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成长的代价》苏起小说TXT

评分:10分
  • 类型:都市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成长的代价小说简介: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我在外面的水池里杀鱼,我必须快点干,厨房的小伙伴还在等着我,我也记不得我杀了多少条鱼,我只记得水池里的血越来越多,最

     成长的代价小说简介: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我在外面的水池里杀鱼,我必须快点干,厨房的小伙伴还在等着我,我也记不得我杀了多少条鱼,我只记得水池里的血越来越多,最后我昏到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小春哥说我的手割了口子都不知道,幸亏送的及时,不然我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了。
    悲惨童年
    每个人小时候都有梦想,我不知道别人的梦想是什么,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想做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因为那样,我就可以飞出那扇沉重的铁门……
     
      不要误会,我不是犯人,而是一名孤儿,从小生活在孤儿院。
     
      院长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他说是你妈抛弃的你,我问那我爸爸呢,他说是你爸抛弃的你和你妈。
     
      所以我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和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我们一起生活在孤儿院里。
     
      院长经常叫我们干活,他说劳动是美德,这么做是为了我们好,免得长大出去祸害社会。
     
      于是,洗衣,做饭,扫地……成了我们单调生活里单调的插曲。
     
      不过,每当傍晚的时候,我们都会有半个小时休息的时间,我们会坐在小凳子上看快乐大风车,时间虽然不长,可我们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晚上必须准时睡觉,教导员会按时巡查,如果发现我们搞小动作,他就会拿竹条打我们的手心。
     
      有一次大我三岁的孩子尿床了,被教导员叫到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我发现他光着身子,背后出现了三条血檩子。
     
      从此以后我晚上再也不敢多喝水了,干活也勤快了很多,有一次院长把我叫到了前面,当着大家的面表扬了我,可我却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那一年的冬天,特别的冷,我在外面的水池里杀鱼,我必须快点干,厨房的小伙伴还在等着我,我也记不得我杀了多少条鱼,我只记得水池里的血越来越多,最后我昏到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了,小春哥说我的手割了口子都不知道,幸亏送的及时,不然我就因为失血过多死了。
     
      醒来的时候我还在问:那些鱼呢。
     
      小春哥摸着我的头告诉我:放心吧,鱼已经进了视察领导的肚里了,院长很满意。
     
      我记得有个小女孩跟我说,她很希望有人家领养她,无论干什么活都愿意,我问她怎么那么傻,她说她只想有个家。
     
      后来,那个女孩不见了,听别的孩子说,女孩跟一个流浪汉跑了,她认流浪汉当了干爹。
     
      那时候我正梦想做一只自由的小鸟,流浪汉也是自由的代名词,我羡慕了她好久。
     
      后来我才知道,女娃认干爹,就代表着干爹干女娃。
     
      不过我没有时间替她悲哀,很快就有一对夫妇要领养我,那一年我七岁,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一天。
     
      那个男的戴着金丝眼睛,和善的看着我,那个女的蹲下来,拉着我的小手,她跟我说:孩子,跟我们回家吧,我们供你读书。
     
      我不知所措,躲到了小春哥的身后,他是我们这里最大的孩子,比我大了十岁,是我们的主心骨。
     
      小春哥一直冲我使眼色,让我答应下来。我心想出去以后说不定就可以上学,看动画片,吃饱饭了。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那个女人把我搂进了怀里,一直说好孩子,好孩子。
     
      于是,我就有了父亲,母亲。回到了养父母的家,我发现还有个妹妹,比我小一岁的,天使般妹妹。
     
      住进他们家的第一天,我早上不到六点就起床了,我把他们脱下来的衣服都放进了洗衣盆,放了冰凉的水,费力的搓了起来,我那时候还不知道有洗衣机,也不知道有热水,只知道多干活,表现的乖一点,这样他们就不会不要我了。
     
      养父早起上厕所,看到我发红的手,一下子愣住了,然后就是一阵沉默,沉默之后就是爆发。
     
      他皱着眉质问我:谁让你这么干的。
     
      我当时吓傻了,一屁股坐到地上,喉咙卡住了说不出话,完了,我做错事了。
     
      然后他就叫醒了养母,问:是不是你让他干的?
     
