拳,军体拳大开大合,单刀直入很是直接,少了那些繁琐的招式,更能够一击即中。
     
    陈书豪在不断躲避和两两相交的时候,甚至还能够发出声音询问:“你当过兵?”
     
    林晨不答,拳脚愈发凌厉。
     
    “有意思,跟我如何?”陈书豪说完这一句,迅速后退,与林晨拉开距离:“你的眼神,像极了我小时候的玩伴。”
     
    林晨停下来,装作不敌对方,且气喘吁吁的样子,因为这样才可以让对方彻底的放弃对自己的警惕,而且他也想知道陈书豪到底有多厉害。
     
    可是当他听到陈书豪这句话的时候微微一愣,为了掩饰,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玩世不恭的笑:“这种搭讪方式很老套,更何况我对男人没兴趣。”
     
    陈书豪大笑:“也对,我那朋友也是个废物。”
     
    林晨突然恍然看见了母亲那张绝望的脸。
     
    这句话刺激到他,他冲了上去,快的让陈书豪都没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是一记鞭腿,陈书豪想要躲避,却发现自己身体腾空。
     
    “怎么……可能?”陈家的精妙拳法和身法,竟然败在了一个无名小子身上。别说他陈书豪不能接受,怕是许多人都不能接受。
     
    林晨给半空中的陈书豪一记肘击,陈家大少爷就这么被人如同死狗一般的打在了地上,摔的七荤八素。
     
    “上啊,打死他!”鸡哥愤怒的小弟们红了眼睛,扑杀上来,每人手上拿着酒瓶子刀棍棒,挥舞起来就跟疯了似的。
     
    别说刚才那黑衣壮汉打鸡哥的时候是多么虎虎生风,转眼间被几十个啤酒瓶子撂翻在地,几十个人上去就是一通乱踹,别说黑衣大汉了就是林晨面对那帮打了鸡血的小弟也是没辙。
     
    林晨把陈书豪放翻,陈家保镖们齐齐傻眼,本以为在这小地方不应该有人打得过少爷,却没想到,竟然还真有拼命三郎冲上来要人命的。
     
    他们想去上前保护少爷已经迟了,放翻陈书豪的林晨功成身退,一般愤怒小弟冲上来又打又踹,三十多个打一个,陈书豪哀嚎不已。
     
    林晨站在旁边看都觉得可怜,琢磨着是不是有些过了,陈家多年经营加上侵吞林家财产,多少在燕京站住了根,若是给秦姐惹上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没事的。”秦岚出现在林晨身后,身边跟着鸡哥:“七哥的面子还是有的,况且今天他是自己找上门来给七哥没脸,陈书豪在陈家的确有点地位,可那是从前,现如今,只能说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晨潜伏在这样的黑暗世界就是为了弄清楚这一点,她原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陈家做的,但后来发现这个事情的背盘根错节非常复杂。
     
    鱼龙混杂的地儿才能探查出消息,所以他才选择了这里。
     
    “别把人打死了。”鸡哥叫了一声,转头看了看林晨:“养猪的,俺稀罕(喜欢)你。”
     
    两人相视而笑。
    =
    兴师问罪
    秦岚神色复杂的看着林晨,有这样身手的人,绝不可能在部队养猪。
     
    鸡哥笑:“你这样厉害,肯定是特种部队的,怎么是养猪的?”
     
    林晨接过鸡哥递来的烟卷,吞吐了个烟圈:“在特种部队养猪。”
     
    “哈哈。”鸡哥单手抱拳,“今日多谢,不过这几天我得养伤,虎哥来接替我。”
     
    鸡哥也是个猛人。胳膊都那样了,还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好像根本没事一般。
     
    将鸡哥送了医院,林晨才回到自己的破出租屋,倒头就睡。
     
    第二天,刚进酒吧,就觉得气氛不对劲。林晨笑着跟吧台的妹子打招呼,那妹子是秦岚手底下的小姐妹,叫清影。
     
    清影老远跟他使眼色,待人走近了,清影郁闷:“给你那么多眼神叫你走,你咋还来呢?”
     
