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我家老公能见鬼》小说全集在线完整版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小说,阅读,全文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 热门恐怖灵异《我家老公能见鬼》小说已出全文,想看最新章节就来手机微信搜索关注:好米小说 为您免费提供《我家老公能见鬼》全集在线完整版!简述:重生之后的我,却忽然

     热门恐怖灵异《我家老公能见鬼》小说已出全文,想看最新章节就来手机微信搜索关注:好米小说  为您免费提供《我家老公能见鬼》全集在线完整版!简述:重生之后的我,却忽然发现我已注定在三年之后和顾冥同时死亡。我在被他发现的那一刻开始,命运已经和他紧密相连…宝宝们点击《我家老公能见鬼》全文在线阅读吧!

    =================================================

    喜欢的宝宝可以打开微信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我家老公能见鬼》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死亡是很难让人接受的事实,更难让人接受的是:我本人已经死了。

     

    看着自己只有163高,但体重高达170多斤的身体,在水面上漂浮了起来,我在岸上咂咂嘴,从来没有享受过轻飘飘的感觉,现在死翘翘,终于享受到了。

     

    警方人员来来回回,有的负责打捞尸体,有的负责把我的尸体拖到岸边,但没有一个人能看到我的存在,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鬼魂而已。

     

    他们对我视而不见,我也就索性,在河岸上蹲了下来。

     

    警方的一个毛头小伙子,慌慌张张的想给刚拖上岸边的尸体拍照,但跑得太急,踩到了尸体的手,我很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准备让他把脚丫子拿开,他踩着我的手了!

     

    对着他的后脑勺吹了一口气,看他打了一个冷战,我得意的笑了。

     

    此时,一个声音在我耳边炸响:“小张,你靠后一点,你踩到被害者的手了!”

    灵异《我家老公能见鬼》小说全集在线完整版

    太感动了,终于有人看到他踩到我的……不,尸体的手了!

     

    抬头沿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哇,帅哥!

     

    穿着警察制服,清清冷冷的样子,身材挺拔如同衣服架子,长长的睫毛秒杀全场,他好像戴了黑色美瞳的大眼睛,环视了在场的人一圈,然后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一眨不眨的看了半天,吓得我的心要跳出来了。

     

    他能看得到我?

     

    但他马上把目光移开了,我拍了拍胸脯:也是,人怎么能看到我这个鬼魂呢?刚才只是他在走神吧。

     

    警方人员把尸体抬上运尸车运走,这位小哥却在现场停了下来。

     

    他摘下了自己的白手套,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在河岸边上的石头坐了下来,低头道:“你是怎么死的?”

     

    说着,他点起了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烟头朝上,放在地上。

     

    这是给我上供?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要给我招魂?

     

    我俯下身子,流着口水看着他的英俊得如同电影明星的脸,虽然我现在是个鬼魂,但是看到帅哥就花痴的心,是绝对不会因为身体的死亡而死亡的!

     

    在我看得口水都要流满怀的时候,他忽然猛地抬头,道:“看够了没有?”

     

    他抱起胳膊蹭一下站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接着说:“别不说话,我问的就是你。”

     

    是我?我指着自己的鼻子,四处望望,警方的人都撤走了,这河岸上也没有人存在了。

     

    我怯生生的开口:“你是在问我?“

     

    “不然呢?”他睁大眼睛,凑近我的脸。

     

    我连忙后退一步,一个帅哥忽然靠这么近,我觉得我会因为激动而再死一次。

     

    “当然是掉进河里死的。”我抬头看着河面上的那座桥。

     

    “从那座桥上掉下来的?失足?还是自杀?”

     

    他这么问,我就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是失足落水还是想不开自杀,好像都不是啊,前天晚上,我明明和我的男朋友洪磊一起在岸边散步的啊!

     

    那我怎么会落水死亡的呢?

     

    一想到这个问题,我的头就开始剧烈的头痛。我捂住了脑袋,头痛得要炸裂了一样。

     

    他上来一把抓住了我捂住脑袋的手,冷冷的说:“别试图逃避问题,只有你回答了问题,我们警方才能结案。你叫什么名字?”

     

    他从自己的上衣口袋掏出了小小的记事本。

     

    “我的名字,叫苏夜。”我的手腕还被他抓在手里,虽然在旁人看起来,他抓的只是一团空气。

     

    “苏夜,你的职业呢?”

