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浮尸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夜半浮尸最新章节阅读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最新超人气的《夜半浮尸》小说,就在手机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本站为您提供《夜半浮尸》最新章节哦,简述:要说这刘宝坤也是狠人,走进船舱,一把抱起襁褓中的小女儿,

     最新超人气的《夜半浮尸》小说,就在手机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本站为您提供《夜半浮尸》最新章节哦,简述:要说这刘宝坤也是狠人,走进船舱,一把抱起襁褓中的小女儿,二话没说就抛进了江里。快来微信搜索关注 可米小说 吧!=================================================

    《夜半浮尸》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亮光虽然微弱,但在漆黑漆黑的水下,别提多醒目了。我看到亮光的一瞬间,竟然有了片刻的精神恍惚。

     

      一阵哆嗦,我觉得这东西有些邪性,所以就刻意不去看它,向着更深的水底摸索。

     

      又摸索了十几秒,我朦朦胧胧看到了下方的一团黑影,我猜八成就是马大胆,所以就摸了过去。

     

      在黑黢黢的水里,所有的感官似乎只能依靠触觉了,我摸了摸黑影的头,确定无误就是马大胆那扎手的硬毛,心中一喜。

     

      马大胆似乎早就知道是我,硬生生的推了我一下,意思似乎是让我赶紧滚蛋。

    夜半浮尸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夜半浮尸最新章节阅读

      好家伙,生死关头你他妈倒是仗义,可我曲爷也不是孬种。我顺着马大胆的头向身子摸索了过去,向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他拖了下来。

     

      当我摸到脚腕子的时候,心中不由得骂了一声。因为我竟然摸到了一根足有手臂粗细的藤蔓,我用力掰了掰,这东西就像天生长死在马大胆身上似的,纹丝不动。

     

      我心说这可他妈不是办法,估摸着没等我掰开这东西,马大胆就嗝屁了。

     

      我灵机一动,既然这东西像植物藤蔓,那是不是也有根系?说不定它的弱点就在底部。

     

      此时也顾不得害怕,革命友谊冲破了所有牛鬼蛇神的恐惧,我他妈还是战战兢兢的顺着藤蔓向下摸索了一会。

     

      不过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他妈藤蔓怎么向着刚刚那亮光处延伸了过去,我心底里说要遭,可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机会我只有这么一次,要是我犯怂跑了,马大胆可就真他妈的没救了。

     

      我硬着头皮加快了速度。果不其然,这藤蔓果真是在那亮光附近扎下水底的泥地的。而且整个围绕那亮光附近,这种粗粗细细的藤蔓密密麻麻的,简直多到数不清,它们全部向水面延伸,我瞬间想起了那满江的浮尸。

     

      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感情那浮尸都是这触手一样的东西控制的?我不禁有些胆寒,因为怕自己也沦为那浮尸全家福中的一员,想想那场景都觉得恶心。

     

      所有的藤蔓都是围绕着亮光生长的,而且越靠近亮光的地方,生长的越发粗大和密实,最粗的一根,竟然有老子的大腿粗细。

     

      我心说要是这东西捆在自己身上,估计天王老子看着都没辙。

     

      这时我突然感觉背后突然被什么戳了一下,我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刚一回头,一根前头纤细,后面粗壮无比的藤蔓就向我飞快的射了过来。那速度和精准度可不像植物能达到的,更像蛇一样,我赶忙侧着身子,算是躲过了这一下。

     

      我知道这下完了,老子非得九死一生了,索性心一横,直接向着那亮光快速游了过去。

     

      这些藤蔓全部围绕着那亮光生长,却又不敢靠近亮光,其中的原因我虽然不知道,但这亮光处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物,兴许老子搏得一线生机的机会还只能靠它了。

     

      我距离亮光越来越近,等靠近之时,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冰凉江水,因为一只巨大的眼睛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那眼睛足有脸盆大小,铁青色,眼睛当中的亮光闪闪烁烁,感情那亮光竟然是它的眼珠子。

     

      那眼睛一动不动的,好像静谧之中在窥伺着整个世界。

     

      我一时不知所错,不过后退是不可能了,因为慢一点都会被那藤蔓捉住,全身而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我硬着头皮向那眼珠子游了过去,我看着那泛着橘黄色又有些散发暗淡绿色光芒的眼珠子,突然有种被洞穿的感觉,仿佛在它注视之下,自己像水一样透明。

     

      不过很快我发现了问题,这他妈根本不是什么眼睛,而是不知什么人在这里雕的一石刻,眼睛栩栩如生,那个眼珠子一样的东西竟然是块发光的夜明珠一样的东西。

     

      其实那东西不大,只有拳头大小,但在这水下诡异气氛下,显得有些惊悚。我心中不禁犯了嘀咕,这他妈是谁没事干当水底这么个东西吓唬人?