    “怎么了?”林晨不明所以:“我只看到你给我送秋波,但是没有感觉到你有让我离开的意思啊。”
     
    清影就笑,无奈又妩媚:“七哥等你多时,在里面。能躲就躲,来者不善。”
     
    “七哥找我?”林晨惊讶,其实他选这个酒吧就是冲着七哥来的,如果能跟鸡哥一样成为七哥手底下的红棍,打听消息和复仇,就方便多了,也快多了。
     
    “快去吧。”清影连忙道:“就在三楼。”
     
    林晨上了三楼,但是却没有人让他直接进去,三楼的楼梯口站着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彪形大汉,每个看上去凶神恶煞。

    “我要见七哥。”林晨淡然的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那两人如同门板似的,笔直的站在那里,就好像没有听到林晨所说的话一样。
     
    大约是楼上办公室的门没有关,即便站在楼梯口,依旧能够听得到楼上办公室里面传来的声音。
     
    七哥倒会享受,一上门便点了两个水灵的姑娘陪着,左拥右抱,靡靡之音不绝于耳。这哪里像有功夫见林晨的样子。
     
    林晨也不着急,就站在那里等,大约半个多小时,楼上的声音淡了,就听得楼上传来一个略带沧桑的声音:“上来吧。”
     
    林晨不骄不躁的走了进去。
     
    七哥他是见过的。
     
    说白了就是一个光头胖子,真不明白这样的家伙如何成为整个燕京市地下势力的头子的?
     
    七哥眯着眼睛,本来这家伙的眼睛就想如此眯着就感觉好像没了眼睛似的。他看了林晨许久,才微微一笑:“年轻人很有勇气嘛,连陈家少爷都敢打?”
     
    林晨正要说话,却听得那光头胖子突然怒了,冲他吼道:“还不跪下?”
     
    跪你个仙人板板。
     
    林晨站在那就如一个出鞘的利剑,让人无法直视,气氛为之一凝,良久,林晨突然笑了,笑容让人如沐春风:“七哥,这不好吧?”
     
    七哥眯眼笑:“你做了那样的事情,我无法保你,既然你不肯跪,那就滚吧。”
     
    林晨不喜欢这样的七哥。
     
    鸡哥昨天都被人打成那样了,七哥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要惩罚他,这么怕事这么怂?
     
    不是道上都传,说这死胖子很讲义气吗?
     
    原来不过如此。
     
    林晨转身便走。
     
    边上的保镖想要阻拦,但是却被七哥一个眼神止住,最终站在一旁不说话。
     
    坐在七哥边上的,是酒吧里的红牌,咪咪。她眼波流转,笑嘻嘻的看着七哥:“七哥,你来这么久,都不摸摸人家,人家下面好湿了。”
     
    “就喜欢你这股骚劲,”七哥在咪咪身上抓了一把:“我要不来,你是不是打算水漫金山寺?年轻人都你这样才好,像愣头青一股脑冲的,我不喜欢。”
     
    林晨走得慢,七哥说的那番话不是没听见。
     
    他不求七哥庇护,反正消息在哪打听不是打听,只求不要因此连累了秦姐,毕竟秦姐对他很好。
     
    林晨下楼,就见秦姐站在楼梯口,一脸担忧的模样,他便冲着秦姐笑了笑。
     
    “没事吧?”秦姐道:“七哥说啥了。”
     
    “他叫我离开。”林晨神色平淡,往门口走去。
     
    秦姐身形晃了晃,一脸不可置信,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说出口,看着林晨离去的背影,然后又看了看楼上,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朝着楼上的方向跑了过去。
     
    林晨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站在酒吧的门口,有些迷茫,却在此时电话响起,那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接听之后,里面的声音却让他很熟悉,疲惫而沧桑:“聊聊?”
     
    那就聊聊呗。
     
    那是鸡哥。
     
    林晨在破旧的出租屋内找到了他,彼时他身边只有昨天晚上被陈书豪看见的那个生面孔,长的和秦岚有几分神似。
     
    林晨过去的时候,妹子还有些惊慌,藏在了鸡哥瘦削的身后。
     
    “这是我妹妹。”鸡哥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