     

    “面包店,面包店店员……”

     

    “哦。”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我,挠了挠脸颊,道:“的确挺圆。”

     

    一听到圆这个字,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什么圆滚滚,大胖猪,肥妹,胖得挡住无线信号等等,各种刺激人的词语我都经历过,不过,明明是自己看好的美男子,也说这样的话,真是太丢人了!

     

    “喂,你是怎么死的,说啊!”

     

    他继续问,我的眼泪滚滚而下。

     

    “怎么哭了?”他对于我忽然哭了这件事很不理解。

     

    “死都死了,难道我还是很圆吗?”

     

    对于生前的缺陷,此时我依旧是耿耿于怀。

     

    对方小哥挂着一张无奈脸,道:“相比于你圆不圆这个问题,你是如何落水的这个问题,更重要,你知道吗?”

     

    “我想不起来了!哇!”

     

    没错,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了,一想这个问题,脑袋瓜子就像被人当成西瓜敲着玩一样,好疼。

     

    “唉。”对方叹了口气,把手中的记事本放入自己的口袋,伸出了手,道:“来吧。”

     

    “去哪里?”我停止了抽泣,瞪大眼睛看着他,他也不是牛头也不是马面,他能带我进地府吗?

     

    “跟我回家啊。”

     

    跟他回家!跟这么一个英俊小哥回家!我从来都没有碰到过男性主动跟我说跟他回家!还是这么帅的!

     

    忙点头如捣蒜,道:“好好好,马上!”

     

    我跟着他,走向他停在河岸边上的白色SUV车,乖乖坐了上去,还系上了安全带。

     

    小哥坐上了驾驶座,回头看了看我,接着向我丢来一条毛巾,冷冷的说:“喂,你浑身湿淋淋的,等会儿下车之前,把水渍擦干!”

     

    那毛巾兜头扔到我的脸上,我赔着笑脸把毛巾拿下来,点头道:“好的好的。”

     

    虽然对自己是一个鬼还能弄脏他的车这件事不以为然,但是我还是乖乖的在下车前,撅着屁股把他的车后座擦了一遍又一遍。

     

    我进入他的单身公寓的时候,却感觉到了相当的尴尬,因为虽然我应该死去了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但是在地上每走一步,都会留下河底的青苔,泥土混杂的痕迹。

     

    我抽搐地笑着,小哥皱着眉,一块大浴巾就从他的手里冲我飞过来,砰一下砸到我的脸上,耳边是他的声音:“赶紧去洗澡!不要把我家给弄脏了!”

     

    “鬼也可以洗澡吗?”我有点迷糊,朝着浴室的位置走了几步,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对着他道:“鬼怎么洗澡?洗不干净怎么办?”

     

    大概是嫌我啰嗦,那小哥向我走过来,然后扳住我的肩膀,他的力气是如此之大,把我扳过身去,推进了浴室,然后没等我说话,一件衣服砰一下就跟炮弹一般冲我飞过来了。

     

    “砰”浴室的门被他带上了,我捧着衣服一愣,才发现他丢给我的居然是一件寿衣。

     

    换做平时我肯定丢掉手里的衣服大叫晦气,不过现在我不是死了么?

     

    站在淋浴喷头下,我还在想会不会变成鬼被热水一冲就会化掉的问题,但是一想起我是水鬼,就马上把这个担忧抛之脑后,愉快的泡起了热水澡。

     

    慢吞吞的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小哥正拿着鱼食给自己鱼缸里的两尾锦鲤喂食。

     

    正想双手托腮做个花痴状,忽然一声大喝“呔,爆头!”

     

    我这才发现,在他家客厅的长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一个穿着白色西装,连头发都是黑白两色,形成鲜明对比,但都是瘦瘦高高,面容冷峻的类型,那声大喝,就是黑色西装的人发出的,他手里正拿着一个游戏手柄,正对着液晶屏幕打游戏。

     

    白西装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黑西装,道:“那边,是不是个游魂野鬼?”