     

      不过时间可不容我多想,心说就是你了,既然这些藤蔓既怕你又想依附你生存,那老子就把你抠下来,看看能不能借着你的能耐,逃出生天。

     

      我伸手去抠那宝玉,谁知大腿此时竟然被什么缠住了,一阵刺骨的痛感瞬间传了过来,我知道自己显然被藤蔓逮住了。

     

      不过最可怕的还在后头,那块放光的石头嵌得很牢,我用了半天力气也没能撼动一分,但此时我浑身早就被那粗粗细细的藤蔓缠满了,它们似乎对这发光石头有些畏惧,所以此时距离石头最近的手和脑袋还是暴露在外的,身体整个包裹得像个蚕茧。

     

      这些东西有意想在拉扯我,力量奇大无比,我双手则死死抠住了那石头。

     

      我浑身有种被撕裂的感觉,很快我觉得这种痛苦快达到临界点了。突然感觉手上一松,那放光石头竟然被我生生扯了出来。

     

      一阵大喜,可不久我就发现就算我手握着石头,这些触手一样的藤蔓仍旧不放开我,甚至有些想直接勒死老子的意思。

     

      我甚至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在咔咔作响,内脏被积压得变了形状。我知道这下完了,看来这些怪物是真的发怒了,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

     

      很快窒息感淹没了疼痛,我感觉自己这下死定了。

     

      绝望之时,我觉得一个黑影向我漂了过来,虽然我当时意识恍惚,但那黑影经过之处,那些藤蔓竟然犹犹豫豫得都退缩到了一旁。

     

      直到黑影游到我面前,仿佛是打量了我一番,确定我是个人,不是这藤蔓精生出的什么怪胎后,仿佛挥动了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包裹我的藤蔓。

     

      接着那藤蔓竟然全部松开了,我当时震惊得不行,心说这世界上还有这么牛逼的人物?感情您祖上不是伐木的吧?这藤条子看到你就像看到阎王爷一样的害怕?

     

      突然那黑影伸手抓住了我握着发光石头的手,我顿时觉得不好,感情这家伙是他妈奔着这东西来的?

     

      我刚准备挣扎,黑影就拉着我向水面浮了上去。

     

      刚一出水面,老子只想大叫一声活着真好。这时候马大胆竟然撑着船出现在了我眼前,感情那黑影是先救了这老小子。

     

      马大胆伸手把我拉上了船,我才想起刚刚那黑影,回头扫了一眼江面,却半个人影都没有。

     

      这时我身旁却突然传出说话声:“你们俩的胆子可真不下啊?百眼龙王的地盘都敢闯?”

     

      我被说话声吓了一跳,一回神,就看到我身旁坐着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脸长而窄,山羊胡很是显眼。

     

      我和马大胆对视了一眼,显然马大胆也被吓了一跳,心说这他妈是人是鬼?怎么上来的?

     

      我看那男人倒是丝毫不见外,脱了外衣开始拧水。

     

      “嘿嘿,多谢刚才爷们儿的仗义相救。”马大胆瞟了我一眼,意思是提防着点这家伙,“在下马大胆,敢问先生怎么称谓?”

     

      接着马大胆向船后推了推我,我有些不知所云,就看到马大胆回头向我做了个鬼脸。

     

      他是让我看向船甲板,我看了一眼刚才我站着的地方,顿时头皮一紧,心说马大胆你他妈也太不仗义了吧?

     

      原来就在那人坐着的甲板上,马大胆不知什么时候用那捆尸绳做了个套,估计是防着那人用的,马大胆向里边推我,是怕到时候有意外连我一起套住。

     

      我崇拜的看了一眼马大胆,不过一想也对,这人的确能耐不小,我们俩也着实得防着一些。

     

      那人笑了笑,道:“古道月下走,人称我一仙!”