      养母连忙摇头说她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我只能喏喏的说是我自己干的,他不仅没骂我,还把我抱了起来,声音有些颤抖,说:傻孩子,这些活不是应该干的,记住,以后好好学习,就当是报答我们了。
     
      于是,我的念头里就只有学习。
     
      时光荏苒,那一年中考,我考上了我们那里最好的重点高中。
     
      我心想在努力三年,考上清华或者北大,那样养父母一定会很高兴。
     
      但是,命运有时候就爱和你开玩笑,在我高一下半年的寒假,家里出事了。
     
      养父查出换上了艾滋病,他跟养母坦白说在外面养了小三,不知道小三感染了病毒,养母当时就崩溃了,可是崩溃的还在后头,养母被查出也染上了艾滋病毒。
     
      那天,养父急匆匆的带着我和妹妹去了一趟医院,一路上,他脸上没有血色,检查结果出来,我和妹妹都没事,他这才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回到家,他跪在养母的身边,扇自己嘴巴,我和妹妹被关在屋里,只能透过门缝看着外面。养母以泪洗面,说:这个家,就这么毁了。
     
      后来,我就很少看到养父了,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医院里,他整个人只剩下了皮包骨,双目涣散。
     
      那天晚上,养母对我们说:孩子,你们的父亲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的心沉到了谷底,我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心痛,妹妹哭着说不想要爸爸死,养母我们三个抱在一起,我们妹妹都哭了,养母没哭。
     
      那年过年,养母做了最丰盛的一顿年夜饭,她把我叫道跟前,说:苏起,我的好儿子,你长大了,要照顾妹妹,知道吗。
     
      我并不知道这句话代表的含义竟然是那么的沉重。
     
      两天后,养母咳嗽不止,我在洗手间发现了她咳出来的鲜血。那一天,我照常去学校补课,下午的时候,我就接到了警察的电话,说我养母跳楼自杀了。
     
      我晴天霹雳,短短几个月,我就失去了养父和养母,这个家里只剩下我和妹妹,让我怎么办,妹妹虽然才比我小一岁,但她就是个长不大孩子,我突然想起养母对我说的话,好好照顾妹妹。
     
      我只能勉强打起精神,料理了养母的后事,妹妹苏雪失去了亲生父母,受到的打击太大了。
     
      自从那天起,她就变得不爱说话了,惧怕和陌生人交流,而且她刚刚升到高中,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她成了众多同学取笑的对象。
     
      有时候她委屈急了,就会躲起来哭,而那些人还会找到她,当着她的面羞辱她。
     
      那一天,我找到了经常欺负我妹妹的女生,她叫王男,留着短发,是出了名的高一女太岁。
     
      我跟她说,让她以后不要欺负我妹妹了,她的父母刚刚去世,我心想毕竟都是学生,说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但是没想到,她不仅不收手,反而骂的更加眼中了。
     
      她说:原来你俩都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啊,怪不得都是一副欠削的样子。
     
      "你说什么?"
     
      我顿时就怒了,这话说的太伤人了。
     
      她身边的小弟见状骂了一声,把我摁倒在地,王男一脚就踹了过来……
     
    扒裙子
    王男领着一伙狗腿子,把我一顿乱揍。我当时没有反抗,心想被他们揍一顿,就不会再欺负妹妹了。
     
      晚上回到家,我路过妹妹房间的时候,听到她在啜泣。
     
      我敲了敲门,问:妹妹,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她一听到我的声音,所有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颤音说:王男让一帮男生进女厕所看我小便,幸亏我把厕所门锁住了,不然……
     
      我一听火气上涨了三分,王男这个女生太过分了,打也打了,骂也骂了,还是不放过自己的妹妹。
     
      "小雪,你开门,哥哥看看你。"
     
      支呀,门开了,露出了小雪娇人的脑袋,她梨花带雨,依然貌美如花,继承了养母的美貌。
     
      哥!她一下扑倒了我的怀里,我的心都快融化了。
     
      "妹妹,明天请一天假,我找王男解决这件事。"
     
      "真的吗,哥哥?"她眨巴着泪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我勾了她的鼻子一下,笑说:当然是真的了,快去擦擦,鼻涕泡都出来了。
     
      "哥,你讨厌。"她锤了我一下,笑的那么灿烂。
     
      第二天下课,我来到王男班级的门前,把王男叫了出来,虽然昨晚我嘴上答应的爽利,可我真没什么把握。
     
      虽热我上高二,她上高一,按理说我压她一级,可我一直把心思都用在学习上,高中两年,我连个像样的混子都不认识。
     
      她领着三个狗腿子走了出来,一看是我,呸的吐了我一口,口香糖不偏不倚,刚好落在我的鼻子上。
     
      "男姐好准头啊。"一个狗腿子称赞道。
     
      王男不理会他,不屑的看着我,"你他妈怎么又来了,挨揍没够是吧?"
     
      我刚要把站在鼻子上的口香糖拽下来,她阻止了,"别拽,就这样挺好,像个小丑似得。"
     
      我忍受着屈辱,告诉自己,不能反抗,你是来解决问题的,不是来打架的。
     
      我尽量做出低人一等的笑容,说:男姐,我求求你,不要在欺负我妹妹了,她就是一个小女生,何必为难她呢。
     
      王男嘴巴一歪,鄙视道:你求我?你算个鸡巴啊你求我,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要不是老子无聊打发时间,我都懒得理你。
     
      我发誓,在我有生之年,这是我听过最侮辱的话,就算在孤儿院,院长和教导员都没这么说过。
     
      正当这时,她忽然饶有兴趣的说:不是我不答应你啊,求人有你这么求的吗。
     
      我抬头问:那你要我怎么求。
     
      "要不,你跪下来试试?"
     