     

    黑西装也把目光移动到了我的脸上,他没有放下手里的游戏手柄,道:“顾小冥家里出现的,估计都是那些该送往枉死城的家伙,估计这个也是。”

     

    顾小冥?我狐疑的看了看正在喂鱼的小哥,估计他就是黑西装口中的顾小冥吧。

     

    他喂完了鱼,抬起了头,对着白西装道:“喂,别玩游戏了,快看看生死簿,旁边这个女人该送到哪里去,是去枉死城还是去往生台?”

     

    白西装放下游戏手柄,从自己身边的古奇包里掏出一本簿子,搜索着:“她叫什么名字?”

     

    “苏夜。”顾小冥说道。

     

    “苏夜,苏夜,苏夜……”

     

    白西装在生死簿上搜索了一会儿,道:“苏夜,死于炸弹爆炸事故,享年28岁零8个月。”

     

    我一愣,死在28岁?怎么这么短命?而我现在才25岁,离28岁还差整整三年。

     

    “地府搞错了吧。”小哥不客气的夺过白西装手里的生死簿。

     

    “不会搞错吧。”白西装摸着后脑勺:“像这么胖的苏夜,还有第二个人吗?”

     

    小哥翻了翻生死簿,皱着眉看着我,然后把手里的生死簿往白西装的身上一丢,道:“白无常,你看怎么办吧,她本来应该在三年之后再死的,现在成了鬼,把她拖入枉死城不符合规定,又不能让她现在去投胎,怎么办呢?”

     

    白无常?难道说这个穿着白色西装的人,就是传说中的黑白无常中的白无常?那么说,黑西装就是黑无常?

     

    黑无常冷冷的说:“那没有办法了吧,只好让她先回到她的身体里去了,等到三年之后我们再来找她好了。”

     

    “啊?你是说真的?”小哥受到惊吓似的道:“她的案子可是在警察局的。没有结案,恐怕尸体是不能动的。再说,她的尸体都已经泡发了,还能用吗?”

     

    听到这里,我想扯着自己的头发让自己双脚离地。

     

    对于小哥的这个问题,我也超级想问的,一具已经泡发泡臭的尸体,还能用?

    ================================================

    喜欢的宝宝可以打开微信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我家老公能见鬼》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第二章 凶手是男朋友

    黑西装淡淡的说:“应该没有问题吧,本来那么胖,泡发了也看不出来啊。对吧,顾小冥?”

     

    他抬头看着一脸纠结的小哥。

     

    “我不叫顾小冥。我的名字叫顾冥。黑无常,你这样办事,我很难做的。”小哥对黑无常正色道……

     

    看样子,他有点生气了。

     

    “要不然还能怎么办?”黑无常摊开双手。

     

    顾冥翻了个白眼儿,道:“我知道了,但是……”

     

    他回头看着我,道:“那得首先结案才行,你到底想起来没有,你是怎么死的?”

     

    快要贴上来了,我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后面的鱼缸上。

     

    “喂,别弄坏我的鱼!“顾冥眼疾手快扶住了在花架上的鱼缸。

     

    我身子这样往后一撞,有些片段,忽然在脑海里闪回,那个时候,我的身体也是这样往后一撞,然后……

     

    啊!我想起来了!

     

    可是,我宁可想不起来,这下头疼得更加厉害了!

     

    我抖抖的说,抬头看向心疼的扶着自己鱼缸的顾冥,道:“我想起来了。我不是自杀。”

     

    “不是自杀吗?”顾冥抱着鱼缸看着我。

     

    “是的。我是被人推下河的。”

     

    想起这一点,我的心就好像被人一片一片的切成生肉片一样。

     

    “那么说,那天?”顾冥继续问道。

     

    “那天,我是被我男朋友推下河的。”

     

    没错,那天晚上,我是和男朋友洪磊一起散步,但是散步散到中途,却因为吵架被他推了下去,虽然他当时是失手。

     

    吵架的原因是他要和我分手,要和我分手的原因是我太胖了。

     

    太胖了,太胖了,太胖了……这几句话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听完我讲完事情经过的他们,也是醉了。

     

    “这样,我就叫你男朋友来,等你男朋友认罪我们结案之后呢,我就负责把你的魂魄归位,怎么样?”顾冥看向我的眼睛里有些同情。

     

    “好!”我点点头。

     

    “OK,那跟我走。”他打了一个响指。

     

    “那么,我问一句,我的身体现在在哪里呢?”我问。

     

    “啊。”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道:“放心,在冷藏柜里。”

     