     

      感情这老小子姓胡,叫胡一仙还是和跑江湖的。古道嘛,其实就是对跑江湖的一种简称,不过倒是真他妈能诌。

     

      接着我们寒暄了几句,算是做了个认识。

     

      期间我始终把那块发光石头握在手心里,那胡一仙倒是期间瞟了几眼,但我还没看出他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所以警戒心自然而然就放下了。

     

      何况刚刚人家可是救了我,大恩不言谢也就罢了,我要是再对人家有所怀疑,显然是有些不仗义。

     

      接着胡一仙问我们两个是怎么来的,我们索性就实话实话了。听完我的话,胡一仙啧了啧嘴,问道:“你们俩知道这里是哪吗?”

     

      我心说这他妈不是废话吗,江面呗,老子在这扑通了一晚上了,不就是为了赶紧上岸。

     

      马大胆也很是疑惑,不过这家伙似乎更有预见性,问道:“胡先生的意思难不成……”

     

      胡一仙笑了一笑:“你们还以为自己在罗子江的江面?”

     

      他这话一处,我听得头皮发炸,心说老子不在罗子江还能在哪?我可是在这陪了一晚上的死倒儿了。

     

      我没言语,只是表情错愕不已,胡一仙接着说道:“这里是卧龙湖!早就不是罗子江水域了!”

     

      我和马大胆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是在罗子江,怎么就变成卧龙湖了?

     

      卧龙湖是在罗子江的下游,相隔几十里,是罗子江和附近的白胥河汇流的一处天然湖泊。

     

      要说这卧龙湖可有的说了,在当地的民间传说里,总有它的影子,更奇怪的是,这湖面的水域虽然很是不小,但湖中却没有一个活物。

     

      “卧龙湖和我们龙门镇相隔怎么也三十里开外,先生你这笑话说得可真有些冷了!”马大胆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问,“你怎么证明这里是卧龙湖?”

     

      胡一仙起身看了眼满江的浮尸道“除了卧龙湖,哪里还能有这么壮观的场面?”

     

      他接着说:“我就是从岸边来的,我那江漂子就停在几百米开外的地方,一路上行不了船,我是踩着尸体过来的。”

     

      我脑海中想着那情景就觉得一阵恶心,不过马大胆却突然问了至关重要的一句:“你是干嘛来了?”

    =================================================

    《夜半浮尸》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8章 我可是个厚道人

      胡一仙好像没感觉出来马大胆那不善的语气,直接就道出他的来历和此行的目的。原来这个胡一仙就是卧龙湖这片区域的管理员。据他说这片区域邪性得很,除了他也没谁能有本事在这儿做管理员。

     

      马大胆和我都对他的本事没什么质疑的,不过马大胆出于好奇,问我以前知不知道卧龙湖这儿的事情,这下倒是把我问尴尬了。我跟着师傅也还没多久,本事才只接触到皮毛,哪里有机会自个儿跑出来闯荡。

     

      不过作为一个好面子的男人,我硬着头皮回了一句:“听过,但是了解的不多。”说完我就立马转移话题。

     

      “胡老哥,你看这地方我们也不熟,既然您救了我们,那就好人做到底再留我们一晚上呗,今天折腾了一晚上不休息好还真回不去。”

     

      马大胆一听我这么一说,气势立马就萎顿了,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我们经历过的最刺激的一个晚上。

     

      “两位小哥,不用您说我也会留你们的,我老胡可是个厚道人。”这胡一仙倒也不含糊,双方说明白了事儿,(其实也就我们问他了)就掉了个头朝着一个方向划过去了。

     

      这次没了上回类似鬼打墙的事了,船很快就靠到了岸边。

     

      “走吧,这个茅草屋子就是我在这儿值班的住处了。”我顺着胡一仙指的方向看到影影绰绰的有那么一间屋子,在特别空旷的岸上矗立在那儿显得特别显眼,此外还有一丝诡异。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没有别的选择了,我和马大胆两个人拖着疲惫的身子,跟着胡一仙走进了屋子。其实从外面就可以看出来,胡一仙这个所谓的住处十分的简陋,只有几张狭窄的木板床,还有一个类似办公的桌子。不知道为什么,这里面的空气让我感觉很压抑,憋的慌。

