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陈半夏最新章节

评分:10分
  • 类型:恐怖小说
  • 热点:
  • 扫一扫微信看全文→
  • 编辑:空空道长
  • 评语: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小说简介:苏清柔鼓起了她最大的勇气,伸手要去推开卧室的房门,卧室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她一碰就开了。如果说刚才苏清柔只是隔着房门听到纪宸和别的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小说简介:苏清柔鼓起了她最大的勇气,伸手要去推开卧室的房门,卧室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她一碰就开了。如果说刚才苏清柔只是隔着房门听到纪宸和别的女人的说话声,那么在卧房的门被推开的那一刻里,她看到了两具赤果的胴体交缠在一起。

     

    那一刻里,她羞愤、怨恨、不解,她整个人都要奔溃了。

     

    结婚九个多月,怀孕八个多月。纪宸无数次的和她一起憧憬幻想着孩子的出生。

     第001章 一对狗男女

    “这是我的孩子,以后都由我来照顾了!”

     

    意识混沌之间的苏清柔在听到一个冷酷而阴森的男人声后缓缓睁开眼睛。

     

    她发现她的床前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男人背着光,苏清柔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但现在,男人手里抱着一个正在哇哇啼哭的孩子,目光阴隼的看着她。

     

    苏清柔被男人的目光扫过,身子一凉,她下意识的低头去看她的小腹。睡觉前还高高隆起的肚子现在已经瘪下去了许多。

     

    孩子?她的孩子!

     

    “不,那不是你的孩子。那是我和纪宸的孩子!”

     

    苏清柔反应过来,挣扎着就要从床上坐起来。男人低低的轻嗤了一笑,笑声里充满了鄙夷。在苏清柔伸手要抓住男人的衣角时,男人用力的将她一推,重新推回床上。

     

    苏清柔挣扎着又要去和那个男人抢孩子,男人高大的身姿这时却是一转,直接抱着孩子走出房门。

     

    房门倏然一关,苏清柔眼前骤然一黑,身子一沉。

     

    她心一惊,撑着身子就要去追那个男人。可双脚好像是在踩在半空中似的,她整个人直接就往高空中坠落下来。

     

    “啊!”

     

    下一刻,苏清柔一个鲤鱼打挺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从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上扫过,她这才惊觉刚才她是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男人和她抢孩子。

     

    长吁了一口气,她在心里暗自庆幸,幸好只是一个梦。

     

    梦是跟现实相反的,她的孩子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出生,享受着她和纪宸的关爱的。

     

    纪宸。

     

    一想到纪宸,苏清柔心忍不住一甜。

     

    这是她最爱的男人,纪宸虽然出生在一个极为贫困的农村家庭里,但他上进,大学时年年都能拿到奖学金,是他们大学里的风云人物。

     

    而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在大学时就和她相爱了。。等她毕业后,也就顺理成章的嫁给了纪宸了,纪宸也在和她结婚后去她爹地的公司上班,帮忙管理公司的事务。现在她又怀了孩子,等孩子出生了,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该多圆满啊。

     

    苏清柔正沉浸在对美好未来的憧憬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她的父亲打来的,她的父亲在电话里告诉苏清柔,今晚他要去一个酒会,不能回苏家别墅和她一起吃饭了。

     

    挂掉电话的苏清柔有些失望,纪宸最近一直很忙,所以她今天晚上回苏家,想要和她爹地一起吃晚饭。不过听家里的佣人讲,她爹地最近也早出晚归的,不知道在忙什么。

     

    苏清柔带着失望离开了苏家别墅,司机把她送到她和纪宸的爱巢。

     

    拖着八个月多大的肚子,苏清柔打开了家里的大门。

     

    大门口的红色高跟鞋一下子跳入了她的眼帘,她微微轻眯了眯眼睛,一种不好的预感催促着她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你说那个苏清柔怎么就那么蠢,到现在都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种,还傻傻的等着孩子出生。她要是知道一旦她的孩子生了,她就得……”

     