    我又点点头,不禁心里腹诽:泡发了又冻了冻,这身体还能使吗?估计在街上一走那就是一移动的活咸鱼啊。

     

    “去哪里啊?”我在他身后怯生生的问。

     

    “当然是去找你男朋友啊。你告诉我他的姓名,电话和住址。”

     

    他开了自己的车,但是好像想起了什么,从后备箱里掏出一件雨衣递给我,道:“别弄脏我的车。”

     

    虽然我对顾冥的容颜花痴不已,但顾冥此时对我的态度只能用一个词语来形容:“嫌弃。”

     

    顾冥坐上驾驶座,我刚爬上后座,就像是大变活人一般,穿着西装的黑无常和白无常腾一下就坐在了我的身边。

     

    白无常手里拿着一个IPAD,低头玩着连连看。

     

    黑无常手扶着顾冥的驾驶座,道:“顾冥,你可悠着点,警察本来就是高危职业。你以后别实心眼,可别往什么杀人重犯,危险案件上凑,就算是他们给你安排这样的任务也是能躲就躲,知道了吗?”

     

    “我知道了,啰嗦。”顾冥的口气很不耐烦。

     

    我很纳闷,为何顾冥一个人间的小小警察,和黑白无常这么熟,还敢用这种口气跟让人闻风丧胆的黑白无常说话。对神灵敢大不敬的人没有几个。

     

    “他呀,就是这个脾气。我们都习惯了。”白无常继续用手指点着连连看游戏,对顾冥的粗暴不以为然。

     

    “他,他究竟是什么人?”我欠了欠身。

     

    “他啊,九殿阎罗平等王的儿子。”黑无常也无聊的掏出了手机在我一旁愉快的刷起了微博。

     

    “阎罗王的儿子?”我吃惊的捂住嘴巴,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能碰上这些人?

     

    到了洪磊的单位,坐在一旁刷微博和玩连连看的黑白无常像大变活人一般消失了。

     

    洪磊见怪不怪,大步流星的朝海洋局的办公室走去。

     

    洪磊是国家海洋局的一个工作人员,虽然是合同工,但国家干部的身份一直都是他引以为傲的,开口闭口都是他身份的了不起,一直暗示身为面包店打工仔的我,对他是高攀了。

     

    “洪磊?你找洪磊啊?”他办公室的同事显然以为和洪磊差不多年纪的顾冥是洪磊的同学,他热情的说:“今天洪磊出去发请帖了,估计等会儿就会回来的。”

     

    “发请帖?”顾冥不解的问。

     

    “对啊,你不知道啊,他要结婚了。”

     

    洪磊的同事用一次性杯子给顾冥倒着茶。顾冥此时却用我受不了的万分同情的眼神望了我一眼。

     

    前女友刚死,还是被他推下河的,这死男人就忙着和别人结婚了。果然是无情无义的生物。

     

    等等,这不也说明,他和我交往的时候,早就劈腿了吗?我把牙齿咬得咯咯响。

     

    “哦,对了,你知道他什么时候举办婚礼吗?”顾冥彬彬有礼的问道。

     

    “婚宴定的是三天之后吧,地址在……”这位热情的同事在办公桌上的纸堆里翻了翻,抽出了一张大红喜帖。

     

    那一抹红色彻底刺痛了我的眼睛。

     

    洪磊的同事压根察觉不到我的存在,照着喜帖念道:“哦,在银茂大酒店。三天后的中午12点。”

     

    “啊!”我终于忍不住了,在顾冥身后发出一声怒吼。

     

    顾冥手一抖,端着的一次性纸杯子里的茶水洒了。

     

    办公桌上的A4纸文件,随着我的怒吼如同白色的鸽子一般片片飞了起来,洪磊的同事手忙脚乱的按住飞起来的文件纸,道:“这是怎么回事啊,是风太大了吧。”他赶紧去关一旁的桌子。

     

    顾冥放下杯子,有礼貌的说:“我先走了。”

     

    他拖起我就走,任凭我在他身后呜呜的哭着。

     

    “烂人,混蛋,人渣,不要脸,下三滥,流氓……”我搜刮了脑海里所有能想到的词语骂洪磊,尽管如此,还是感觉到词穷。

     

    “姑娘,自己眼瞎,就不要怪别人渣。”顾冥叹口气,用食指点了点我,道:“你打算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我抬起泪眼看着他。

     

    “你还打算让这个杀人犯顺利结婚?”他挑挑眉毛。

     

    我一下子读懂了他的意思。

     

    “三天之后,我可以闭上眼睛,然后让黑白无常闭上眼睛,到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微笑着强调一句:“可千万不要让他好过哦,胖妹。”

     

    他打开车门,钻入了车里。

    灵异《我家老公能见鬼》小说全集在线完整版

    我在心里默默的给了他一个好评,帅!