    夜半浮尸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夜半浮尸最新章节阅读

      “本来这里应该有三个管理员的,不过其他的胆子都小,一到天黑就跑回去了,直到天亮才来上班。”胡一仙说道。

     

      “我靠,怎么你这屋子里比外面腥味还大。”马大胆这时用怪异的语气说道。

     

      经他这么一说我才反应过来为什么我会对这里的空气反感,这里有着特别浓的河腥味。这味道太浓了,以至于一开始我都没反应过来。

     

      “不想住你可以去外面吹吹风!”马大胆的话一出口,本来一直和颜悦色的胡一仙好像被点了的火药一样。用足足高出了八个分贝声音冲着马大胆吼道。

     

      要说这一下威慑力还真是挺大,我俩早就累的不行了,要是再不休息估计就要崩溃了。马大胆也只好忍着呕吐的冲动。简单收拾了一下床就躺下呼呼大睡了。

     

      我自然也是一样,迫不及待的躺下了。不过心中却是一直有些疑团没能解开。就这样我很快进入了梦乡,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看见胡一仙是一个浑身长满鳞片的东西,身后一条尾巴,像猴子一样。

     

      他湖边不一会就弄上来两条大鱼。突然转过身对我笑了笑,那模样,哪里是个活人,满脸的肉都被水泡的快腐烂了。可能是一晚上的刺激太多了搞得我神经都有些大条了,竟然没被吓醒。

     

      我是在刺眼的光亮中醒来的,旁边马大胆早就清醒过来了,正在用不知从哪儿打来的水洗脸,旁边还有一个盆子同样装着水,看来是给我准备的。

     

      我揉了揉惺忪的眼,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我知道你想的什么,放心吧,这水是从居民区引过来的。”听了这话我才松了口气。

     

      “胡一仙呢?去哪儿了。”我很好奇作为这里的主人,为什么不留在这儿,而是只丢下客人不见身影了。

     

      “谁知道他,昨天晚上好像就不见了。”马大胆随口说道。

     

      清醒过来的我听了马大胆的话,这才想起来昨晚那个奇怪的梦。不过也没心思想那么多了,师傅他老人家这么久找不见我们,估计很着急了。我们要尽快赶回去。

     

      洗了把脸我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看了一眼马大胆,他应该也比较饿了。这里倒是有做饭的东西,可谁让我这大老爷们不会下厨呢。我俩只好等着胡一仙回来了。

     

      好在这段时间并不长,胡一仙推开了门子,看见坐在床上正饿的头脑发昏的我和马大胆说道。“来,小哥俩咱们马上开饭。”这句话顿时让我振作了起来,不过当我看清胡一仙手里提着的东西,头皮都差点炸起来。那是两条一尺多长的鲫鱼。

     

      这不得不让我联想到自己昨晚那个奇怪的梦,难道那不是梦!这意味着什么我心里很清楚!不过看着满脸笑意的胡一仙,我却不好跟马大胆说明情况。

     

      “老胡啊,你可算回来了,要不然我和海子俩人得饿死。”不明真相的马大胆看到吃的,立马双眼放光,连称呼都亲切了很多。

     

      胡一仙也知道我们的确饿了,直接就开起了灶台,很快一锅香喷喷的米饭,还有两条诱人的鱼做好了。

     

      不过我心里有事,看着这鱼肉实在是没有胃口。马大胆就不一样了,拿起碗筷,恨不得立马能用鱼肉填满自己的肚子。我想拦都来不及,只好自己留了个心眼。

     

      我只盛了一碗米饭,至于鱼肉一口也没有尝。胡一仙他也不吃,说是自己在回来的路上吃过东西了。

     

      据他讲这两条鱼都是他买回来的,对这一说法我保持怀疑。胡一仙似乎察觉到了我有故意不吃鱼,他用很奇怪的眼神盯着我看,看得我浑身不自在。那眼神里带着点疑问,还有一丝感兴趣。

     

      感受着这里怪异至极的气氛,我低着头猛扒米饭,只想尽快填饱肚子离开这里。马大胆好像吃的很开心,似乎胡一仙的厨艺挺不错,他还边吃边夸奖,搞得我心里直骂这个愣头青。

     