    一个娇柔的能掐出水来的声音从卧室里传出来,而伴随着她说话声音一起传入苏清柔耳畔的是男人急促的呼吸声。

     

    苏清柔站在卧室门口,全身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你管她的,反正我答应过你的,我不会碰苏清柔。这么久来我也是真的没有碰她一下,倒是你,你陪那个女人旅游去,都晾了我好久,今天该好好满足我了。”

     

    卧室里,又响起一个熟悉而略显猴急的男人说话声。这个男人的说话声落下后,卧室里就响起一阵窸窣的脱衣声,接着便是一阵比一阵兴奋高亢的声音。

     

    苏清柔全身都在颤抖。

     

    说话的男人是……纪宸。

     

    这个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

     

    他和别的女人……

     

    苏清柔鼓起了她最大的勇气,伸手要去推开卧室的房门,卧室的房门只是虚掩着,她一碰就开了。如果说刚才苏清柔只是隔着房门听到纪宸和别的女人的说话声,那么在卧房的门被推开的那一刻里,她看到了两具赤果的胴体交缠在一起。

     

    那一刻里,她羞愤、怨恨、不解,她整个人都要奔溃了。

     

    结婚九个多月,怀孕八个多月。纪宸无数次的和她一起憧憬幻想着孩子的出生。

     

    那现在又在搞什么鬼?

     

    什么叫做他从来没有碰她一下?如果他没有碰她,那她腹中的孩子又是怎么来的?

     

    随着房门被推开,床上和纪宸交缠在一起的宋问词也看到了她。宋问词嘴角一扬,马上对苏清柔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继而勾着红唇轻附在纪宸的耳畔边轻语起来,“阿宸,怎么办,我们的事情好像被苏清柔发现了?”

     

    床上的纪宸身子蓦的一僵,顺着宋问词的目光也看到了站在门口边的苏清柔。

     

    苏清柔浑身发颤,两只手紧紧的攥住身上的衣服。

     

    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透过纪宸那张深邃俊逸的脸看透他的内心。

     

    纪宸,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男人。

     

    冷酷、无情,甚至是暴戾。

     

    苏清柔清楚的看到了纪宸脸上翻滚起的这些表情。他甚至还冷佞的咧嘴对苏清柔轻笑起来,“清柔,本来是想等你把孩子生下后再告诉你我和问词的事情的。不过现在看来,没有必要拖到以后了。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我是真的爱问词的,我真正想要娶的女人也只有问词。你只不过是……”

     

    纪宸话一顿,目光向苏清柔高高隆起的肚子看来。

     

    “可以被我们利用的工具,有人想要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无数愤怒的因子有那么一瞬间在苏清柔的胸膛里翻滚,搅弄,刺激着她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线。

     

    “纪宸,你说你连碰我都没有碰我一下,那我肚子里孩子是谁的?!”

     

    听到苏清柔近乎呐喊似的声音,床上的宋问词这时已经穿好衣服了。她又是得意的娇媚一笑,洋洋得意的说起来,“苏清柔,你真是个蠢到无以复加的笨蛋,你连你被谁睡过都不知道,活该你倒霉。”

     

    宋问词那得意洋洋的嘴脸让苏清柔恨不得直接撕烂她的那张脸。但仅存的理智又告诉她,她可能一直以来都被人算计了。

     

    “我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她努力的克制着她的情绪,质问起纪宸来。

     

    纪宸从床上拿起一件睡袍,往身上一裹,向苏清柔走来。

     

    苏清柔觉察到他身上的危险气息,捂着小腹连连后退,最后干脆转身要向大门口跑去。

     

    纪宸人高马大,手臂一扯,马上扯住了苏清柔。苏清柔挣扎,纪宸冷笑,“清柔,虽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计划,但只要你乖乖的生下孩子,我保证你和你父亲不会出事的。”

     

    “纪宸,你个狼心狗肺的混蛋,你到底想做什么,我和爹地对你那么好,我们苏家的东西以后都会是你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们。”

     

    苏清柔想不通,她爹地的公司虽然和那些跨国公司不能比拟,但在江城也算是很有规模的了。纪宸只要好好对她,以后苏家的公司肯定就是他接手的。

     

    可他为什么要背叛他们父女两?