     

    在他结婚的婚宴上,当着他亲朋好友的面,撕下他的伪装,揭露他的真面目,那才是大快人心不是吗?

     

    车子在我遇害的河边停下了。

     

    顾冥从车上下来,向桥上走去。

     

    “顾冥,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啊?”桥上风很大,似乎都能把我吹散。

     

    顾冥抓起桥边的栏杆,然后双脚腾空,看着桥下的河水。

     

    他一个栏杆一个栏杆的的找着,终于在一个栏杆处停了下来,兴奋的说:“找到了。”

     

    只有这个栏杆上有刮擦过的痕迹,显然是我被推下去的时候刮到的。

     

    而且下面很明显的是有几双杂乱无章的脚印,我能看出来有我的,还有洪磊的。

     

    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昨晚,我们在争吵之后情绪爆发互相推揉的场面,那个时候,他大吼道:“你去死吧!”带着厌恶,嫌弃,恨不能甩掉一个包袱的神情,面对面使劲推了我一把,此时,站在桥上的我,回忆起他当时的表情,心里却有了隐隐约约的不好的联想,那似乎并不像是失手,而更像是谋杀。

     

    他没有叫人来救我,就是明证。

     

    我想到这里,顿时觉得浑身发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桥上的风,特别大的缘故,但我却马上否认了自己的想法,不,人不可能那么坏,就算他要和我分手,可他为什么要杀死我呢?归根结底,还是失手推我的。

     

    顾冥对着脚印的痕迹拍了相片,接着戴上手套,小心翼翼的把一些泥土捏到了一个塑料袋子里,道:“好了。回去交给鉴证科化验。”

     

    “你带这些土,是什么意思呢?”我不解的问。

     

    “你忘记了你男朋友是海洋局工作的吗?”

     

    “是啊。”我点点头。

     

    “我非常了解这些官僚机构的流程,知道海洋局最近半个月都在应付省里的环境检查工作,所以这一段时间,他们每天都会在巡视附近的贝壳岛。所以,这些土壤,应该带有贝壳岛上专有的物质。”

     

    他把那一小撮土朝我晃了晃。

     

    “可是,光有这个东西,不能作为他杀死我的凭证。”

     

    “是啊。有这个东西,只能证明你们来过这个桥,走过这个地方。这就是现实证据的不足了。”他叹口气。

     

    “那么,就没有办法让他承认了?”我怯生生的看着他。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第一步得先把你的男朋友请到警察局来。”他道。

     

    “他已经不是我的男朋友了。”我马上纠正了他话语里的错误之处:“是前男友。”

     

    不可能承认他是我男友了,就算承认是前男友也让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的污点。哪怕曾经对他还有一点幻想,也在听到他即将结婚的消息的时候灰飞烟灭。 

    ================================================

    喜欢的宝宝可以打开微信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我家老公能见鬼》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

    第三章 割头

    临近结婚的前男友洪磊被请到警局,一脸的不情愿,他坐在警局的询问室里依旧一脸的傲气,道:“我是国家工作人员,你们随便扣押我是犯法的!”

     

    站在我身边的顾冥从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

     

    他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对梗着脖子的洪磊道:“你是国家工作人员,你有编制吗?”

     

    提到这个问题,洪磊的头低了下来。他烦躁得想结束这个谈话,道:“你们叫我来,到底是干什么啊?”