      在经历过漫长的进餐时间后,我赶紧提出和马大胆回去的建议,生怕在这里再多呆一会。从我看见胡一仙提着鱼回来,我的鸡皮疙瘩就从没掉过。

     

      “胡老哥,那我们就走了啊,有空再来你这儿坐坐。”马大胆听我一说心想我师父的确挺着急,就和颜悦色的冲着胡一仙告辞。

     

      “以后你就没机会喽。”已经开始收拾碗筷的胡一仙并没阻拦,这让我放了点心,赶紧拉上马大胆朝着不过路上仔细回味一下胡一仙的话好像另有玄机。我们明明是两个人,他为什么偏偏说“你”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我开始担忧马大胆,不过这种没根据的猜测我也不好说出来吓唬他。只能尽快赶路,心中的疑惑只能询问师傅了。

     

      三十里的路不算近,那年头交通工具也只有马车牛车,我和马大胆两个人租了一辆车过了足足三个时辰才回到龙门镇境内。路上碰见好几波人,他们看见我一个个哭笑不得,询问之下才得知他们都是我师傅拜托来寻找我和马大胆的。

     

      果不其然,我们的失踪让我师傅很着急,付了租车的钱我们就急忙回到了住处,正好师父正叼着他常年伴身的烟袋有一口没一口的吸。脸上写满了忧愁。

     

      估计他心里正在考虑着自己的俩徒弟是死是活呢。“师傅!”看到师傅着急的神色,我心头一热,立马奔了过去。

     

      “你这小子,还敢回来!还有你马大胆,我不是叮嘱过你们两个不能妄动嘛!”师傅看到我们俩,喜悦之色一闪而过,板着脸立马就是一通斥责。而我们俩只好受着。

     

      “马大胆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这时候咋不出来解释两句。小爷我可是陪他死去活来一晚上啊。”我心里不满的嘀咕。

     

      “来屋里来!别在外边给我丢人现眼了!”我以前还没见过老冯头发这么大的火气。进了屋子,我们俩一五一十的把事儿跟他讲了一遍,他的脸色终于好了点。不过眉头却还是皱着。

     

      “师傅,我们可都是说的实话。”马大胆还以为他是不信我们。

     

      “有什么不对吗师傅?”我小心的问。

     

      “这片流域我浪迹了几十年了,没听过你们讲的胡一仙这个人啊。”他嘬着烟袋说。

     

      “啊…”我一直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吃惊的张着嘴,脑子里开始回想这一天一夜发生的种种。

     

      “海子,是不是有什么没跟师傅讲。”和我一块生活了十来年的师傅很快发现了我的异常。

     

      在之前我心中就有诸多猜测,不过没什么依据不好讲出来。现在似乎有一个强有力的理由。我跟师傅讲了我的梦,不过他也推测不出来什么。

     

      “今天你们都累了,好好休息下,明天我们一起去卧龙湖那边打听一下,但愿是我们想多了。”

     

      “嗯,师傅您也早点休息。”我和马大胆两个人道了别就回睡觉的地方去了。

     

      路上马大胆看我的眼神很不善。“你干嘛,想剜我的肉啊。”我回了他一个大白眼。

    ===============================================

    《夜半浮尸》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此处篇幅有限,以下是精彩章节试读。

    =================================================

    第9章 见大场面

      “为什么不提醒我那鱼有问题!我说你小子怎么该吃素的了,原来下着套呢。”他一脸愤恨的说。

     

      “你那样子啊,八匹马都拦不住,再说了我也不确定嘛不是。”

     

      我一句话就让他再也抱怨不起来了,只好企图继续用眼神伤害我。对他我选择了无视,补了一觉之后,天已经抹黑了。

     

      起来师傅已经做好了晚饭,饭桌上师傅问我:“海子啊,跟了我这么多年,总觉得你还小,一直也没带你见识过太大的场面。不过经过昨晚你俩这么一闹,我看这捞尸一脉的事也该让你们学学了。”

     

      “真的吗!”听我师傅说完,我筷子都差点掉了。说实话,我以前仅仅听师傅讲过他以前的一些经历。真正的捞尸场合从来都不让我参加,我也很纳闷,可每次问师傅他都笑而不语。我还以为他老人家不愿意教我真本事呢。