     

    真的爱这个叫问词的女人?还是说这个叫问词的女人可以给他更大的利益?

     

    还没等苏清柔把这些问题想清楚,她后脑袋就是一痛,接着就有一片黑暗向她袭来。

     

    在她意识迷糊之间,她隐约听到纪宸和宋问词的谈话。

     

    “你疯了啊砸她脑袋,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怎么向那个人交代?”

     

    “我不砸,万一让她跑了呢?纪宸,我可是告诉你,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关系着咱们的下辈子荣华富贵的,一点差错都不能出的。”

     

    第002章 孩子没了

    “这是我的孩子,以后都由我来照顾了!”

     

    意识混沌的苏清柔被身上的剧痛刺激的猛地睁开眼睛。

     

    这次,她的床前依旧站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男人背着光,手里抱着一个哇哇啼哭的婴儿。苏清柔依旧看不清男人的容貌。但他站在那里,就像是长了一双黑色翅膀的恶魔似的,随时都能煽动他的翅膀,把人扇入无边的地狱深渊里。

     

    苏清柔紧张的看向她的小腹。

     

    高高隆起的小腹瘪了下去,下身还有一阵比一阵强烈的剧痛感向她袭来。

     

    “孩子,我的孩子……”她直接哭了出来。

     

    床前的男人似乎是冷嗤的低笑了一声,“孩子我带走了,你没有孩子了!”冰冷的近乎没有一丝感情的说话声音比纪宸的说话声还要冷冽残绝。

     

    苏清柔心猛地用力一抽,目光紧张的又瞥向男人怀里抱着的那个婴儿。男人却是在这时抱着孩子转身离开。

     

    “不!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苏清柔扯着嗓子就要从床上下来。身下的某处忽的又传来一阵剧痛感,下一瞬间里,她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又昏迷过去了。

     

    医院手术室里。

     

    “刘护士,产妇血压升高,整个人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她腹中的孩子可能保不住了。快把手术单拿给她的丈夫签名,我们好给产妇进行抢救。”

     

    负责接产的医生神情凝重的对站在他身边的护士说着。

     

    手术室外的走廊里,护士拿着一大叠的手术单给纪宸签,纪宸在还没有落笔签名时,有些紧张的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然后才强调道,“护士,帮我告诉医生,无论如何都要先保住孕妇腹中的孩子,产妇可以出事,但孩子一定不能出事。”

     

    护士听纪宸这么一说,有些鄙夷的轻看了他一眼。等纪宸签完名后,护士拿起手术单转身就走。

     

    宋问词双手叉着腰,脸上已经满是烦躁,“不就生个孩子嘛,这个苏清柔怎么就没用到生个孩子还能出这么多的事情啊。”

     

    纪宸伸手轻搂了他的肩膀,安慰着她,“没事,你不是已经跟那个人打电话了吗。那个人神通广大的,等那个人来医院疏通关系了,医院这边肯定会请专家过来给苏清柔接生的。芳放心吧,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

     

    宋问词知道纪宸这是在安慰她。其实纪宸心里比她还要紧张。毕竟他们为了苏清柔腹中的孩子已经付出了许多许多。如果最后孩子要是真的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个人是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就在俩人都在为他们的将来心惊胆战时,走廊的拐角处这时传来一阵脚步声。脚步声由远及近,略显急迫。

     

    不多时,一个人从拐角处走出。

     

    宋问词和纪宸在那个人出现的一刹那里,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一天后。

     

    从昏迷状态里清醒的苏清柔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她病床前的纪宸。纪宸双手抱着腰,看到她幽幽转醒,眼皮轻轻一沉,冷酷的说道,“清柔,我当初娶你就是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你怀孕这些月,我对你也算不错了。可惜了,到最后你的孩子还是没有保住。咱们好歹夫妻一场,念在过往的旧情,我也不会再对你赶尽杀绝了。你以后好之为之吧。”

     