     

    “你的女朋友苏夜死了你知道吗?”我站在顾冥身后,能够清楚的看到坐在顾冥对面洪磊的表情。

     

    洪磊的瞳孔放大了又缩小,他的手腕微微的颤抖了一下,道:“我不知道。”

     

    顾冥的身体往椅背上一靠,我此刻能够想象他脸上的讥诮表情,刚才他就是用这种表情看我前男友的。

    灵异《我家老公能见鬼》小说全集在线完整版

    “另外,她已经不是我女朋友了,我马上准备结婚了。”洪磊此时说的是真话,所以相当淡定。

     

    “人渣。”我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

     

    “没错。”顾冥也说道,表示他赞同我的看法。

     

    “那么,有人看到你曾经在你前女友苏夜死的那天晚上,和她一起在古水河的桥上散步。你承认吗?”顾冥继续问。

     

    此时,我干脆走到我前男友的身边,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如果我的目光能够发射炮弹,那么他此时身上早就千疮百孔。

     

    忽然,洪磊打了一个寒战,抱起了自己的胳膊,道:“怎么这么冷啊!”

     

    废话,一个鬼站在他身边,他能不冷吗?

     

    洪磊继续说:“就算我和她散步,那时候我只是和她提出分手,提出分手之后我怕她继续纠缠我,我就走了。那个女孩子,一向小心眼得很,说不定我提出分手之后,一时想不开就跳河了呢!”

     

    他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姿势里都是强装出来的镇定和蔑视。

     

    “这么说,你承认,三天前的晚上大概10点钟,你和你的前女友苏夜,在大桥上散步了?”

     

    顾冥继续问,我死死的盯着洪磊。

     

    古水桥上位于城东,那个地方本来属于老城区,但是自从西城扩建之后,老城日渐荒凉,而且治安不太好,所以在古水桥那边在晚上9点钟就少有人了。我真是傻瓜,怎么会答应他的要求出去散步!

     

    我握紧了拳头,想给这个满口谎言,掩盖事实真相的杀人凶手脸上狠狠的一拳。

     

    顾冥用眼神制止了我。

     

    我只得悻悻的放下手。

     

    洪磊晃悠着二郎腿,道:“是不是没有事了?如果没有事了,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洪磊先生。”顾冥把手中的中性笔盖上笔帽。

     

    这一动作潇洒利落,看得我心头一颤,顾冥看着我说:“洪磊先生,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都能永远隐瞒和掩盖的。”

     

    洪磊的身形停顿了一下,他的眼神不敢与顾冥对视,直接打开门走了。

     

    用我的眼角余光看去,他的腿微微有点发颤,这就是洪磊紧张的证明,他在心虚。

     

    顾冥收拾着桌子上的文件夹,旁边他的同事,一个与顾冥几乎同龄的年轻男刑警道:“顾冥,你这样不好吧,听说对方要娶的是市里领导的女儿。而且,这个案子,区局不是说了吗,按照失足落水结案。”

     

    顾冥抬头扫了我一眼,是下意识的反应。

     

    男刑警显然不明白为何顾冥一直往他旁边,明明看起来什么都不存在的地方看:“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死者的冤魂。”

     

    这是实话,却把这小刑警吓得够呛:“顾冥,别开玩笑了!我是说真的!你和上级领导对着干,当心以后他们给你小鞋穿!”

     

    顾冥显然是对对方的话不以为意,他脸上是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表情,一般来说,这种表情很欠扁,但是此时我看起来,却是如同奥特曼一般光芒万丈。

     

    “如果只是为了结案,而不是为了追查事实的真相,那么侦查案件,有什么意义呢?那还不如把所有死人的案子标成是意外和自杀,不更节省力气吗?”顾冥不客气的反问,让对方闹了一个大红脸。

     

    顾冥把椅子搬回原处,道:“走。”

     

    “走?”他的同事显然是不明白他的话的意思。

     

    “走。”顾冥的话简单利落,我知道他是对我说的。

     

    “去哪里啊?”他同事显然是认为那话是对他说的,因为这询问室里,除了他们已经没有别人了。

     

    “去鉴证科。”

     

    他按着文件夹边走边说:“如果是无主的尸体,或者是警方认为必要,是可以进行尸检的……但是目前你的尸体还是完好的,没有进行尸检,是因为警方完全是想用失足落水来结案。”

     

    他的科普显然是对着走在一旁的我进行的。

     

    他的同事听得云里雾里。

     

    刚走到鉴证科门口,他对着男同事说:“你不用进来了。”

     

    “为什么?”男同事一脸的受伤。

     

    “因为你没有我受欢迎。”顾冥砰一下关上了鉴证科的门。

     