      我顿时脸一热,一个七尺男儿,怎么可能给一个女生下跪,那我还有尊严了吗。
     
      "我绝不下跪!除了这个,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我身后一个狗腿子趁我不注意,踹了我腿肚子一脚,"男姐让你跪下呢,艹。"
     
      我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王男的怀里,王男抽冷子给了我一嘴巴。
     
      "妈的,给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那就别怪我了,你妹妹,我欺负定了。"
     
      那一瞬间,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摇摇欲坠,我告诫自己,苏起,你难道忘记养母说过的话了吗,要好好照顾妹妹;苏起,你忘记了你的名字是谁给你起的了吗,是在天国的养父。
     
      你不过是一个孤儿罢了,没爹没娘,你的尊严和妹妹比起来,算个屁呢?
     
      "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我闭上了双眼,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唰,几乎同时,我就感觉到周围一片安静,接近着就是哄堂大笑。
     
      王男不可思议的说:没想到你还真跪下了,你他妈还是男人吗,真是个孬种。
     
      旁边的狗腿子笑道:我擦,这货两条腿是橡皮泥做的吧,说跪就跪,他爹妈要是知道还不得气死。
     
      冷嘲热讽山呼海啸一般的汹涌过来。
     
      我逼音成线,说:这下可以让过我妹妹了吧。
     
      王男点点头:嗯,我可以考虑考虑。
     
      "考虑?你不是说我下跪你就放过我妹妹吗?"我声音上扬了八度,狠狠的盯着她。
     
      她不为所动,冷哼了一声:我的原话是,要不,你跪下来试试,试试又不是答应的意思,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跟我咬文嚼字!我跟你们拼了!
     
      他们明显是在耍我,压根就没想过放过妹妹,这帮人渣,学校怎么会养出这种败类。
     
      我跟他们扭打一团,说实话,我不是对手,可我认准了一个人,一口咬了下去,那个家伙疼的嘶哑咧嘴,狂扁我,可我就是不松口。
     
      这时,旁边路过的同学认出了我,"这不是全校第一吗?怎么被别人痛扁。"
     
      王男一听,让他们停手,看着我气喘吁吁的样子说:没看出来,你还是全校第一呢。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这样吧,你帮我做一件事,我就答应你不欺负你妹妹。"
     
      "你骗谁呢,鬼才会相信你。"我吐出一口血水说。
     
      王男举起右手,"我发誓,这次要是在骗你,我就天打雷劈,全家被车撞死。"
     
      本来我不怎么信,可她拿全家发誓,我就相信了,就算她再畜生,也不会拿家人开玩笑。
     
      "什么事情,你说吧,希望你不要食言。"
     
      "也不是什么大事,明天上午第三节课,是高二六班的体育,你把他们班一个叫薛雨柔的女生裙子扒下来。"
     
      什么?我一个就愣住了,我对薛雨柔有点印象,以前上奥数的时候分在一个组,人长得很漂亮,更是整个十中的校花。
     
      连忙摇头说:不行,我怎么能做这种事情。
     
      "你放心,你做的不是坏事,实话告诉你,薛雨柔就是个烂货,在外面当鸡,在学校里却装清纯,还有一帮傻逼当她是白莲花。你这么做是为民除害,懂吗?"
     
      她是不是烂货干我什么事,我只知道扒人家裙子,我就会被当成变态,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你不答应是吧,好,那下次,苏雪上厕所的时候,我可管不住那些男生。"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你为什么非要欺负我妹妹,有本事冲我来。"
     
      "我没本事,我就是一介女流,你要是不干,我就找人干你妹妹。"
     
      孔子说,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这话果然没错。
     
      ……
     
      晚上回去,妹妹问我的脸怎么了,我说回来的时候摔了一跤,妹妹也怎么有细问,我告诉她,明天可以去上学了。
     
      那一晚,我无眠。
     
      第二天上午,我在操场上看到了薛雨柔,她跟两个女生在一起,有说有笑。
     
      她今天穿着一件粉白相间的裙子,无暇的美腿如藕断,吸引着很多男生的目光。
     
      我低着头从她身旁路过,她看到了我。
     
      "苏起,你好啊。"她笑颜如花,对我招了招手。
     
      她精致的五官映入眼帘,美艳不可方物,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一双眼睛好像会说话。
    5b478e046782f120.jpg!600x600.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dahaiwenxue】或【大海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大海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目送她走过去。她的翘臀高高的挺起,背影都那么美,难怪会是大众情人。《时光不再,你还在》
     
      我瑟瑟发抖的跟了上去,脑海混乱不堪,然而唯一的信念让我跟了过去,我距离薛雨柔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众人的目光中,我伸出双手,扒到了她的裙子……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