    冷不丁的听到一个噩耗,苏清柔怔愣了片刻后摇起头,“纪宸,你在骗我的,你一定把我的孩子给藏起来了。”

     

    “清柔,我没有骗你!你的孩子真的已经不在了。”纪宸两只手斜插在口袋里,“早知道是今天这样的局面,我当初还不如就直接跟宋问词结婚得了。现在,你浪费了我一年多的时间,孩子也没有了,我的一切又都要重新开始了。”

     

    苏清柔已经被纪宸的无耻给气得浑身颤抖了。她强撑着身子要从病床上爬起来,但刚一动身子,下身处传来的那种剧痛感就让她的眼泪直接飙落了。

     

    “纪宸,你个骗子。你们一定是把我的孩子给藏起来了。我的孩子不可能有事的。”苏清柔爬不起来,情绪愈加激动。

     

    下一刻,病房的门被人推开,宋问词出现在病房门口。

     

    “苏清柔,你个疯子。纪宸没有骗你,你的孩子真的一生下来就死了。不信你可以找医生询问。你不要再在这里发疯了。”

     

    宋问词直接走到苏清柔的病床前,扬手就直接往苏清柔的脸上扇去一巴掌。

     

    苏清柔被扇后,脸上的表情渐渐凝固。宋问词见她不闹了,以为是被她吓怕了。她有些得意的一笑,转身就要走向纪宸。

     

    却在这时身后突的传来一阵巨响,宋问词一回头,就猛地看见病怏怏的苏清柔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像只发了狂的猛兽似的向她扑来。

     

    宋问词一个措手不及,直接被扑倒。她身上的苏清柔发了狂的对她又捶又打。纪宸匆忙跑上前,一个用力的猛踹,直接往苏清柔身上踹去。

     

    苏清柔挨了一脚,全身发痛。宋问词瞅准时机,这时又是扬手用力的扇了苏清柔一巴掌。纪宸在边上连忙将宋问词拉起。

     

    宋问词依旧觉得不解气,直接一口唾沫吐到苏清柔身上。

     

    纪宸怕宋问词不高兴,也是抬脚往苏清柔身上猛踹一脚。苏清柔腹部一痛,身下涌起一股热流来。

     

    宋问词和纪宸看到苏清柔的病号服都染了红,两人这才不得不离开。等他们两人离开不久后,查房的护士发现了苏清柔的异常,赶忙找来医生给她做急救。

     

    一番急救后,苏清柔的各种生理指标才又恢复正常。

     

    三天后,一直没有联系到自己父亲的苏清柔从报纸上看到父亲因为破产从公司顶楼终身一跳的新闻。

     

    几天之间,爱人背叛,孩子离世,父亲横死,苏清柔蜷缩在病床上几乎没有了活下去的yu望。幸好,不久后她父亲的秘书来到医院探望了她。

    16122914594579.jpg

    =========================================

    继续阅读更多章节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搜索按钮,

    公众号【yujibook】或【雨季文学】

    在公众号里面回复书名,即可阅读全文,

    近期有部分公众号冒充【雨季文学】,

    请各位书迷朋友注意辨别,避免上当受骗及损失!

    =============================================

    《一声梧叶一声秋》

    “小姐,公司会破产都是因为纪宸。纪宸他不仅偷偷挪用了公司的款项,还吃里扒外的将咱们苏氏最新研发出来的新技术卖给了封氏集团。老总裁就是被纪宸给逼死的。现在公司被封氏给收购了,纪宸卖主求荣,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小姐你如果继续这样颓废下去,老总裁的仇就没有人帮忙报了。”

     

    蜷缩在病床上的苏清柔双手紧握住身上的被单,贝齿狠狠的在唇瓣上碾压过一条血痕。

     

    纪宸,宋问词……

     

    封氏集团……

     

    一个多月后,一场大火席卷医院。当天就有媒体报道苏氏集团的千金苏清柔葬身火海。一个破产千金小姐的死亡并没有引起社会多大的关注。倒是同一天,封氏集团总裁封聿景抱着婴儿从医院出来的照片被刊登到网络上。一时间各种议论纷纷。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