    我同情的看着嘴角向下,显然是被这句话打击到的小刑警,安慰的冲他笑了笑,然后走进了鉴证科的大门,自己靠在一边的桌子旁边,看着顾冥和一个穿着白色大褂的美女聊天。

     

    “艾琳,这是取到的洪磊的头发。麻烦你鉴定一下,是否与死者指甲里的皮肤的DNA一致。”

     

    顾冥把放在塑料小透明袋子里的头发递给了鉴证科的一位美女,美女好像和顾冥相当熟悉,冲他嫣然一笑,道:“那说好了,得请我吃饭的。”

     

    “那是当然。”顾冥也冲她粲然一笑。

     

    “不过,区局也说过,这个案子最好以失足落水结案的。”被叫做艾琳的女子道。

     

    “为什么?”顾冥不禁问道。

     

    “你不明白吗?”艾琳摊开双手:“死者无父无母,这样的人,死了也不会有人找上门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按照失足落水结案,是最迅速最稳妥的方法。”

     

    顾冥脸上的表情凝固了,道:“这么说,他们是完全知道这桩案子有他杀的可能?”

     

    艾琳一脸古怪的看着他,好像看到了一个外星来客,她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顾冥抿抿嘴,皱紧了眉头,从对方手里一把抽回了他刚才交给艾琳的头发,道:“那么化验这个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他从鉴证科走出来的时候,有点沮丧,但脚步依旧是轻快的。

     

    他上了自己的白色的SUV车的时候,忽然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个世界,真的不怎么美好。”

     

    我看着他,他轻轻的笑了笑,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顾冥如同他的名字一般,在清冷严峻的外表下,却似乎有一种浓的化不开的黑暗和忧郁。

     

    “我送你去殡仪馆。“他启动了车子。

     

    “去殡仪馆干嘛?”我抓紧了前面座椅的靠背。

     

    “当然是找回你的身体啊,如果再晚一天,我担心他们把你的尸体给解剖了,那个时候缝都缝不起来。”

     

    可是,一听到解剖这个词语,我的眼前浮现出来的,居然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在我的肚皮上一划开,所有的脂肪和肥油,都争先恐后的冒出来的样子。

     

    太可怕了。

     

    我赶紧把这个想象按下去。

     

    顾冥当然不知道我的脑补,我们到了殡仪馆之后,他的脚步走得又快又急,跟着一位法医到了尸体前面,还在喋喋不休的对我进行科普,“我的职责权力有限,所以我……唉?”他被眼前的境况给吓住了。

     

    我也吓住了。

     

    我的尸体的头呢?

     

    顾冥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揪住法医的衣领,怒道:“哪里有这么解剖尸体的,再说,我负责这个案子,怎么你们也不通知我,也不打报告,就一声不吭的就把尸体给解剖了!”

     

    这位秃顶的男法医被他的激动给吓到了,他连忙举起双手道:“我对天发誓,没有许可谁都不能动尸体的,只是今天早上起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不知道是谁把所有尸体的头给割走了!我也没有见过,这个样子,让我怎么写汇报啊?”

     

    法医的情绪也很激动,说话语无伦次,显然这件事他并不知情,也是被这情况被吓得不轻。

     

    “所有的尸体的头?都被割走了?”顾冥此时像是摸不透情况一般:“这是怎么回事?监控呢?殡仪馆里不是有监控录像吗?”

     

    “监控不知道为什么全部失灵了。”法医摊开双手。

     

    “果然是不能太过信任电子仪器。”顾冥嘟囔着,然后抱歉地小声对我说:“那个,这样,可能你回不到你的身体里去了。”

     

    本来我也觉得,回到那个被水泡发的尸体里就很不靠谱,此时却感觉如释重负一般点点头。

     

    没有将近170的体重,我感觉自己轻松多了,走路都能飘起来,干嘛还要那笨重无比的尸体?

     

    “是谁这么不道德,连尸体的头都要偷?”顾冥显然对所有等待解剖的尸体的头部都不翼而飞这件事非常愤慨。他拨通了警局的电话,应该是要汇报这件事。

     

    也是,谁会这么无聊,专门弄坏监控录像,去偷尸体的头呢?

    ================================================

    喜欢的宝宝可以打开微信

    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好米小说

    回复小说名字《我家老公能见鬼》即可继续阅读全文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