     

      “瞅瞅你这出息。”马大胆是半路出家,才跟了师傅没多久,对师傅以前的经历了解的不多,自然也就没我那种崇拜了,不过我却没心思在乎他的嘲讽了。

     

      “自然是真的,我骗过你吗?”师傅笑呵呵的说。

    夜半浮尸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夜半浮尸最新章节阅读

      我才刚要说些话表达我的喜悦,突然马大胆一头栽到桌子地下去了。搞得我和师傅俩人莫名其妙的。

     

      “师傅,有啥话不能让马大胆听的啊,还下迷.药。”我迷惑的问。

     

      “臭小子瞎说啥!你师傅是这种人?”老冯哭笑不得。

     

      “那你赶快给他瞧瞧吧。”反应过来的我似乎找到了他晕倒的原因。

     

      说话之间我已经把马大胆扶起来,现在他状况好像更明显了,他嘴巴里不断有白色的泡沫冒出来。

     

      好不容易把人高马大的他拖到了一个平坦的地方,我赶紧让师傅给他把脉。虽说这小子有时候做事有点欠抽,不过毕竟是过命的交情,看着他死我还是会难受的。

     

      老冯头边把脉边问我“我记得你说过那个胡一仙做了鱼,马大胆吃了你没吃?”

     

      “对啊,师傅我猜就是这个鱼的问题。”想起那个梦我还有点儿脊梁骨发凉。真是胡一仙那时候的模样越想越像师傅提过的水鬼,同样一身鳞片,一条猴尾巴。唯一的不同就是脸上是正常死人的模样。

     

      “看他的脉象就是吃了脏东西了,这种东西很奇怪,好像在侵蚀着他的生命力…”师傅跟我讲了一下,听着挺邪乎的。他说这东西就像寄生虫,以人的生命力为自己存活的根本,以前他也只是听过这种情况,没遇见过。

     

      不过好在马大胆暂时没问题,他决定带着我去青梅县找他的一位师姐。那人经历丰富,见识广博,多半有办法解决这问题。

     

      “放心吧,马大胆半月内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们去青梅县路途不会超过三天。这孩子虽说行事鲁莽,不过本性很好,你师父不会见死不救的。”看我表情有点沉重,老冯头说道。

     

      “嗯,马大胆够仗义,希望师伯能有办法救他。师傅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路途遥远,我们就租用下镇子里的马车吧。海子,你去跟公社的领导说一下,租一个车过来。”师傅交代完,我就急匆匆的出去了,心里挂记着马大胆的性命呢。

     

      平时我们用车也经常从公社那边租,流程很简单跟社领导说一下拿个条子就行了。不过这次好像出了点问题,社里面的人看我的眼神儿都怪怪的,那种感觉,就像我身后背着个不干净的东西一样。想到这儿我心头一惊。

     

      那个胡一仙明显是想要了我和马大胆的命的,而且是为了那种寄生的东西,可是我没上套,不知道他会不会有后手。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径直来到了平时租车的领导办公室。

     

      敲敲那有点破旧门板,里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放松了一下面部的肌肉,我带着笑脸进去了,一个胖子梳着发亮的大背头坐在那里。

     

      在我说明了来意之后,那胖子似乎还有点不情愿。以往就凭我师傅那河阎王的名气租个马车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怎么,这次怎么就不方便了,以前租车有很多空闲的啊。”听他这么一说我的脾气就上来了,本来被折腾了一晚上这火气没地方发泄呢。我陪着笑脸进来还被当做软柿子捏了,这事放谁身上也不能忍。

     

      “这不是领导发话了吗,你们没处理掉江上那个麻烦,就是没完成任务,我不敢借给你车啊。”看我发怒了,胖子口气软了很多,也说出了原因所在。

     

      我心想怪不得一个个对我的态度大转变,原来是这档子事儿。眼珠子转一圈我已经计上心头,既然他们因为这件事担心。不妨我就把借车绑在这件事上。

     

      “不瞒你说,这次租车就是跟这有关,我和我师傅要去外地请我师伯她老人家过来,她一来,这事还不是轻而易举。”在我一顿忽悠下,那胖子对我的态度又恭敬起来了,还亲自带着我去选了一辆最好的车。

     

      选好了别我就回去拉上了师傅和马大胆,像他这种情况,只是昏迷,颠簸之类的并不造成影响。我们直接带他过去这样就能节省一半的时间。

     

      一天中一直在赶路,天黑时我们找了一家客栈,吃了饭就准备休息。本来马匹都已经被店家栓起来了,却突然听到它开始嘶鸣。

     

      那声音里分明是被惊吓到了,虽说马的胆子比较小,可是在这墙院之中又有什么存在会让它受到威胁,以至于这般嘶鸣呢。

     

      “海子,我去看看,马大胆还在房间里,你看好他。”老冯虽说一把年纪了,可是作为窜江子怎么能没有一个好身手呢,刚交代完我眼前就没了他的身影。还是师傅想的周到,不管对方是什么来意,我们此行首要目的就是救人,看好人才不会被调虎离山。

     

      我进了门就直接到了马大胆的床那,还好他还躺在那里。小爷我还不信了,谁能从我眼皮子底下把一个大活人给变没了。我信心很足。

     

      整个房间都很寂静,周围一片漆黑,我守着马大胆也不敢分心去点亮油灯。这店里维修工作做的真差,窗户上的纸封有的都透风了,呼呼的往里灌着凉气。

     

      既然什么都看不见我索性闭上了眼睛,手却紧紧抓着马大胆的胳膊,不过我一但闭上眼,之前的种种都浮上我的心头了。那种恐惧不断侵袭着我。这时我只希望师傅能够赶快回来,真是太渗人了。

     

      就在我苦苦等待的时候,我抓着的马大胆突然动了一下,这一下把我吓得不轻,不过心中同时有些欣喜。我心想可能是马大胆福大命大醒过来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让我像大热天里浇了一盆冷水,他开始剧烈的挣扎,并伴随着浑身的抖动,那模样简直像极了羊癫疯。不过我十分清楚他这是中邪了。

     

      “师傅!”情急之下我喊了出来,这客栈里住了没几个人这下子都被我惊醒了。正好我师傅也已经从后院赶回来了。说来也怪,我师傅刚一进门,马大胆的身子立马平静下来,老老实实的躺在那,好像之前我经历的都是幻觉一样。

     

      不过感受着我手被搓的发烫,我知道这次是真的。

     

      等我把事情跟师傅说了一遍,他老人家好像有点惊讶。“没想到马大胆体内的东西这么快就开始争夺他身体的控制权了。”

     

      按照师傅的推算最多还有两天我们必须对马大胆做出整治,否则他性命堪忧。师傅他住另外一间屋子,既然我们商量不出什么方法,只好明天加紧赶路争取早日到师伯那里。

     

      可就在师傅踏出房门一瞬间,马大胆这鬼东西就好像又活了,还好师傅也听到了声音,又折返回来了。

     

      “咦?这其中有什么猫腻。”师傅对这一问题也是很纳闷,他虽说对付死倒儿有一手,可也自认为没能力能降服马大胆体内的东西。

     

      “师傅,您把那个珠子放在这,再出去看看。”我说的珠子就是我扣下来的那颗龙眼宝石,在水底我可是见识过它的能耐的,似乎专门克制这种邪乎的东西,当时回来以后我就把它交给师傅保存了,现在估计能派上用场了。

     

      师傅听我说了也觉得很有道理,当下将物件取了出来,然后再出去,事情真如我们所料,马大胆的“癫痫”再没有发作。既然找到解决的办法了,我们师徒俩也才放心的去休息。至于那些因为我一嗓子被叫醒的人,我完全忽视了他们那奇怪的眼神。

     

      一夜无事,我却睡得并不安稳,起来简单吃了点东西,我和师傅两人带着半死不活的马大胆又继续上路了。

     

      “对了,师傅昨晚这马那般嘶鸣是为何?”昨个光顾着马大胆,我都忘了问这事。

     

      “没什么,我猜应该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那玩意的阴气让马不舒服了。”至于为什么悄悄我们的马匹叫,师傅说应该是白日里马大胆体内的东西对马匹造成了影响,晚上那些出去的鬼怪就专门针对它了。

    =================================================

    《夜半浮尸》小说已出全文

    阅读全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可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